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49章 冤家路窄
    罗莎冲着玉面冷姬狂声喊道:“玉面冷姬你简直就是个恶魔!”

    玉面冷姬张开她尖锐锋利的长爪猛然刺向罗莎身旁的墙壁,怒道:“我是恶魔,不错,我的确是恶魔!不过,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阳奉阴违,假仁假义,背叛师门,无耻下流……这些都是你的写照。”

    玉婵冲了进来,跪在地上,求道:“掌门,求求你放了罗莎吧,看在她从小……”

    玉婵话未说完,玉面冷姬甩手一挥,一道强劲的气旋瞬间将玉婵震翻在地,她瞪了玉婵一眼,怒道:“身为玉剑派的护法,你居然给一个叛徒求情?我看你是活腻了。”

    罗莎趁机爆出了十万级的战魂灵力,只见她周身灵光一闪,瞬间跃上屋顶。

    玉面冷姬瞪向罗莎,阴笑道:“很好,让老娘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

    ……

    这个时候,追风十三已经和四护法灵鸷碰了面――

    然而,灵鸷却是一个极其诡异而神秘的人物,他的前世是一只恶灵魔鹰,转世之后,修炼出无极圣魂,仅次于摩羯大帝的圣灵级别。

    他的神秘就在于除了摩羯大帝之外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识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他只是披着一件连着帽子的灰色斗篷,正面师兄被一团黑雾弥漫,难以辨别其容貌,就连他的四肢都没有表露就来,整体看上去,此人就像一团诡秘的烟雾,神秘莫测。

    “四护法,上官红燕和鬼影已经到了黑石林,我派了白骨跟踪,万无一失,不过卑职还听到一个重大的秘密。”

    灵鸷道:“什么秘密?”

    追风十三冢又道:“金龙教的那把宝剑就是玄天纲记的钥匙。”

    “噢?是吗?”灵鸷诧异之至。

    追风十三冢又言:“要不要卑职去把玄天纲记给偷过来?”

    灵鸷摆了摆手,道:“暂时不用,我已经得到消息,目前谁也无法拔出那把宝剑,所以此事可以暂放一放,你去告诉魔鹰和鬼鹫,让他们密切监视灵阴和灵塚的一切动向。你继续去盯着灵氿以及和灵氿有关的人。”

    追风十三冢点头:“是,卑职这就去。”

    就在追风十三冢转身离开之际,灵鸷陡然开口:“等一下。”

    “四护法还有什么吩咐?”

    “我这有一本书,里面就就记载着你们为什么会怕那串铃铛的事,实话告诉你吧,魔之窟护法级别以下的人见了那串铃铛都会畏惧三分的,这是摩羯大帝为你们下的诅咒,这个有空的时候我再跟你细谈。”

    追风十三冢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谢谢护法大人。”

    “去吧。”

    “卑职告退。”

    ……

    与此同时,宇岢终于赶到了金龙教。

    业善,业真,业道正和众弟子以及工人们忙得热火朝天,短短数日,金龙教所有房间的地基已经快要竣工。

    宇岢把业善等人喊到一旁,道:“三位师父,狂妪智叟还没有来吗?”

    业真道:“他们要来?”

    业道开口:“目前没有看到他们。”

    业善接言:“看你神色匆匆,可有急事?”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言简意赅地把情形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了他们。

    业真诧异:“你的意思是说,各大门派的掌门都有下落了?”

    宇岢点头。

    业善道:“业道师弟,你派几名弟子,通知距离我们最近的各派门人来这里集合,咱们商讨一下营救问题。”

    业道应声而去。

    宇岢又言:“业善师父,我不能在此久留,狂妪智叟一到,请务必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去我刚才说的地方。”

    业善点头:“你放心。不止他们去,我们也会去的。”

    “好,那在下就先告辞了。”宇岢说着,纵身一跃,飞身而去。

    业真叹道:“没想到,这中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看来整个战魂圣地势必又要经历一场浩劫了……”

    业善点头:“树欲静而风不止,我等一心求安宁,奈何总事与愿违!”

    ……

    日近黄昏,宇岢终于回到了峡谷裂缝之处,然而,他却没有见到罗莎。

    按路程计算,罗莎应该比我先到啊,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应该不会,以罗莎的战魂灵力再加上她的聪明与细心应该可以应付玉剑派的其他弟子。

    幸亏玉面冷姬被落在石洞之内,否则我也断然不敢让她一人前往。

    可是,我要不要去找她?

    不行,如果我走了,她却从另一条路回来,岂不失之交臂?

    嗯,还是先等一会再说。

    ……

    天已经黑透了,宇岢仍未见罗莎回来,他心中的焦虑越发强烈。忐忑不安,心乱如麻,总之,他的脑子里尽是各种各样的不安与负面猜想。

    这时,他实在忍无可忍了,自言道:“不行,这样干等不是办法,我必须去找她。”

    就在宇岢想要为狂妪智叟留下记号时,鬼婆狂浪的叫喊声突然从数丈之外传了过来。

    “你们终于来了。”宇岢说着,立时爆出千级的战魂灵力,甩出雷型腰带,朝被封住的洞口用力一抽。

    只见山石飞溅,地面颤动,一阵爆破之后,南宫卓和上官尊安然地呈现出来。

    鬼婆飞身一跃,跳到宇岢身边,气喘吁吁地道:“我们这一天,可走了不少的路,我这老胳膊老腿都要断了。”

    鬼公也跃身而来,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宇岢,重大发现啊。”

    宇岢忙道:“有什么重大发现等我回来再说,洞穴里的两个人交给你们了,我去玉剑派找罗莎,这里拜托二位了……”

    宇岢话音未落,人已然飞到了数里之外。

    鬼婆一跺脚,愤然道:“总是那么匆匆忙忙的,话都没说完。”

    鬼公接言:“怎么没说完,这不是给你派下活儿了吗?赶紧救人吧。”

    鬼婆发起了牢骚:“真是上辈子欠他的。”

    “上辈子的债,当然要这辈子还喽。”

    鬼公说着,立时甩出长眉,将南宫卓和上官尊拖了出来。

    就在这时,业善也飞身而来,一套空翻之后落在了狂妪智叟的身边,看到南宫卓和上官尊之后,叹道:“果然是他们,太好了,怎么样,能否将他们弄醒?”

    鬼婆一边用海棠花施法,一边道:“我也只能尽力而为,不过,印贤狗贼这毒下得倒是真不简单。”

    业善道:“业真已经带着其他门派的人去了绝壁,相信各派掌门很快就会得救,各大门派这次可是欠了宇岢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鬼婆心直口快:“这次看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们还有什么话说。”

    鬼婆话音刚落,海棠花散出的灵光已然将南宫卓和上官尊激活。

    ……

    宇岢的思绪中尽是罗莎的被抓的画面,他一边狂奔,一边自责――她一定出事,为什么要同意罗莎只身去玉剑派呢?老天,我简直是昏了头……

    宇岢跳到一块巨石之上,借势飞身而起,一番凌空虚步之后,空翻一跃,腾飞而行。

    不知过了多久,他落在一处岔路口上,茫然地看着通向两个方向的小路,自言道:“糟了,我忘记问鬼公鬼婆去玉剑派的路了。”

    宇岢话音未落,在他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阴森的笑声,笑声之后便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那声音道:“宇岢,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宇岢回身一看,愕然道:“印贤?”

    与此同时,黑衣人也出现在他身后,冷笑道:“这次,你跑不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