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虎婿〕〔虎婿(杨潇唐沐雪〕〔拯救世界从电视台〕〔虎婿杨潇唐沐雪〕〔巅峰王者〕〔猎妖高校〕〔绝世龙门〕〔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唐门废婿〕〔顶级豪门〕〔上门最强狂婿杨潇〕〔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圣手闯都市〕〔全才天医〕〔三国之蜀汉中兴〕〔林羽何家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6章龙刀出世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加紧挖掘,又一铁锨下去,只听“咔”的一声响,铁锨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物,赵云飞脚上加力,那硬物并未被铁锨的锋刃切断,反而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韩拓探头瞧了瞧,说道:“可能是铲到铁片子了,小心别把铁锨给弄坏了。”

    赵云飞点头说:“听声音像是金属。”一边说一边用铁锨拨开泥土,随着泥土的脱落,露出来七八厘米长的一截锈迹斑斑的东西。

    赵云飞用手把那东西上面沾着的湿土擦了擦,低头细看,不能确定是个什么东西,用手指捏住拽了拽,纹丝不动,看来埋在泥土里面的应该还有很长一截。

    韩拓蹲在坑边探头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不像是废铁片子,倒像是一把剑的剑尖。”

    “嗯,挖出来看看。”赵云飞顺着那金属物体埋在土地里面的方向挖了一尺多深,停下来再次用手去拽,仍然拽不动,只好把洞扩大,继续铲土。

    挖了近一米深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出来,这个锈迹斑斑的东西就是一把剑。

    赵云飞感觉挖得应该差不多了,就将铁锨插在一旁,让韩拓把蛇皮袋子拿过来,用蛇皮袋子在剑身上缠裹了几圈,双手握住,往上提了提,又左右晃动,使其松动,然后用力往外一抽,那把剑终于被从泥土中拽了出来。

    “啊,真的是一把剑。”韩拓叫道。

    赵云飞握住剑柄看了看,摇头叹息着说道:“可惜锈得不成样子了。”

    韩拓从赵云飞手里接过锈剑掂了掂分量,说:“这把剑还挺长的,应该有一米多,嗯,也挺沉,卖废铁的话应该能卖个十几块钱。”说着随手把锈剑塞进了蛇皮袋子。

    赵云飞对那把剑也没当一回事,这年头废铁不值钱,他和韩拓从小生活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小学刚刚毕业的他们也不知道古董为何物,更想不到这把剑有可能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

    赵云飞拿起铁锨将因为挖剑而掉落的浮土清了清,继续挖鼠洞,才挖了两铁锨,没想到竟然挖出来几粒玉米,黄白的玉米粒在黑褐色的泥土中非常醒目,一见到玉米粒,就连一向沉稳的赵云飞也不禁大喊起来:“快看,挖到田鼠的仓库了!”

    大家再次兴奋起来,赵云飞脱去小白褂,甩开膀子,加紧往下挖,这时候洞里传来“吱吱吱吱”的叫声。

    “啊,田鼠!”他们都喊了起来。

    “韩拓,你守在稻田这一边,防止它钻进稻田,田鼠要是往其他方向逃,你别管,交给我和小黑,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田鼠逃走了!”赵云飞吩咐着,还对小吉说:“等着哥给你抓田鼠啊!”

    韩拓站好方位手持木棒摆好进攻的架势,小黑嗅到田鼠的味道,不由得左窜右跳,咻咻怪叫。

    “吱吱”的叫声越来越急促,随着赵云飞一铁锨下去,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有篮球大小的巢穴,玉米粒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只见一只半尺来长、灰毛尖嘴的大田鼠正守在洞穴最里端的一堆干草旁边,露出尖利的牙齿,吱吱地叫着发出威胁,而在柔软的干草上,正躺着七八只粉粉嫩嫩的小田鼠。

    这几只幼小的小田鼠还不能感知外界的危险,蠕动着身体,嘴巴左探右探,似乎是在寻找妈妈的。

    大田鼠皮毛耸动,继续呲着牙吱吱地发出威胁的叫声,显然没有要逃走的意思,

    赵云飞明显能感觉到大田鼠的恐惧,在人类面前,它们显得太弱小了,但天赋母性却促使它守护在自己孩子的身旁。

    浑身颤抖的大田鼠用生命守护着幼崽,不离不弃,这情景让赵云飞想起了那个令他终生痛苦而难忘的夜晚。

    那夜,仿佛梦魇一般。

    那一年是2008年——5月12日,没错,就是汶川大地震那一天。

    赵云飞家所在的村子——东龙泉村,距离震中汶川应该算是比较遥远的,但这场大地震所释放的能量实在强悍,不单单是全国,甚至整个亚洲地区都有震感,地震的消息通过互联网、电视、手机等各种途径迅速传遍世界。

    东龙泉村的村民只感觉到脚底下摇晃了几下,并不是特别剧烈,有的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是地震,直到听见街上有人吆喝闹地震,才从家里溜达出来看个究竟。

    闹地震为这个如死水一般生活平静的小山村增添了许多谈资,村民们蹲在街边聊着地震的事情,村里的大喇叭也象征性地广播了一下,让村民们注意余震和危房,大多数村民对此都嗤之以鼻:“切,大惊小怪,有啥好注意的?连猪圈都没塌,房能塌得了?”

    晚上,赵云飞一家在外面待到十一点多,认为不会有问题,于是他们就进屋睡觉了。

    哪知道,白天的那几下摇晃,已经对这座蓝砖老房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就在他们熟睡的时候,房屋的木梁发出巨大的断裂声,随后“轰”的一声,厚重的泥土房顶塌落了。

    赵云飞和小吉在睡梦中被爸爸从炕上推到炕下,当赵云飞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爸爸正用胳膊死死地撑住炕沿,用自己的身体为他和妹妹搭起了一个生命的空间。

    当时仅仅一岁多的妹妹因为害怕大声地哭叫着,黑暗中,赵云飞感到有一滴滴温热的液体滴到自己脸上,他意识到那是什么,哭着问爸爸怎么了,爸爸却笑着安慰他:“儿子,一定会没事的,一会儿就有人来救咱们出去!”

    天亮的时候,乡亲们终于用双手扒开厚厚的泥土房顶和下面的房梁木架,把他们救了出来,赵云飞和妹妹小吉毫发无损,而爸爸却因伤势严重,没等送到医院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那一天,天空飘起了雨,赵云飞究竟流了多少的泪水,是泪水还是雨水已经分不清了!

    父亲是孩子的天,现在,天塌了,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幸运的是,那天妈妈因为担心舅舅一家人的安全而去了舅舅家,躲过了这场劫难。

    赵云飞一家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把塌下来的房顶清理干净,又添了一些木料把房子重新修好。

    家里没了父亲这个顶梁柱,没了收入来源,家里田地少,地里产的那一点粮食仅仅只够口粮,根本不足以维持生活,如果这样下去,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衣不遮体,况且如果没钱购买化肥和种子等农资,甚至可能会食不果腹,这样的例子在偏远的农村并不鲜见,万般无奈之下,妈妈选择去省外的大城市打工,这样赵云飞兄妹就成了留守儿童。

    在贫困的农村家庭,七八岁的孩子已经能够承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而同龄的许多城市孩子,甚至每晚还要摸着妈妈的么么才肯入睡。

    妈妈虽然留了两个没人照顾的孩子在家,倒也没什么不放心的,偏远的山村环境比较封闭,只要不出村,基本上不存在交通安全、人口拐骗等问题。

    妈妈离开的最初几个月,赵云飞兄妹每个月都能收到汇款单,钱虽然不多,但足够他们维持生活。

    然而,忽然有一个月,汇款中断了,那张被赵云飞兄妹翘首期盼的、代表着生活费的绿格单据此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妈妈也就此失去了音讯。

    如果说父亲是孩子的天,那么母亲就是孩子的地,没了天的赵云飞兄妹最后连地也没有了!

    无法喻的悲痛、凄惨、忧虑、哀愁……种种不好的心情缠绕了少年赵云飞许久,让他还很稚嫩的心灵受到巨大创伤,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灾难总会发生在他家

    年幼的他并不知道什么是马太效应——好的很容易会更好,而坏的,很容易会更坏!

    究竟是为什么?他经常在夜晚仰望星空,在内心深处发出这样的呐喊!

    此后的几年,赵云飞读了大量的书籍,只要是能找到的书都读了一个遍,他希望能在书中找到命运的答案。

    命运的答案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找到,而书籍却在无意之中丰富了他的灵魂。

    哀愁,仍是那么沉重,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心情已经不总是显现在他脸上,而是深深地烙进了他心里,这在他一个私密的小本子上有所记述:

    苍天为何如此忧郁,

    大地为何如此凄迷,

    难道是因为我心中,

    正下着连绵的秋雨;

    …

    亲人的身影已远去,

    悲伤让我不能自已,

    好想能投入你怀抱,

    抚平我内心的哀戚;

    …

    若今生已无法相依,

    期盼来世能再相遇,

    那温暖慈祥的目光,

    融化我心中的孤寂。

    …

    若今生还能再相依,

    看明月在荒原升起,

    带去思念你的消息,

    让我一生和你相依。

    …

    若来世还能再相遇,

    让辛酸泪化流星雨,

    带去思念你的消息,

    让我来世和你相依。

    ——留守少年赵云飞

    诗句虽然很是青涩,但这却是少年心灵深处的表达,也算是一个情感寄托的方式,使得少年的情操并没有被困苦的生活和高强度的劳动所磨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