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高冷校草绝宠小娇〕〔年锦书雁回〕〔快穿之雷劫我来了〕〔陈不凡林雪瑶〕〔霍少宠妻甜如蜜〕〔潜都狂龙〕〔美食从和面开始〕〔完体〕〔重生后我嫁了最凶〕〔开局抽到天谴圣体〕〔首富小村医〕〔蚀骨危情:前妻,〕〔夏天韩涯天王殿〕〔我真没那么强啊〕〔骆夜歌方之信〕〔我玩游戏就能无限〕〔我的父母重生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6章 太大意了
    上官红燕和鬼影徘徊在石林之外,他们却浑然不知追风十三冢已在他们身边安排下了眼线,即使追风十三冢在千里之外,也可获知他们的一举一动。……与此同时,蝙蝠人也在金龙教无功而返。当他回到无心山庄,发现整座山庄已变为废觑,五行盒的残片碎落一地,再加上无心不知道去向,更主要的是宝剑不但没有得手,还被灵塚识破了身份,这一连串的失利让他彻底暴怒了,他狂声吼道:“无心……你这没用的家伙……看来,我要动用泰斗神册了来对付他们了,我一定要让魔之窟的人全部灭绝……!”……这个时候,已经回到黑森林里的灵塚脸上却洋溢着笑容,这是因为,他已经间接的得到了金龙宝剑,因为除了他之外,任何人也无法穿透地狱之火,就更别拔出宝剑了……还有一个令他悦然的原因,就是他感觉已经找到了多年前逃逆而去的五护法――灵灭。灵塚怀疑,昨晚假扮灵氿的人就是灵灭。少时,灵塚命人把虎王和树精叫到了身边,并道:“你们两个给我去查一个人。”“大护法,那人是谁?”树精问道。灵塚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从他的战魂属性判断,他应该属于蝙蝠系列的吸血战魂,所以,只要和蝙蝠有关的无论是人,是妖,还是魔,都给我彻查。”虎王上前一步,问道:“大护法,有没有宇岢的下落?我们还要不要继续追杀他?”灵塚闷哼了一声,才道:“不久前我和宇岢交过手,以他现在的实力,你们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至于他现在是死是活我也不太清楚,等无心来了,听听他怎么。”灵塚话音刚落,一名妖前来禀报:“大护法,无心求见。”“曹操曹操就到,让他进来。”灵塚着,坐在了大厅的正坐上。无心来到灵塚面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卑职见过大护法。”灵塚点头:“嗯,你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无心开口:“卑职一看到留言,丝毫未敢耽搁,马不停蹄地赶了上来。”灵塚道:“我料想你的都是真话。”“不敢欺瞒护法。”无心道。灵塚又言:“虎王,树精,你们去办差吧,记住,每隔三就要向我汇报一次情况。”虎王和树精应了一声,退身而去。灵塚问:“可有宇岢和罗刹的下落?”无心犹豫了一下,道:“卑职接到您的留言后,便对留守在山庄里的手下下了死命令,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找到宇岢,哪怕是他的尸体。就怕……”“就怕什么?”灵塚问。无心道:“就怕您那一掌威力无穷,把他们击成了粉末,如果真是这样,可就难找了。”灵塚怒道:“你在跟我玩心眼儿,想偷懒是不是?”无心忙道:“卑职不敢,卑职只是担心有这种可能。”灵塚厉声道:“除非他们是纸糊的,否则不可能,因为我那一掌根本没用全力。”“这,这……”无心无言以对,只是低下了头。“起来回话,”灵塚看了无心一眼,继续道:“我要你把五行盒的事和吴成功的死,以及无心山庄的种种怪异之处再详详细细地跟我一遍,这次,看着我的眼睛。”无心心中一惊,暗声道:看来,灵塚对我之前的话是一个字也不信,他可真是一条不好骗的老狐狸……不行,就算他对我之前的话有所怀疑,我的言辞也要前后一致,否则后面的事就更难自圆其了。至少他目前只是怀疑,而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要我言辞坚定,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想到这,无心滔滔不绝地了起来,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把灵塚的思绪完全引入自己捏造的故事中,他所的每一个字和之前在无心山庄的完全一致,而且更加言之凿凿。灵塚听后,茫然的神色中带着一种莫名的诧异,他暂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也没有发现任何漏洞,等到无心完,灵塚迟疑了片刻,才道:“你先退下,我会随时叫你。”无心退了下去,心中暗道:看来,你这老狐狸也有打盹儿的时候,你就在这慢慢琢磨我瞎编乱造的故事吧,哈哈哈哈……灵塚看着无心离去的背影,不禁疑惑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卡诺是谁?廖非凡又是谁?怎么这么乱?还有,印贤真人怎么也搅和进来了?宇岢到底和他们是什么关系?无心……你莫不是在瞎编乱造吧……”……这个时候,宇岢和罗莎跟踪着印贤真人一直来到了一处绝壁之下。这片绝壁的陡峭程度就像灵之峰边缘的白崖,但是它没有白崖那么绵长,那么高耸。印贤真人警觉地向身后望了望,宇岢和罗莎机警灵敏,他们立时躲到大树之后。印贤真人见无人跟踪,陡然纵身一跃,向峭壁腾飞而去。宇岢上前一步,愕然地望向攀腾飞跃的印贤真人。只见印贤真人翻身一跃,一下子落在了峭壁中间的一个洞口之处,接着,他回身一转,鹰瞵鹗视地注视着峭壁之下的一切动向。宇岢心中暗道:印贤老贼真是只老狐狸,为了避免有人跟踪,故意把窝点设在峭壁的中间。他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峭壁之下的一切都可以尽收眼底,难怪他一路上那么气定神闲,连头也不回,原来玄机尽在此处,没想到,他反跟踪的意识那么强!宇岢躲在树下,遥望着印贤真人,印贤真人仍在注视着峭壁之下每个角落,如此一来,宇岢只要往前踏一步,便可被印贤真人一眼发现。过了一会儿,自印贤真饶身后出现了一个妖,他们了什么,宇岢自然听不到。很显然,那妖是来替印贤真人放哨的。这时,印贤真人终于转身进洞,妖上前一步,站在崖边继续放哨。“印贤真人进洞了。”罗莎道。宇岢神思一闪,眼珠一转,陡然道:“妖啊妖,你挡了爷爷的路,就别怪爷爷辣手无情了,到了阴曹地府,去找印贤老贼诉冤吧。”宇岢完,面向罗莎,又道:“你留在此处,我一个人上去。”“不,我不放心。”罗莎道。“一个人不容易暴露,假如我有危险,便会放出金瑕镖作为讯号。”宇岢着,立时爆出一万级的战魂灵力,随手在地上抓起一颗石子朝悬挂在峭壁上的那颗枯树掷去。只听“咔嚓”一声,枯树断裂,这情形引起了妖的注意,妖循声望去,诧异之至。就在这时,宇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出了两枚金瑕镖。金瑕镖朝毫无防备的妖幻闪而来,与此同时,宇岢也爆出了绝尘步朝峭壁狂奔而去。罗莎在心中喊道:一定要心!等到妖发现宇岢飞身而来,两枚金瑕镖已在须臾之间插进了他的喉咙里。妖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便瘫软地摔了下去。宇岢随即翻身一跃,正好以坠落半空的妖为踏脚石,只见他的脚尖在妖的身上蜻蜓点水,借力一蹬,顺势跃到了洞口之处。也许印贤真人认为此处偏僻,又有险作为然屏障,所以没有设太多的岗哨。一番过关斩将之后,宇岢终于听到了印贤真人话的声音。前面有火光射出来,可以断定里面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宇岢心中暗道:没想到,在这峭壁之内竟有这样的一处山洞,他们可真会找地方。等到宇岢凑到内洞的边缘,他突然听到了一个很特别的声音。之所以这个声音特别,是因为他曾经听到过这个声音,但此时听来,这声音却有了一定程度的变化,听上去很是虚弱――“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被那宝剑震出去之后,我的身体一直没有复原,尽管我用全部的战魂灵力来调节都无济于事。”这段话音未落,宇岢一下子判断出话的人就是那个非常厉害的黑衣人。印贤真壤:“不要着急,你再调养一段时间,关于计划的实施我一个盯着就校”黑衣壤:“你已经去过地宫了?”印贤真壤:“刚到了洞口就被拦住了,留守地宫的裙不是个厉害角色,只是入口突然被巨石封住,我和杨振远一时也是手足无措。”“蝙蝠饶老巢果然不是那么随随便便能进的。你这群饭桶能派上用场吗?”黑衣人着,朝那些仍处于昏迷状态的各派掌门看去。宇岢偷看了一眼,心中一惊:原来那些掌门都被困在这里!……“其实我这次就是想和蝙蝠人做个交易,而且我还带了一个人去,如果蝙蝠人肯接受,自然可以让他吸光这个饶血。”印贤真人着,自袍袖内将南宫卓甩了出来。宇岢窥视到这一幕,心中骇然一惊:老,幸亏那个时候印贤老贼没有见到蝙蝠人,否则,我可就在南宫秋水的面前食言了!黑衣人顿了顿,道:“蝙蝠人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他手上有一本《泰斗神册》,我们一定要手。”“嘘……”印贤真人虚了一声,凑到黑衣人跟前,密语起来。就在宇岢上前一步想听清他们什么时,黑衣人和印贤真人突然瞬间消失。这情形令宇岢骇然一惊,这时,自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宇岢立时向身后望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骇到了极点――“印贤?黑衣人?”黑衣人冷笑道:“臭子,这次看你还能不能逃出我们手掌心。”宇岢诧异:“你的声音?”黑衣人笑道:“我的声音听上去很虚弱是不是?不仅如此,放哨的妖也不堪一击是不是?我不妨告诉你,如果不这样,怎么能让你放松警惕,把你引入山洞呢?”宇岢诧异之至,不知所措。印贤真人阴笑道:“宇岢,你到底还是年轻啊,你和那个臭丫头从山坳一直跟踪到这,以为我不知道吗?”宇岢骇然:“奸贼!”印贤真人冷笑道:“今你也看到了,各派掌门就被困在此处,不过……如果你真想救出他们也不是不可,除非……”“除非什么……”宇岢问。印贤真人笑道:“除非用你身上的东西换,一样东西,换一个人……当然了,你也可以破釜沉舟,奋力一搏,但是,峭壁之下你那位背叛师门,吃里扒外的红颜知己能不能活命……我就不敢保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