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仁手邪妃倾世心落〕〔偏执霸总的罪妻〕〔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张诺李世民〕〔我在大唐开酒馆张〕〔孙策的野望〕〔我的师姐都太不稳〕〔我在名著世界优雅〕〔染君眸〕〔猛男诞生记〕〔我的代号叫绿牛〕〔医生大佬是白切黑〕〔南北域主〕〔绝代战神归来〕〔王者战神江南〕〔王者战神〕〔红警之制霸银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8章一脚踢翻又一个小高潮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抬头一看,认得这个人,是镇上管理市场的一个头头,以前赶集的时候他也收过管理费,四十多岁年纪,长着一个大酒糟鼻子,穿着个带肩章的短袖制服,敞着扣子,人长得五大三粗,那肚子比旁边卖猪肉的那哥们肚子还要大,一看就知道是长期泡在酒桌上,吃喝惯了的。

    “汪主任,一早出来转转?”卖猪肉的哥们一脸讨好的表情,掏出烟来敬上。

    汪主任接过烟来看了一眼商标,知道是十块钱一盒的烟,还算过得去,叼在嘴上。

    猪肉哥打着打火机,凑上来给汪主任点燃了香烟,他平时出摊卖猪肉都是带着两盒烟,一盒廉价烟,主要是自己抽,另一盒是贵一些的烟,用来打发收费的这些人。

    汪主任夹着烟的手指指着赵云飞的鸡蛋说道:“交十块钱管理费。”

    赵云飞直起腰来,扫了一眼姓汪的,说道:“今天不是大集,怎么还收管理费?”

    管理费一般都是大集的日子才收,其它日子摆摊一般不收费,赶集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一点。

    “你在这儿摆摊就得交管理费,跟大集小集没关系,知道不?”汪主任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以前小集我也摆过摊,为什么没收过管理费?”赵云飞面不改色地说道。

    猪肉哥见这边争论起来,咧着嘴尴尬地干笑着,然后悄无声息地退回到自己的肉摊子后面,皱眉缩脖,假装没听见这边说什么。

    “以前?以前那是没瞧见你,别废话赶紧交钱。”汪主任拉高了嗓门,语气显得越来越不耐烦。

    一般的“老农民”对这种穿制服的公家人都是非常害怕的,在这样的威逼之下,绝大多数都会乖乖的掏钱。

    也有人会壮起胆来讨价还价,低声哀求,说还没开张云云,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能否少要点。

    也有拙口笨腮的,胡攀乱扯“为什么不收别人的管理费?单收我的?”等等类似语,面对攀扯的人,汪主任是老油条了,只要对方敢说出这样的话,他就有本事叫来十几号摆摊的小贩,当场问他们交没交管理费,这种情况下谁敢不顺着他说啊,不但会异口同声的说交了,还会给他帮腔,让被收费的人骑虎难下,不交都不成了。

    赵云飞不属于第一种“老农民”。

    也不属于第二种。

    以他的性格,他绝无可能说出攀扯别人的话。

    赵云飞嘴角边微微露出一丝冷笑,很显然,汪主任的语气激怒了他,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口袋,话语里充满挑衅的味道:“钱,我有,不过,今天这管理费我就是不交。”

    汪主任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了赵云飞一番,怎么看赵云飞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少年,不像是有什么背景的。

    “有背景的怎么可能会蹲在集上卖鸡蛋。”汪主任心中暗暗思量。

    想明白了这一节,他轻蔑地撇了撇嘴,随即瞪起眼睛喝道:“你个土了吧唧的臭农民,在这儿给他么我充什么大尾巴草狼?你知道这儿是谁的地盘吗?你不交管理费?让我们这些国家干部全都喝西北风去?”

    “你爱喝什么风喝什么风,跟我没关系。”赵云飞神色漠然,说道。

    猪肉哥已经嗅出了这边的火药味,干脆一低身,蹲在了肉案子后面。

    “行,你不交管理费是吧?你不服从管理是吧?”汪主任说着,一步跨到三轮车旁,见一个盆子里面放着一袋猪肉,伸手就把那袋猪肉拎了起来,“你不交管理费,就拿这个顶了。”

    小吉一直站在三轮车旁,见这个长着酒糟鼻子的红脸大胖子拿了车斗里的猪肉,她立刻扑上去,两只小手死死地揪住装猪肉的塑料袋,也不吭声,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紧盯住这个抢猪肉的人。

    汪主任抓着猪肉扯了两扯,小吉并未松手,瘦小的身体被扯了个趔趄。

    那位要买鸡蛋的大娘看不过去了,对汪主任说道:“这位大兄弟,这俩孩子卖点鸡蛋也不容易,您高高手,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汪主任大眼珠子一瞪,说道:“谁是你大兄弟?有你什么事?我这叫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你懂不懂?我这叫管理,我代表国家,你懂不懂?给我他么滚一边儿去……”

    那位大娘听汪主任搬出来国家和法律,被吓了一跳,这些自己还真不懂,只好讪笑着,骑上电三轮走了。

    赵云飞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姓汪的绝不是正常的收费,更像是来故意找麻烦的。

    赵云飞纹丝没动,目光冷冷地盯着他。

    汪主任见赵云飞既不说话也不动,只是这样盯着他看,被盯得浑身不自在,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是在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抢东西,慌忙松开手。

    小吉将那袋猪肉紧紧地搂在怀里,仰头望着这个抢肉的人,小嘴瘪着,似乎要哭,却又被她用力忍住了。

    汪主任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因为害臊,连眼珠子都红了,指着赵云飞嚷道:“今天这个管理费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不拿钱你就别想走。”

    “行,我交。”赵云飞冷笑一声说道。

    正在气头上的汪主任见赵云飞忽然改口,先是一愣,然后才露出一副得意的神情,心里说:“小王八羔子,你还敢跟我斗。”

    经过这样一闹,此时已经围了一圈儿看热闹的人,见赵云飞被迫服软,说要交钱,有的围观的人就说道:“这孩子不懂事,早点交了钱不就没事了,非得惹领导发火。”

    也有人小声议论:“十块钱管理费?怎么收这么高?农产品不是只收两块钱管理费吗?”

    “而且今天不是大集,应该不收管理费呀!”

    “不用说,肯定是这孩子不懂事,没给汪主任敬过烟,不听话还不多收他的!”

    “得罪了汪主任,以后别想在镇上摆摊了。”

    赵云飞并未理会旁人的议论,伸手从裤子口袋里面掏出一叠大大小小的钞票,抽出一张十元面额的在汪主任面前晃了晃,说道:“钱在这儿,把收据开给我。”

    就这一句话,汪主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得意的神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过来收赵云飞的管理费完全是因为万胆操的一个电话。

    从家里赶过来,身上根本就没带收据——他身上就从来没带过收据,他收费是不开收据的。

    现在被赵云飞的一句话僵在这里,一时间竟然哑口无。

    围观的人此时似乎也觉察出来,这不是正常的收取管理费,这明明是找茬。

    现场一片寂静,众人的眼睛都盯着呆若木鸡的汪主任。

    在这个集市上,汪主任对于这些“老农民”来说就是上帝一般的存在,小商小贩全都拿他当祖宗供着,他何曾受到过这种气恼,心里的怒气腾腾的往上冒,把手里的半截烟朝地上一摔,指着赵云飞的鼻子叫道:“你要收据是吧?要收据的管理费是一百,你掏一百块钱出来。”

    汪主任毕竟是老江湖,他料定赵云飞这两盆鸡蛋卖不了一百块钱。

    赵云飞没说话,双眼中却闪过一丝寒光。

    “哼哼,拿不出钱来是吧?你这属于非法经营,这些鸡蛋说不定都是偷来的,全部没收。”汪主任说着弯腰就要端盛鸡蛋的盆子。

    就在汪主任弯下腰,双手还没有触到盆子边缘的那一刹那,赵云飞已是忍无可忍。

    忍无可忍,

    无需再忍;

    若能再忍,

    那是死人。

    “去你妈的”赵云飞抬起腿来,照着汪主任的大酒糟鼻子就是一脚。

    汪主任弯腰端鸡蛋时,脸部的角度以及和赵云飞之间的距离,可以说是最佳的攻击角度和距离,赵云飞知道这件事不能善终,岂肯放过这一机会。

    那一脚踢得非常之重,赵云飞的脚面完全吻合地抽在了汪主任的脸上。

    汪主任脸上的那个大酒糟鼻子首当其冲,巨大的冲击力使他那肥胖的身体整个倒翻了出去,砸在后面看热闹的人群身上,两个看热闹的小媳妇直接被砸到地上,哭声和叫声响成一片。

    看热闹的人乱哄哄地七手八脚把汪主任搀扶起来,汪主任翻着白眼,跟喝醉了酒一样,晕头转向地在原地转着圈子。

    那肥胖的脸上分外精彩,大酒糟鼻子歪在一旁,往下淌着血,上下嘴唇不能合拢,露出被踢松动了的门牙。

    好不容易他才找到了平衡和方向,有心想要冲上去为自己讨回公道,但自己现在天旋地转,站都站不稳,更何况打架了。

    况且见赵云飞一脸的漠然神情,随意的那样站着,似乎是有恃无恐,他立刻就明白了,这小子不好惹,肯定是手底下硬,就算是自己先出的手,恐怕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汪主任颤抖着手指指着赵云飞,说话嘴里直漏风:“你、你有种就别走,你等、等着……”一摇三晃的疾步朝着镇里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