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神医女婿〕〔抢救大明朝〕〔我在大明当暴君〕〔我对系统求婚了〕〔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成了明日末世的NP〕〔大魔主〕〔无限轮回:我的天〕〔我真心不想当妖王〕〔农家长姐难为〕〔奥特曼:迪迦的无〕〔诸天苟仙〕〔顶级继承人〕〔魔戒骑士的奇妙之〕〔第一刺客女揟阵平〕〔安小敏顾均白〕〔我的绝美娇妻〕〔云烟畔见烟云色〕〔绝世战神〕〔入骨暖婚,霸道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22章发了一笔小财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李兰芳也用力抱住赵云飞。

    结实的臂膀、柔嫩的身躯涌动着无限的青春和激情,在那次麦秸洞亲热之后,李兰芳一直想找机会好好抱抱赵云飞,不巧的是赵云飞这边发生了不少事情,总没有合适的时机和心情。

    没有比今天再好的日子了,两个少年紧紧的贴在一起,李兰芳用力搂抱着赵云飞,仿佛要使劲把他挤压进自己的身体。

    这个年龄的少年,对于两性之间的探索有着极为强烈的渴望,其实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讲,这是最为自然的事情,这种激情和冲动使得物种得以延续,更使得世界丰富多彩。

    与赵云飞比起来,李兰芳显得更加的急不可耐,她闭上眼睛,微微翘起了双唇。

    那双唇,毫无污染、不含色素、娇嫩柔滑、健康清新、自然美丽,简直让人无法抗拒。

    赵云飞的大脑一片空白,情不自禁地吻了上去。

    这是两名青春少年的初吻,那次在麦秸洞中,他们由于是初次的亲密接触,心慌,手脚也慌,许多应该尝试的都没有尝试,而此刻,互相品尝着对方的滋味,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探索着对方的未知领域,双双陶醉在青翠的田野中……

    打开院门,小吉午睡刚睡醒,听见院子里大铁门开动的声音,小吉在炕上跪坐在窗台前,隔着窗玻璃望着哥哥。

    赵云飞没进屋,直接走向猪圈,他盘算着这会儿有空,应该把猪圈修一下。

    猪圈的围墙有个缺口,那是春天他起猪粪时拆掉的,因为他人小个子不高,猪圈又比较深,用铁锹往外挖猪粪太吃力,所以就把猪圈拆开个口子,这个口子要是再不修上的话,等小猪长大了说不定哪一天就会从这个口子上跳出来——这可是赵云飞家现在最有升值潜力的财产。

    平时空闲的时候赵云飞去砖厂捡了一些砖头堆在大门后面,修修补补都能派上用场。

    在农村,基本上没有没用的东西。

    搬了一些砖头到猪圈缺口处,估摸着砖头的数量差不多了,用铁锨把之前从西大岗子上拉回来的黄土扒成火山口的形状,又拎了一桶水,把黄土和成泥,一手拿瓦匠用的大铲一手拿砖干了起来。

    农村孩子动手的能力非常强,尤其像赵云飞这样的特殊家庭,不但要自己干农活、修理简单的农具,有时候就连电工、瓦工这些专业性比较强的活儿都需要自己去独立完成。

    其实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无论多么小的家庭,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事情,总不能有点事就去找别人帮忙吧,问题是,就算找,人家也不见得有功夫,所以,最简便、最经济的办法就是自己动手。

    猪圈缺口垒到一半的时候,村里的广播忽然发出“嘶啦嘶啦”的声音,这是播音的前奏,村里人都已经习惯了,赵云飞预感到可能是要喊他,果然……

    “赵云飞、赵云飞,你马上到村委会来一趟;赵云飞、赵云飞,你马上到村委会……”播音的人是村委会的万会计,广播内容印证了赵云飞的直觉。

    赵云飞直起腰来,愣了那么几秒钟,然后又弯腰继续垒砖。

    “哥,大喇叭在喊你呢!”小吉骑着她那辆早已锈迹斑斑的三轮童车来到赵云飞面前,这辆童车曾是赵云飞小时候的玩具,现在却成了小吉最为心爱之物。

    广播里面虽然没有明说让赵云飞去村委会干什么,但赵云飞觉得应该是救灾款的事情八九不离十了。

    赵云飞心情很好,用手指沾了点黄泥抹到小吉的鼻头上,说:“哥听见了,玩儿去吧!”

    小吉用手背抹了一下鼻子,弄得半边脸都是黄泥,带着童真的笑容踩着三轮车踏板去一边玩儿了。

    这几年来,兄妹俩相依为命,望着妹妹弱小的背影,赵云飞不敢想象,在这个世界上要是孤零零的只有他自己,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有勇气活下去,反过来对于小吉来说亦是如此。

    这时李兰芳走进院子,一脸担忧的神色,上次赵云飞被村支书万胆操家的藏獒咬伤,到现在伤口都没好利落,她仍心有余悸,她知道村委会那帮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担心赵云飞去村委会再次发生不好的事情。

    那次纠纷表面上是赵云飞伤得较重,但实际上是村支书万胆操家吃了亏,不但被赵云飞直接打上门,踢翻酒桌,打倒万胆操和他二儿子,还弄瞎了藏獒的一只眼,那条藏獒值不少钱呢,万胆操在村里是出了名儿的混蛋,他怎么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

    李兰芳一直为这事提心吊胆,反而是赵云飞完全不把这当一回事。

    见赵云飞还在干活儿,仿佛对广播的喊叫浑然不觉,李兰芳忍不住提醒:“广播在喊你,你怎么还在干活儿?”

    赵云飞抬眼看了看李兰芳,说:“干完了再去!”手里依旧没停。

    “他们不会……”李兰芳不无担忧地说,她不好把话直接说出来,一是怕伤到赵云飞的自尊心,二是怕刺激到他,弄不好冲动之下又惹出祸来。

    “放心,没事!”尽管李兰芳的话只说了一半,赵云飞还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把最后一块砖垒好,伸了一下腰,浑身的骨节“噼啪”一阵响动,干些体力活,身体就是舒坦。

    李兰芳乖巧地给他端来一盆水,正洗着手,韩拓一阵风似的跑进院子,说:“云飞,大喇叭在喊你,我跟你一块儿去!”韩拓的感觉和李兰芳一样,一听到大喇叭的广播,就好像听到了战斗的号角一般。

    “我也去,人多力量大,我就不信他们能把我们三个怎么样……”李兰芳见韩拓直接说出来,也跟着凑热闹。

    “你们干嘛去?又不是打狼,都在家等我,韩拓帮我把这些没用完的砖头搬到大门后面去,再把和泥的地方平整一下。”赵云飞一边擦手一边说。

    韩拓仍然坚持,说:“怎么不是打狼?他们比狼还要狠毒,我跟你去,万一他们还想动手,你也有个帮手,这帮人说白了就是黑社会,什么都干得出来。”

    “韩拓说得对,万一有事情,还能有个人通风报信,否则的话,我俩在家干着急……”李兰芳说道,一见面就拌嘴的李兰芳和韩拓难得有意见这么统一的时候。

    赵云飞听了他俩的话,心底不禁涌起一阵阵感动的波澜——这两个形影不离的伙伴虽然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对他的感情却比亲人还要亲。

    赵云飞永远都不会忘记,在他和小吉饥寒交迫的时候,李兰芳和韩拓从家里偷出烙饼或馒头给他送来,为了保证家里食物数量的减少在合理范围内,他俩宁愿自己饿肚子,这样的话大人就不会发现这个秘密——其实,他俩就算明说给赵云飞兄妹送吃的,大人也不会反对,但当年年纪幼小的他们却想不到这一点,以至于他俩常常挨饿。

    这些事情虽然已经过去多年,但赵云飞心里全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份感动是他内心深处最为珍贵的东西。

    也正是这心底的感动,让饱尝世事艰辛、人情冷暖的赵云飞对这个世界还保留着一份温暖和希望。

    赵云飞当然不会答应韩拓和李兰芳跟他一起去村委会,他考虑问题明显要比他俩深远得多,如果这时候让韩拓和李兰芳跟他一起去村委会,万胆操见了肯定对他俩也会心存芥蒂,说不定会找机会找他们两家的麻烦,要知道现在的村委会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正如韩拓所说,一帮地痞流氓组织起来,以村委会的名义欺压村民,掠夺村民集体财产,中饱私囊,跟过去的地主恶霸也差不了多少。

    “万胆操上次已经答应把救灾款给我,这应该是让我去领钱,你们就放心吧,老老实实在家等我!”赵云飞怕他俩一定要跟着去,就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李兰芳和韩拓尽管都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也知道可能是要给救灾款,但谁能料定这中间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

    韩拓仍然执意要跟着,赵云飞坚决不许,最后李兰芳想了个折中的方案:“这样吧,我和韩拓在家等你,过半个小时你要是还没回来,我们就去村委会找你。”

    “行,就这样。”赵云飞掸了掸身上的土,转身出了大门。

    村委会会计室,万会计已经把钱给准备好了,领钱的过程出奇的顺利,赵云飞就按了个手印,一叠鲜艳的百元钞票就领到了手。

    “当面点钱不为过,你把钱数好!”万会计声调不阴不阳——把吃进去的钱全都吐出来,这事搁在谁身上也是不会开心的。

    “一、二、三、四、五、六、七……一共九张,怎么是九张?九百块钱?”赵云飞先是一愣,随即心里一阵激动,极力掩饰住内心的喜悦,把钱往兜里一塞,转身不露声色的走出村委会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