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随身空间之五十年〕〔长生王者归来当奶〕〔梦佳〕〔长生至尊〕〔长生王者平放〕〔长生王者〕〔长生奶爸〕〔唐峰〕〔三国之天生鬼才郭〕〔入骨暖婚〕〔老子就是要战争〕〔大唐孽子〕〔都市透视医尊〕〔大唐第一长子〕〔重生八零后我要当〕〔宋时风流(宋煦)〕〔都市古仙医〕〔被女神捡来的赘婿〕〔药植空间有点田〕〔三国之曹家逆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80章 为众人解毒
    贺明闯将各个尸体检查了一番,除了发现连人带马均被吸血和断头致死之外没有发现其他情况。

    “大哥,这些人死的极其惨烈,你可认识他们?”贺明闯问。

    宇岢摇了摇头,又道:“通过他们的死状来看,我怀疑是玉面冷姬所为……兄弟,帮我把镖旗抛过来。”

    贺明闯应声而行,宇岢单手接过镖旗,顿时爆出千级战魂灵力,接着,他抽出雷型腰带,腰带无限延长,瞬间幻化为荆棘藤鞭,只见他将幻闪着灵光的藤鞭用力一挥,一道刺眼的绿光瞬间将所有尸体以及马车与镖箱卷入藤鞭之内。

    当宇岢将雷型腰带收入腰间的之后,贺明闯拍手叫绝,赞叹不已:“大哥,你真是深藏不露啊!看那藤鞭如此奇特,莫非就是传说中玄木神力里的产物吧?”

    宇岢点头:“不错,贤弟,我赶紧上路。”

    贺明闯心中疑惑,他一边跳上土浪,一边问:“大哥,你带着这些尸体上路是何用意?”

    这时,土浪好似重新启动的机械,再次发出轰隆的巨响向前极速奔涌。

    宇岢道:“我曾在一本石书上见过有关‘乔’氏的记载,记载有云,数万年前,有一个名为乔真山的圣人在一次机缘巧合中获得灵宝神珠。”

    “灵宝神珠乃是上古神界的灵珠子,只要吸食了灵珠子内的精华便可获得无上的战魂灵力。”

    “但是,乔真山虽然参透了吸食灵珠子的法门,却没有去做,非但他没有那么做,流传给他的后代儿孙们之后,他们也没有那么做。”

    “至于为何,石书中也没有答案,所以这也成了万载之谜,看到这个写着‘乔’字的镖旗,让我突然想到了这些,我很疑惑,镖旗的主人会不会和传说中乔真山有所关联,也许就是他的后裔也说不定……”

    (关于宇岢看石书的情形就记述在第8章“脱胎换骨”的章节里。)

    贺明闯点头,叹然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传说!”

    宇岢将石书中有关乔氏传说的记载说完,金龙教也已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来到金龙教,大殿之外尽是奄奄一息的中毒者,宇岢疾声道:“贺贤弟,这是解药,每人一粒,虽然不能将受害者的毒完全解除,至少目前可以暂保性命。”

    宇岢说着,将一部分药粒倒入贺明闯的手里,贺明闯接过解药立时施展分身幻术,刹那间,数十个贺明闯的身影一并分散开来,开始救人。

    宇岢抱着罗莎来到金龙大殿,殿内的情形和殿外差不多,然而庆幸的是,鬼婆有海棠花护体,并未中毒,但是海棠花虽然有护体自救的奇效,却无法同时解救所有人。

    “宇岢,你终于回来,如果你再晚来一步,这里的人……你就都见不到了……”鬼婆一边施法用海棠花为鬼公解毒一边道。

    “罗莎,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必须要救他们,一会儿我就来陪你。”

    宇岢这么说着,将罗莎慢慢地放到一边的竹榻上,又把一颗药粒送入鬼公嘴里。

    鬼婆一把握住宇岢的手腕,急声道:“你给他服的是……你有解药?怎么得来的?”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果然不出所料,这一切都是筱如梦干的,我先为大家服药,稍后再说。”

    宇岢说罢,顿时爆出无相残影,转眼间数个宇岢的身影极速奔向殿内所有的中毒者。

    鬼婆看着满殿的中毒者,怒道:“那个臭娘们儿到底下的什么毒?就连我的海棠花都要费一番工夫,如果让我见到她,我一定扒了他的皮。”

    “别说了,鬼婆,先帮我把业善师父弄醒,我有话跟他说。”宇岢一边说着,一边帮其他人服下解药。

    片刻之后,贺明闯来到大殿,急声道:“大哥,大门外来了许多其他门派的弟子,纷纷求助,但是我手里的解药就还有十多粒。”

    宇岢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解药,道:“我也还有不到二十粒,外面来了多少人。”

    贺明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白银十二剑客里的十一剑客和十二剑客,以及上官尊的弟子,还有南宫卓的弟子和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小弟子已经走近了大殿。

    白银十一剑客道:“宇岢少侠,见到你太好了,我们的师叔逐风散人中毒了,离开金龙教后,一回到空灵派就发作了,对了,就和这里的师父同样的症状。”

    其他人正要开口,宇岢摆了摆手,忙道:“各位不要说了,大家都中了筱如梦的毒,看这情形,她是在金龙教的饮水里下的毒。”

    上官尊的弟子陡然开口:“宇岢少侠,恕我直言,您为什么……?”

    这个时候,业善已被鬼婆的海棠花散出灵气救醒,他干咳了两声,接言道:“其实第一个中毒的人就是宇岢。”

    鬼婆愕然:“什么意思?”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是比每一个人醒来的都晚吗?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中毒了,只不过不是这种毒,是一种让人昏迷的毒,后来,当我和筱如梦单独谈话之后,我才明白,其实我一开始中的毒就是大家现在所中之毒的解药,以毒攻毒,所以我可以安然无恙。”

    鬼婆费解:“那她的目的是什么?她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宇岢叹道:“说起来也是一言难尽,当务之急,先救人吧。”

    贺明闯问:“不知道我们手里的解药还够不够?”

    宇岢看了看来的几个人,问道:“你们各自的门派里有几个人中这种毒了?”

    等到来到几个人说完之后,宇岢估算了一下,道:“看来筱如梦都已经算计好了,她这是按着人头给我的解药,好阴险的女人!”

    鬼婆道:“看来他们的掌门都已毒性发作,如果让他们把解药再带回去恐怕就太迟了。”

    “不错,必须马上让他们服药。”

    宇岢说着,思绪飞转,突然,一个绝佳的办法萦绕在眼前,他陡然开口:“贺贤弟,要救那些不在场的人只有靠你了。”

    “靠我?”贺明闯莫名其妙。

    宇岢又言:“你召唤灵魂的技能如此厉害,让万灵来帮忙,想必可以在须臾之间将解药传递到每一个人的嘴里。”

    鬼婆惊骇:“这么厉害,行啊,小伙子!”

    十一剑客和十二剑客拱手抱拳,异口同声:“一切就拜托这位英雄了。”

    “拜托了!”其他门派弟子也同声共语。

    贺明闯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尽力一试。”

    贺明闯接过仅剩几十粒解药,向殿外走去,其他人也跟了出去。

    这个时候,宇岢便业善与鬼婆说出了之前和筱如梦见面全部经过,以及筱如梦提出的要求。

    “啊?世界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老娘我还真是高看了她。”鬼婆愤然道。

    宇岢道:“现在所有中毒者只吃一粒解药,虽说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三日之后仍会复发。”

    “把刀架在她脖子上,我就不信她不怕死。”鬼婆怒道。

    “如果她要玉石俱焚呢?”宇岢问。

    “那就一块儿死。”鬼婆道。

    “不行,玉石俱焚是下下策,就算玉石俱焚,搭上我们这么多条命为她陪葬,太不值了。”宇岢道。

    “那你说怎么办?除非让你负了罗莎,行吗?”鬼婆问。

    业善沉思了片刻,道:“如果给他来个偷天换日,如何?”

    “偷天换日?”鬼婆莫名。

    宇岢一经业善提点,眼前顿时一亮:“妙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