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方战神江宁〕〔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甜妻可口:大叔每〕〔海贼之疾风剑豪〕〔修罗丹神〕〔从1983开始〕〔好孕甜妻:狼性大〕〔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三爷,夫人她又惊〕〔军师威武〕〔极品萌宝:霸道爹〕〔我创造的万事屋〕〔红楼春〕〔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小妻太娇嫩,枭爷〕〔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1990〕〔我不好哄的〕〔贝乐顾柏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5章五龙争锋大赛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通过救灾款这件事,村支书万胆操不得不对赵云飞这个毛头小子刮目相看,昨天的那一幕想起来就让他心惊胆颤,赵云飞小小年纪,敢拼敢杀,下手狠辣,毫不容情,而且说上访就上访,有胆有识,做事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这要不是自己得到消息及时在半路把他拦下来,说不定这事情还就真的闹大了,要真是闹大了,还真不好收场。

    万胆操又想起了自己的三儿子万金亮,赵云飞和万金亮是同龄,比较起来,自己的三儿子简直就是一头能吃能喝的猪啊。

    每个村子里面都会出几个能征惯战的愣头青,看来用不了几年,这个没爹没妈的赵云飞肯定就是东龙泉村的最愣的愣头青了。

    说起那笔救灾款,万胆操黑下的类似这种款项并不是头一遭,村民们根本就没有渠道了解这里面的真实情况,就算知道一点半点,也没人敢找他要,一是因为分到每个村民身上的钱并不是很多,因为一点钱和村支书翻脸不值得,再有就是村民们全都怕他。

    要钱,你敢要?劈头盖脸臭骂一通,再给几个大耳刮子,下次永远也不要了。

    要知道从村委会领工资的全都是万胆操的人,其实跟打手也差不多,只要万胆操说一声,村里的别管是谁,绝对让他吃不了兜着走,虽然不至于杀人放火,但结结实实打一顿,再砸了他家的窗玻璃,就能让他家过不了踏实日子。

    老实巴交的农民,说也说不过,打也打不过,谁也不敢做这个出头鸟,所以大多也就只好都忍了。

    忍,能过日子,不忍,日子过不下去,这就是许多农民所面对的现实。

    而对于少年赵云飞,万胆操现在还真没什么好办法,赵云飞要是个大人,打他个半死,出口气,解解恨,可问题是赵云飞还是个孩子,至少从法律上讲还是未成年人,而且家里连个大人都没有,就俩孩子,这要是兴师动众的去报复,就算自己再厉害,恐怕也难免会茅坑里扔炸弹——激起公愤,街坊邻居看不下去,弄不好就会出大事啊。

    作为村支书的万胆操对大问题上还是有一些见解的,至少比纯粹是流氓出身的村主任李大辉见识高,这要是李大辉,才不管他是不是孤儿,早就抄家伙打上门了。

    万胆操不想把事情闹得不可控制,遇上这么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小子,看来这笔救灾款不吐出来是不成了,只好自认倒霉。

    ……

    清晨的阳光带着丝丝的暖意,照耀在赵云飞和李兰芳身上,沐浴在清晨的暖阳中,赵云飞和李兰芳回来时的心情和去时的心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种轻松的感觉,即使是一贯严肃的赵云飞,脸上也不禁隐隐透出一丝笑意。

    李兰芳想起万宝亮刚才那阴狠的眼神,心头略有些不安,不过很快就被赵云飞所感染,心情也变得愉快起来。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李兰芳采了一朵小小的野花夹在耳朵上,如花的笑脸在那朵野花的装扮下更显得娇媚可爱。

    “啊,我脚疼!”李兰芳在走了一小段路之后,不禁咧起小嘴叫道。

    赵云飞低头看了看,见李兰芳的脚上穿着一双塑料凉鞋,说道:“穿这种鞋走这么远的路脚能不疼吗?来吧,我背你。”说着赵云飞松开李兰芳的手,蹲下身去。

    李兰芳脸上先是一喜,但马上又想到赵云飞胳膊上的伤口,皱眉说道:“我还是忍忍吧!”

    赵云飞歪头看向李兰芳,笑道:“是担心我的伤吗?我身上的伤口只要一见阳光就好得飞快,刚才晒了一会儿太阳,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信你看。”赵云飞伸直了胳膊让李兰芳看。

    昨天还血肉模糊的伤口此时已经结了痂,既不红,也不肿,李兰芳见赵云飞的伤势好转也是很高兴,“啊,还真是好了,怎么好的这么快呀?”

    赵云飞笑道:“这就是人穷命贱,要是有点伤病就躺上大半年,那就只好喝西北风了!”

    赵云飞的伤势让李兰芳彻底放了心,小鸟依人般伏在赵云飞背上,赵云飞双手揽在李兰芳的大腿上,站起身来迈步前行,并不感到吃力。

    李兰芳伏在赵云飞那坚实的背上,不禁心情荡漾。

    “好多年你都没这样背过我了!”李兰芳在赵云飞耳边轻声说道,日渐饱满的身体散发出少女特有的屡屡体香。

    小时候,赵云飞、李兰芳、韩拓三人天天在一起玩耍,李兰芳和韩拓都要听从赵云飞的号令,李兰芳毕竟是女孩,有时难免会耍小性子,而赵云飞自幼性格执拗,常常对李兰芳的小性子寸步不让,甚至会把李兰芳给气哭,眼泪是女孩最好的武器,每当这个时候,赵云飞只好又反过来安慰李兰芳,在费尽口舌都无效的情况下,他就会突然背起李兰芳疯跑,往往这样没跑几步,背上就会传来小姑娘清脆的笑声。

    回忆起幼年一幕一幕温馨的往事,赵云飞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李兰芳正舒服的把脸枕在赵云飞的后脖颈子上,对于赵云飞面部表情的变化敏感的察觉到了,问道:“你自己在偷笑什么?”

    赵云飞一向比较严肃,对于这种打情骂俏式的交谈略显尴尬,结巴的说道:“没、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一说谎话就会结巴,骗不了我!”李兰芳说道,仍是那样舒服的趴着,还随着赵云飞步伐的一起一伏轻声的哼哼。

    “我就是想起来咱们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赵云飞说。

    “小时候,嗯,你还记得吗?小时候咱俩还拜过天地呢,我当了你一天的小媳妇,拜完天地,我用树叶子、草叶子给你做饭,你还假装吃得很香。”李兰芳轻声说,幼时过家家的情景历历在目。

    赵云飞不禁莞尔,说道:“怎么不记得,你最可笑,居然让韩拓装成是咱俩的孩子,让他管我叫爸爸,管你叫妈妈。”

    李兰芳争辩着笑道:“哪是我呀,韩拓从来就不听我的话,是你叫韩拓这么叫的。”

    赵云飞笑道:“韩拓是听我的话,不过,在你兜里装着牛奶糖的时候,他就最听你的话了!”

    两人不禁都呵呵的笑起来。

    走了一阵,饶是赵云飞身体强健,身上也微微冒出了汗,李兰芳虽然心疼赵云飞,怕他伤后累着,可是难得让赵云飞背这么一回,下次再让他背,不定要等到哪一天呢,所以打心底不愿意下来自己走路。

    正在纠结中,前面一人骑着一辆三轮车飞奔而来。

    李兰芳笑道:“说曹操曹操到……”

    韩拓把三轮车蹬得飞快,三轮车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快速行驶,颠簸得特别厉害,发出一阵阵“哐啷哐啷”的响声。

    转眼间,韩拓到了近前,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问道:“你们都没事吧?”他在路上看见万胆操的二儿子骑着摩托车过去,心里甚是着急,生怕身上有伤的赵云飞吃亏,所以拼了命的蹬车,累得呼呼喘气。

    赵云飞放下李兰芳,伸了伸腰,回答道:“没事。”

    李兰芳娇嗔的对韩拓说:“你怎么现在才来?都快累死我了。”

    “你还累?你瞧我这一身汗,都快担心死了……哎,我就不明白,你那待遇咋就这么好呢?累了还有人背着,背你的人身上有伤都没喊累,你还喊累?”韩拓气呼呼地瞪了一眼李兰芳。

    “小气鬼,就会和女生瞎计较。”李兰芳手扶三轮车的车厢,轻轻一跳就跳了进去,因为心情好的缘故,对韩拓的冷嘲热讽毫不在意,换在平时,她才不吃这个亏呢。

    “先说好了啊,我可不蹬三轮,一大早上我连饭都没顾上吃就出来追你们俩。”韩拓仍是气鼓鼓的,说着,自己也跨进车斗里,和李兰芳相对而坐,却故意歪着头不瞅李兰芳。

    赵云飞笑笑,把肩上的背包塞到韩拓手里,说道:“里面是烙饼摊鸡蛋,吃吧!”说完跨上车,慢慢悠悠的蹬了起来。

    李兰芳望着韩拓,撇着小嘴儿说道:“那是我做的,有脸就别吃。”

    韩拓鼓着腮帮子,憋了半天,自己终于憋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急不可耐的解开书包,把那张裹着炒鸡蛋的烙饼拿出来,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脸!”说完,李兰芳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韩拓吃完了饼,一抹嘴,拍拍赵云飞的肩膀说:“我来蹬车。”

    赵云飞回头笑道:“怎么?不生气了?”

    韩拓说道:“我不气别的,明摆着你身上的伤不轻,她还让你背着,怎么就那么狠心?真是狠毒莫过妇人心啊!”

    李兰芳骂道:“那烙饼摊鸡蛋还不如带回去给小黑吃呢,小黑吃了还知道朝我摇摇尾巴,你吃了转脸就不认人。”

    赵云飞笑道:“你们俩,一到一块儿就掐架。”从车座上下来,和韩拓调换了位置。

    李兰芳朝着韩拓的背影说道:“这不能怨我,我的脚被鞋磨得走不了路,云飞说他伤好了,我才让他背的。”

    “伤好了?这么快?”韩拓回过头来瞧赵云飞的胳膊。

    “好的还真快,记得小时候咱俩一块儿受伤,总是你比我先好。”韩拓说道。

    李兰芳笑道:“我记得有一次你们俩捅马蜂窝,都被马蜂给蜇了,结果你只是起了几个小包,韩拓的脑袋却肿得像个猪头。”

    想起当年那一幕,三人全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哦,对了,还没问你呢,你怎么知道我俩要进城?”李兰芳问韩拓。

    韩拓摇晃着脑袋说道:“我这是神机妙算,心有灵犀!”

    “呸,正经点!”李兰芳知道韩拓那二百五的劲儿要上来,在后面使劲儿拧了他一把。

    韩拓疼得直吸冷气,嚷道:“你下手就不能轻点,真是狠毒莫过……”

    “还废话呢……”说着李兰芳又要伸出芊芊玉指。

    吓得韩拓赶紧讨饶:“别别,我怕你了,是这样,早晨我去你家,你们俩全都没了影儿,去后院找也没有,你爸就说你们可能去上访了,这样我们就兵分两路追出来,你爸追的是镇上那条路,我追的是县城的方向,这不,把你俩给追上了,哦,刚才一生气都忘了问了,你俩怎么又往回走?刚才我看见万宝亮骑着摩托车过去……”

    李兰芳笑道:“事情解决了,刚才万胆操和万宝亮拦住我们,答应把救灾款给云飞。”

    “万胆操服软了?不会是没憋着好屁吧?咱们可得防着点。”韩拓脸上满是惊讶之色,对于万胆操会服软,他一点都不相信,万胆操是什么人?不但心黑,脑子还好使,又当着村支书,怎么可能会轻易把吃进肚子里的肥肉给吐出来。

    至于怎么防,韩拓只是随口一说,心里面可没有半点谱。

    赵云飞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他们无非是打人、砸玻璃,还能干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怎么来,我就怎么还回去。”

    李兰芳听了赵云飞的这句话,情绪也上来了,说道:“对,再敢欺负人,咱们就和他们拼了!”

    赵云飞嘴角微翘,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说道:“我一个人和他们周旋就行了,你们两个别掺和进来。”

    韩拓大声道:“那怎么成?我和小芳绝不能眼看着你挨欺负,就算打不过,也要吐他们一脸吐沫……”

    赵云飞从后面拍了拍韩拓的肩膀,对于赵云飞来说,有韩拓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哦,对了,还有一个月就到五龙山庙会了,今年咱俩也到了参加五龙争锋的年龄,我这两下子是不成啊,你还不报名试试?万一能拿个名次,多少还能得些奖励。”韩拓说道。

    五龙山庙会是五龙山地区的东龙泉村、西龙泉村、北龙泉村、塔井村和镇龙寺村这五个村庄一年一度的传统庙会,庙会日期是每一年阴历的八月初八,庙会集场设在五龙山靠近镇龙寺村的山脚下。

    “五龙争锋”是庙会上的传统竞技民俗活动,由每个村庄派出四名青年,参加三个比赛项目——摔跤、射箭和摸高。

    摔跤和射箭都好理解,而摸高项目是五龙争锋大赛所特有的。

    五龙山庙会集场有一块高达十五米、长近三十米的光滑石壁,这石壁规规整整,光滑如镜,犹如鬼斧神工一般,参赛者手上沾着朱砂,奋力冲上石壁,将手上的朱砂抹在石壁上,谁抹得最高谁获胜。

    当然,最终的获胜者要综合三项成绩,三项综合成绩的第一名的称号叫作“金龙”,第二名叫作“银龙”,第三名叫作“青龙”,第四名叫作“墨龙”,第五名叫作“灰龙”。

    “五龙争锋”是武比,还有对歌比赛,是为文比,参赛者为五个村的年轻女孩子,叫作“五凤争鸣”,她们参赛的曲目必须都是自己写自己编的,优胜者和“五龙争锋”一样,除了奖金和实物奖励之外,也是可以获得五个荣誉称号,分别是:金凤、银凤、青凤、墨凤和灰凤。

    参加庙会大赛是有着年龄的限制的,凡是这五个村子里的年满十二周岁至二十二周岁的青少年都有资格参加,当然是先参加村里的选拔,在村里被选上了,才能参加大赛。

    五龙争锋大赛是五龙山庙会最重要的活动之一,颇有历史,村里的老人都说不清有多少年了,有的老人说,五龙山有多少年,这庙会和比赛就有多少年——当然,这是老人们比较迷信的一种说法,没什么科学依据。

    总之,这五龙山庙会是五龙山地区一年一度的最热闹的集会。

    ……

    三人进了村,直接回到李兰芳家,李中追的是去镇上的那条路,自然是追不到,此时也已回来,正和自己老婆坐在屋里为他们担心,见三人安然无恙的回来顿时就都松了一口气。

    赵云飞三人进了屋,李兰芳像个小鸟一样,唧唧咯咯,连说带比划,把万胆操和他二儿子截住他俩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脸上充满了胜利的神情。

    对于老实巴交的李中来说,这一次没捅出大祸来就是值得庆祝的事了,也没有过多的责备赵云飞和李兰芳,吩咐李婶准备中午饭,让韩拓也留下来吃饭,李兰芳跑到后院把小吉也接了过来。

    经过赵云飞这么一闹,许多被村干部欺压过的村民们都暗暗觉得解恨,这么多年来只有村支书万胆操欺负人、去别人家闹事,谁敢去他家闹事啊,没想到小小年纪的赵云飞这回不但当着镇领导的面儿踢翻了万胆操家的酒桌,打了万胆操和他的二儿子,还打瞎了万胆操家藏獒的一只眼,把万胆操家闹了个底朝天,最后还逼得万胆操答应给救灾款,这可真是大快人心。

    解恨是解恨,但也都为赵云飞有些担心,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万胆操是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必然还会找机会报复。

    得知赵云飞被藏獒咬伤,街坊邻居都悄悄的到赵云飞家来看望,都没空着手,有的拿着十几个柴鸡蛋,有的留下五块钱或十块钱,等赵云飞在李兰芳家吃完午饭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家里和面用的陶瓷面盆和洗脸盆已经被鸡蛋给装满了。

    晚上,小吉抱着小收音机睡着了,赵云飞轻轻的把收音机从小吉的小手中拿出来关掉,熏蚊子的火绳已经点上了,类似檀香的味道在屋里弥漫,摆在屋子当中的圆桌早已被擦得干干净净,只是桌面的黄油漆已经掉得差不多了,显得斑斑驳驳。

    赵云飞拿出自己那个私密的笔记本和一支圆珠笔,坐在圆桌前静默片刻,心有所感,写下这样几句话:

    人生多磨难,

    心如铁石坚。

    宁肯身受苦,

    不让志气残。

    赵云飞写完之后,轻声读了两遍,觉得很是满意,然后在右下角写下年月日,合起本子。

    天气有些闷热,屋外隐隐传来雷声,看样子是要下雨。

    赵云飞起身出了屋子,小黑就在门边卧着,见赵云飞出来,爬起来朝着赵云飞直摇尾巴。

    赵云飞见铁锨立在东墙之下,走过去将铁锨拿到房檐底下来,以免被雨水淋了生锈。

    回到屋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昨天和万胆操家的藏獒搏斗的时候,裤子褂子都被抓烂了,奇怪的是,腰上系着的这条皮带却丝毫无损,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解开皮带扣,从裤腰上把皮带抽出来,托在手中查看。

    这条皮带比一般的皮带要宽不少,桌上正好有一把文具尺子,赵云飞拿尺测量了一下,差一点不到五厘米,刚好可以穿过裤襻,皮带的皮子并不厚,材质不像是牛皮,黑油油的,触手有丝丝凉意,看纹路倒有些像是鱼鳞。

    他猛然想起来,父亲在临终前曾告诉过他,这条皮带是他们家祖辈传下来的,一定要好好保管,后来因为自己没有皮带用,就一直系着这条皮带,当时年纪小,也没太当一回事,现在看来,这条皮带处处透着古怪。

    赵云飞双手托着皮带凑到灯光底下,忽然发现连接皮带扣的一端有些异样,用指甲尅了尅,似乎是双层的,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这两层粘连在一起,要不是凑着灯光仔细查看,还真不容易发现。

    呆呆的愣了几秒钟,赵云飞起身从书包里找出削铅笔的小刀,拔出刀片,用刀刃小心的插入粘连处,然后慢慢向两边和纵深豁开,六、七厘米长的刀片已经完全插入其中,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条皮带竟然有夹层。

    “扎裤子用的皮带而已,为什么还要不嫌费事做出个夹层来?”

    赵云飞心中暗暗奇怪,把手指伸入夹层摸了摸,感觉夹层之下凹凸不平,凭手感就知道是刻有字迹,用手指掰着开口处,在灯下看了半天,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这下可真是难住他了,明明里面刻着字,由于开口太小,却根本看不清字迹,除非拿剪刀把上面一层剪开,但那样的话,这条祖辈传下来的皮带岂不是毁在自己手上了,况且父亲临终遗让他保管好这条皮带。

    赵云飞拿着皮带在屋里走了好几圈也没想出在不破坏皮带的前提下能看到字迹的办法,无奈之下,将皮带放到桌子上,看着皮带发了会儿愣,然后起身搬起板凳来到大衣柜前,蹬上凳子从柜顶将金刀取下。

    那种沉甸甸的感觉一入手就让人自然而然的产生挥舞的欲望,赵云飞挥舞了几下,顿时满屋金光灿灿,收住动作,一手摩挲狭长的刀身,默念刀身上刻的那一行字:胸怀天下,抱诚守真,舍生取义,龙之传人。

    赵云飞忍不住心里暗叹:“真是一把宝刀!”

    望着手中的金刀,一眼瞥见桌上的皮带,他忽然灵机一动,一手拿起刀,一手拿起皮带,想要尝试将刀插入皮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