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这个天下我做主〕〔我真是星球最高长〕〔我从来都不主动〕〔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悠闲桃源〕〔新书〕〔万古最强驸马〕〔大宋最狠暴君〕〔一剑独尊〕〔名门第一闪婚〕〔千机妙探〕〔黎明之剑〕〔诸天最强大BOSS〕〔种田农女不好惹〕〔五星战神齐昆仑〕〔都市超级战神齐昆〕〔威震九州齐昆仑〕〔这个奥特曼没节操〕〔大秦之铁血帝国〕〔齐昆仑蔡韵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190章 终于解毒
    乔贺上前一步,道:“好,我们都答应你,只要你按宇岢的意思去做,我保证,半年之内,我们谁都不会为难你。”

    筱如梦无奈地笑了一声,道:“没想到,我筱如梦居然沦落到这部田地。宇岢,解药和宝剑就在金龙教的石碑中,有本事自己去取。”

    宇岢一听,道:“此话当真?”

    筱如梦冷笑道:“信不信由你。”

    賀明闯怒道:“死到临头你还这般傲慢。”

    “我的命是宇岢,他都没说我傲慢,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筱如梦白了賀明闯一眼。

    “我才懒得理你呢!”賀明闯瞥了筱如梦一眼,便将头扭了过去。

    “那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回金龙教。”业善开口。

    宇岢点了点头,又道:“筱如梦,但愿你说的是实话,否则就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碎尸万段。”

    筱如梦因为伤势严重,不想再多费力气说话,所以她只是慢慢地侧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这时,賀明闯自怀中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锦带,将锦带上端的小口打开后,开始默念咒语,只见锦带灵光一闪,一团金色魔尘散出,散落在筱如梦的身上,筱如梦了身体金光一片,瞬间被吸入了锦带之内。

    宇岢莫名:“賀贤弟,你这是……?”

    賀明闯道:“宇岢大哥,以防有诈,我们还是带上她,等到解药到手,确定把人救活,再放她不迟。”

    宇岢没有异议,道:“如此甚好,我们走吧。”

    ……

    等到宇岢等人来到金龙教的石碑前,疑惑不解:“我记得石碑上有启动灵光屏障的机关,难道还有其他机关?”

    宇岢说着,面向业善,又道:“业善师父,这石碑里难道有夹层?”

    “不错,石碑之内的确是镂空的。”

    业善说着,来到石碑跟前,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跃身而起,在金龙教的“金”字的第一笔处重重地点了一下,才落回地面。

    这时,巨大的石碑突然灵光一闪,整体又向上升高了一公尺,而后,伴着轰隆声从中间慢慢打开了。

    果然如筱如梦所说,宝剑和解药就藏在石碑的夹层里。

    业道诧异:“话说回来,筱如梦是如何知道石碑的机关?”

    宇岢接言:“想必是胁迫那个被她杀害了的明字辈的弟子才知道的吧。”

    宇岢取出宝剑和解药,心中暗道:罗莎,你马上就可以得救了,等着我。

    等到众人来到金龙教,发现教中一片狼藉,硝烟弥漫,这才意识到这里也经历了一场劫难――

    “宇岢,你们终于回来了,可他娘的气死我了,我和老头子差点见不到你们了。”

    鬼婆趴在石阶上,遍体鳞伤,面容憔悴,但是她的嗓门却依然嘹亮。

    宇岢见此情形,立时飞冲而来,搀扶起鬼婆,愕然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了?罗莎呢?她怎么样?”

    “罗莎没事,我和老头子用命在保护她,她岂能有事……”鬼婆气喘吁吁地道。

    宇岢一听罗莎没事,心中一亮,叹道:“太感谢二位了。”

    “你这臭小子,居然跟我们客气起来了。”鬼婆勉强地笑道。

    业善问:“到底是谁干的?”

    鬼婆干咳了几声,才道:“是灵塚,是灵塚那个王八羔子,他们将金龙教翻了个底儿朝天,结果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鬼公呢?他怎么样了?”宇岢又问。

    鬼婆道:“在里面,他已经不行了。”

    宇岢抱起鬼婆向内院冲去。

    业善等人也将所有弟子检查了一遍,道:“估计灵塚见弟子们身中剧毒,形同废人,所以没有对他们下手。”

    业真点头:“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宇岢抱着鬼婆来到金龙大殿,鬼公已经奄奄一息。

    他二话不说,立时将狂妪智叟并排而坐,他盘膝坐在狂妪智叟身后,开始以先天灵气为他二人运功疗伤。

    与此同时,乔贺与賀明闯以及我不会各自施展灵力为教中的其他弟子解毒,疗伤。

    ……

    一番忙碌之后,金龙教所有的人都顺利解毒,賀明闯也再次施展出他的绝招将解药分送到其他门派中毒的人的手里。

    随后,他才看向锦带中筱如梦,道:“还算你守信用,现在我就放你出来。”

    这个时候,鬼公的气息终于恢复过来,鬼婆的脸上也有了生机之色。

    宇岢见狂妪智叟大有好转,立时向内殿寝室冲去。

    罗莎也在奄奄一息之际服下了解药,宇岢再以先天灵气为她打通经脉,补足了真元。

    一个时辰之后,罗莎终于睁开了眼睛。

    然而,宇岢却因为连续作战,又为狂妪智叟和罗莎输入了不少的真气,导致极度疲劳,已经趴在罗莎的床头睡着了,但是从他疲倦的神态中不难看出,他睡得很不安稳。

    罗莎看着宇岢,心中一阵酸楚:宇岢,你受苦了,是我连累了你。

    罗莎说着,热泪盈眶,一颗泪珠滴在宇岢的脸上,让睡梦中的宇岢突然惊醒。

    “罗莎,罗莎……”宇岢醒来的一个反应是寻找罗莎,他再也不想和她分开,他甚至担心罗莎中的毒没有完全解除。

    “我在这,我在这,宇岢,对不起,把你弄醒了。”罗莎忙道。

    宇岢将罗莎的手紧紧地握住,深深地注视着她,欣慰地道:“罗莎,看你面色红润,气息平稳,你……终于好了!”

    “嗯,好了,彻底好了。”罗莎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宇岢抬手为罗莎拭去眼泪,又道:“不要哭,阳光总在风雨后,一切都过去了。”

    罗莎点头:“但是,我感觉好像和你分开了很久,很久,我真怕再也见不到你。”

    宇岢淡笑了一下,道:“实不相瞒,我也是,但是我也相信,无论发生什么事,咱俩都会在一起的。”

    “嗯,在一起,永远都不再分开。”罗莎一边拭去眼泪,一边道。

    ……

    大殿之内,众人开始分析有关灵塚偷袭金龙教的事。

    业善道:“我好奇的是,灵塚是如何进入金龙大殿的,记得先师曾说过,举凡魔之窟的人,见了殿中的神像后都会被金光震出殿外,他是怎么……”

    就在业善话音未落之际,宇岢的声音陡然传来:“除非他不是灵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