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弃妃〕〔阴美人〕〔我以阴府镇阳间〕〔系统之无限升级叶〕〔赘婿归来叶峰韩凝〕〔叶峰韩凝冰〕〔神秘弃少叶峰〕〔唐朝林轻雪〕〔豪婿叶峰〕〔王者神婿叶峰〕〔顾雨珍欧阳君昊〕〔仙帝姐夫不能惹〕〔夜北收徒〕〔魔头夜北〕〔龙主唐朝〕〔王者荣耀:最强抽奖〕〔超级大富翁〕〔入赘王婿叶凡唐若〕〔天痕魔术士〕〔从一只汪开始进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7章故意挑衅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怎么还不动手呀?快打死这只田鼠!”韩拓在一旁催促着。

    赵云飞却一把揪住挤进土坑里正要扑咬田鼠的小黑,扭头对韩拓说:“咱们把粮食拿走,放过它们吧!”拎着小黑脖子上的毛把它扔到坑外。

    小黑似乎也感觉到主人有些不高兴,低头眼馋地看了看洞里娇娇嫩嫩的小田鼠,咽了口口水,然后伸着红舌头不停地对赵云飞摇尾巴,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

    韩拓见赵云飞阴沉着脸,又看了看那一窝田鼠,他立刻明白了。

    如果说韩拓和赵云飞从一个被窝里面滚大,这一点也不夸张,他们从会爬的时候起就在一起玩儿,庭院是他们的小天地,一起和泥巴,一起过家家。

    年龄再大一点,广阔的田野就成为了他们的游乐场,一起去淘鱼,一起抓野兔……玩疯了,一整天都野在田里不回家,只要兜里装着火柴,燃起一堆篝火,烤玉米、烧土豆、烧红薯、烤蚂蚱,甚至还烤过一条蛇……这些都是他们享用不尽的美食,许多个夜晚,韩拓和赵云飞不愿意分开,不是赵云飞在韩拓家睡,就是韩拓在赵云飞家睡。

    作为赵云飞的铁哥们,韩拓完全能够理解他此时的心情。

    有时候韩拓一想起赵云飞兄妹的悲惨遭遇就会忍不住流泪,他还跟爸爸提过,让赵云飞和小吉到他家来吃饭,爸爸当时沉默了老半天,最后说让他在赵云飞兄妹俩揭不开锅的时候给他们送些吃的。后来,韩拓心里也明白了,自己家里也不富裕,爷爷奶奶又有病,家里要是再添两个孩子,真的是供应不起。

    他们最终没有碰那窝田鼠,小吉也不吵着要田鼠了,他们默默地把田鼠洞里的粮食掏出来装进袋子。

    赵云飞要把粮食分给韩拓一半,韩拓摆了摆手说:“算了吧,我家养的猪多,喂的都是猪饲料,这点粮食还不够它们塞牙缝儿的呢,还是喂你家那头小猪吧!”

    正当赵云飞和韩拓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突然一声大吼从身后传来:“哎,谁让你们在这儿挖田鼠的?”

    赵云飞和韩拓转过身来一看,原来是村支书的儿子,也是他们的同班同学——万金亮。

    万金亮一直喜欢班花李兰芳,而李兰芳却对肥头大耳、满肚子流油的万金亮一点都不感冒,甚至连眼角都不夹一下,整天只跟在赵云飞屁股后面,这让万金亮非常恼火,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万金亮怎么看赵云飞都比不上他自己,没爹没妈的孩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穷得都快要讨饭去了,可偏偏李兰芳就是喜欢那个穷小子。

    难道就因为他两家是前后院的邻居,近水楼台先得月?

    可是自己家也不是很远啊!

    难道是因为赵云飞那小子长得帅?

    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能帅到哪儿去?况且自己也不丑啊,白白胖胖,身材魁梧,亲戚朋友都说有官像,将来肯定能当官,最起码村支书这个官是跑不了的,赵云飞哪一点能比得了?

    多半是因为同情心,对了,就是同情心,女孩子都心软,看见可怜的人就会同情,李兰芳肯定是可怜赵云飞才会跟他这么热乎的——这是万金亮最后得出的结论,可是不管结论是什么,每次看见李兰芳和赵云飞一起上学然后又一起放学的样子,万金亮都嫉妒得要死。

    情窦初开的少年,把爱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正像那首诗中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万金亮早就想教训一下赵云飞,好让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吃几碗干饭,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今天,机会终于来了。

    “你们知不知道这块地是我家的?你们给挖得乱七八糟的,还怎么种庄稼?”万金亮大声叫嚷。

    赵云飞一句话没说,他一听这话头就已经知道,这小子是找茬来了。

    韩拓拿起铁锨从田鼠洞旁堆起的土堆上铲了一铁锨土扔到坑里,说:“这不正要填上吗?你急个什么?”

    万金亮一看韩拓拿着铁锨铲土填坑,倒不好再从这上面做文章,一眼看见土堆旁边的蛇皮袋子,走过去撑开袋口一看,里面有小半袋的玉米粒,知道是从田鼠洞里面挖出来的,说:“这是我家的粮食,这个你们不能拿走!”

    韩拓一听就急了,嚷道:“这是田鼠偷的粮食,我们辛辛苦苦挖出来的,给你留下?你讲不讲理?”

    万金亮伸出肥胖的手指扒拉着袋子里的玉米粒,撇着嘴说:“我不讲理?田鼠偷的是我家的粮食,这叫物归原主,就算到了派出所,这理也讲得通!”

    韩拓指着地上收割后留下的麦茬根分辨说:“你家这块地种的是小麦,你看嘛,这袋子里面有没有小麦?”

    万金亮理屈词穷,干脆耍起浑来,脖子一梗,说:“我管你口袋里有没有小麦,反正在我家地里挖出来的东西就是我家的,对了,还有这块废铁,也是我家的。”

    韩拓还想继续理论,赵云飞一伸手,拦住了韩拓,微微笑了一下,说:“三胖子,你不就是想找茬吗?行,我成全你,说吧,你想怎么地?”

    万金亮家里兄弟三个,因为他爸爸是村支书,家庭条件是村里最好的,据说顿顿都能吃上肉,所以一家人都长得膀大腰圆,万金亮排行老三,班里同学暗地里都叫他万三胖。

    仗着爸爸是村支书,两个哥哥都是村里一霸,即便是大人都会敬他三分,还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这样侮辱他,新仇加旧恨,万金亮恨不得立刻就冲上去把赵云飞这小子捏死。

    不过万金亮也不是傻子,对方现在有两个人,不对,是三个人,而自己落了单,俗话说,好汉难敌四手,猛虎也怕群狼,现在的形势,最好是跟他们单挑,就凭自己这身高和体重,要是一个一个的来,一屁股都能把他坐死。

    想到这儿,万金亮故作傲慢地说:“我今天就是要教训教训你这个有人生没人教的野小子,怎么着?你们还想一起上啊?”

    韩拓听了这话早忍不住了,“你他妈的……”就要上去,却被赵云飞一把拽住。

    赵云飞眼中的寒意一闪而过,他又怎会看不出来,万金亮这小子是扯虎皮做大旗,说的硬气,其实是心虚。

    “我和你,单挑,你说怎么玩儿?我都接着你!”赵云飞一副很随意的样子,但心底的愤怒已经如惊涛骇浪一般汹涌翻腾。

    “行,你有种,”万金亮一看对方中计了,不由得心花怒放,用脚在地上飞快的趟了一个直径大概有三四米的圈子,说道:“这个圈子就是擂台,谁出了圈子谁就认输!”

    这是万金亮刚才就盘算好了的,他知道赵云飞是打架的好手,不太好对付,但自己的身高和体重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以自己的块头,把这小子硬推出圆圈应该不难做到,赵云飞的身手再敏捷,可圈子就这么大,回旋余地有限,再敏捷也让他施展不开,有了这个圈子,可以说自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赵云飞的个子虽然不算矮,但比起营养过剩的万金亮来说还是矮了半头,过早承担了只有大人才能干的重体力农活,使他看起来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成熟感,身上虽然看不见非常发达的肌肉,但那急健的身材却似乎隐藏着源源无穷的力量,长期的重体力劳动和每天不断的俯卧撑锻炼磨练了他身上的每一处肌肉和筋脉,刻骨铭心的苦难使得他的目光显得异常深沉,顾盼之间不经意的流露出凌厉之色,在学校里沉默寡,不显山不露水,但就连班上最调皮的男生在他面前都不敢太放肆。

    “好,就按你说的来!”说着,赵云飞踏前两步,迈入圈子。

    韩拓见赵云飞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万金亮的条件,心里暗自着急,谁看不出来呀,这样小的一个圈子,不利于游击战,当然是块头大的占便宜,就算是硬挤,万金亮也能把赵云飞挤出去,可要是以鼻青脸肿论输赢,韩拓稳稳地知道赵云飞赢定了,可现在是以圈子论输赢

    万金亮见赵云飞中计,不禁喜形于色,赵云飞这小子不简单,就连老师似乎都有些敬重他,这回要是能把这小子给收拾了,自己就有在班上吹牛的资本了,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在李兰芳面前吹牛,趁机把赵云飞这个穷小子贬得一钱不值,兴许就能赢得李兰芳的芳心——美女爱英雄嘛!

    “云飞,别站在边上啊,往中间站一站。”韩拓见赵云飞站在圆圈的边上,忍不住出声提醒他。

    万金亮听了,心里一动,赶紧抢上几步,占据了圆圈的中心位置,一站在那儿,他心里就庆幸不已:“真是天时不如地利呀,这个位置简直太重要了,无论赵云飞这小子站在哪儿都是离界线最近的,幸亏自己反应快,这要是让他占了这个位置,那我可就被动多了。”

    赵云飞只是微微一笑,站在圆圈的边上并没有动,双手自然地垂在身体两侧。

    两人相对而立,直视对方,在这场眼神的对战中,万金亮很快就败下阵来,他的金鱼眼根本无法承受赵云飞看似淡然实则凌厉的目光。

    在同学中一直骄傲无比的万金亮在赵云飞的逼视下,心间竟然泛起一种毫无来由的自卑的感觉,不过,这种感觉没持续几秒就转变成恼怒。

    万金亮中断对视,突然大喊一声“啊”,驱动壮硕如牛的身体冲了过去。

    两人相隔大约两米,一步,两步,三步……万金亮的双掌堪堪触到赵云飞的肩膀,却见赵云飞上半身猛地往左一闪,同时右膝前曲,右手抓住万金亮的胳膊,借势往后一拉,万金亮收步不及,上倾下绊,重重的摔了一个狗吃屎。

    韩拓见状,拍手大笑,说道:“你出线了,你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