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75章 怪事发生了
    这个时候,魔之窟的四大护法也已经回到了魔之窟的境内。

    他们四个人并没在中途分开,而是不约而同的来到了摩羯大帝的总坛。

    站在总坛的大殿内,当着摩羯大帝的雕像,四大护法也有如下的对话――

    首先开口的是灵氿,他将其他三位护法扫视了一遍,哼笑了一声,道:“怎么没人说过?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干杵着?”

    灵**:“你不是已经在说话了嘛?我们听着就是了。”

    灵氿哼笑了一声,道:“老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你是来等摩羯大帝回来,向他告密我们曾进攻过金龙教。”

    灵阴怒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几时有过这样的想法?再说,我也去了金龙教,如果我真这么做岂不是不打自招?白痴!”

    “你说谁白痴?”灵氿愤然道。

    “够了,都不要吵了。”灵塚勃然大怒:“脸都丢尽了,你们还有兴致在这里吵?”

    其实,灵氿是故意说出这么没有水平的话的。

    他是故意要激怒一旁的灵塚,看看他接下来会说出怎样的话。因为他心里知道,在金龙教夺剑之战中,四大护法根本就像一盘散沙,所以才会让宇岢等人出尽了风头。他不想再这样了,如此下去,四大护法昔日的威风迟早会荡然无存。

    想到这,灵氿又故意白了灵塚一眼,没好气儿地道:“不吵架,难道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灵塚深吸了一口气,又道:“堂堂魔之窟的四大护法在一群喽啰面前居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传出去真是贻笑大方。”

    灵氿叹道:“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摩羯大帝为什么不让我们侵占金龙教,那个地方果然邪性,我们在哪里居然爆不出终极绝招,这也太离谱了吧!”

    “说来说去,都是那个可恶的玉泽真人,万年之前,他就设下了太极图,就是为了防止我们入侵。”灵塚道。

    灵氿愤然道:“最可恨的是宇岢,他居然获得了玄土神力,还拔出了金龙宝剑。”

    灵阴吁了一口气,道:“宇岢已经拥有玄木,玄金,玄冰,玄土,四大神力,如果再让他获得了玄火神力,他的战魂灵力岂不要超过我们了?”

    灵鸷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时你们如果能杀了他,就不会有如今的麻烦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灵氿叹道:“还是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做吧,况且摩羯大帝马上就要回来了。”

    灵塚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其实,早在摩羯大帝去无量天界之前,就留下了死命令,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了宇岢。而我也派出了杀手,只是没想到他的命居然这么大。”

    灵氿心中暗道:宇岢,我迟早会生吞活剥了……

    说到这,灵塚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他掐指一算,陡然开口:“不好,摩羯大帝将会在下个月初回到战魂大陆,但是我们至今都毫无建树,等到摩羯大帝回来,咱们如何交待?”

    “是啊,你是老大,赶紧想想办法啊。”一直很少开口的灵鸷陡然道。

    灵塚将面前的灵阴,灵氿,灵鸷扫视了一遍,道:“我们四个素日里有隔阂,有矛盾,这毕竟是我们哥四个的事,尽量不要在外人面前表露出来,由其是在摩羯大帝面前更要做到滴水不漏。我有一个提议,从现在开始,咱们要同舟共济,杀光所有除金龙教以外的门派的人,争取在摩羯大帝回来之前,真正意义上地拿下灵之峰,魂之谷,还有仙之都。”

    灵塚话让灵氿听了很兴奋,灵阴和灵鸷也互望了一眼,他们虽然没有立时开口,但各人的心里都是极为赞同的。

    灵塚又道:“从现在起,咱们必须要摒弃前嫌,重振四大护法的雄风,待到功成之后,如果哪位贤弟还想较量,到那时,我们再做一个公平的比试,众位贤弟意下如何?”

    “好,就按大哥说的去做,我赞成。”灵阴立时应道。

    灵鸷和灵氿互望了一眼,二人犹豫了一下,才异口同声地道:“我们也同意。”

    灵塚点头,道:“既然如此,明天天一亮,我们就开始行动。”

    “好!”其余的三个护法一并应声。

    ……

    与此同时,蝙蝠人也把杨振远带回了地宫,杨振远连滚带爬地凑到蝙蝠人跟前,不住地磕头,拼命地求饶:“蝙蝠大王饶命,蝙蝠大王饶命啊,我跟金龙教根本就不是一伙的,你发现我的时候,我也被他们关押着,这足以说明我和他们是对立的。”

    蝙蝠人冷笑道:“既然是对立的,那个姓郭的为什么要……”

    杨振远不待蝙蝠人说完,忙道:“他要杀我,他的我的头号仇敌,但是他是宇岢的朋友,所以宇岢也是我的敌人。”

    蝙蝠人皱了皱眉:“我不想知道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我只想知道,你和魔之窟是什么关系?”

    杨振远以为蝙蝠人是摩羯大帝的秘密手下,换句话说,他认定蝙蝠人也是魔之窟的人,所以他献媚地道:“是朋友,说盟友也行,不,确切的说,我就是魔之窟的人,咱们应该都是一起的吧。”

    “混账,谁跟你是一起的,我生平最最讨厌的就是魔之窟的人,我恨不得将魔之窟夷为平地,把他们全部杀光。”蝙蝠人拍案怒道。

    “啊?”

    杨振远一听,大失所望,不知所措。

    蝙蝠人阴笑道:“既然你是魔之窟的人,我就先拿你开刀。”

    杨振远再次磕头,急声道:“蝙蝠人大王,只要您不杀我,我做您的奴隶,从此唯您马首是瞻。”

    蝙蝠人一听,心中暗想,如果他能为我所用,让他去魔之窟做我的卧底,我岂不有多了一条眼线……

    ……

    这个时候,恢复如初的金龙教所有的客房已经完全可以入住,就在人们安排自己房间的时候,宇岢也分别和上官尊以及南宫卓说明了上官红燕与南宫秋水的情况。

    夜已深沉,各派门人都留宿在了金龙教,这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夜晚,每个人都睡得很香。

    事实上,在经过数日来的奔波与大战之后,这里的每一个人早已体力透支,疲惫不堪。

    然而,正是因为大家精神疲惫,体虚乏力,放松了警惕,才会有一场怪事发生了――

    次日清晨,各大门派的人陆续离去,然而,宇岢却还在房中呼呼大睡。

    上官尊向业善拱手抱拳,道:“业善掌门,为何不见宇岢少侠?”

    业善淡笑了一下,道:“也许是他太多疲劳,睡得沉了一些,要不要我派人去请。”

    鬼婆开口:“说得也是,都日上三竿了,宇岢怎么还没起来?”

    罗莎也感到莫名其妙:“我去看看。”

    上官尊摆了摆手,忙道:“噢,不必了,他一定是累坏了,就让他多睡一会儿,我等就此别过,他日有缘再见。”

    业善点头:“恕不远送。”

    南宫卓深吸了一口气,道:“各位,在下也告辞了,不过……有句话我前思后想,觉得还是得向业善师父说一下。”

    业善开口:“但说无妨。”

    南宫卓顿了顿才道:“昨晚……我去如厕,无意中看到了一个魅影从长廊闪过,由于夜色深沉,月黑风高,没有看清那魅影是谁,所以,还请业善掌门加强防范,以免再生事端。”

    南宫卓的话让大厅内的业善等人和狂妪智叟以及罗莎莫名之至。

    业善诧异地道:“魅影?会是何人?”

    这个时候,一名明申陡然开口:“回禀掌门,南宫掌门说的魅影会不会是明通?他昨晚因为肚子痛,去了好几次厕所,所以……”

    南宫卓不待明申说完,便笑道:“也许是我真的看花眼了,既然如此,在下就告辞了。”

    “请!”业善等人拱手抱拳,目送南宫卓。

    狂妪智叟和罗莎互望了一眼,心中虽有疑惑,却没有完全地显露在脸上。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筱如梦也站了起来,道:“业善掌门,各位英雄,在下也先行一步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倘若他日有用得到凌霜派的地方,凌霜派上下定当万死不辞。”

    业善道:“筱掌门太客气了,我们还要感谢你解除了灵塚的蓝火,宇岢才能获得宝剑。”

    筱如梦淡然一笑:“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就当我报答各位的救命恩了,告辞了。”

    “一路顺风。”业善道。

    看着筱如梦离去的背影,罗莎的心中感慨万千――不知道筱如梦回到灵之峰后,看到玉冰花把幽冥宫糟蹋得一塌糊涂,心中会作何感想……

    等到各门派的人全部离去,大厅里只剩下了业善,业真,业道还有狂妪智叟和罗莎,业善也终于放松下来,叹了口气才道:“此番劫难终于得已平息,金龙教也恢复如初,业真,业道二位师弟,我们明日就举办祭祀大典,告慰金龙教所有仙逝同门,然后正式将教务整顿一下。”

    业真和业道异口同声:“一切听掌门师兄的安排。”

    业善欣然地点了点头,又向狂妪智叟和罗莎望来,道:“几位都是本教的贵客,更是贵人,一定要多留几日,让我们盛情款待……”

    业善话未说完,宇岢突然从内殿冲了出来,惊慌失措,气喘吁吁地道:“金龙宝剑……不翼而飞了……”

    宇岢此语一出,大厅里所有的人骇然一惊,异口同声道:“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