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星空蕴道 第四卷 血月之灾 第二百零一章 荒天剧变(上)
    任通途死了,萧白绸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然而她却知道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东西,面对叶霄始终无法保持理性,脑子虽然清醒,却下意识的对其有着无限好感,已经到了唯命是从的程度。

    “你在想什么?”一个嘶哑的声音突然在萧白绸耳畔响起。

    萧白绸转过头,看见布子期那张僵硬的死人脸上艰难的挤出一抹笑容,萧白绸如坠冰窖,毛骨悚然。作为云缨的闺蜜,她是知道布子期的真实身份是云缨的尸傀,此刻只知道听命行事的尸傀突然自主说话了。

    布子期脸上那双死寂的眸子闪烁着奇异的光芒,萧白绸只抵挡了片刻,便昏死过去失去意识,她才出龙潭又入虎穴。

    布子期扛着昏死的萧白绸朝远处飞去,“毒厄之体应该也算是有用的材料,不知道陛下需不需要,算算时间,陛下也该苏醒了。”

    黑沙堡高处,荒天军四统领一身书生打扮的孙虚实抬头望月,眉间满是愁容。

    “表哥,你在想什么?”古灵精怪的五统领孙晓晓突然出现在孙虚实的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别闹了,我在想问题。”孙虚实面色严肃,“可惜我的观天之术没有练到家没有看出太多东西,我只感到一朵阴云始终笼罩在黑沙堡之上。”

    “是白虎城么?不过根据我的线报,白虎城也开始召回分散在各地的高手,三位城主俱留在城中,莫不是准备集合全力,将我们一网打尽?”孙晓晓疑惑道。

    孙虚实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若白虎城倾巢而出,我们不会不知道,等他们大军临近,黑沙堡早就消失在此地了。恐怕黑沙堡面临的是其他危机。”

    “云姐姐最近表现怪怪的,你说她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孙晓晓咬着指头说到。

    “云统领应该是知道点什么,但也绝对不多,否则她不会不告诉我,她如今收拢力量,提高警备,想来便是面对这次危机的。”孙虚实说到。

    “那我们该怎么做?”孙晓晓继续问到。

    “你们两什么也不用做!”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夜空中传来,黑沙堡的阵法竟然没有对其起到任何作用。

    孙虚实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来人,“爷…爷爷,你怎么来了?”

    孙晓晓害怕的躲到孙虚实背后,露出半个脑袋,“阁…阁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仙灵界兵家六派之一的君子阁阁主孙国策,也是孙虚实的爷爷。

    “你们两偷偷跑到蛮荒界来,玩也该玩够了吧,现在跟我回去。”孙国策身着一袭青衫,长着一张方正的脸,一脸严肃的说到。

    “爷爷…我在蛮荒界还有一些事没有做完,还有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孙虚实疑惑问到,他自认为自己的踪迹隐藏的很好。

    孙国策解释道:“是天算子,他主动找上门来,告诉我你们即将有血光之灾,并告知了我你们的位置,卖我一个人情。”

    “天算子?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不会乱说,黑沙堡果然有问题。”孙虚实一脸难堪,天算子号称三界第一神算,连荒古妖书所在位置都能算出来,岂是浪得虚名。

    “跟我走吧,天算子的话我也不能不重视,你们留在这里恐怕凶多吉少,我怕其他人来你们又会耍小聪明,所以我亲自来了。”孙国策再次说道。

    孙虚实请求道,“爷爷,我可以跟你离开,但是荒天军大统领于我有知遇之恩,我不能不辞而别,还请爷爷给我点时间,我交代一些事情后再跟你离开。”

    孙国策点了点头,“去吧,但不要耽搁太久,这里是黑沙堡吧,到处都是死气怨气,你们可真会选地方,这次的劫难我也束手无策。”

    孙国策的话倒是提醒了孙虚实,孙虚实抓紧时间直接找上了云缨。

    云缨正盘膝而坐,修炼着不久前得到的《审判与裁决之箭》。

    “是老四?深夜找我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云缨好奇的将来人请进屋中。

    孙虚实一脸歉意的说到:“大统领,我是来告辞的。”

    “告辞?”云缨闻言心中一慌,孙虚实作为荒天军的军师,乃是大脑一般的存在,荒天军也是在他的谋划下发展壮大到如今的地步,此刻他却说要走,怎让云缨不慌。

    孙虚实如实说到:“我记得很久前就告诉过大统领,我和晓晓都是从仙灵界逃下来的,我加入荒天军并不是因为和白虎城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想统兵以弱胜强罢了,不过荒天军的弟兄却深深感染着我,所以一直以来,我也毫不保留的出谋划策。可惜我的下落还是被找到了,现在我和晓晓恐怕无法再呆下去。”

    云缨一脸失落,不过也无法反驳,两个离家出走的孩子被大人找回,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呢,不过在此关键时间,孙虚实和孙晓晓不在,云缨心里更加没有底。

    “在走之前还有一件事交代。”孙虚实认真说到,“小心荒天古国,尤其是一切和荒天古国有关的东西。”

    云缨闻言眉头一皱,孙虚实的话让她无法理解。

    “我知道你一直向往荒天古国那样的存在,所以一时很难接受,不过你留心我的话即可。还有这个锦囊你拿着,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不幸落入绝境便打开锦囊,希望能帮到你吧。”孙虚实取出一个黑色锦囊交到云缨手中。

    云缨还在出神,孙虚实的话让她一时难易消化,而孙虚实却先行告辞了。

    “我们走吧。”孙国策以灵力包裹着孙虚实,孙晓晓两人,转瞬从黑沙堡消失。

    孙虚实看着生活过几年的黑沙堡,只能心中祈愿,“希望大家都能平安渡过此劫,来日再见,我在向诸位赔罪。”孙国策既然亲自前来了,孙虚实想留下也是根本不可能,只好跟着他离开。

    布子期久出未归,萧白绸安危难测,孙虚实与孙晓晓突然离开,九大统领此时黑沙堡只剩五人,云缨心中忐忑不安,每当此时其腹中便有一股奇异力量平复她忐忑的内心。

    “不知道叶霄现在在做什么?哎,相隔这么远,你也帮不到我啊……”云缨望着窗外的血月怔怔出神。

    回到白虎书院,令叶霄难以想象的是,穆成书竟然难得的大方了一会,依旧算他们完成了试炼,叶霄与龙邪顺利从君子让那里拿到了问道玉。而穆成书此刻正忙着救治任小玉。叶霄只好等穆成书

    忙完,再利用问道玉求助穆成书了。

    难得的莫轻狂竟然主动邀请叶霄与龙邪二人喝酒,地点也不挑,正是叶霄听雨楼的楼顶。

    三人举杯痛饮,忽有萧声传来,那萧声美妙动听,能令闻者心平气和。

    “这是二师姐的萧声吧,怪不得萧师弟如此看重这座听雨楼,能不时听到这萧音也算人生一大幸事。”莫轻狂举杯一饮而尽。

    叶霄摇了摇头,“我只是跟楚红尘不对付罢了。”

    “巧了,我也跟他不对付。”龙邪突然说到,举起杯和叶霄碰杯后一饮而尽。

    “对了,之前萧师弟对任通途说,他的那条路南宫星斗已经走过了,这话恐怕是骗他的吧。”莫轻狂突然问到。

    叶霄点了点头,“果然瞒不住莫师兄,如果让任通途一直实验下去能否成功我也不知道。”

    莫轻狂轻摇着酒杯,莫名说到:“如果让任通途实验成功,为蛮荒界的人找到一条通往仙灵界与妖魔界的路对蛮荒界来说是否真的过在当下,功在千秋?”

    叶霄摇了摇头,“实验失败也就罢了,如果实验成功,那才是蛮荒界的劫难。”

    “此话怎讲?”莫轻狂与龙邪好奇的看着叶霄。

    “三界之中,仙灵界灵气充沛,天材地宝遍地,人才辈出,而妖魔界拥有大量洞天福地和小世界,灵兽纵横。这两方势力都能自由出入蛮荒界,而且综合实力远强于蛮荒界,为何从未发生过大举进攻蛮荒界的事情?”叶霄问到。

    “因为得不偿失。”这个道理大家都明白,莫轻狂继续说道:“蛮荒界灵气稀薄,物资匮乏,侵略这种地方对他们来说根本是多此一举,而且蛮荒界的人也不是泥捏的,由于图腾信仰的关系,蛮荒界势力早已错综复杂,对付起来又谈何容易。”

    “莫师兄只说对了一点,还有一点,就是因为蛮荒界人真仙以下无法前往妖魔界与仙灵界,所以对他们两界的人来说并不构成威胁,所以他们也没兴趣对付蛮荒界的人。毕竟只是真仙境以上能出入妖魔界,对于两界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如果蛮荒界的所有人都能自由出入两界,长期以来饱受灵气稀薄困扰的蛮荒界人会不会大举移民?然而蛋糕就那么大,蛮荒界这么多人前往仙灵界和妖魔界,势必会影响另外两界之人的利益。那么他们看待蛮荒界人的态度会不会转变?相信那时候三界的交互相通之处会变成巨大的战场,两界之人不愿意蛮荒界之人进来,蛮荒界人自然希望能到两界享受更好的修炼环境。仙灵界与妖魔界本就常年征战,如是如此,恐怕三界乱战也在不久之后。”叶霄认真解释道,一般来说小说里的反派什么魔族妖族不都是蛮荒界的这个剧本么,只是蛮荒界的人还都是人类罢了。

    “师弟所言甚是,怪不得先生看见小玉会说任通途妄图引起三界大战。说起小玉,这次多亏你们了,我曾今也有一个妹妹,她小时候跟小玉很像,一样如此可爱。”莫轻狂再次举起杯来,眼眸看向远方,眸中尽是思念之色。

    “莫师兄还有一个妹妹?”龙邪好奇问到。

    “嗯,她叫莫真真,可惜已经死了。”莫轻狂眸中满是痛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