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超级大佬甜炸〕〔重生之最强剑神〕〔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近卫高手〕〔对你依然如初〕〔青枝的佛系种田系〕〔都市剑尊江惜月凌〕〔莫负初夏〕〔楚楚星光〕〔重生王者归来〕〔那年初夏我们正好〕〔无限神装在都市〕〔农家小福女〕〔南风过境乱我心曲〕〔愿你一世无忧〕〔奇门医仙〕〔顶级仙尊〕〔此间朝暮不辞你〕〔笙笙玉响〕〔蚁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蕴道 第三卷 白虎书院 第二百章 善后(第三卷终章)
    躺在地上的女子身无片缕,火爆身材一览无余,头发散乱的铺在地上,一张美艳的脸庞上双目紧闭。

    “萧…萧统领”女子的身份令叶霄惊愕万分,他急忙走上前去从纳物戒中取出一张兽皮将那具诱人娇躯盖住,用手轻轻探了下女子的鼻息才放下心来。“还活着。”

    女子艰难的睁开双眼,一时间与叶霄四目相对,二人同时脑袋一痛,魂海之中似乎多了一些东西。

    “萧统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叶霄疑惑问到。

    萧白绸睁眼看到的第一人竟然不是任通途而是叶霄,她本不欲作答然而意识似乎不能自已的回答了叶霄的问题,“我是来刺杀任通途的,不料被他擒住。任通途呢?”

    叶霄指了指不远处尸首分离的任通途。

    萧白绸顺着夜宵所指的方向望去,脸露震惊之色,“他…他死了?你杀了他?”

    叶霄点了点头。萧白绸艰难的站起身来,兽皮从身上滑落,露出完美身材,叶霄急忙回避。“萧统领还是先穿好衣物吧。”

    萧白绸闻言,俏脸一红,却是马上从纳物戒中取出自己的衣物穿上。

    叶霄总感觉此刻的萧白绸有些奇怪,两人的关系可并不太好,然而面前的萧白绸却是一脸温顺的模样。他此刻自然不知任通途之前布置的奴兽阵法被他摘了果子,刻在灵魂深处的印记让萧白绸无法对叶霄生出厌恶,更是唯命是从。

    就在此时莫轻狂与任通途终于找了过来,任通途已死,尸傀没了人操控只能凭本能发挥,更不是二人对手。

    莫轻狂看着地上的尸体,拿出穆成书给的画,那画上果然显现出一具身首分离的尸体模样。“真的是任通途!萧师弟你是怎么办到的?”莫轻狂眸中满是震惊与疑惑,即便君子让亲自出手也没有这么简单得手吧。

    “他太过自信了,露出了破绽被我和这位姑娘偷袭得手。”叶霄解释道。

    莫轻狂看着那具衰老的不像话的尸体知道叶霄还有秘密,不过也不多问,“这次多亏师弟了,师弟恐怕是故意被他抓住找到他的真身所在吧。你身边这位姑娘又是?”

    莫轻狂与龙邪同时注意到萧白绸的存在,奇怪一位长相惊艳,修为高达两仪境中期的姑娘为何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这是我一位朋友,任通途也是她的仇敌,不久前被任通途所擒。此次也幸亏她施加援手,才能诛杀此贼。”叶霄继续说道。

    萧白绸点了点头,乖巧的站在叶霄身后,也不多话。

    “首恶已诛,这里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对了,这个给你。”莫轻狂将一个巴掌大的玉人交给叶霄,“任通途既然是你所杀,那这具天琼战偶也应是你的战利品。”

    叶霄也不推迟,疑惑道:“莫非任通途身后有仙灵界墨家支持?”

    莫轻狂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这具天琼战偶徒有真仙境一阶的力量真实战力恐怕只相当于一个普通的两仪境巅峰,应该是劣质版的天琼战偶。这东西墨家也有对外出售,所以不能以此就断定任通途后面是墨家在支持,何况如今的仙灵界墨家已经四分五裂。这件事如实禀报先生即可。”

    众人闲谈之际,却从不远处传来一个哭声。

    “还有幸存者?”莫轻狂闻声寻迹一剑将一面墙劈开,暴力破解机关。“这地下室里竟然还有密室。”

    四人一起走进这间新出现的密室,入鼻便是刺鼻的药水味。

    叶霄惊愕的看着密室之中的景象,仿佛自己穿越了一般,密室中满布着一人高的玻璃罐,与科幻电影中的培养皿无异,培养皿中装着一个个婴儿,然而这些婴儿多是发生了畸形变异,有了灵兽的部分特征。

    “这任通途真是丧心病狂,连这么大点的孩子都不放过。”四人四双眼中同时流露悲愤之色。

    “恐怕是所有的成年人都实验失败,任通途将目标放在了这些孩子身上了吧。”叶霄从任通途的纳物戒中取出一本日记,大致明白了任通途的做法。

    任通途通过实验得知蛮荒界的土著出身之后血液中便会携带一种特殊物质,这种物质在仙灵界与妖魔界会直接转换成一种恐怖毒素,故而真仙之下的妖魔界土著即便强如东方烛照也是无法前往仙灵界和妖魔界的。

    任通途的想法大抵就是换血,用妖魔界和仙灵界人类或者灵兽的血液替换这些实验品身上的血液,然而他也知道一时的换血并没有多大作用,故而更加激进的使用更换脊髓骨的方法,脊髓骨承担着大部分造血的功能。即便如此他还是失败了,因为死亡率实在太高,进而转用婴儿为实验目标,更换婴儿全身所有骨头,自幼培养,如果熬过不死,还真有可能诞生没有特殊物质的新生儿,然后以此为跳板再进行下一阶段实验,研究特殊物质产生的原理。

    “没……没气了,这个也没气了。”龙邪一个个的检查着培养皿中的婴儿,然而脸色越来越差,这种实验的失败率实在太高了,再加上任通途之前被叶霄等人拖住,没有及时检查实验品的状态,实验品出现了大面积死亡。

    莫轻狂脸上写满了悔恨,“如果我们可以提前

    几个月来就好了,也许还能救下许多无辜的生命。这些婴儿恐怕是救不活了。”

    几个月前任通途恐怕还没有如此肆无忌惮,这期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叶霄猜测着。此时哭声再次传来。

    莫轻狂化作清风瞬间消失在原地,当他再次出现时便抱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小女孩,那小女孩大概二三岁的模样,双眼紧闭,脸上满是痛苦之色,更让人瞩目的是小女孩的额头上长出了一对龙的犄角。

    “这小丫头就是任小玉?”叶霄看着小姑娘疑惑道。

    莫轻狂取出一件衣服将小姑娘包裹严实,“你怎么知道?”

    叶霄解释说:“我查看了任通途的记录,在他所有的实验里有一个名为任小玉的小姑娘进展最好,已经经过了三次换骨依旧活了下来。恐怕就是她了,她还是任通途的亲妹妹。”

    “任通途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萧白绸恨的牙痒痒,一脸心疼的看着莫轻狂怀中的小姑娘。

    莫轻狂眉头紧皱,“这丫头并未脱离生命危险,任通途的实验太过离谱,我怕她扛不了太久。我们分头行动,看看鹤鸵族地还有没有其他幸存者,而后集合离开此地,也只有希望先生能救她一命了。”

    叶霄几人闻言,便分头展开了搜索,然而除了尸体就是尸傀,鹤鸵族实际早已灭族。叶霄体内的小银却是突然躁动了起来。“小银?你发现了什么?”叶霄放出小银而后跟着它前进。

    “这里是…一个地牢!”叶霄没想到除了那个秘密地下室外,鹤鸵族内还有一个隐秘的地牢。

    “任通途!你这畜生!你杀了我,快杀了我呀!”地牢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呼喊之声,声音中满是恨意。

    叶霄走到那老者面前,小银兴奋的开始啃食锁住老者四肢的锁链。

    “这是星辰铁?怪不得小银如此激动。”叶霄才知道是老者身上的锁链引起了小银的兴趣。

    “前辈,睁开眼睛看看,我不是任通途。”叶霄说到。

    老者艰难的抬起头颅,睁开双眸,“你…你是谁?任通途,你休想骗我,我岂不知你可以更换样貌。”

    “额,前辈得罪了!”叶霄没有时间跟他多解释,等小银将铁链吞噬完毕,叶霄便扛着老者走回了地面。

    四人再次集结,然而除了叶霄外,其他三人并未发现其他活口。

    “你们是?”老者的眼神终于变了变,当他看见莫轻狂怀中的小姑娘时,激动的从叶霄身上跳了下去,却是站立不稳,摔倒在地,慢慢的朝莫轻狂的方向爬去。

    “玉儿…玉儿,你还活着,你还活着,太好了…”老者老泪纵横。莫轻狂于心不忍,走到老者面前,“前辈你是谁?”

    “是你们救了玉儿?任通途了?”老者疑惑问到。

    “任通途已经死了,不过玉儿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只能让先生看看了。”莫轻狂如实回答。

    老者瞬间明白了,“你们是白虎书院的人,任通途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那畜生死了!”

    “对了,求你们救救小玉吧。”老者艰难起身跪拜道。

    “噗~~”老者说话间,陷入沉睡的任小玉吐出一口血来,那血滚烫无比,不似人血。

    “小玉!小玉!”老者惊呼道。

    莫轻狂眉头再次皱紧,“我可以召唤先生过来,不过一旦请先生出马就意味着我们三人的考核任务失败,你们怎么看?”

    龙邪与叶霄对视一眼,达成意见,“失败就失败吧,一枚问道玉总有机会再次获得。”

    见二人统一意见,莫轻狂脸色轻松了许多,取出穆成书之前给他的画作,催动灵力。

    那画自主飞上空中,图中画像变做空白。而空白画中一个熟悉的青色衣裳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穆成书。

    “你们三个这么快就召唤我,是遇到何事?”穆成书问到。

    “任通途已经伏诛,不过遗留下一个小女孩如今生命垂危,恳求先生出手救治。”莫轻狂恭敬道。

    “请先生救救我女儿……”老者朝着穆成书疯狂叩拜。

    穆成书看了一眼任小玉,瞬间便知道任小玉的情况,一向风轻云淡的他也是满面怒火,“好个任通途,莫非要挑起三界战争不成,我真是小看了那小子。这丫头体质特殊,故而活到现在,但她现在乃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我不能救。”

    听到此话在场众人一愣,那老者更是绝望的哭嚎起来,“求先生出手救救我女儿吧,我愿生生世世为先生做牛做马报答先生的恩情。”

    穆成书对老者的话置若罔闻,“任一行,当初我让子让传话给你,你若听了我的话,怎会让鹤鸵族地变成如今的模样。”

    老者名为任一行,更是鹤鸵族族长,此刻他更是后悔莫及,“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还有白绸,是我对不起你们一家。我造的孽太多才有此报,但小玉是无辜的,她才三岁啊。”

    萧白绸早早便认出老者身份,当初任通途两兄弟胡作非为,作为鹤鸵族族长的他却选择了包庇,害的萧白绸全家被任通途害

    死,若非萧白绸另有奇遇实力暴涨,毒杀了任通途弟弟逃离鹤鸵族族地,不知道如今会是何种境地。她此刻一脸冷漠的站在叶霄身边,对于任一行的遭遇她可同情不起来,任通途变成如今这个模样,他这个做父亲的难辞其咎。

    “还请师父出手救救她吧。”莫轻狂看着怀中的奄奄一息的小姑娘,一脸不忍。

    穆成书看向莫轻狂,“你这是在求我?你不是说你再也不会求我了吗?”

    莫轻狂面色一红,“那…那是徒儿的气话,还请师父不要当真。”

    “既然救了,就要救到底,这丫头天资极高,以后就是你的弟子,由你负责照顾了。”穆成书一挥手,那小女孩直接从莫轻狂怀中飞到穆成书怀中。“罢了,任通途是白虎书院的学生,这份因果我也有份,这丫头身份再特殊,我也救定了。不过救她还需要一样东西。”穆成书将目光投向了龙邪,“你觉得了?”

    “这…”龙邪面露为难之色,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任一行察言观色再次跪在了龙邪面前,“这位公子,求求你大发慈悲,救救玉儿吧。”

    莫轻狂也说到:“龙师弟,拜托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龙邪叹了一口气,“罢了,这东西我留着也无用,还可能因它遭受无妄之灾。”而后从纳物戒中取出一枚核桃大小的金色珠子丢给了穆成书。

    “这是…龙…龙珠?”莫轻狂惊愕的合不拢嘴,要知道真仙阶的龙是没有龙珠的,只有达到神兽也就是元仙境界才会蕴结龙珠,龙邪竟然身怀如此至宝。要知道猎杀龙族神兽本就极难,在蛮荒界买卖龙珠的举动相当于与龙族为敌,所以龙珠这种宝贝连穆成书都没有。

    穆成书抱走了任小玉,又拿到了唯一能救治她的龙珠,便转身离开了。

    “多谢几位恩公!”看着任小玉被穆成书带走,任一行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穆成书出手便有把握救下任小玉的性命。

    “这位恩公,龙珠乃传说中的神物,为救小女让你损失如此至宝,老朽实在过意不去。我鹤鸵族有一祖传至宝,如今鹤鸵族灭,它也就任我处置了,虽然它比不上龙珠的价值,但是也能让恩公挽回些损失。它就藏着……”任一行将鹤鸵神骨的位置完完整整的告诉了龙邪。任通途用任小玉的命,任一行的命都没有换取的东西,最终由龙邪得到,毕竟任一行太了解任通途了,他做的一切承诺都不可信。任一行早已在自己的灵魂海留有手段,即便任通途想找真仙帮忙搜魂都做不到。

    “白绸…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但你也是除了小玉外,这世上唯一的鹤鸵族血脉了,以后小玉就麻烦你照看一下了。我愧对祖宗,愧对族人,愧对妻子更无脸苟活于世!”话毕任通途便自毁魂魄,竟是永不超生,这也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四人看着任一行的尸体默默无语,一个二等部族千条生命悄然从世间消失。蛮荒界从来就是不安静祥和的理想世界,现实远比叶霄想象的更加残酷。

    就在此时,一个身着黑甲的魁梧男子从天而降,莫轻狂将众人护在身后,一脸紧张的看着来人。

    “莫师兄不必紧张,他是这姑娘的伙伴,应该是来救她的。”叶霄认出来者是云缨的尸傀布子期。

    “你跟他离开吧。”有布子期护持,萧白绸的安危自然不在话下。此刻叶霄也只是将布子期看作稍微聪明点的尸傀而已,并未感到异常。

    萧白绸在布子期的护持下转身离去,临走时看向叶霄的眼神,让叶霄无比疑惑。“这女人之前还恨不得吃了我,如今怎么一副温顺的模样?”没有多想,三人埋葬了鹤鸵族地的尸体,处置了所有尸傀,便朝白虎书院飞去。

    “龙兄?不知那鹤鸵神骨是哪个部位的骨头?”叶霄问到。

    “是背上的脊骨,怎么了?”龙邪如实回答。

    “神兽脊骨……”又一样东西出现在叶霄面前,然而他此刻却不知如何去索要。

    看着叶霄为难的脸色,龙邪若有所思。“拿去吧,这玩意儿我也用不上。”

    叶霄接过鹤鸵脊骨,却是对龙邪的康概所感动,一脸郑重的说到:“我也欠你一个人情。”

    龙邪万年冰封的脸上笑了笑,“一颗龙珠换了你们两个的人情,我总感觉自己亏大了。”

    三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从天空高速掠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夜晚,白虎城的某间酒楼之内,两位老者举杯畅饮,“老邱,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其中一位老者指着窗外的血月问到。

    “哦,你是说血月啊,有什么不对劲?每年不都这样吗?”

    “不对不对,按照往年算,这个时候血月应该早就消失了,然而今年它非但没有消失,还越来越红,你说怪不怪。”

    “我说老张头,你现在不研究美酒转头研究月亮了么,那月亮是红的是黄的关我们什么事?继续喝。”

    “也对,来来来,满上。”

    (第三卷完,第四卷血月之灾开启,继续扑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真君大道〕〔我真不想当海贼啊〕〔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