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阮柒席玖〕〔无限之次元幻想〕〔风浅薇云凉泽〕〔遥山远〕〔汉世祖〕〔穿越逍遥嫡女〕〔绿茵超巨星〕〔我就是要无限升级〕〔顾纯熙我要做你黑〕〔农家小丑妇,王爷〕〔皇后天天想逃跑〕〔穿成反派世子爷的〕〔天才萌宝:总裁爹〕〔圣主的世界之旅〕〔神秀之主〕〔我有一百个神级徒〕〔楚菲霍景初〕〔赵玥〕〔长生王者〕〔林梦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5章龙和女娲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娲儿”族长轻声呼叫。

    “爹爹放心,龙神大人并不吃人,我想,他是要延续种族”娲儿回后,步履从容,走向茅屋。

    青衫人在茅屋之内暗自点头,此女声音清脆有力,体魄必然强健,而灵智也是出于众人之上,足堪我用。

    娲儿进入茅屋,片刻之后,茅屋中金光大盛,跪在外面的族人,在茅屋的缝隙之间见两道身影缠缠绵绵,直到月沉星灭

    青衫人立于五龙山巅,最后看了一眼夕阳,轻声叹道:“外在之平淡和内心之快乐,才是真正岁月!而这一切终归寂灭!就算寂灭,也愿望真龙诀,能够再爆发哪怕哪怕只有一次那耀日的光芒!”

    十年之后,娲儿领着一个少年攀上五龙山巅,指着山下的一段石壁说道:“此是你父沉睡之地”

    又指着面前一块巨石上的字迹说道:“此是你父所留,定要牢记心间,传承于万世!”

    少年抬眼望向巨石上的字迹,那些字迹的笔画入石三分,只见写道:

    宇宙洪荒,

    星似牛羊。

    持吾长刀,

    守吾牧场。

    瀛海之东,

    墨龙飞腾。

    挥吾长刀,

    斩妖屠龙。

    龙披甲鳞,

    宝刀难侵。

    直入龙口,

    击刺其心。

    墨龙带伤,

    鳞甲飞扬。

    觅其踪迹,

    龙之将亡。

    墨龙有肉,

    吾自食之。

    遗力子孙,

    秉承吾志。

    墨龙溺浆,

    其色金黄。

    吾之子孙,

    浴之如汤。

    墨龙有涎,

    其色如玄。

    吾之子孙,

    饮之如泉。

    墨龙有泪,

    无色无味。

    吾之子孙,

    饮之而寐。

    墨龙有精,

    滴水成冰。

    吾之子孙,

    化之身轻。

    墨龙有血,

    可辟万邪。

    吾之子孙,

    溶之浸穴。

    墨龙有髓,

    异香扑鼻。

    吾之子孙,

    甘之如饴。

    朗朗太虚,

    幻化无极。

    吾之子孙,

    绵绵不息。

    胸怀天下,

    抱诚守真。

    舍身取义,

    龙之传人。

    五千年后

    东方即将破晓,报晓雄鸡嘹亮的鸣声打破了山村的宁静,炊烟袅袅,变成一层薄雾混合着玉米粥的香味,环绕着整个村子,使小村看起来有些朦胧。

    虽然时间的步伐早已走过了二零零零年,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外表来看并没有多少先进时代的特征,远处繁华都市浓重的现代气息还未蔓延至此,甚至都没有通柏油路,仍然是坑洼不平的土路和绿树掩映下的一所所参差不齐的农家院落。

    一个少年在自家庭院里活动着胳膊,跳动几下,然后开始围着房前的一棵大杏树跑步。

    一条黑毛小柴狗从窝里钻出来,伸了个懒腰,懒懒的看着主人。

    少年跑了数圈,停在院子的西墙之下,墙下摆着两块红色的砖头,少年蹲下身调整了一下砖头的位置,与肩等宽,然后双手按在砖头之上,双腿向后伸平,一下一下的做起俯卧撑来。

    少年做俯卧撑的动作极为标准,双腿并拢,身体绷成一条直线,俯身到最低,然后双臂用力撑起,这样足足做了一百下方才站起身来,深吸长呼了几口清凉的空气,扩动双臂,略微有些酸痛的胳膊在这种扩动之下顿觉轻松舒适了不少。

    接着,少年做了一个让人有些吃惊的动作,只见他站直身体,深吸一口气,身体忽然直直的前摔,只听“咚”的一声,在身体即将着地的时候,却用双掌撑住地面,这一动作对于不锻炼的人来说难度很大,且容易使手腕受伤,那少年做起来却极为轻松。

    少年双掌撑地,双臂和腰背同时用力弹起,翻身仰卧,随即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

    前摔、翻身、鲤鱼打挺、再前摔,这套动作少年一连重复了五次,动作干净利落,看起来他的臂力非常强悍。

    每天早起的练功,他已经坚持了好几年,虽然练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俯卧撑,甚至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功法,但在少年近乎虔诚般的坚持练习之下,使得他的身体显得格外的结实。

    练习俯卧撑已经成了他生活中最为重要的一个习惯,要是有一天没做,他就会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少年名叫赵云飞,赵姓在他们村子里面算得上是大姓,这个小山村叫东龙泉村,隶属于汉宁省凤鸣县五龙山镇,村子的西北紧邻着莽莽苍苍的五龙山脉,东龙泉村正是处在五龙山脚下。

    赵云飞结束锻炼之后,拿起扫帚,哗哗的扫了一遍院子。

    他家的院子有将近一亩大小,坐北朝南的三间红砖房,院子的西南角是厕所,厕所后面有个猪圈,一般的农户人家的院子基本上都是这种格局。

    猪圈里的猪听见动静,大声的哼哼起来。

    东墙之下有一个砖垒的锅灶,只要不下雨、不刮大风,赵云飞一般都是用这个灶熬猪食、做饭,农村有得是枯树枝、庄稼秸秆等柴禾做燃料,都是不要钱的,用这些比用煤或电省钱。

    赵云飞往大锅里倒了半锅水,灶台侧面有一个小洞,里面放着一盒火柴,摸出来,擦着火,引燃秸秆,等火着旺了,又添了几根树枝,片刻之后,大铁锅里面的水就发出吱吱的响声。

    站起身回到北屋提了一桶由麦麸、碎草、烂菜叶混合而成的猪食出来,倒入大锅,又填了几把柴禾,不一会儿工夫,猪食的味道就飘满庭院。

    猪圈里的那头小黑猪闻到猪食的味儿,叫得更欢了。

    每天早晨的锻炼、扫院子、熬猪食、喂猪、做早饭是赵云飞的固定程序,等忙完了这些,天也大亮了。

    “小吉,起来了!”赵云飞蹲在灶膛边填柴,回头朝屋里喊了一声。

    大锅里此时正飘出棒糁粥的香味,妹妹赵小吉端着洗脸盆从屋里出来,将洗脸盆放在杏树底下,小手撩起水来洗脸,洗完了,把盆里的水浇在树下。

    这时,大铁门被拍得山响,有人叫道:“云飞,开门!”

    小黑汪汪的叫了两声就不叫了,因为它也听出来是熟人的声音。

    赵云飞答应了一声,扭头对妹妹说道:“小吉,去开门。”

    小吉跑着去打开大门,进来一个浓眉大眼、又黑又壮的小子。

    来人名叫韩拓,和赵云飞同岁,是赵云飞的同班同学,也是赵云飞最好的伙伴。

    “吃饭了没有?”赵云飞抬头朝走入院里的韩拓问道。

    “吃了,熬粥呢?我再喝一碗粥吧。”韩拓咧嘴笑道,他在赵云飞家从来都和在自己家一样。

    “把桌子放好!”赵云飞说道。

    韩拓走到房檐下,拎着一张木质的小方桌放在灶旁,摆好三个小板凳,小吉从屋里拿了碗筷出来,赵云飞吩咐韩拓盛粥,自己回到屋里切了一盘咸菜条出来。

    现在正是放暑假的时候,赵云飞和韩拓今天没事,打算去田里挖田鼠。

    三人吃完了饭,扛着铁锨、拿着蛇皮袋子出了大门,看见住在前院的李兰芳背着筐从自家门口出来。

    “你们这是去干嘛?”李兰芳笑靥如花,迎着走过来问赵云飞他们。

    韩拓拍了拍铁锨把说道:“我们去南边地里挖田鼠,你一起去吧?”

    “我没空…小吉……”李兰芳伸手揉了揉小吉的头顶,顿时就把小吉的一头短发揉得乱乱的。

    “小芳姐。”小吉很乖的叫道。

    李兰芳答应一声,却眼眸明亮的望向赵云飞。

    赵云飞问道:“你去打猪草吗?”

    “是啊,我去西北坡,那边猪草多。”李兰芳答道,走出几步之后,又回头说:“我要是回来早就去南边地里找你们!”

    ……

    蓝天白云,晨风清爽,田野里一片翠绿,西北方向的不远处青山巍峨,山脚下的小村庄宁静安详,偶尔传来鸡鸣和狗叫声,给人的感觉就仿佛是世外桃源一般。

    在一处刚刚收割过的麦田里,赵云飞和韩拓挥汗如雨,正奋力挖着田鼠洞,小吉手臂搂着小黑的脖子,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

    “啊,跑了,跑了,小黑,快追呀!”两个少年突然同时叫道。

    一只肥硕的田鼠从洞里窜出来,赵云飞和韩拓挥舞着手里的铁锨木棒,吆喝黑狗向那只田鼠追去。

    他们没追出多远,后面却传来“哇哇”的哭声,赵云飞急忙停步,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吉在后面追的时候,不小心绊在田埂上,摔入田间灌溉用的小水渠。

    赵云飞赶紧跑过去,抱起小吉,拍了拍她身上的土,哄着妹妹:“小吉不哭!”

    好在水渠并没有用砖头和水泥硬化,也没有水,只是一条铁锨挖出来的浅水沟,虽然摔得很疼,但并未受伤,农村的小孩也没那么娇气,小吉哭了几声就不哭了。

    田鼠窜得非常快,一溜烟儿钻进坡下面的稻田里,韩拓无可奈何地望着密密麻麻的稻苗说:“算你运气好!”

    “小吉摔疼了吗?”韩拓返回来弯着腰问小吉。

    “不疼,哥,田鼠抓到了吗?”小吉抹着泪眼向韩拓伸出小手。

    韩拓拍拍手说:“田鼠跑掉了,不过没关系,等着哥再给你逮啊,这次一定要逮一个大个的!”说着,韩拓跳进他们刚才挖的坑里,继续挖起来,田地的泥土非常松软,挖起来并不怎样吃力。

    继续顺着田鼠洞往下挖,挖着挖着,一个洞忽然分了叉,变成了两个洞,看洞口的角度,应该是通往不同的方向。

    “咱们挖哪个呀?”韩拓指着两个洞口,觉得很是为难。

    “你上来,我下去看看。”赵云飞弯着腰盯着洞口说,伸手把韩拓拉上来,自己跳进坑里,仔细地查看着那两个洞口。

    “这只田鼠太狡猾了,它故意刨了两个洞,这两个洞口肯定有一个是假的,我们要是挖错了,就白费力气了,到时候什么也挖不着。”赵云飞说道。

    “还真是狡猾,那我们要挖哪一个?”韩拓挠着头问道。

    赵云飞把手指伸进洞口摸了摸,说:“我知道哪个洞是真的了!”

    “啊,是吗?哪个是真的?快说。”韩拓连声催促。

    “左边的洞口粗糙,右边的洞口光滑……”

    性急的韩拓没等赵云飞说完,就跳进坑里把手指伸进洞口,“真是这样,我也知道了,这个光滑的洞口说明田鼠经常钻进钻出,那这个洞就一定是真的!”说着,韩拓又操起铁锨就要动手。

    赵云飞连忙拦住,说:“你歇会儿,我来挖!”

    就这样,两个小伙伴换着班挖洞,洞越挖越深,他们俩也弄得满头满脸全是汗。

    不一会儿,又出现了新的情况,他们发现那个真的洞总是被松软的泥土堵住,使洞口变得若隐若现,赵云飞和韩拓针对这个情况研究了半天,突然恍然大悟,同时兴奋地大喊:“洞里还有一只田鼠!”

    没错,洞里一共有两只大田鼠,刚才逃出去的那只田鼠用的是诱敌之计,想要把入侵的敌人引开,可惜没有成功,一计不成,还有第二个计策,就是设置假洞,这个假洞是田鼠最初挖洞安家的时候就挖好了的,和狡兔三窟的意思差不多,主要是用来迷惑敌人,没想到也被识破了。

    留在洞里的那只田鼠正在奋力刨土,想要把洞口堵死,让入侵的敌人找不到洞口所在的位置,可惜它面对的是人类——号称地球上最聪明的生物、所有生物之王,它的求生努力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入侵者更加兴奋。

    赵云飞奋力挖掘,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汗水,韩拓拎着木棍跃跃欲试,小黑窜上窜下,不停地用鼻子嗅来嗅去,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