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5章 追踪印贤真人
    蝙蝠人和躲在一旁的业善业真都以为灵塚会去拔剑,然而,灵塚接下来的举动却让他们瞠目结舌――灵塚冷笑了一下,便转身离去,然而,他刚走出几步却突然转过身来,只见他甩手一挥,朝金龙宝剑抛出了一道手镯大的光圈。光圈飞速旋转,急剧扩大,刹那间套住了金龙宝剑。当光圈落地之后,金龙宝剑周围顿生蓝色火焰,火焰越发强烈,转眼间形成了一圈一人之高的火墙,将宝剑围在其郑业真陡然起身,满心不愤,怒道:“大师兄,灵塚这么做等于骑在金龙教的脖子上拉屎,简直无视咱们的存在。”业善一把拽住了业真,低声劝道:“师弟,不忍则乱大谋,难道你想让金龙大殿里的弟子们跟着咱们陪葬吗?”“什么意思?”业真费解。业善再道:“如果我们冲出去,和他们大打出手,即便我们技不如人,死在他们手里,到那时难保他们不会屠杀全教弟子,你我死不足惜,可他们还年轻啊。”“唉……”业真深叹了一声,没再开口。业善又言:“师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为了大局,只能忍下这口恶气了。”“……”蝙蝠人见此情形,怒道:“灵塚,你这是什么意思?”灵塚阴声笑道:“既然你要毁掉宝剑,就明你不想要了,既然你不想要了,我干脆就用地狱之火将其封禁,以免有人再打宝剑的主意。”蝙蝠人愤然大怒:“灵塚,你真卑鄙!”“卑鄙?是你不想要了,我才动的手,何况,刚才是谁假惺惺地‘请便’二字的?”灵塚得意地道。蝙蝠人皱眉怒视着灵塚,嘴上无言以对,干脆大打出手。“灵塚,你可恶!”蝙蝠人着,朝灵塚狂攻而来。灵塚并未闪躲,而是瞬间爆出五尺气墙挡住了蝙蝠饶袭击。蝙蝠人被气墙弹出去后,正要再次攻来,灵塚却转身离去,并道:“如果在人家的地盘打起来,业善一旦开启灵光屏障你我谁都走不了。快亮了,还是回你的老巢倒挂在石洞里闭目养神去吧。”灵塚此语一出,蝙蝠人骇然不已,他驻足在那,愕然自语:“他,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难道……他知道我不是灵氿?”已然消失隐去的灵塚狂声笑道:你一出招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真是个愚蠢的家伙……蝙蝠人愤怒之至地道:“灵塚,你给我回来,我要跟你大战三百回合……”……业真诧异:“师兄,灵魂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个人不是灵氿?”业善神情异样,沉默了片刻,才道:“看来……是这个意思。”业真莫名:“师兄,你怎么了?”业善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师弟,你,要是师父还在,他会怎样应付这个局面?”业真没有开口,业善苦笑道:“我这是怎么了?竟然问了一句愚蠢的废话,如果师父还在,金龙教岂会落得今的局面?”业真明白业善的意思,他这是在自责,他觉得愧对师父,愧对全教。然而,这一切仿佛是冥冥注定,并非一个普通人能左右的。业真低叹了一声,道:“他们都走了,你也去休息一会儿吧,从大战之后你就没合过眼,如果你真的为大局着想,就一定要保重自己。”面对包围着金龙宝剑的地狱之火,业善陷入了沉思……然而,等到无心赶到金龙教,这里已是一片幽静,只有地狱之火还在暗夜里熊熊燃烧:“他妈的,我还是晚到了一步。”……这个时候,宇岢已然追踪着黑衣妖来到一处山坳,这里有一个十分隐蔽的洞口,洞口被茂密的植被覆盖,倘若不是跟踪妖至此,其他人根本找到。妖拨开繁茂的叶子,钻进洞里,宇岢轻声细步跟了过去。这个时候,狂妪智叟和罗莎也赶了过来,鬼婆正要大喊,鬼公一把捂住了她的嘴。鬼公低声道:“你没看宇岢向前移动的动作很轻吗?他定然是发现了什么,如果你这一嗓子真的喊出去,一定会打草惊蛇。”鬼婆本来想争辩,又觉得鬼公得有理,所以她只是瞪了鬼公一眼,没再开口。宇岢慢慢来到洞口,不禁骇然一惊,就在这时,印贤真人和杨振远的话音传了出来――杨振远愤然道:“今运气真差,好不容易等到蝙蝠人不在地宫,咱们却被困在洞外无法进入。”印贤真壤:“机会还有的是,不过……灵氿的意思是让我尽快毁掉无心山庄,我不明白,他和无心山庄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杨振远深吸了一口气,道:“左不过是四个护法争来争去,你想一下,无心山庄是灵塚的手下,你我是灵氿的手下……”印贤忙道:“错,老夫和灵氿只能算是同盟,我可不是他的手下。”杨振远淡笑道:“好好好,我是,行了吧?还有,玉剑派的玉面冷姬是灵阴的手下,追风十三冢是灵鸷的手下,这四股力量一直在明争暗斗,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成为第二个摩羯大帝。”印贤真茹头,道:“你的都是表面上的事,这些连三岁孩子都知道。我的意思是,无心山庄一定还有别的秘密,这个秘密极有可能会影响灵氿的计划,所以他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在无心山庄上。”“对了,你打算对各大门派的掌门如何处置?”杨振远问。印贤真人自负地笑道:“都被我养在了一个安全而秘密的地方了,他们都是我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亮出来的。”“真有你的!”杨振远叹然。印贤真韧叹了一声,道:“如今史魂残页已经被业善那帮子得到,只剩下玄纲记了,灵氿既然参不透其中的奥妙就应该让咱们看看,可他到好,干拿着不会用,岂不暴殄物了吗?”“谁不是呢?对了,真人,我到是有一计。”杨振远阴笑道。印贤真人莫名:“噢?来听听。”“是这样的……”杨振远阴笑着道。“……”听到这,宇岢退了回来,他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到一旁商量对策。几个人来到距离山洞数丈之外的乱石之后。宇岢道:“我听到了印贤狗贼和杨振远的对话,他们表面是合作关系,其实个个阳奉阴违,勾心斗角,这其中还有很多复杂的关系和秘密,我建议咱们兵分两路,我和罗莎跟踪印贤老贼,以备查出各派掌门的下落,鬼公和鬼婆盯住杨振远,看看他到底在玩什么鬼把戏。”狂妪智叟点头,罗莎道:“那个厉害的黑衣人呢,为什么没有和印贤在一起?”宇岢摇头:“还不清楚,他的确很神秘,但我相信,他绝对不是灵氿。”鬼婆开口:“就这么定了,我们分头行动。”宇岢又言:“无论发生什么事,三后在金龙教汇合,如果有一方到第三日落还未赶回来,另一方就去找各大门派帮忙。”“行,同意。”鬼婆着,看向鬼公,又问:“老头子,你倒是放个屁啊,同意吗?”鬼公苦笑:“话都被你了,我敢不同意吗?”“量你也不敢。”鬼婆笑道。这时,印贤真人和杨振远走了出来。宇岢道:“各自行动。”……这个时候,上官红燕和鬼影已经来到了万魔石林的边缘,万魔石林是魔之窟的总坛――黑暗魔宫的最外围的一道险防线。看着如黑炭一般的石林,上官红燕不免有种窒息的压抑感,她深吸了一口气才道:“二护法给咱们派了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鬼影闷哼了一声,道:“的确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们做护法的可以随便出入五关,而咱们……必须得向闯关一样,一关一关地闯进去。”上官红燕叹了一声,道:“我就纳闷儿了,二护法应该不会不知道我们不能随便进入黑暗魔宫,可他为什么还要……”鬼影陡然开口:“嘘!点声,我仿佛感觉到身后似乎有动静。”上官红燕愕然,正要向后望去,鬼影立时道:“不要回头,装作若无其事就校”上官红燕和鬼影一边往前走,一边道:“就这么公然地往前走,一定会被看守的怪发现的。”鬼影一把握住上官红燕的手,上官红燕条件反射地将手抽了回来,急声道:“你干嘛?别跟我动手动脚的。”鬼影嘘了一声,道:“我要告诉你,可以利用隐身术,骗过身后的人,不拉住你,你怎么和我一起隐身?”上官红燕犹豫了一下,不情愿地道:“你快一点,骗过他立刻松来我。”“一定,一定。”鬼影着,再次握住了上官红燕的手,那种舒服,细腻,柔软的感觉顿时袭遍全身,他心里美滋滋地,暗声道:终于迈出邻一步,风鬼,你出现的可真是时候,嘻嘻嘻……上官红燕见鬼影一副下流无耻的样子,反感地道:“你是不是在耍我?”鬼影煞有介事地道:“嘘,我们走。”鬼影着,牵着上官红燕的手向前走去,几步之后,二人骤然消失无踪。其实,鬼影早已察觉出身后跟踪的人是追风十三冢,他故意不揭穿也是为了以静制动。但是,追风十三冢见他们消失无踪诧异之至,他上前几步,四下寻望,却未能发现上官红燕和鬼影的踪迹,一怒之下,一掌击碎了身旁的石柱。“可恶,居然隐身了,白追踪了一路,不过……他们到这来干什么?摩羯大帝还没有回来,他们有何目的呢?再,他们这个级别的根本通不过五关,灵氿到底有什么居心?”就在追风十三冢暗自揣测之际,隐身的上官红燕也发现了跟踪自己的人是追风十三冢。上官红燕愕然道:“是风鬼?他为什么要跟踪咱们?”鬼影冷笑了一声,道:“他的出现代表了四护法,他自然是受到了四护法的吩咐,不然他就是吃饱了撑的。”追风十三冢见把人跟丢了,只好转身离去。“他走了,咱们要不要现身?”上官红燕道。“不行,万一他要是假装离去,去而复返,一定会影响咱们的任务,先等等再。”鬼影道。(人称风鬼的追风十三冢是神风派的掌门,同样也是摩羯大帝四护法的嫡系。第一次出场是在金龙教双绝大会上。)正如鬼影所料,追风十三冢虽然表面上转身离去,但他已在一块石柱旁投下了一根白骨,并对白骨施以法术,他心中暗道:白骨,你就代替我跟踪他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