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未来宝可梦大师〕〔敖辛敖阙〕〔千秋女帝敖辛〕〔全民王者:小甜妻〕〔史上最强炼气期方〕〔慢穿女配不容易〕〔这个刺客有毛病〕〔我老婆是大明星〕〔宋北云〕〔诸天最强大佬〕〔太初神帝〕〔万界圆梦师〕〔大道纪〕〔大秦工程兵〕〔飞越泡沫时代〕〔天价宠儿:总裁的〕〔神医狂婿林炎〕〔大宁太子〕〔盖世医婿林炎〕〔斗罗之开局龙神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9章神龙传说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小芳是李兰芳的小名,和赵云飞同岁,算起来比赵云飞还大两个多月,她家房后就是赵云飞家,前后院住着,他们俩可以说是自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家关系也不错,那时候李兰芳的父母经常和赵云飞的父母开玩笑,说:“将来咱两家做亲家最合算,只要把后墙一拆,立刻就变成了一家人。”

    两人渐渐长大,也渐渐懂得人事,赵云飞自小性格刚强、少寡语,每当听到长辈的这种说法,就感到难为情,甚至开始有意疏远李兰芳,而李兰芳明显比赵云飞成熟得早,她反而倒很放得开,有时候还故意亲近赵云飞,觉得赵云飞脸红的样子非常可爱。

    在赵云飞家出事后,尤其是赵云飞妈妈杳无音讯的最初半年,李兰芳明显感觉到赵云飞的性格改变了许多,变得更加沉默寡,心里面似乎总是装着数不尽的心事。

    七八岁正是缠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年龄,而赵云飞,每天除了上学,还要为一日三餐而奔波,若仅仅是忙活一日三餐,事情简单得多,而农民家庭的事务远比城市家庭要繁杂,院子里的鸡鸭猪犬必须照料,屋里屯的粮食要安排,该晒的晒,该碾的碾,该卖的卖,各种农具该收拾的要收拾,那几亩地有菜园、有水田、有旱地,不能让地荒了,荒了会被村里人笑话……

    生活的重担突然压在如此稚嫩的双肩上,那需要多少个劳累的白天和孤寂的夜晚才能够变得坚强,手上磨出的血泡要挑破多少次才能让更加年幼的妹妹不至于挨饿受冻,刚毅的他从未因此而掉过一滴眼泪。

    赵云飞的坚强李兰芳全都看在眼里,初始萌发的少女情怀在不知不觉中已全部系在这个倔强的少年身上。

    ……

    此时雨点越掉越欢,赵云飞一路奔上坡顶,远远地看见李兰芳背着一大筐猪草正走到坡下的打麦场边上,这时有一颗杏核大小的雹子“啪”的一声砸在赵云飞身旁的石头上,冰碴四散飞溅,赵云飞心里一惊,知道这仅是前奏,冰雹随时都可能会铺天盖地的砸下来,急忙深吸一口气,顺着山坡小路,仿佛脚不沾地一般奔到李兰芳面前,把被猪草筐压弯腰的李兰芳吓了一跳。

    “你干嘛呀?跑这么快?吓死人不偿命?”李兰芳一脸娇嗔地说。

    赵云飞一把将猪草筐从李兰芳肩头扔下去,拉起她的胳膊朝着村子方向一边跑一边说:“有冰雹,快往家跑!”

    “啪啪”两声爆响,又有两粒冰雹在他们身边碎裂,把李兰芳吓得花容失色,这才知道情况的严重性,四顾一望,急中生智,指了指西面说道:“来不及了,咱们去打麦场!”

    赵云飞此时也在心里打鼓,他们离村子还有很大一段距离,这时候往家跑是极为危险的,很可能连村子都没进就会被冰雹砸伤,而四外又都是田野,根本就没有能容身的房屋,经李兰芳这么一提醒,赵云飞立即恍然大悟——打麦场上有许多像小山一样的麦秸堆,那里是附近唯一一个能够躲避冰雹的地方。

    乌云四合,风飙云涌,赵云飞拉着李兰芳向打麦场跑去,很快他们就跑到了最近的一堆麦秸前,他俩顾不上缓口气,一起动手迅速在麦秸堆上掏出一个洞,赵云飞让李兰芳赶紧钻进去,李兰芳却咧着小嘴说:“我的头发怎么办?”

    赵云飞一边脱下身上的白褂子七手八脚地裹在李兰芳头上一边说:“都什么时候了,还顾得上臭美?”随手把她推进麦秸洞,自己也随后钻了进来。

    外面“噼里啪啦”冰雹砸地的声音响成了一片,大雨也随之倾盆而下,狂风把他俩拽出来的麦秸吹到了坡顶,转眼就没了踪影。

    尽管麦秸洞里面远没有家里舒服,不过要是与被冰雹砸相比,这个麦秸洞简直就是天堂了。

    李兰芳微微喘着气,刚才的紧张和忙碌还没有让她完全平静下来,眼睛盯着赵云飞近在咫尺的后脑勺说:“幸亏你过来接我,要不然这会儿我恐怕已经被砸了,说不定连命都没了!”

    赵云飞面朝外坐着,“嗯”了一声没说话,这么狭小的麦秸洞挤着他们两个人,这让他感到有些局促,下意识地往外又挪了挪身体。

    李兰芳觉察到了赵云飞的小动作,抿着嘴儿笑了一下,说:“你们挖到田鼠了吗?”

    “挖到了!”赵云飞回答。

    “挖到的粮食多不多?”

    “还行吧,有小半袋玉米粒。”

    李兰芳拽了一根麦秸秆放在嘴里一边嚼着,盯着赵云飞黑乎乎的后脑勺问道:“小吉他们应该没赶上冰雹吧?”

    “嗯,挖田鼠的地方就在村边,他们应该早就进村了!”赵云飞回答。

    李兰芳的眼睛在昏暗中闪闪发光,沉默了片刻,拿掉嘴里的那根秸秆,然后轻声说:“你转过身来坐着吧,我这样对着你后脑勺说话有点儿别扭!”

    赵云飞愣了片刻,然后才瓮声瓮气地说:“不转了,那样腿不好放。”

    李兰芳听了赵云飞这句话,捂着小嘴偷笑了一下,说道:“你瞧,雨水都快淋到你身上了,你往里来来不行吗?”

    赵云飞“嗯”了一声,身体却没动,这个洞过于狭小,他若是再往里面挤,势必会靠到李兰芳身上,那样的话他会感到很尴尬,很不自在。

    李兰芳噗嗤笑出了声,大声说:“你倒是动一动呀,你难道还怕我?我又不是白骨精,能吃了你?”

    此时虽然看不见赵云飞的脸,但李兰芳已经知道他肯定是满脸通红的,特别想看看他现在的那副表情。

    “里面没地方了!”赵云飞扭捏了片刻,为难地说道。

    李兰芳心里面早有了打算,说道:“我有办法,”说着使劲儿往侧面挤了挤,麦秸比较松软,被她挤出一条缝隙,“你挤进来吧!”

    赵云飞不知道李兰芳所说的“办法”是什么,他有心要拒绝,但是见李兰芳吃力地闪出一条缝隙来,要是拒绝的话,担心她可能会生气,所以他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挪了过去。

    等赵云飞挪过来之后,李兰芳却挤出来,一扭身就骑坐在赵云飞的大腿上。

    赵云飞感到腿上一沉,李兰芳那充满着青春与火热的身躯已近在咫尺。

    两个人对视片刻,最终赵云飞败下阵来,平时刚毅果断的他,现在甚至都不敢正视李兰芳那双火辣辣的眼睛。

    少女怀春,这个温情旖旎的场景早已在李兰芳的脑海中想象过许多遍,而当真正身临其境的时候,却也不禁紧张得浑身火热。

    在片刻的安静之后,忽然李兰芳猛地扑到赵云飞身上,双手紧紧地搂住了赵云飞的双肩,那种异性间初次的亲密接触所产生的悸动,使得她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同时,她也感觉到赵云飞的心正“咚咚”的剧烈跳动。

    赵云飞被李兰芳抱着,不知所措,一动都不敢动。

    此时此刻,赵云飞的大脑一片空白,就连嗓音都变得沙哑了,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小芳,你怎么了?”

    李兰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轻声呢喃着说:“云飞,我冷,搂紧我!”

    有那么一刻,赵云飞真的以为李兰芳冷,但当他紧紧搂住李兰芳那纤细的腰部时,他却感觉到她身体热得发烫。

    李兰芳此时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此情此景,赵云飞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两个少年青春的身体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赵云飞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令他难为情的梦境中。

    过了好长时间,李兰芳的激情才渐渐平复下来,充满柔情的用自己的脸颊蹭着赵云飞的脸颊,轻声说:“云飞,我是你的人了!”

    “嗯!”赵云飞答应着。

    “以后你会欺负我吗?”李兰芳问道。

    “我从来没欺负过你!”赵云飞紧紧地搂着李兰芳的纤腰,触手弹性十足;少女的芬芳萦绕在鼻端,嗅之不尽。

    李兰芳轻笑道:“一直都是我欺负你,以后我要天天欺负你!”说完她把头深深地埋入赵云飞那结实的胸膛。

    过了许久,李兰芳才幽幽说道:“云飞,咱们海誓山盟吧,你没见电视里面吗?两个真心相爱的人站在高山上或是大海边,大声发誓,永远都不变心,永远都不分离,生生世世,生死相依。”

    李兰芳坐直身子,两眼放光地望着赵云飞的眼睛,两人的面庞几乎挨到了一起。

    “嗯,我喜欢大海,我还没见过大海呢,最好有一天我们俩能一起去海边,然后你就对着大海说‘我爱小芳,我要永远都对她好’。”李兰芳一脸向往而又幸福的神情。

    听着耳边的柔声细语,赵云飞的思绪并未跟随李兰芳飘到大海边,在他的脑海里面却浮现出另外一幅幅图景:当年他和妹妹小吉揭不开锅挨饿的时候,是李兰芳送来了热乎乎的烙饼和煮鸡蛋;当他拉着满满一车的肥料在田野中艰难前行,在后面推车的是李兰芳;当他被别人欺负,他奋起抗争而被打得满脸是血,为他擦去脸上血痕的是李兰芳;他的衣服被撕破,帮他缝补好的是李兰芳

    这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山村女孩,已是将她的身心紧紧地和他系在一起。

    “小芳”赵云飞的声音仿佛是在灵魂深处发出。

    李兰芳听到赵云飞的声音有些异样,低头细看,发现他已是泪流满面。

    李兰芳将赵云飞的头紧紧地压在了她那正在发育的胸前,满心的爱,满心的怜,任凭赵云飞那滚烫的热泪浸透她的衣服,渗入她的肌肤。

    外面雹雨交加,麦秸洞里温情如蜜,赵云飞和李兰芳细细品味着这初恋的滋味,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剧烈的天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大风席卷乌云,横扫半个天空,形成半边阴天半边晴天的奇异天象,白花花的冰雹在地上铺了一层,有的小如樱桃,有的比核桃还要大。

    见天空放晴,赵云飞和李兰芳钻出麦秸洞,李兰芳从头上解下白褂子给赵云飞穿上,他们俩手拉着手望着满地的冰雹,目光所及之处,一片银亮。

    望了望赵云飞阴郁的脸色,李兰芳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地里的庄稼?”

    赵云飞点了点头,说:“这么大的雹子,咱们村的水稻和玉米可能一粒也收不回来!”

    李兰芳从小到大一直受着父母的呵护,虽然也干农活,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生活的艰辛,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不知道发愁,听赵云飞这样说,也不禁替他皱起了眉。

    “好在小麦已经收割了,还不至于没饭吃吧?”李兰芳宽慰着赵云飞,其实她心里也没底。

    赵云飞家人少地少,若是仅靠一茬小麦,根本就熬不了一年,何况还要靠地里的粮食卖些钱零用,最起码的油盐酱醋总是要花钱买的,上学用的笔、本,还有每月的电费,小吉感冒发烧的医药费,秋季要用的小麦种子、化肥、机械整地、播种、灌溉等等,这些必须的花费加起来也不少啊,现在都被这一场雹子给砸平了。

    赵云飞默不作声,找到李兰芳的那筐猪草,背在肩上,默默地朝着村口走去,李兰芳跟在后面,一副苦瓜脸的表情,好像这场冰雹是她下的,刚才在麦秸洞里的那一番柔情蜜意已被丢得无影无踪了。

    村口人影晃动,是李兰芳的父母和韩拓、小吉他们不放心他俩,雨刚停就找出村来,看到他俩没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李兰芳的妈迎上前来问道:“下雹子的时候你俩躲哪了?没砸着吧?”

    李兰芳怕赵云飞说漏嘴,赶紧解释说:“我俩跑去砖厂了,差一点没砸着!”

    韩拓用手指着天空一脸的兴奋,说:“下雹子之前你们看见天上那条龙了吗?怎么跟真的一样?我都看见龙的眼睛了。”

    “我也看见了!”小吉也稚声稚气地说。

    当时小吉和韩拓正要进村,韩拓无意间抬头看见天空乌云形成的巨龙,赶紧指给小吉看。

    赵云飞说:“我也是头一次看见这种形状的云。”

    李兰芳的爸爸叫李中,是个瘦高的中年人,有些驼背,农村大多数男人都不如城里男人直溜,这是常年干重体力活儿造成的。

    “你们真看见龙了?”李中一脸惊愕的表情,下雹子之前他正在厨房里给猪熬猪食,没看见这个奇异的景象。

    “是云彩形成的龙,不是真的龙,不过确实很像,眼睛、嘴、爪子、犄角,甚至连胡须都有。”赵云飞解释着。

    “天上有龙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错过了这么奇异的景象,李兰芳不禁对赵云飞发牢骚。

    “那有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云彩偶然形成的而已!”赵云飞不以为然。

    “依我看没那么简单,”李中脸上有些担忧的神色,“咱们镇叫五龙山镇,这名字是有来历的,老辈子传说西边的山里出了五条龙,那五条龙吃了不少人,在咱们村停留过,还刨出一眼山泉,所以咱们村叫东龙泉,这一次你们看见天上有龙,然后又下这么大的冰雹,这肯定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婶说:“别管真龙假龙了,让孩子们先回家,咱俩赶紧去地里看看庄稼吧!”

    村民们都很忧心地里的庄稼,三三两两的去地里看,尽管心里明镜似的清楚看了也是白看,这么大的雹子,连野草都砸平了,更何况那些娇嫩的庄稼?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赶去地里,兴许老天爷开眼,再加上祖坟冒青烟,万一那雹子绕着自己家的那块地走呢?不过,这种情况除了那些胡说八道的奇幻小说里有,千万别指望在现实生活中出现。

    这场冰雹的受灾范围只有附近几个村子,赵云飞他们村是雹灾的中心,受灾最为严重,地里所有没成熟的或者成熟了没来得及收割的庄稼全部绝产。

    大人们都愁眉苦脸,虽说现在这个社会物质比较丰富,受点自然灾害不至于吃不上饭,但几个月的辛苦都白费了,心疼啊!

    除了赵云飞家,孩子们则是一点痛苦的感受都没有,该怎么玩儿仍怎么玩儿,这不,韩拓在地里转悠了一圈儿,捡回来四只鸽子,十多只麻雀,都是被雹子砸死的,在赵云飞家的院子里开膛拔毛收拾着。

    这韩拓简直就是赵云飞的影子,赵云飞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家里的农活儿一点都不帮忙,在赵云飞家却干得特别起劲儿,也多亏了韩拓帮忙,否则赵云飞家那三亩多地外加几分地的菜园子就算把赵云飞累死也干不过来。

    就算再愁,饭还是要吃的,赵云飞用陶瓷面盆和了一块面,然后背着筐到院墙外的麦秸垛下拽了一筐干松的麦秸,点起柴火灶,开始烙饼。

    赵云飞烙完饼,韩拓那里也收拾好了,烧起半锅水,放好油、盐、酱、醋、大葱、大蒜、花椒、大料,把收拾好的鸽子肉、麻雀肉搁到锅里,盖上盖子,没一会儿,那肉香就透了出来,馋得韩拓和小吉围着灶台直流口水。

    “做什么呢?这么香?”李兰芳穿着一件小碎花的白色连衣短裙,迈着两条白嫩、结实的大腿,笑吟吟地走进院子,白皙的脸庞焕发着照人的光彩,看起来精神格外的好。

    李兰芳一进院子,整个院子立刻就洋溢着青春和热情,赵云飞不但眼前一亮,心里也亮了起来,就连遭受雹灾的恶劣心情也暂时消失了。

    李兰芳的眼神里荡漾着无限的笑意和柔情,心里的甜蜜滋味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那种心有所属、身有所属的踏实感觉,让一切都变得分外美好——这就是恋爱的效果。

    韩拓揶揄着说:“你俩分开还没五分钟呢,你这算不算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李兰芳瞪起漂亮的眼睛,说道:“就许你来他家?我一来你就有这么多废话,那你俩整天形影不离的,这算什么?”嘴里说的是韩拓,却拿眼睛望着赵云飞,一边说着,一边踱到冒着蒸汽的大锅旁边,拎起锅盖,肉香混合着蒸汽直扑到脸上,“这是什么肉?咋这么香啊?”

    “鸽子肉和麻雀肉,韩拓捡回来的!”赵云飞微微露出一丝笑容。

    “啊,有麻雀肉啊,记得上次吃还是去年春节的时候呢,今天我有口福了!”

    韩拓夺过锅盖“哐”的一声盖在锅上,抗议道:“你上次吃的麻雀肉还是我和云飞上房檐掏的呢,我们俩辛苦了半天,你一到这儿就吃现成的!”

    李兰芳撇了撇小嘴儿说道:“小气鬼,我可不是吃白食来了,我是带着好消息来的!”

    “好消息?说出来听听,值不值我这一锅肉?”韩拓不屑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柳暗花明林云〕〔王者荣耀之长城行〕〔我就是不按套路出〕〔都市之终极医神〕〔喜春宴〕〔婚久成殇〕〔极恶龙君〕〔顶级神豪林云〕〔凌云林云〕〔炼气五千年〕〔林云黄梦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