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谁许情深误浮华〕〔极品嚣张妃目〕〔旷世神医〕〔夫人娇宠手册〕〔厉少,你老婆马甲〕〔开局就剑道无敌了〕〔平行的生活〕〔路鱼〕〔黑丛林特遣队〕〔宠婚撩人:老公坏〕〔王胥〕〔太极医仙叶凡〕〔林语嫣冷爵枭〕〔叶凡唐若雪.〕〔极品捡漏王〕〔书穿八十年代小女〕〔大唐验尸官〕〔天道宠儿开黑店〕〔从野怪开始进化升〕〔斗罗之九尾天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9章新来的领导是美女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望着汪主任的背影,脸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

    围观的好心人纷纷劝他:“小伙子,你闯祸了,那个人是当官的,咱们老农民惹不起,赶紧走吧,现在还来得及。”

    对于好心人的劝说,赵云飞未作任何回应,只是默默地将鸡蛋盆子放进三轮车的车斗里,又把小吉手里的那一斤猪肉放在鸡蛋上面,然后拉着小吉的手,身体倚靠着三轮车,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围观的人们见赵云飞收拾东西,都以为他要走,没什么热闹好看了,纷纷散去,随后又发现,这小伙子似乎并不急于离去,好像还有戏,于是大家又停住了脚步,等待着看续集,只是围观的圈子大了一些而已。

    世界上毕竟还是好心人多,一个老大爷假装从赵云飞身前经过,低声劝说:“小伙子,别在这儿赌气啦,赶紧走吧,那汪主任不是什么好玩意儿,他要是找几个人把你打坏了,他连医药费都不会给你出,你不是白挨揍吗……”

    赵云飞报之一笑,仍是没说话。

    就连胆小怕事的猪肉哥都忍不住了,从肉案子后边探出头来,低声对赵云飞说:“你怎么还不走啊,民不与官斗,他认识的地痞可多了,到时候你可就麻烦了,哎,你咋那么倔呢,最后吃亏的是你……”

    赵云飞仍然是微微一笑,他之所以选择不走,其实是有着他自己的打算。

    并不是他胆大包天、天不怕地不怕,而是他把事情想得比较明白。

    现在要是选择离开的话,首先就会让人觉得理亏——打人后逃跑了,有理干嘛要逃呢?

    其次,现在离开,以后就再也别想在镇上摆摊卖东西了。

    还有一点,也是最现实的一点——骑着三轮车,带着妹妹小吉,根本就走不快,最多走到半路肯定就会被追上,到了野外,行人稀少,对方更加没有顾忌,要是动起手来,自己不怕,可是妹妹怎么办?况且,自己左臂上的伤还没完全痊愈,蹬着三轮车逃走,明知走不掉,还白白耗费体力。

    而选择留下来,要讲理,那就跟他们讲理,要是动武,他们至少不会当众对妹妹小吉下手,自己尽可以放手一搏,没有后顾之忧,就算打不过,凭他的身手,对方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走,明显是行不通的。

    留,则是明智之举。

    果然不出大家所料,汪主任带着人回来了,然而,让大家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汪主任带来的人不是身上刺龙画虎的农村黑社会,而是两名穿着制服戴着大檐帽的派出所警察。

    汪主任一手握着鼻子,一手指着赵云飞说道:“就是他扰乱市场秩序,还把我打伤了。”

    两名警察走到赵云飞面前,其中一个警察抖了抖手中的手kao,对赵云飞说:“是你打人了?人能随便打吗?你以为是打麻将啊?走吧,跟我们到所里走一趟。”

    小黑呲着尖利的白牙,喉咙里对警察发出威胁的吼声,赵云飞低喝一声:“小黑。”

    小黑歪头看着主人,伸出红舌头舔着嘴巴,又讨好的摇动了一下尾巴,表示警戒解除。

    赵云飞没反抗,人家警察又没动粗,也没抢东西,讲的也是道理。

    伸出双手,那个警察抓住赵云飞的手腕,想给赵云飞戴上,却看见赵云飞手臂上的伤口,吃了一惊,问道:“你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咬的。”赵云飞回答得非常简洁。

    他手臂上的伤口没有包扎,给他治伤的村大夫说狗咬的伤口包起来不容易排毒,而且天气炎热,包起来的话容易感染。

    那个警察回过头来一脸疑惑的问汪主任:“是你咬的?”

    汪主任连忙摆手否认,神情甚是尴尬。

    “狗咬的。”赵云飞微笑说道,惹得旁边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哄笑声。

    那个警察又转过身来面向赵云飞,一脸嘲讽的表情说道:“狗都把你咬成这样了,你还能打人?你这比歹徒还歹毒啊,看来不给你戴上银镯子还真不成……”说着,给赵云飞戴上了手kao。

    赵云飞说道:“我就是一个农民,怎么成了歹徒了?”

    那警察瞪眼说道:“你连国家干部都敢打,不是歹徒是什么?别废话,老老实实跟我们走。”

    派出所就在商业街的中心位置,离赵云飞摆摊的地方很近,距离也就二百多米的样子,镇政府把派出所设在商业街中心也是因为考虑到商业街人员比较密集和复杂,容易出现治安案件。

    分开看热闹的人群,派出所的一名警察和汪主任走在最前面,赵云飞走在他们身后,另外一名警察在赵云飞身后监视,小吉端着盆子在最后面跟着,盆子里除了卖剩下的那几个鸡蛋还放着和猪肉哥交换的那一斤猪肉,对于小吉来说份量不轻,端起来很是吃力。

    哥哥和人打架的场面小吉见多了,已经见怪不怪,只是这两个戴大帽子的警察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到了派出所门口,走在后面的警察对小吉说:“这里不让小孩进来。”然后关上大铁门。

    小吉眼巴巴的看着哥哥进了派出所,她没有哭闹,只是端着盆子和小黑安静地站在大门口等待。

    汪主任鼻子上的血已经擦干净了,和派出所的所长李良昌站在院子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着话。

    “镇政府旁边新开的那个巫山烤鱼味道不错,一会儿叫上兄弟们,咱们去尝尝。”汪主任一脸讨好的表情。

    在镇里,派出所所长是实权派人物,是有正式编制和职级的,而汪主任这个市场管理办公室主任,严格来说还算不上是官,镇上领导只要一发话,说让他干,他就能干,说不让他干,他就得下岗,根本就是一口吐沫的事,和派出所所长完全没法比,不过,即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也照样能对村里来的老农民吆三喝四地抖威风。

    “行,”李良昌点头答应,“吃完饭咱们去梦幻发廊打几圈麻将,这几天闲的蛋疼。”

    汪主任奸笑着说:“梦幻发廊的那个小妹越长越够味儿,早晚是您的菜……”面部表情牵扯到鼻子,使得汪主任的笑容看起来非常别扭。

    两人聊着天,屋里传来几声“嘭嘭”的撞击声,还夹杂着几声闷哼。

    汪主任和李所长会心地对视一眼。

    这时,大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拍门的声音。

    今天不是大集,派出所里算上所长李良昌只有三个人值班,而那两个警察正在办公室忙于“工作”,所以李所长只好亲自去开门。

    “谁呀?”李良昌很是不耐烦。

    “是我,董涛。”说话的是个年轻女人,这女人的声音,清、脆、甜、雅,说不尽的动听悦耳,让人一听之下就想见到声音的主人。

    “哦、哦……董书记,”李良昌呲了呲牙,暗自庆幸自己刚才问“谁”的时候没带“他么的”——还算文明礼貌。

    “我马上开门。”李良昌冲着汪主任使了个眼色,小跑着到门口,抽出门闩,打开大铁门。

    汪主任则慌忙朝着办公室跑过去,给那两个警察通风报信。

    打开大门的一刹那,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董涛眉清目秀,梳着一个简单的马尾辫,丝质白衬衣扎进裤腰里,显得上身非常饱满,搭配暗格长裤,优雅不失庄重,更衬托出修长窈窕的身材,她身旁停放着一辆新日牌白色电动摩托车,一个粉色防紫外线的夏季头盔挂在电摩的反光镜上,自然而然的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好一位动人的美女官员。

    董涛,据说背jg不凡,要不然才二十出头的女孩怎么可能当上镇书记,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董书记来五龙山镇是为了积累资历。

    “董书记,您过来视察工作?”李良昌笑着望向个子比他还高出一脑瓜顶的董涛说道,目光和董涛的目光对视了一下,然后又慌忙移开。

    眼含秋水、美丽逼人,这是李所长搜肠刮肚想出的词语来形容这位镇一把手。

    说起来,这美女效应还真不是一般的强。

    以前镇上老书记在位开会时,会场能变成睡场,一开会就睡倒一片,脾气出名好的老书记有一次都被气得拍了桌子,可片刻之后,睡觉的依然如故。

    也是,镇上的干部工作压力较大,晚上大家喝喝酒、打打麻将、斗斗地主,找点娱乐活动也是可以理解的,活动了一晚上,白天开会自然会犯困,人犯困的时候要是不让睡觉,那简直比上刑还难受,别说拍桌子,只要不罢官,就算你把茶杯摔地上也没人在乎。

    说来也怪,自从董涛书记到任,开会的时候大家不但不睡了,而且个个精神饱满,服装整洁,就连随地吐痰的习惯都没有了,会场抽烟的也少见了,一个个坐得笔直,两眼放光的望着主席位置的董书记,就像幼儿园的小朋友,总盼望着老师能投来慈爱的一瞥或是一个鼓励的微笑——董涛的霹雳手段还没使出来,仅凭美貌和气质就已经把这帮土皇帝给震慑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