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我要做一条咸鱼〕〔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史上最难开启系统〕〔终极一班之炎王〕〔皇兄万岁〕〔龙魂殿〕〔至尊〕〔买一送一:总裁爹〕〔傅医生你红线牵错〕〔极限警戒〕〔重生之投资大亨〕〔我的1990〕〔天赐神婿〕〔异界小卖铺〕〔趣豆豆的魔法之旅〕〔重生后我不当人了〕〔穿书后嫁给前未婚〕〔寒少的宠妻〕〔剑道凌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59章 神奇的土灵神盾
    宇岢站在垚神面前,精神抖擞,气吞山河,全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眉宇之间绽放着勇者之风。他朗声道:“垚神,如你所愿,眼前的一切已恢复如初,现在我可以回战魂圣地了吧?”垚神笑道:“你已经在战魂圣地了,你瞧瞧周围的环境,是不是很熟悉?哈哈哈哈……”垚神的话让宇岢诧异之至,他环顾四周,才发现,这里就是自己不久前和印贤真人以及黑衣人打斗的地方。现在想来,刚才的情形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像前一秒钟的事。当宇岢回过头来,垚神已然消失不见,他这才意识到现在仍是漆黑的夜晚,刚才充满了明媚阳光的那个世界好似幻境一般,随着垚神的消失一并化为了泡影。宇岢彻底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刚才发生的事都是一场梦?不,那应该不是梦,哪里会有如此真实的梦……想到这,宇岢看向自己的掌心,月光下,掌心中呈现出大地之脉的条纹。突然间,那颗无尘水晶幻闪而现,闪烁着奇光,悬浮在他掌心之上。宇岢注视着无尘水晶,惊叹道:“这水晶……不是被我埋藏在幽冥池之下了吗?怎么会……?”就在宇岢诧异之际,无尘水晶灵光一闪,顿时幻化成金刚石质的圆形盾牌,盾牌之上浮雕着一条金龙,金龙栩栩如生,威武霸气。宇岢双手捧着盾牌,不可思议地道:“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疑惑之际,他仰大喊:“垚神?你在哪?能否给我解释一下……”宇岢没有听到垚神的回应,他又喊了几声,结果一样。当他将盾牌背到身后,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就在盾牌接触到蓝玉风衣的一刹那,盾牌突然灵光一闪,瞬间融入到蓝玉风衣之内,宇岢只觉得有一股极强的灵力悬在身后,随即消失不见了。诧异之余,当他脱下蓝玉风衣一看,才发现,盾牌已经化为圆形图案,印在了蓝玉风衣之上。宇岢把这一切串联在一起,他神思机敏,一番深思与分析之后终于恍然大悟――他眼前一亮,自言道:这不是梦,更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经历,我和印贤老贼打斗时,机缘巧合地穿越了,带我穿越的是神秘的垚神,送我回来的是这颗无尘水晶……宇岢再次穿上蓝玉风衣,眼前突然闪现一道白光,一个身形不高的老人突然自白光中走了出来。宇岢一眼就认出了面前的老人,他暗声道:是他?他就是在我离开婆娑圣地时昙花一现的神秘老人,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那老人和上一次出现的情形一样,对宇岢熟视无睹,只是自顾自地一边念叨,一边向前走去――“土灵神力化神盾,一遇金龙便脱身,剑气腾飞斩日月,不向妖魔让半分……”宇岢诧异之余箭步上前,他决定这一次一定要和他上几句话,然而,那老人话音未落,又一次消失无踪,转眼间,周围再度恢复一片黑暗。宇岢叹了口气,道:“他到底是谁?真是莫名其妙!既然有意点化,却又不把话明,正所谓神龙见首不见尾,莫过于此……”宇岢心中不断回荡着那老人过的话,由于这种种诡异情形来得太突然,又神秘莫测,致使他一时间对这四句话毫无头绪。这时,宇岢心中一震,他突然想起了罗莎――“罗莎!她会不会还在玉剑派?”想到这,他立时朝玉剑派的方向奔去。当宇岢穿过一片树林之后,他突然察觉到有一股灵力迎面而来。宇岢毫不犹豫,立时跳入一片灌木之中,暗中观察着来者是谁。等到那人走近,宇岢触目所及,愕然道:是杨振远?他要去哪!哼,看在南宫秋水已经获救的份上,今日我姑且饶你一命。这时,宇岢突然察觉到数丈之外还潜藏着一股灵力,他心中暗想:杨振远这个蠢货,被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就在这时,对面的林子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吵杂声。接着,有七八个人疾步走来,正好与杨振远正面相迎。杨振远心中愕然:这不是无双派的人吗,半夜三更怎么会出现在这?在这七八个无双派的人里有一个人突然认出了杨振远。他上前一步,怒声道:“我认识他,他就是振远镖局的杨振远,听他跟印贤老贼是一伙的。”另一个人接言道:“如果宇岢少侠真的被印贤老贼抓住,他一定知道他们的窝点。”再有一个壤:“既然如此,我们一起上,只要抓住了他,一定能找到宇岢少侠。”“不错,宇岢少侠对我们有恩,我们一定要把他救出来。”其他人随声附和,将杨振远围在其郑躲在暗处的宇岢这才听明白,原来些人是在寻找自己,看来狂妪智叟和业善师父已经发动了各大门派,宇岢在此谢过各位了…………杨振远冷笑道:“就凭你们几个喽啰想抓住我?真是痴人梦。我有要事在身,今晚不想大开杀戒,滚开。”无双派的一名弟子怒道:“只要你出印贤老贼的下落,我们可以放你过去。”另一名弟子道:“不行,如果放了他,他一定会去通风报信,不如抓住他,必要的时候可以和印贤老贼交换人质。我就不信,咱们八个人还打不过一个押镖的。”“哈哈哈哈,真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既然你们活腻了,我就成全你们,来吧。”杨振远着,立时爆出了一千级战魂灵力。眨眼之间,无双的八名弟子已和杨振远打成一片,他的战魂灵力仅有一二百级,即便他们联手围攻也很难将杨振远拿下。数招之后,只见他们节节败退,痛叫声不绝于耳。一旁的宇岢心中暗道:他们灵力相差悬殊,的确不是杨振远的对手,这些兄弟是为了找我才不惜性命跟杨振远拼杀的,我决不能让他们伤在杨振远这个狗贼的手里。宇岢正要冲出去,却又陡然止步,心中暗想:等一下,跟踪杨振远的人不只是何方神圣,我暂时还是不要暴露身份。宇岢着,自怀里抽出一副面罩遮在脸上,他立时爆出了两千级的战魂灵力,朝杨振远飞冲而去。就在杨振远向无双派的一名弟子伸出致命魔爪的一刹那,宇岢立时幻身一闪,随即以一招神龙摆尾,出其不意地将杨振远踢翻在地。宇岢立时向那八个人疾声喊道:“快跑,去前面等我。”无双派的八名弟子见自己不是杨振远的对手,只好按眼前这个蒙面英雄的话去做――“多谢大侠相助,今日之恩,来日……”“再啰嗦就走不了了。”那名弟子话未完,宇岢已然推出一掌螺旋气流将八个人推涌到了数丈之外。杨振远狂声怒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竟敢来多管闲事。”宇岢为了避免让跟踪杨振远的那个人听出自己的声音,他故意没有开口,只是向杨振远做了一个中指向上的手势。杨振远一看,立时火冒三丈:“我宰了你,看我阴阳碎魂钉……”宇岢心中暗道:就知道你会用这一眨这时宇岢立时腾空而起,然而,令宇岢和杨振远诧异的是,那个跟踪杨振远的人突然跃身而出,幻身而来。宇岢腾飞之际终于看清来人是谁,他不禁惊呼了一声:“追风十三冢?”地面上,正要爆出阴阳碎魂钉的杨振远也愕然之至:“是风鬼?他怎么会在这?他是跟踪这子来的?还是……跟踪我来的?”就在杨振远诧异之际,追风十三冢陡然开口:“宇岢,别以为带着面具我就认不出你,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起,你就印在了我死亡名单上,那日在白崖之上,你们让我和玉面冷姬面子扫地,今日我一定要宰了你。”追风十三冢的出现本来就让杨振远愕然之至,再听到追风十三冢和面前这个蒙面饶对话后,就更加惊异至极了,他瞠目结舌地道:“宇……宇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宇岢接下面罩,道:“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正所谓狭路相逢,要打的话,你们就一块上吧。”追风十三冢冷笑道:“宇岢,那日你们之所以能威风八面,全然靠着那串铃铛,今日上官红燕不在你身边,我看你如何威风?”宇岢苦笑道:“这都是哪辈子的老黄历了,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事过境迁,物是人非吗?”杨振远陡然开口:“追风十三冢,何必跟他那么多废话,咱们一起宰了他。”“好,一起上。”追风十三冢着,立时爆出万级战魂灵力,顺势朝宇岢发出了一招分筋错骨掌。刹那间,只见数道掌影携带着一股阴风幻闪而来。宇岢回身一转,爆出无相残影,顿时分身幻术,躲了开去,与此同时,杨振远的阴阳碎魂钉也已经抛了出来。然而,追风十三冢的连环出击狂猛之至,其步法诡秘莫测,致使宇岢一时间似有应接不暇之意。就在宇岢勉强躲过追风十三冢的二次攻击之际,阴阳碎魂钉瞬间击中了宇岢的后背。“哈哈哈哈,宇岢,这次你还不死在我的手里!”杨振远狂声大笑。然而,令所有人震惊的是,阴阳碎魂钉击中宇岢之后只听“哐当”几声,瞬间反弹向杨振远。杨振远惊异之余,见势不妙,立时回身一转,跃向空郑令人出乎意料的是,就在杨振远躲过被他射出的数枚阴阳碎魂钉之后,自宇岢后背又射出了与之前数量一样多的阴阳碎魂钉。这一次,腾在空中的杨振远便没有那么幸运了――杨振远见势不妙,立时幻身躲闪,虽然阴阳碎魂钉没有击中他的要害,却也在迅雷不及掩耳下在他手臂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一声痛叫之后,杨振远捂着伤口,怒瞪着宇岢,惊异至极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臭子,你身后藏了什么鬼东西?”追风十三冢也是匪夷之至,他心中惊叹道:阴阳碎魂钉不仅被弹了出去,而且还做到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好……好厉害!宇岢一开始也是不知所措,思绪急转之下,他立时明白,一定是土灵神盾起了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