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又双叒叕睡着〕〔万年小妖爱上我〕〔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无敌邪神柳无邪〕〔柳无邪徐凌雪〕〔太荒吞天诀柳无邪〕〔我老婆是妖狐兽〕〔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她靠吃播征服星际〕〔全能大佬来了〕〔战神豪婿〕〔战狼在世〕〔杨程周慕雪〕〔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修罗战神江策〕〔第一刺客女婿〕〔永夜之王杨凡〕〔华国战神杨凡〕〔傲世王婿杨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3章大打出手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万会计正要收拾账本准备回家吃午饭,赵云飞一看只剩下自己,却没叫他的名字,心里又是着急又是奇怪,急忙进屋问万会计:“三大爷,您怎么没叫我领救灾的钱?”

    万会计头都没抬,说:“你家没有救灾款。”

    “没有我家的救灾款?”赵云飞大惑不解,瞪大了眼睛问:“我家也受了灾,为啥没有我家的?”

    万会计显得有些不耐烦,绷着脸说:“为啥?因为你家不成一户人家,你爹没了,你妈跑了,就你们俩孩子能叫一户人家吗?”

    赵云飞听了万会计的话满脸通红,大声分辨道:“我妈没跑,她出去打工了!”

    “没跑?没跑怎么都三年了不见回来?也不给你们寄钱?年纪那么轻我就不信她能守得住!”说完,万会计嘿嘿奸笑着看着赵云飞。

    赵云飞愣在门口,虽然他现在对男女之事还似懂非懂,但也知道万会计所说的“守不住”不是什么好话,他脸上不动声色,双拳却攥紧了,不过随后又慢慢松了下来,他早已不是那个因为一句话就挥拳拼命的毛头小子了——他内心的成熟,要远远超过他的年龄。

    “在这站着也没用,回家吧,我要锁门了。”万会计一边把账本锁进抽屉一边对赵云飞说,完全不知道自己差一点就挨一顿老拳。

    对于万会计的解释,赵云飞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

    尽管他比同龄人要显得成熟,但毕竟还是个小学刚毕业的孩子,又是生活在这样一个闭塞的小山村里面,许多鼠摸狗盗的事情他知道的并不多,对于村委会那一帮人来说,这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老农民是天底下最好蒙骗的人,就像一个个大傻子。

    赵云飞此时心里冰凉到了极点,本来打算领到钱后去镇上把家里的电视机修好,小吉一直想看动画片,虽然她从来不说,但她经常在邻居家的门口看别人家电视里放的动画片舍不得走,就算看不清楚也要听听声音,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赵云飞因为手里总是钱紧,电视机坏了就一直拖着没修,雹灾后补种玉米,连日常花销都成了问题,更没有闲钱修电视了。

    这笔救灾款的重要性对于赵云飞来说不而喻,没想到这笔钱最后却成为了泡影。

    失魂落魄地走出村委会大门,想着小吉还在家里眼巴巴地等着他回来,心里无比难受,

    失神间,赵云飞和对面走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满身酒气,趔趄着脚揪着赵云飞挥拳就要打。

    赵云飞一看,认出是他的一个远房哥哥,排行第四,外号叫坏四儿,村里人叫熟了都叫他坏死,此人吃喝嫖赌,就差抽大烟了,这说不定又是在哪儿赌完喝醉酒回来了。

    赵云飞见坏四儿要动拳头,急忙喊一声:“四哥,是我!”

    坏四儿把醉眼用力睁了睁,认出赵云飞,松了手,说道:“是、是云飞兄弟啊,你怎么走路跟掉了魂儿似的?咋啦?跟四哥说说。”

    赵云飞正憋着一肚子委屈没处诉,听坏四儿这样一说,就忍不住说道:“镇上发的救灾款,没有我家的,刚才和万会计嚷了两句。”

    “啥?啥?没你家的救灾款?为、为啥?”坏四儿问道。

    “万会计说我家不是一户人家,没有救灾款。”赵云飞满脸都是沮丧的神情。

    “咋不是一户人家了?”坏四儿问。

    “万会计说我爹死了,我妈不在家,所以不算人家。”赵云飞解释道。

    没想到坏四儿听了这句话后把醉眼瞪的溜圆,破口大骂:“放万瞎子他妈的臭狗屁,欺负咱们老赵家没人了?那救灾款是县里拨的款,是按户口本发的,只要有户口,这钱就有份儿,再说了,那县长那么大的官,得有多忙啊,能知道东龙泉村谁家的爹死了、谁家的妈不在家?能有工夫管你这小事?不用说,这肯定是村里把你的钱黑了,你就去问万瞎子,他肯定有份儿……”

    坏四儿之凿凿,却也不无道理,还想再接着唠叨,赵云飞却已经跑出去老远了。

    一点醒梦中人,其实农村的事情并不复杂,主要还是农民太好蒙骗、太好欺负。

    此时万会计已经回了家,赵云飞到了万会计家,万会计和他的胖老婆正在吃午饭,两人每人捧着一个大青花碗,碗里面盛的是面条,面条上冒尖儿堆满肉丝肉片,面汤里飘着油花,西里呼噜的吃着,吃得满头满脸的汗。

    在偏远的农村,不年不节能够经常这样吃饭的人家并不多。

    万会计端着碗,正把一大片肥肉填进嘴里,见赵云飞推门进来,心里已将赵云飞的来意猜了个大概,赶忙放下碗,虚情假意地问道:“云飞吃饭没有?在这儿吃点儿?”

    “不用了三大爷,”赵云飞站在门口说道,“我来就是想再问一下救灾款的事情,县里镇里应该是按户口拨款,我家有户口,又没有销户,为啥没有我家的钱?”

    这一句话把万会计问得哑口无,和他老婆面面相觑,吭哧了半天,才说:“云飞呀,我是会计,只负责按照名单发钱,至于是不是应该有你家的钱,这个我可是不清楚!”

    赵云飞面色阴沉,盯着万会计说:“您不清楚,那谁清楚?”

    万会计沉默了一下,说:“你去问村支书吧。”

    赵云飞听了这话,二话不说,扭头出了万会计家。

    村支书万胆操家,两亩地的庭院,一座二层小楼,上下足有六百多平方米,楼面镶着白瓷砖,全塑钢窗户,楼顶镶的是金色琉璃瓦,整体形状像个帽子,按照农村的风水来讲这叫“官帽”,围墙有三米多高,里外抹着水泥,墙顶上还扎满了玻璃碴子,高大气派的门楼同样镶着琉璃瓦,门楼的正中央砌出一块牌匾,镶嵌着两个龙飞凤舞的鎏金大字:万府。

    门楼下面是一对红色大铁门,铁门上九九八十一个黄铜铆钉闪闪生辉,

    这所宅子与周围低矮的平房相比,犹如鹤立鸡群一般,毫无疑问,村支书万胆操家正是村子里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

    赵云飞的脚步刚在万胆操家的大红铁门前停住,一条体型巨大的黄毛藏獒闻声扑到铁门上,一边用爪子扒着门一边吠叫。

    万胆操的二儿子万宝亮从屋里出来,大声吆喝着藏獒,把藏獒牵入铁笼子,然后打开大门,看见是赵云飞,冷冷地说:“有事吗?”

    “二哥,二大爷在家吗?我想问点事情。”赵云飞虽然心里有气,但并没有缺了礼数。

    万宝亮把头一歪,说:“在屋里喝酒呢。”

    赵云飞随着万宝亮进了屋,只见屋里香烟缭绕,八仙桌上摆着炖肉、炖鸡、炸鱼、油炸花生米、凉拌豆腐丝等下酒菜,村支书万胆操正陪着两个人一起喝酒吸烟。

    屋里的空调吹出阵阵的冷风,与屋外火炉一般的温度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世界,赵云飞不由得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空调,他听村里人说过,那机器非常费电,要是开一整天,至少得十多块钱电费,村里只有村支书、村主任和电工家才用得起,因为这几家都不用交电费。

    万胆操喝得红光满面,见赵云飞进了屋,放下酒杯,也不让赵云飞坐,说道:“你这小子,大天老热的不在家呆着,跑我这儿干嘛来了?”

    赵云飞扫了一眼那两个人,而后目光停驻在万胆操脸上,说道:“是救灾款的事,我问万会计为啥没有我家的,万会计让我来问您。”

    万胆操刚喝了高度数白酒,两只眼睛充血,布满了血丝,瞪起眼珠子说道:“问我?有啥可问的,你家都不成户了还要啥救灾款?”

    这话听起来和土匪没什么两样,在农村,善良的人是真善良,土匪也是真土匪,土匪欺负起善良的人是不会有丝毫怜悯心的,就好像饿狼吃羊一样。

    万胆操是狼,他治下的村民就是他眼里的小绵羊,吃的、穿的、用的,都要从这些绵羊身上出。

    然而,赵云飞虽然年纪不大,却不是那任人宰割的小绵羊。

    赵云飞听了这话,气往上撞,说道:“就算我家不成户,现摆着还有两个活人,我家的地种的又不是荒草,也是粮食,凭啥没有我家的救灾款?”

    赵云飞的话还真不太好辩驳,万胆操恼羞成怒,当着镇上的领导的面,一个毛孩子也敢这样质问自己,真是反天了,把酒杯用力往桌上一蹲,酒水溅了一桌子,说道:“我说没有就没有,你能咋的?”

    赵云飞怒火满胸,感觉胸膛都快爆炸了,大声道:“救灾款又不是你家出的钱,你凭啥扣下?”

    万胆操瞪起眼珠子,说道:“我就扣了,你能咋的?”

    赵云飞伸手指着万胆操,也瞪起眼睛,说道:“你敢扣我的救灾款,我就敢去镇上告……”

    万胆操一拍桌子,骂道:“小王八羔子,前几天你把我家金亮打了,我还没告你呢,你还敢告我?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二位就是镇上的领导,你有本事你就去告,你不告你是狗娘养的……”

    赵云飞的倔劲儿上来了,大声道:“我不怕你镇上有人,镇上告不倒去县里告,县里告不倒去省里告,你不给我救灾款就是不行!”

    万胆操一听这话变了脸色,村里以前就有一户村民因为宅基地的事情上访告他,折腾了他整整半年都没消停,后来还是他带人把那户村民一家全都给打了,差点没闹出人命,最后通过镇派出所调解,象征性的赔给那家人一点医药费,这事才算彻底了结,此时听见赵云飞要上访,心里能不上火吗?吼道:“就你这么个小野种也懂得上访告状?小心上访不成连小命都搭上。”对他二儿子说:“把这小王八蛋给我扔出去!”

    万胆操的二儿子万宝亮十七八岁年纪,正是年轻体壮的时候,比赵云飞高了一头还不止,哪会把赵云飞这么个孩子放在眼里,上前来一把揪住赵云飞的衣领,想把赵云飞拽出屋子暴揍一顿。

    哪知道赵云飞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见赵云飞突然抬起脚来,“哐”的一声巨响,一脚就把酒桌踢了个底朝天。

    那两个镇干部“哎呀”一声躲避不及,炖肉、炖鸡……汤汤水水,全都合在了两人身上。

    万宝亮正揪着赵云飞的衣领,见赵云飞把桌子踢翻,顿时大怒,叫道:“反天了你!”挥拳朝赵云飞面部擂来。

    正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深谙打架套路的赵云飞对此一直奉行不移,他在踢翻酒桌的同时已经考虑到万宝亮会动手,所以踢完桌子后,右肘猛力回击。

    肘部——人体最具爆发力和攻击力的部位。

    万宝亮的拳头还没挨到赵云飞的脸,就感到自己的腹部一阵剧痛,疼得汗都下来了,不由自主地弯下了腰,双手捂着肚子。

    赵云飞一击而中,一转身双手抓住万宝亮双肩,右腿膝盖猛往上抬,狠狠地撞在万宝亮脸上。

    万宝亮血流满面,“咕咚!”一声,像一座小山一样塌倒在地。

    万胆操在年轻时打架也是一把好手,要不怎么能当上村支书呢,见自己的儿子被打倒,也急了眼,抄起一把椅子,抢上前来,抡圆了砸向赵云飞后背。

    赵云飞听到身后动静不善,往旁边急闪,“啪”的一声,那把椅子贴着赵云飞的左肩砸在地上,“哗啦”一下,散成一堆木条。

    赵云飞没容万胆操采取下一步行动,侧身后踢,一脚正蹬在万胆操的胸膛上,把万胆操从客厅中央直接蹬到了靠墙角摆放的双人沙发上。

    旁边那两个镇干部看得目瞪口呆,脸色煞白。

    赵云飞站直了身体,昂头指着万胆操说道:“明天我就去县里,不给我钱,没完。”说完,拉开门准备出屋,迎面万胆操的老婆大骂着扑上来,赵云飞伸臂一挡,那悍妇还真不是善茬,抓住赵云飞的胳膊张嘴就是一口,赵云飞往旁边一轮胳膊,那悍妇“妈呀”叫着摔倒在地,赵云飞手臂上却也留下了一排牙齿印和几道抓痕。

    走出万胆操家的客厅,刚下台阶没走几步,忽然从身后传来一阵沉闷的低吠。

    是藏獒。

    一直躲在东屋的万金亮听见屋里闹起来了,就偷偷出屋把那条黄毛藏獒放了出来。

    这条黄毛藏獒体型巨大,比一般的柴狗大一倍都不止,吠声仿佛是从胸腔深处发出来的,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听到藏獒的低吠,赵云飞一愣,在进门的时候他已经见过那条藏獒的身量,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寒意,他从小到大打过的架无数,无论是多么硬的拳头他都能从容应对,也从未吃过大亏,而对于猛兽的利齿,他却没有那么充足的信心。

    赵云飞收住脚步,缓缓转身,他心里很清楚,面对大型猛兽,最好的办法绝不是逃跑。

    当他刚要完全转过身来的时候,那藏獒双目射出凶戾的寒光,嘴里一连串的低吠,猛然蹿了上来。

    电光火石之间根本来不及退让,赵云飞本能的抬起左臂护住咽喉和脸部等要害部位。

    藏獒张开大口,一口咬住赵云飞的胳膊,利齿瞬时穿透了赵云飞手臂上的肌肉,鲜红的血液顺着藏獒的牙缝流了出来。

    藏獒这种动物来自高原,恶劣的自然环境造就了这个物种庞大的躯体和凶残的本性,据说藏獒能与狮子老虎争锋,其凶猛程度可见一斑,而高寒缺氧的环境也造成了这个物种的智商极低,是出了名的死心眼儿,不知道别的,只知道咬住之后不放嘴。

    赵云飞的左臂被咬住,剧痛钻心,他大叫一声,挥起右拳狠命击打藏獒左眼,一拳,两拳,三拳……每一拳都用了浑身的力气,在接连的击打下,藏獒的左眼变得一片血肉模糊,最后连眼珠子都挂了出来,但兀自咬着赵云飞的手臂不放,用力甩头,想把赵云飞拖倒。

    赵云飞见藏獒眼睛都被打瞎一只仍不松口,一拳一拳砸向藏獒头部,而普通的狗头都是极其坚硬的,更何况藏獒那硕大的头部,这种击打效果不大,而他胳膊上的剧痛却有增无减,再不采取措施,恐怕半条胳膊都会被藏獒咬下来。

    万般无奈之下,赵云飞“啊……”的长声大叫,猛地扑到藏獒身上,一下子就将藏獒扑倒在地,翻滚之间,右手掐住藏獒的脖子。

    藏獒咽喉被制,呼吸困难,四爪乱挠,最后只好松开嘴巴。

    此时赵云飞也已筋疲力尽,放开了藏獒。

    藏獒翻身爬起来,没有再次扑上,用仅剩的一只眼看了看赵云飞,然后低垂着尾巴钻进了狗笼子——这条猛犬竟然被赵云飞的狠劲儿给震慑住了!

    赵云飞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望着左前臂两个犹如泉眼一般的血洞,咬牙脱下已经被藏獒前爪挠烂了的小白褂,将小白褂缠到伤口上,然后吃力地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出了万胆操家的大门。

    万胆操一伙人在房檐底下看着赵云飞离去,愣是一声没吭,万金亮躲在自己的房间,甚至连头都没敢露一下。

    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街上没人,赵云飞咬牙忍痛往家走去,刚走进自己家的那条胡同,李兰芳正巧从赵云飞家里出来,远远的看见满身是血的赵云飞,不禁惊叫起来:“啊,你怎么了?”快步跑了过来。

    “狗咬的……”赵云飞强忍剧痛,说道。

    “怎么办啊?流了这么多血……”李兰芳扶住赵云飞,一脸惶急。

    赵云飞用右手捂着左臂,说:“先去你家,别吓着小吉……”

    进了李兰芳家的院子,李兰芳的爸爸李中上工还没回来,李婶正在厨房刷碗,闻声跑出来一看,也吓了一跳,和李兰芳一块儿把赵云飞搀扶进屋。

    赵云飞坐在椅子上,胸前全都是一条一条的血道子,大腿上的裤子也是破了好几处,左臂的伤口最严重,包裹伤口的白褂子都被血染成了红色,吓得李婶和李兰芳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李婶镇静下来,拿剪刀先把赵云飞的裤腿剪开,再把他的背心脱下来,防止鲜血凝固后把衣服粘在伤口上,李兰芳还想在旁边看着,被她妈呵斥:“你这么大姑娘还看?还不快去找大夫来。”

    李兰芳含着眼泪,满脸通红地出去了。

    村里的大夫姓韩,和韩拓家是本家,以前是给猪打针的兽医,后来自学成才,考了个中医的证书,这样也给人看病。

    韩大夫来了,已经听李兰芳说是被狗咬了,带了狂犬疫苗和破伤风的针,进屋见赵云飞伤得这么严重,也吃了一惊,拿的碘酒和医用棉不够,又让李兰芳骑自行车去拿了一趟。

    问起怎么让狗咬了,赵云飞只是说去万胆操家要救灾款,被他家的藏獒咬了,并没提踢桌子打架的事情。

    李婶用碘酒给赵云飞清洗伤口,嘴里吸着凉气说:“救灾款不给就不给吧,咋能放狗咬人呢?”

    “这帮混蛋也太不讲理了,干嘛随便扣人家的救灾款!”李兰芳被气得已顾不上女孩的矜持形象,也骂起了脏话。

    韩大夫一边准备着注射针剂,一边说道:“他们干的那些事就别提了,政府有贫困救助,听说还有低保指标,按咱们村来说,是不是应该把这救助指标给云飞兄妹俩?可那钱到底有多少?给谁了?咱们谁都不知道。”

    “还能给谁?还出得了村委会那个牲口圈子!”李婶接口说。

    李兰芳一边抹眼泪一边说道:“刚才我去拿药听街上人议论,万胆操一家也没得好,云飞把他家的桌子都踢翻了,把万胆操和他老婆,还有他二儿子都给打了。”

    韩大夫和李婶听了这话都是一愣,韩大夫笑着对一直没吭声的赵云飞说:“没想到你这小子脾气还挺火爆。”

    正说着,韩拓推门进来,看见赵云飞伤成这样,也是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李婶劝道:“傻小子,云飞还有口气呢,又没死,瞧你们俩能哭成这样。”

    韩大夫一边给赵云飞上着药一边说:“孩子就是孩子,容易冲动、动感情,再过几年,你就是想看他掉眼泪都难了。”

    韩拓已经在街上听说了事情经过,抽噎着说:“他们太欺负人了。”

    “他们不欺负人那又吃又喝的钱从哪来?”李婶一副老于世故的语气。

    “咱们不是法治社会吗?就没人管得了他们吗?”李兰芳握紧了拳头似乎想要打人。

    李婶白了李兰芳一眼说:“傻丫头,你懂个啥?就拿这件事来说,因为这几百块钱的救灾款都不值得打官司告状,就算告下来了,顶多也就是把钱给你,最后算下来,你打官司花的钱和耽误的工夫比这个钱要多得多——干啥都要先算算账。”

    韩大夫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说法:“哎,是这样。”

    韩拓抹着眼泪说:“那他们家的狗咬人就白咬了吗?”

    李婶打了一下韩拓的头说:“傻小子,不白咬还能咋样?你让他赔医药费,他就不赔,你能咋样?你就算报了派出所,派出所和他们是一伙人,也是帮着他们说话,再说,云飞也把他家人打了,这事能说清?”

    韩拓无以对,最后恨恨地说:“我早晚给云飞报仇。”说完摔门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