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8章 罗莎陷入绝境
    狂妪智叟看着灵氿和杨振远秘密交谈起来,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突然,杨振远愕然之至,大声道:“什么,那把宝剑就是解开玄天纲记的钥匙?”

    “你小点声音,不怕被人听到。”灵氿急声道。

    然而,躲在灌木之后的狂妪智叟已然听得一清二楚。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站在数丈之外的树梢上的追风十三冢同样也听到这个秘密。

    追风十三冢阴笑道:“如果四护法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高兴……”

    ……

    这个时候,宇岢和罗莎带着南宫卓和上官尊飞跃一片密林之后来到了一条峡谷的深处。

    看着仍昏迷未醒的南宫卓和上官尊,宇岢疑惑地道:“看来印贤给他们吃的解药是假的,不然何以到现在还未苏醒。”

    罗莎道:“不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鬼婆也许会有办法,她那朵永不凋谢的海棠能治百病,可解百毒,不过,光天化日之下拖着他们长距离飞行很容易被魔之窟的人发现。”

    “你的意思是?”罗莎问。

    宇岢道:“我的意思是先把他们藏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然后去金龙教找狂妪智叟。”

    这个时候,罗莎无意中发现身后的河水颜色异样,她突然意识到这河流正是从玉剑派的后山流下来的。

    因为在玉剑派后山的瀑布下有一块魔灵石,瀑布冲击过魔灵石后,水的颜色就会变为橙红色。

    这一点,罗莎也是听给她丹药的那位师父所说。

    罗莎道:“不知道他们天黑之前会不会赶回金龙教。看到这条河,我突然想起这里离着玉剑派不远,不如我回一趟玉剑派,玉剑派的丹药房收藏着许多奇异的草药和灵丹,也许会派上用场。”

    “不行,这个时候,你一个人回玉剑派太危险了。想必玉剑派的人都已经知道你背叛了玉面冷姬,她们岂能放过你?”宇岢一边寻找着合适的藏身之处,一边道。

    罗莎道:“放心,之前我不是回过一次玉剑派吗?门派里的人都不知道我的事,可见玉面冷姬还没有来得及跟她们说。现在,玉面冷姬已经被你困在了石洞之内,她们就更不会知道我的事了,所以不会有事的。”

    宇岢向太阳望去,叹了一声:“离着日落还有一段时间,不如我们分头行动,你去玉剑派,我去金龙教,如果狂妪智叟没有回来,我就把此事向业善说明,让他转告鬼婆,天黑之前咱们一定要在这里汇合。”

    罗莎点头:“就这么定。”

    宇岢看准了一处石缝,他道:“你躲远一些,别让飞石溅到你。”

    宇岢说着,立时爆出了一千级的战魂灵力,只见他双臂灵光一闪,顿时使出了他学会的第一个绝招――烈焰光球。

    宇岢挥动双臂,双掌之间暴幻出两颗烈火光球,只见他回身一转,刹那间将光球推了出去。

    光球在空气中燃起一道烈火红光,瞬间击向对面的石缝。

    只听“轰隆”一声,地面一阵动荡,石缝被炸成了一个不大的洞穴。

    洞穴虽然不大,也足以容纳下南宫卓和上官尊两个人。

    待宇岢将他二人拖入洞穴之后,他又甩出了雷型腰带,随即向后空翻,雷型腰带灵光一闪,瞬间变长,在散落的石块上猛然一抽,所有的石块腾飞而起,刹那间,将洞穴封住,只留出一线细孔以便让空气流通。

    一切完成之后,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道:“这样一来就万无一失了,虽然有点儿像大埋活人,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罗莎上前一步,道:“这样甚好,既不会被野兽叼走,又不会被别人发现,的确万无一失!”

    宇岢握住罗莎的手,凝视着她,道:“千万要小心,不要勉强,任何时候都要做好能够全身而退的准备。”

    罗莎闪亮的明眸中绽出一种甜蜜的温柔,她点头道:“放心,日落西山,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宇岢帅气迷人的脸上呈现出千万个不舍的表情。

    ……

    一段时间之后,罗莎终于来到玉剑派。

    然而,这次回到玉剑派却给她一种异样的感觉――

    一进大殿,室内空无一人,就在她讶异之际,突然听到后院传来一阵惨叫声。

    循声而去,罗莎在穿过走廊的同时又听到了一声惨叫,这让她心里越发震惊,加快了脚步。

    就在她跑到后院长廊的一刻,突然,一只手臂掉落在她的脚下。

    这情形令她骇然一惊,接着便是更凄惨的叫声传了过来。

    透过长廊,罗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得无以复加――

    玉面冷姬正在啃噬抓来的村妇与少女,将她们撕扯成残渣碎片,吸食她们的血液。

    那些村妇都身怀六甲,少女也正值豆蔻年华,本来都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却无辜的陷入地狱魔爪之中。

    然而,所有玉剑派的弟子都跪在一旁目睹着这惨绝人寰,令人发指的一幕,谁都不敢做声。

    罗莎突然想起了姐姐,她的心顿时激愤无比,满腔热血好似澎湃的巨浪不断地涌上心头,她终于忍无可忍了,她要冲出去,亲手杀了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同时也要解救尚未被害死的几个村妇与少女。

    然而,就在她爆出十万级战魂灵力的一刹那,突然有一个人从她身后把她拽了回去。

    罗莎愕然一惊,见身后之人是玉剑派的大护法――玉婵,才放松了警惕。

    “跟我来。”玉婵说着,便向偏殿走去。

    一入偏殿,玉婵警惕十足地关闭了所有门窗。

    罗莎莫名之至,心中暗道:怎么会这样?玉面冷姬明明被宇岢封在了石洞之内,不是说她无法离开化灵池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兴风作浪了?

    玉婵沉痛地道:“罗莎,你到底去哪了?你知不知道,你真的把大家害惨了?”

    罗莎诧异:“我?”

    玉婵痛心疾首:“不知道掌门经历了什么?一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凶恶,残暴,冷酷,无情,这些词语已经不足以形容现在的她了。”

    罗莎愕然不已,震撼之至。

    玉婵又言:“她一回来就吵着让大家找你,说是要把你碎尸万段,她限师姐妹们要在一天之内找到你,不然她每隔一个时辰就要杀死一名弟子。然而,天大地大,一天的时间,让我们去哪里找你。”

    玉婵的话让罗莎太震撼了,她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激愤与仇恨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把她的心燃烧得剧痛无比。

    玉婵悲痛欲绝,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不知道怎么回事,掌门杀人的手段变得残暴至极,她总是先把人的血吸干,再对其疯狂地撕扯啃噬,好似有极大的深仇大恨在以这种方式发泄,恐怖至极。”

    玉婵说着,咽了一口口水,继续道:“眼见门派的弟子被她杀的已经所剩无几,她便命令我们去外面找怀孕的村妇和未成年的少女。接着,让我们继续去找你,如果每隔一个时辰还没有你的下落,她便大开杀戒。罗莎,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怎么得罪了掌门?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罗莎泪眼朦胧,泣不成声。

    玉婵抓住罗莎的肩膀再问:“不要总是哭,你倒是说句话呀。”

    罗莎哽咽着,道:“我的姐姐罗刹就是被玉面冷姬给杀死的,这中间的曲折离奇说来话长,但是,不久前我和宇岢在无心山庄的地洞里发现了她,可怕的是,她竟然和蝙蝠魔合二为一,我们就把她封在的地洞之内。”

    “什么?”玉婵不可思议地瞪着罗莎。

    罗莎再道:“她这是要找我报仇,哼,正好,我也要找她报仇。”

    玉婵激动地道:“你别傻了,你怎么会是她的对手,听我的,就当我没见过你,你也没有出现过,赶快逃命去吧,报仇的事还是从长计议吧。”

    “如果我一走了之,姐妹们和那些无辜的村妇与少女岂不必死无疑?我怎么自私到不顾她人性命。”罗莎激动地道。

    玉婵深吸了一口气,道:“就在一个时辰之前,我接到其她姐妹的密报,隧道已经挖通,其实就算你不出现,我们也打算在半个时辰之后,趁掌门小憩之际钻入密道,一走了之。”

    “真的?”罗莎问。

    “生死关头,当然千真万确,你赶紧走。”玉婵急声道。

    玉婵的话音未落,又一阵惨叫声灌入罗莎的耳中。

    这惨叫声就像利刃一般,直插罗莎的心脏,她愤恨地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我去找她。”

    “不劳大驾,我已经来了――”

    就在这时,只听“哐当”一阵巨响,偏殿的门窗被瞬间击碎,接着,一股强劲的气旋如海啸一般狂涌而至。

    由于气旋狂猛,将玉婵瞬间震飞出去,接着,玉面冷姬突然自这股强劲的气旋中幻闪而现。

    罗莎见此情形,骇然不已,然而,此时此刻,暴怒之下的玉面冷姬已不是在后院中见到蛇蝎美人,而是一半蝙蝠身体一半人身的妖魔。

    她现出了原形,狂猛地将罗莎逼到墙角,用尖锐无比的眼神怒瞪着她,恶狠狠地道:“罗莎,我在数丈之外就嗅到了你气味,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