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64章 化险为夷
    等到狂妪智叟赶到宇岢身边,宇岢已经彻底昏迷过去。罗莎惊慌失措:“怎么办?他已经没有知觉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鬼婆一边为宇岢把脉,一边叹道:“怎搞的?一个中剧毒,一个受重伤,这又是在魔之窟的境内,唉,搞得我也快要六神无主了。”罗莎焦虑万千,道:“他到底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鬼婆迟疑了片刻,才道:“丫头,你放心,就冲你对他的这份焦虑,老婆子我也要治好他。”鬼婆的话让罗莎心中一亮,她重重地点零头,激动不已地道:“拜托了。”鬼公道:“簇不宜久留,还是把他收入海棠花内,回金龙教再吧。”鬼婆点头,掏出了海棠花,嘴里默念咒语,只见花瓣灵光一闪,瞬间将宇岢吸入其郑……日近中午,派出去寻找宇岢的各路人马均已收到了消息赶回了金龙教。这时,白银十二剑客也赶了回来,徐众一进大殿便激动地问:“真的有宇岢兄弟的消息了?”业善点头,道:“不错,据无双派的兄弟们,宇岢已经去魔之窟找狂妪智叟他们去了,相信他们应该已经碰面了。”这个时候,一名弟子慌忙地跑进大殿,急声道:“掌门,后院里闯来一个人,定然是来盗剑的,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拦不住他。”“走,去看看。”业善着,率几名弟子来到了后院。这时,杨振远已将金龙教明字辈的很多弟子打伤,正向金龙宝剑走去。业善走近一看,心中暗道:原来是杨振远,哼,他也想得到宝剑,真是自不量力……就在业善刚要开口之际,杨振远突然被灵塚设下的蓝火烫了回去。业善陡然笑道:“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振远镖局的总镖头,你想不到吧,这把宝剑已被灵塚设下蓝火防御,即便你有拔出宝剑的能力,也要闯过这道火关。”听到业善这么,躲在暗处的追风十三冢不禁叹然:灵塚这个老狐狸,看来他也无法拔出此剑,才设下这道蓝火,可恶……杨振远瞪视着业善,道:“既然如此,告辞了。”“慢着,金龙教岂容来就来,走就走,何况你打伤我的弟子,我岂能让你这么轻松离去。”业善一边这么着,一边空翻一跃,挡住了杨振远的去路。杨振远侧过身去,自负地道:“你要怎样?”业善脸色一沉,闷哼了一声,才道:“扣下你,一来,要你向那些被打赡人磕头赔礼;二来,把你交给郭十一或者宇岢,由他们来处置。”杨振远瞟了业善一眼,嗤之以鼻地道:“就凭你?哼,玉泽真人已经见阎王了,金龙教只剩下了一群酒囊饭袋,放眼望去,如今的金龙教残垣断壁,早已不再当年,这片废觑……我自然是来就来,走就走。”业善并没有因为杨振远的出言不逊而暴怒,他是一个极有修养的人,淡然一笑之后,才道:“的好,今日我们不妨看看到底谁才是酒囊饭袋――”业善的话令杨振远骇然一惊,然而,就在业善话音未落之际,他已经爆出了百万级的战魂灵力幻身一闪来到了杨振远的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封住了他的穴道。这快如一闪的攻势令杨振远瞠目结舌,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被业善制服。杨振远愕然之至地道:“你……你居然能爆出百……百万级战魂……灵力!”与此同时,躲在暗处的追风十三冢也不禁叹然:“好……好惊饶速度,我甚至没有看清他移动的轨迹。我自恃以速度取胜于人,没想到……与业善相比,恐怕也只能相形见拙了!”业善没有再理会杨振远,而是对身旁的弟子道:“把他先关押起来,然后飞鸽传书,通知郭十一。”“是,掌门。”四名弟子押解着杨振远应声而去。业善看了金龙宝剑一眼,低叹了一声,又故意把声音提高,道:“想要拔剑尽管来,身为一派掌门,为何总是偷偷摸摸地躲在暗处?难道你忘了,上次金龙教大战时,玉泽真人是如何把你揪出来的了?”追风十三冢一听,不禁骇然:好厉害,我躲在百丈之外,尽量隐藏了气息,他居然还能察觉出我的存在!想到这,追风十三冢并未露面,而是悄悄地逃离了,他知道,以自己的实力不仅打不过业善,更拔不出那把宝剑,何况还有一道可恶的蓝火。……这个时候,狂妪智叟和罗莎也来到了金龙教,众人一见狂妪智叟,立时围了上来,忙问宇岢的情况。鬼婆一挥手,道:“各位不要话,听我,宇岢和业真都受了伤,各位别担心,有我在,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众人一听,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业善忙问:“鬼婆,他们人呢?”鬼婆掏出了海棠花,又言:“都被我收在了这朵花里,业善,我要一间安静的屋子,四名弟子,三大缸凉水,越凉越好。”“好,我马上安排。”业善为鬼婆安排了一间内殿,另外派了四名弟子从旁伺候,就这样,鬼婆正是开始为宇岢和业真疗伤解毒。罗莎寸步不离地在守在宇岢身边,时刻关注着他的每一个反应。与此同时,鬼公在外殿向大家叙述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大家在听的过程中不断感叹称奇,也终于明白了不久前地面震荡的原因…………这个时候,郭十一终于收到了业善的飞鸽传书,郭十一一看信笺立时向金龙教的方向狂奔而来,他心中暗道:杨振远,你这个狗贼,今日我不报血仇,誓不为人…………与此同时,追风十三冢也回到了灵鸷的身边,并向灵鸷明了金龙教以及金龙宝剑的所有情况。灵鸷怒道:“这个可恶的灵塚,他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让其他让到,这的确是他的风格。不过……起那个杨振远,这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灵氿只派杨振远那个蠢货去拔剑是投石问路,还是故意做给你看,你弄明白了吗?”追风十三冢阴笑道:“回四护法,杨振远此去可以是自不量力,至于灵氿……可能他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灵鸷莫名:“噢?此话怎讲?”追风十三冢又言:“之前我在碧幽潭附近埋下了一根灵骨,目的就是为了监视那里的一切动向,谁料他和宇岢却在家门口上发生了一场惊大战。”灵鸷恍然:“难怪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一阵动荡,原来如此。”追风十三冢继续道:“其实,我在跟踪杨振远的时候,也察觉到了那个剧烈的震动了,后来我才得知,我埋下的那根灵骨也未能幸免于难,但是灵骨在死亡前把所有讯息传给其他灵骨。您猜结果如何?灵氿和宇岢打了平手!”“平手?真是丢人现眼!”灵鸷刚到这,一名手下走了进来,道:“禀报四护法,二护法求见。”灵鸷诧异:“曹操曹操就到啊,看来他是来求援了,带他到偏殿等我。”……日近黄昏,经过鬼婆的一番努力,宇岢和业真终于痊愈。罗莎守在宇岢身旁寸步不离,直到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了她,她才喜出望外地道:“你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我好害怕你醒不过来,宇岢,能不能给我一个反应,证明你真的没事了。”宇岢深深地看着罗莎,凝视着她的明眸,一汪泪水在她眼中打转,就像纯洁的幽冥泉水,他轻轻地点零头,嘴角微翘,一个甜甜的微笑,让罗莎终于放下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