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贞观大神棍〕〔农家仙田有点钱〕〔傅爷你夫人马甲A爆〕〔我带神笔重回80年〕〔猎魔法师〕〔逆天神医妃〕〔最强妖孽天王〕〔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全能少女被大佬宠〕〔舒盼顾绍霆〕〔不败战神杨辰〕〔封少的掌上娇妻〕〔帝少的好孕甜妻〕〔太太凶猛〕〔龙神归来〕〔一品医宋〕〔方志强王亚欣〕〔太子妃她重生了〕〔认真工作就能成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1章无头的怪龙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家的晚饭一如往常,棒糁粥加咸菜条。

    吃完晚饭,小吉爬在炕上看一本已经翻烂了的图画书,赵云飞坐在圆桌前写作业。

    赵云飞的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保持前几名,尽管他用于学习的时间非常有限,但他有一套自己的学习方法,说来其实也没什么,一共就两条,第一条:上课认真听讲;第二条:回家认真完成作业。

    这两条说起来容易,但在农村的孩子里真正能够做到的却不多,反过来说,只要能够真正做到这两点,学习成绩一般都不会太差,而且也不用额外的付出学习时间。

    其实道理也是非常的简单,学校老师都是职业教育者,他们更懂得如何传授知识,所以老师在课上讲的知识和留的作业以及考试时所出的题目都是有一定联系的,只要学生上课认真听讲了,然后作业认真完成了,又不是特别笨的话,就肯定能有一个不错的成绩。

    农村孩子的父母文化程度普遍不高,他们虽然知道上学很重要,却做不到持之以恒的监督孩子的作业情况,也没有正确的学习方法和良好的学习习惯灌输给孩子,再加上农村孩子“玩”的天地特别广阔,一放学就等于放羊了,所以,相当一部分农村孩子对于学习完全没有入门,有的在上完初中之后就辍学了,只有少部分孩子因为天赋或者自己养成的好的学习习惯,亦或得益于父母的激励和督导,从而在学习上走得更远、更好。

    对于赵云飞来说,生活和学习同样重要。

    用自己的肩膀扛起生活的重担,能够为幼小的妹妹遮风挡雨,这是属于男子汉的坚强!

    用自己的智慧换来优秀的学习成绩,证明自己并不比别人差,这是属于男子汉的自尊!

    赵云飞以少年的肩膀承担起家庭的重担,而且还能在学习上一争高下,这不但吸引了班上所有女生敬佩和崇拜的目光,同时也让老师对他刮目相看。

    闲时他还喜欢读课外书,尤其喜欢诗歌,灵感来了的时候自己也写上几句,无论写得怎么样,至少可以抒发一下情感。

    ……

    晚上八点多钟,小吉搂着一个小收音机听童话故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自从家里的电视机坏了之后,小吉每天都是以这种方式进入梦乡。

    赵云飞家的房檐下面横拉着一根铁丝,铁丝上面晒满了一根根的火绳,这种火绳可以熏蚊子,是用一种叫做香蒿的草本植物编制而成,晒干之后用火点燃,没有明火,缓缓燃烧,冒出类似檀香一般的味道,就跟商店里卖的蚊香差不多,田间地头到处都有这种香蒿,赵云飞每次下地干活都会捎回来一筐,编成绳子晾上。

    赵云飞挑了一条干透了的火绳拿进屋,用火柴点燃后搭在洗脸盆的铁架子上,屋里立刻弥漫起一股浓郁的檀香味道。

    小吉的裤子膝盖部位磨了一个洞,赵云飞找了一块红色的碎布,剪成苹果的形状,然后穿针引线,一针一针的缝补好。

    给小吉补完衣服,正要找本书看,忽然想起前两天挖田鼠挖出的那把剑来,于是就起身进了里屋,从墙角处的蛇皮袋子里面找到了那把布满暗红色锈迹的剑。

    这把剑提在手中颇为沉重,造型怪异,剑身颀长,尖端不是正三角形,而是一个直角三角形,看其形状,与其说是剑,还不如说是一把刀。

    拿到灯光下细瞧,赵云飞不禁吃了一惊,原来这刀看起来好像是生了锈,细看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铁锈,而是由于经年累月埋藏在泥土之中,被泥土浸润了颜色,以致于掩盖了本来面目。

    赵云飞伸出手指轻轻拂过刀身,感觉刀身通体光滑,丝毫没有斑驳锈迹的凹凸感,锋刃处还散发出一股森森寒意。

    “怪不得在和万金亮打架的时候一下子就能将铁锨把给砍断了,原来这家伙有刃。”赵云飞喃喃自语。

    一眼扫到灶台上的一块磨刀石,心想:“表面上这层难看的颜色应该能够磨掉,用磨刀石磨一磨,看看怎么样。”

    赵云飞走到灶台前,在那块磨刀石上洒了些水,将磨刀石顶在炕沿上,一手持着刀柄,一手按住刀身,在石上来回蹭了几下,然后举到眼前,只见被磨刀石磨过的地方露出一条条黄澄澄的金色,虽然在灯下辨色不准,但有着表面上覆盖的那层暗红色相衬托,被磨出来的颜色明显就能看出来是金黄色。

    赵云飞心里抑制不住的一阵激动:“是铜的还是金的?要是金的那可就发大财了,就算是铜的,也应该能值不少钱。”见小吉睡得正香,怕将她吵醒,拿着磨刀石和刀进了里屋,关好门,用磨刀石继续在刀身上打磨。

    细细的打磨了许久,随着那层暗红色逐渐被打磨掉,整把长刀终于露出了真容,在灯光下金光灿灿,耀眼生辉,刀身一侧还刻着一行古朴的繁体字,赵云飞辨认了半天才认出来,写的是:

    胸怀天下

    抱诚守真

    舍身取义

    龙之传人

    “这几句话倒也很有气势,是谁在刀上刻下这些字的呢?”赵云飞的眉头微微皱起,翻来覆去的看着长刀,一头雾水,细细体会,感觉这些文字似乎含有深意。

    赵云飞持着长刀,爱不释手,在屋里横劈直刺,兴致盎然,将长刀插在腰带上,手扶刀柄,颇感威武。

    这把刀还真不是一般的沉重,比起同样大小的普通钢铁来说要沉得多,赵云飞舞弄了一会儿,竟然感到手臂有些发酸。

    “这么好的一把刀,可惜少了刀鞘。”赵云飞心里暗叹。

    看看时间不早,到了该休息的时间,想要把刀收起来,环视四周,空荡荡的屋子里竟然没有可以存放贵重物品的地方,想了想,最后决定把刀藏在外屋的大衣柜顶上,上面又压了一卷凉席,这个地方一目了然,就算屋里来了小偷也不会把重点放在这里,有的时候越明显的地方反而越安全。

    收好刀,赵云飞熄灯上炕休息,刚合上眼就恍恍惚惚的睡着了,半梦半醒之间,一团阴影遮住月光,本来明亮的院落顷刻间变得阴沉无比,空中电闪雷鸣,一个异常凄厉的声音从阴影处传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赵云飞大吃一惊,猛然从炕上坐起来,望向窗外,外面黑乎乎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那个恐怖的声音仍然在不断的传进屋里。

    赵云飞看了看正在睡梦中的小吉,好在小吉睡得很沉,没有被那怪叫声吵醒,否则的话肯定会被吓坏。

    赵云飞迅速下炕穿鞋,猫着腰闪到门后,将门后的那根一米来长的槐木顶门棍提在手中,定了定神,然后将门拉开一条缝隙,闪身来到院中。

    只见空中雾气蒙蒙,愁云惨淡,一条无头巨龙浮在云层之下,那条巨龙浑身血淋淋的,已看不出它的本来颜色,硕大的龙头托在龙爪之中,龙口却能一张一合的说话:

    “还我头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

    赵云飞硬着头皮扬木棍指向空中的巨龙叫道:“你是什么怪物?这里是我家,你快走开!”

    巨龙呻吟一声,说道:“怪物?你看我像个什么怪物?”

    赵云飞说道:“我管你是个什么,快走开。”

    巨龙说道:“走开?没有头怎么走?你见过没了头还能走的东西吗?”

    赵云飞叫道:“你的头不是在你手里吗?干嘛要问我?”

    巨龙听了赵云飞的话,西瓜般大小的眼珠骨碌碌的转动,然后恍然大悟一般,将头举起用力按在脖子上,嘭的一声,龙头居然又和脖子连在一起。

    巨龙兴奋地在云中翻滚,狂笑着叫道:“我有头啦,我有头啦……”

    赵云飞心里一阵阵的发紧,壮起胆子说道:“有了头就离开我家吧!”

    巨龙猛地停住身体,缓缓将硕大的脑袋从空中探下来,脖子上的那一圈血痕分外醒目,口中的獠牙如剑似戟,巨眼如灯,死死的盯着赵云飞,忽然眼珠转动,两道精光射在赵云飞手中的木棍上,愣了几秒钟的时间,巨龙的巨口突然大张,只听“呼”的一声响,一股火焰夹杂着一股难闻的腥臭自龙口中喷出,赵云飞手中的木棍当即被火引燃。

    炙热的火焰将赵云飞的胳膊卷入其中,疼痛钻心,赵云飞慌忙撒手丢掉木棍,左手一阵猛拍,将胳膊上的火苗拍灭。

    巨龙哈哈狂笑,说道:“一根烂木棍……你以为是屠龙宝刀吗?啊哈哈哈哈……”

    笑声刚落,巨龙又张开恐怖的大嘴,赵云飞以为它又要喷火,慌忙向旁边躲闪,哪知巨龙这次并未喷火,而是摆尾猛吸。

    顷刻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嘭嘭”两声巨响,尘沙四溅,赵云飞家和李兰芳家两座房子的屋顶同时破出一个大洞,在腾起的灰尘中,两个人影自破出的洞口处被吸了起来,一直被吸入巨龙的嘴里。

    “哥哥、哥哥……”

    “云飞救我……”

    “啊,是小吉和小芳。”赵云飞急得七窍生烟、五内俱焚,惶急中想起那把金黄色的刀在屋里大衣柜顶上,急忙推门想要进屋取刀,可奇怪的是,平时一阵风都能刮开的木门现在他怎么推也推不动,急得他用脚踹,用肩膀撞,门却纹丝不动,一回头,看见巨龙庞大的身躯在空中越飘越远,赵云飞急得出了一身冷汗,一惊而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