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虎婿〕〔虎婿(杨潇唐沐雪〕〔拯救世界从电视台〕〔虎婿杨潇唐沐雪〕〔巅峰王者〕〔猎妖高校〕〔绝世龙门〕〔上门最强狂婿〕〔天骄豪婿〕〔唐门废婿〕〔顶级豪门〕〔上门最强狂婿杨潇〕〔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圣手闯都市〕〔全才天医〕〔三国之蜀汉中兴〕〔林羽何家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21章又见龙形云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车里没有了鸡蛋,回家的速度比来时快多了,骑到家才十二点半。

    进了屋,把那两个猪蹄子放进里屋吊在房梁上的一只篮子里,他知道小吉饿了,把那块猪肉用水洗了洗,捡瘦肉切下一小块,细细切成丝,葱花、蒜瓣都准备好,拿大碗和了一些面,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肉丝面疙瘩汤。

    疙瘩汤做好了,赵云飞先把小吉的小碗盛满,又拿筷子把锅里的肉丝全都挑出来,堆到小吉的碗里,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大杏树底下的小方桌,兄妹俩相对而坐,小吉懂事的把自己碗里的肉丝夹起两根来放到哥哥碗里,兄妹俩相视一笑,低头静静吃饭。

    饭后,赵云飞嘱咐小吉在院子里和小黑玩儿,自己溜达着出了村子,先顺路去地里看了看玉米的发芽情况,大多数种子已经顶破地皮,露出嫩嫩的苗芽,发芽率总体来讲还算正常,要是不发生其它意外灾害的话,今年的粮食问题就不用担心了,再加上那笔救灾款,今年与往年相比可能还要轻松一些。

    赵云飞家由于田地少,所以雹灾的损失小得多,而救灾款是按照人来发的,这样算下来,他家反而没啥损失,唯一让人有些担心的是,那笔救灾款到现在还没拿到手里。

    东龙泉村的村西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土岗,大概有两三千米的长度,岗子东侧地势低洼,是东龙泉村的水田,岗子西侧地势高,是旱田。

    村里有个古老的传说,说这条土岗是一条巨龙变化而成,这种说法现在相信的人已经不多了,更为科学的解释是,这条土岗曾经是一条河堤,而水田的位置其实就是河道,据村里的老人讲,某朝某代有一艘盛满金银财宝的大船沉在河里

    ——每一个村庄都有属于自己的传说,至于传说的真假,那就无从考证了。

    赵云飞爬上土岗,他喜欢在这条土岗上溜达,这上面有他太多的儿时欢乐,小时候,他经常带着韩拓、李兰芳到土岗上来玩儿,他们兜里装着火柴能在这上面玩儿一整天,烧红薯、烧土豆、烧花生、烤玉米、烤蚂蚱,甚至还烤过一条蛇,那味道别提有多美了,他们每次都是天黑了才回家,回家前还要堆上一堆茅草,点着了,在火堆旁跳跃几回,然后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一边往村子的方向走,一边还回头看那闪亮的篝火——那时候的赵云飞,无忧无虑,快活得就像天上自由飞翔的小鸟。

    ……

    向南走到土岗尽头,正要转身往回走,远远地看见一个身影也上了土岗,正朝他走来。

    赵云飞站着没动,这个时候上土岗来的除了李兰芳还能有谁。

    望着裙裾飘飘渐渐走近的身影,赵云飞竟然莫名的感到有些紧张,即便是上午面对那两个不怀好意的警察时他都没紧张,而此时,对于这个自小青梅竹马的伙伴,他的心却在不受控制的加快跳动,血液的加速运行使他的脸红了。

    李兰芳走近了,两人四目相对,彼此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怎这么早就到岗子上来啦?”来到赵云飞跟前,李兰芳浅笑着望着赵云飞说。

    “我提前出来了,看了看地里种子的发芽情况,然后到岗子上等你。”赵云飞怕李兰芳担心,所以并没有提起卖鸡蛋被抓进派出所的事情。

    “暑假过得真快,眼看都过去一半了!”李兰芳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闲聊。

    两人并肩站在高高的土岗上,向西望去,广阔的田野,让人的心胸也变得宽广起来,西北方向连绵的群山,巍峨而庄严,那山峰,远近高低,一层一层,令人望之不尽。

    李兰芳手指西北侧漂浮在山顶上白云说道:“你看那云彩,好不好看?”

    赵云飞凝目望去,只见五龙山最远的一座山峰之上,一条狭长形状的白云正在缓缓的改变着形状,先是边缘处变得越来越光滑,而后整块云彩越拉越长,其中一端竟然慢慢变成了一个龙头的形状,那龙头越来越惟妙惟肖,眼、耳、口、须、角,渐渐全都清晰可见,四只龙爪也从身体处缓缓伸出,细看,发现龙头和身体连接得并不紧密,若断若续。

    “啊,龙形云,”李兰芳欢快的拍手叫道,“今天真是太幸运了,我也看见了龙形云。”

    一阵微风迎面吹来,赵云飞身体不禁抖了一下,那条龙形的云彩又出现了,上次下了一场冰雹,这次呢?而且,这两天晚上自己接连梦到了龙,李兰芳也梦到了龙,无巧不巧的,今天又看见了云彩形成的龙。

    一直笼罩在赵云飞心头的不安变得强烈起来。

    “但愿,这是迷信吧!”赵云飞心头暗暗想道。

    “咦,你脸色怎么不太好?”李兰芳这时候注意到赵云飞表情上的异样问道。

    赵云飞一愣之下,眨了眨眼睛,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担心,上次看见云彩形成的龙,结果下了这么大的一场冰雹,现在又看见这种云彩,不知道是不是还会下冰雹,要是那样的话,刚长出来的玉米苗可就遭殃了。”

    李兰芳望着正逐渐散去的龙形云彩说道:“那只不过是个巧合嘛,你怎么也开始迷信了?”

    “嗯,那也太巧了吧!”赵云飞攥了攥拳头,终于忍住没把那晚的恶梦讲出来。

    李兰芳笑道:“我还看见过云彩形成的马呢,可像了,与马的形状比起来,我觉得形成龙应该更容易一些。”

    望着西北面的天空,李兰芳仍然兴致盎然。

    云彩逐渐变得稀薄,最后断成了四五片,缓缓的向着远方飘动。

    赵云飞沉声说道:“那场冰雹,要是放在五、六十年前,咱们村恐怕会饿死人吧!”

    “你这有点杞人忧天了,现在又不是五、六十年前,现在是二十一世纪呀,走吧,咱们到下面去看看。”李兰芳笑着说道。

    赵云飞抬头凝望了一下西北的群山,没再说话。

    田野里此时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现在不是农忙时节,许多村民晚上玩牌能玩一整夜,白天躺在家里睡觉,大热天儿,躺在炕上睡觉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这时候根本没有人愿意到地里来。

    李兰芳想要拉赵云飞的手,又不愿意显得太过主动,尽管她和赵云飞在麦秸洞里曾经有过亲密接触,但少女特有的羞涩并不会因为那一次接触而消失殆尽。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在岗头挖的土窑吗?我们去看看吧?不知道还有没有!”李兰芳扑闪着眼睛说。

    赵云飞点了点头说:“好。”与李兰芳并肩往下走。

    岗子的坡度非常陡,而且没有路,杂草丛生,坎坷不平,赵云飞见李兰芳穿着裙子,怕她被杂草绊倒,自然而然地牵住了她的手。

    走下岗来,赵云飞想松开李兰芳的手,却觉察出李兰芳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只好又重新握住。

    他们从侧面转到岗头,惊喜地看到他们小时候挖的那个土窑洞居然还在。

    李兰芳拉着赵云飞连蹦带跳,高兴的跑到土洞前,赫然发现洞里面竟然住了一窝野兔,一只棕灰色的大肥兔子受惊从洞里面窜出来,一连串大概有五六只手掌大小的小兔子紧随其后,一溜烟儿地跑进西边的田野里。

    抓野兔是赵云飞、韩拓、李兰芳他们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一般都是在刚入冬的时节,那时候的野兔因为要越冬,吃得特别肥壮,肉最好吃,赵云飞他们会根据地形,挑选有沟壑的洼地,在沟壑的最狭窄处、野兔最有可能通过的地方下好钢丝套,钢丝套是个活扣,用小木桩固定在地上,钢丝套的大小刚好能够钻过野兔的头部,当野兔的头部钻进来时,身体却钻不过去,而此时想要退回来,钢丝套却已经被长耳朵卡住,那个活扣越是挣扎就越紧——一只肥硕的野兔就这样成了赵云飞他们的美餐。

    看到一窝野兔从洞里窜出来,赵云飞本能地想要追过去,却被李兰芳用力一把拽住:“别追啦,你以为你是小黑呀?”说完,李兰芳掩口而笑。

    “也是,两条腿儿怎么也跑不过四条腿儿!”赵云飞挠着头傻笑。

    这个土窑洞让赵云飞想起来他和李兰芳、韩拓小时候干过的许多傻事,比如,下雨的时候特意从家里跑到这个洞里来避雨、下雪的时候到洞里来点柴火取暖、在没有月亮的夜晚躲在洞里看远处的坟头是不是会有什么东西从里面爬出来……

    李兰芳背着手,迈着优雅的步子,踱到洞口,探头往洞里面望了望,立刻笑得像春花般灿烂:“咱们小时候写的字还在,‘花果山水帘洞’是韩拓写的,‘我是玉皇大帝’是你写的,这个是我写的……”说着李兰芳捂着嘴巴嗤嗤地笑起来。

    “这个是你写的,‘我是王母……’”赵云飞终于完全放松下来,露出一丝笑容,压在心头的那些烦心事已被李兰芳那明媚的笑脸一扫而空。

    古人云,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其实,如果杜康是酒的话,这句古话根本讲不通,要不然怎么古人又说“借酒浇愁愁更愁”呢?所以,杜康要是能够解忧,除非这位杜康是个大美女。

    李兰芳正是这样一个能解忧的美女,咯咯娇笑着扑过来用手捂住赵云飞的嘴巴,不让他把“王母”后面那两个字说出来,身体也跟着贴了上去。

    温香软玉,赵云飞感到胸前被两团柔软轻轻摩擦,不由自主地双手紧紧搂住李兰芳的纤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