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帝国无双〕〔寒门崛起〕〔圣骨传〕〔小太妃的马甲快掉〕〔强化医生〕〔诸天最强大BOSS〕〔斗罗之失恋就能变〕〔肉装法爷会挂机〕〔重生农耕时代〕〔商女重生之权臣有〕〔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巅峰废婧林子铭楚〕〔天赐神婿苏允〕〔极品上门女婿秦浩〕〔我在地府当团宠〕〔剑破九天〕〔我提取了自己书中〕〔从斗罗大陆开始的〕〔沈蔓歌叶南弦完整〕〔文学世界探险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55章 会说话的水晶
    就在宇岢身陷流沙漩涡的一刻,与土灵天界平行共存的战魂圣地上,摩羯大帝的四大护法也各怀鬼胎地在暗中布署与实施着自己的计划。

    与此同时,蝙蝠人也回到了地宫,愕然发现饲养了近万年的蝙蝠魔已经不见,经过一番调查才知道,原来是与玉面冷姬合二为一了。

    蝙蝠魔是一只万年蝙蝠精所化,是蝙蝠人用来对抗摩羯大帝的一头灵兽。

    如今居然被玉面冷姬占为己有,再加上他已经获知四大金刚全部在死在了宇岢的手里,愤恨之下,他将看守地宫的所有手下全部杀光,以发泄心中的愤怒。

    ……

    另一方面,狂妪智叟和业善,业真等人已经把各派掌门带回了金龙教。

    由于金龙教的重建尚未竣工,这些人只能暂时在金龙大殿内栖身。

    各派掌门之所以暂时还没有回到各自的门派也是业善的意思――

    一来,由于各派掌门的余毒未散,尚且需要鬼婆的帮忙。而且业善担心印贤真人会到各个门派找麻烦,到时又免不了惹起一场风波。

    二来,他也想把所有的事情向大家解释明白,以免他们日后再找宇岢的麻烦……

    业善道:“各位,此番劫难是在金龙教而起,说到底,金龙教也有愧于大家,所以……”

    业善正说到这,性格狂放的上官尊陡然开口:“业善师父莫要再耿耿于怀,倘若没有你们,我们又岂能安然得救,说到底都是贵教的印贤真人干的好事,没想到他居然是这般阴险狡诈之人。”

    上官尊的一席话引起了众人的随声附和。

    南宫卓也道:“各位,此事决不能善罢甘休,我和妹妹南宫秋水在这场劫难中也失去了联系,如今她生死未卜,下落不明,我一定要找印贤狗贼报仇。”

    “对,我们一定要报仇!”其他掌门再次高呼。

    鬼婆陡然开口:“喂喂,南宫卓,关于南宫秋水呢……我倒是可以说两句,不久前我们和她还在灵之峰见过,而且经历了一场很刺激的战斗……可是……”

    “灵之峰?她去了灵之峰?你刚才说可是什么?她是不是出事?是不是跟你们在一起战斗的时候发生了不测?”南宫卓激动地问。

    鬼婆一想到南宫秋水为了跟踪上官红燕,被灵氿抓去,辗转之间又落到了杨振远的手里……心里就不是滋味。

    然而,这其中的曲折离奇又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的,所以被南宫卓这么一问,平时豪言快语的她反倒哑口无言了。

    鬼公接言:“南宫掌门,你不要激动,令妹吉人天相,相信宇岢一定能找到她的。”

    “宇岢?”南宫卓诧异:“这个名字耳熟,莫不是……当时扰乱双绝大会的那位个子高高的年轻人?”

    上官尊道:“就是他,我的女儿就是为了救他,才被玉面冷姬那个贱人打伤,如今下落不明,唉……”

    “……”

    又是一阵议论声。

    业善把了摆手,道:“大家安静,请听我一言。”

    待众人安静下来,业善才道:“各位,说到宇岢,我必须要跟大家多说两句。今日有幸能救大家脱困,全是宇岢的功劳。如果不是他跟踪印贤真人,查到大家的下落,我们也不会这么轻松地找到各位。”

    “什么,他只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一个门派掌门愕然道。

    鬼婆抢言:“他已经今非昔比,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毛头小子了。”

    业善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各位,金龙教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发生了两次大战,每一次都幸而有宇岢少侠来解的围,他对大家以及对金龙教的贡献我就不多说了,日后各位自然会知道。我想说的是,之前印贤真人将各位抓走之后,伺机嫁祸给宇岢,让各位的门人弟子围杀宇岢,此事虽已平息,但是未免再节外生枝,请大家回去之后一定要向自己的门人解释好了……”

    就这样,业善把宇岢在金龙教经过的点点滴滴向各派掌门娓娓道来,各派掌门听后无不感慨万千,啧啧称奇,然而更多是对宇岢敬佩和对印贤真人的痛恨……

    当然,除了一人,这人就是一直没有做声的筱如梦。

    筱如梦坐在金龙大殿最偏僻的角落里,她只是听,没有说一句话,在听完所有人的发言后,她的脸上却露出了一种诡异而阴沉的笑意。

    这个时候,狂妪智叟把上官尊喊到了殿外。

    上官尊莫名:“不知二位叫我有何事?”

    狂妪智叟互望了一眼,鬼破道:“老头子,还是你来说吧!”

    鬼公点了点头,道:“上官掌门,身为老朋友……我不得告诉你一个关于令爱的事实……”

    ……

    这个时候,身陷流沙漩涡的宇岢终于自己脚踏实地了――

    他以为流沙之下是无边的沙层,是无尽的黑暗,然而,事实却让他诧异之至――

    因为,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脚下是坚硬的石板,只是这石板有些粗糙,令人诧异……

    眼前一片昏暗,没有方向,他随便朝一个方向走去,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段诡异的话音:“你来了……”

    这声音听来有一种空洞的感觉,就像在洞穴里发出的喊叫声,还带着不太明显的回声。

    宇岢讶异:“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那声音又道:“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宇岢无奈地笑了一下,才道:“这里还有没有别人我怎么知道?在如此昏暗的环境中,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躲藏在暗处伺机偷袭呢。”

    那声音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如果没有遭到偷袭,我岂会来到这里?相反,如果你不知事先知道我来,又怎会说‘你来了’这三个字呢?”

    宇岢在这样说的时候是带着一定的情绪的,因为他已经从对方的话里推断出就是说话的人拽自己下来的。

    那声音迟疑了片刻才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把你带到这里来的?”

    宇岢没有好气地道:“你心里明白,不然你何以会那么说?”

    那声音又言:“那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呢?”

    宇岢苦笑了一声,道:“你这话太可笑了,我怎么会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但是你必须要告诉我,你把拽下来有何目的?”

    那声音道:“你果然聪明,我只说了三个字,你就能断定是我把你带到这的。”

    宇岢道:“不要恭维,开门见山地说出你的目的吧。”

    宇岢话音刚落,周围一片光明,昏暗中突然有了光亮,令宇岢顿生眩晕之感,好在这种感觉转瞬即逝,然而,眼前的一切却让他骇然惊呆。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金殿,金梁玉柱,华丽无比,宝石如山,珍珠如土,这让宇岢突然想起了断魂谷底的山洞。

    那个山洞和这里如出一辙,金碧辉煌,一派华然。

    宇大喊了一声:“你是谁?你在哪?”

    “我无处不在……”

    那声再次传来,然而,就在那声音尚未消散之际,周围的金银珠宝瞬间幻化为了沙子。

    富丽堂皇的殿宇眨眼间成了昏暗的沙窟,然而在沙窟的中心却有一汪黄色的泉水,看上去就像幽冥池。

    沙窟里虽然昏暗,却也有亮光。宇岢定睛细看,那亮光原来是之前看到的那颗水晶散发出来的。

    宇岢上前一步,注视着那颗悬浮在水面上的水晶,不耐烦地问:“你可不可以不要故弄玄虚?我有要事在身,耽误不得。”

    那声音再道:“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这可是你所说的‘要事’?”

    宇岢匪夷所思,道:“我找你?你最好一口气把话说明白。”

    那声又言:“看着你眼前的水晶,我就在这。”

    宇岢一听顿时屏住了呼吸,惊异地瞪着悬浮在水池之上的水晶,不可思议地问:“是你在跟我说话?”

    那声还未来得及传来,宇岢不禁自言:“老天,我是不是疯了?我居然在跟一颗水晶对话,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水晶闪烁着绮丽的光芒,好似夜空中颤抖的明星,瑰丽无比。

    水晶又一次发出声音:“虽然看上去很疯狂,但是你的所见所闻都是你亲身的感受与经历,所以,这一切都是真的。”

    “等一下,让我把思路梳理一下,一开始我和沙漠狂魔在殊死搏斗,他中计之后,被我爆出的万木枯荣击碎,化成了一片流沙漩涡,这时,我看到了无尘水晶,接着,一只大手把我拽了下来,直到现在。”

    水晶石内又一次传出声音:“你说得不错,我就是你要找的无尘水晶,土灵神界的沙漠之神。”

    “沙……沙漠之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