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脚本adc〕〔秦墨〕〔隐婿如龙〕〔我的绝美娇妻〕〔佞妾〕〔天骄邪少〕〔林阳〕〔妖魔哪里走〕〔贵婿临门〕〔赵旭〕〔天医归来秦羽夏晓〕〔云倾云千柔〕〔仙印之主〕〔静女如珠〕〔无限噩梦游戏〕〔我的老板跑路了〕〔柚见许知寒〕〔唯我正邪之路〕〔洪荒之雷霆帝君〕〔修罗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31章这功法真的能练?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把这一篇文字从头到尾,连看了三遍,心里的问号却足足能有一百个,虽然他还没有上初中,但读过的古今中外名著着实不少,自己平时也喜欢写点什么,所以文词含义能懂个八九不离十。

    “这是什么?传说中的武功秘籍?”

    “《真龙诀》?古时候真的有过龙吗?”

    “阴阳二气是什么?”

    “赵氏上古洪荒宝刀祖是谁?是赵家的祖先吗?和斩杀妖龙的人是一个人吗?”

    “绿园叟是谁?是哪个朝代的人?也姓赵吗?”

    等等这些疑问搅得赵云飞头昏脑胀。

    绿园叟从二十岁起修炼了八十年,这如果是真的,他难道活了一百多岁?一百多岁了还能种菜浇水?还能喝一坛酒?

    虽说古代没有空气污染,没有被化肥、农药、添加剂毒害过的食物,但不能否认,古代战乱、洪水、干旱、饥荒、瘟疫频发,医疗水平几乎为零,就连活到七十岁的皇帝都没几个,普通人能活到一百多岁已经算是奇迹了,这也难怪赵云飞有疑问。

    赵云飞又把目光移到那两副人形图上,见那两副图一副是正面,一副是背面,图虽小,但人的五官、手足四肢、各部位俱全,正面和背面的正中间有两条粗线,从粗线上引出许多细线,这些细线的终端是一个圆点。

    用手指在自己的胸前从上往下划了一下,心里暗想:“这两条粗线就应该是任督二脉了,那些圆点是穴位,人的身上真的有这些东西吗?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他立刻又意识到自己有些愚笨,想到:“人身上的许多器官在正常情况下都是不能被感知的,比如肝脏、肾脏、脾……自己不能感知,并不代表不存在!”

    “这个,要怎么练呢?”赵云飞又把《真龙诀》读了一边,读完仍是一头雾水。

    尽管他一直非常排斥不科学的东西,但这段时间以来在不知不觉中,看法已经有些转变,或者说,观念有所提升。

    他现在认为,不能将所有自己不懂的东西都归之于迷信而加以排斥,把所有不懂的东西都归之于迷信,这本身就是一种迷信行为,现在的宇宙飞船、卫星、飞机、甚至于电灯、电视,这些东西要是让几百年前的人来理解,肯定也会被当作神魔鬼怪什么的,可是在现代人眼里就不足为奇了,因为现代人了解这些设备的原理,知道这些东西有理论和逻辑在内。

    即便是在科技高度发达的今天,宇宙中仍有许多未解之谜,其实人的身体本身就是未解之谜之一,那么,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是不是应该抱着更为开通的态度呢?

    “嗯,那个绿园叟练了八十年都没成功,看来这个武功一定很难练,他自己觉得很可惜,不过,看他后面的诗,意境倒也豁达。”赵云飞暗暗思量着。

    转念间,又一想,“不对啊,他说自己没练成功,可是他活了一百多岁还能挑水种菜,还能喝一坛酒,健康程度比现在的年轻人都不差,这说明他练这个《真龙诀》有一定的功效啊,一百多岁仍像年轻人一样健康,这是很大的成功啊,他为什么说自己毫无所成呢?他的‘成’指的是什么?毫无所成就能健康活到一百多岁,要是有所成的话,还会怎样?难道练成了真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拳打猛虎、飞檐走壁吗?”

    摇了摇头,忽然想起那首长诗,虽然他已经把那首长诗背了下来,但他还是起身从柜子里面把写有长诗的那张纸找了出来。

    将两张纸铺在桌子上,看了看这一张,又看看那一张,发现内容都与龙有关,长诗里所说的龙似乎又与《真龙诀》中所说的龙不一样,长诗中道:“瀛海之东,墨龙飞腾。挥吾长刀,斩妖屠龙。”从字面上理解,这条墨龙应该是黑色的,斩妖屠龙,这条墨龙是为妖魔,被洪荒宝刀祖斩杀,而《真龙诀》中所:“龙之为神”,在这里龙却又被说成神物,难道龙也有好龙与恶龙之分?

    赵云飞皱着眉,继续思考着。

    从长诗中意思来看,洪荒宝刀祖是让后人寻找巨龙遗物,秉承他的志向,“守吾牧场”,这“牧场”又指的是什么呢?

    赵云飞掐了掐额头,心想:“洪荒宝刀祖距离现在,年代太过久远,已经无法考证,这个绿园叟到底是谁呢?历史书中有没有记载这样一位长寿老人呢?古时候的皇帝似乎都有召见长寿老人的爱好,这样的一位长寿老人应该不难查到,要是能查到的话,是否能够找到一些线索呢?嗯,抽空去一趟县城的新华书店查查看吧!”

    他此时对这个《真龙诀》已经充满了兴趣,坐在桌前用心默记,将整篇文字记在脑中,一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暗暗下了决定,“从明天晚上开始,修炼《真龙诀》,看看到底能练出些什么来!”

    躺在炕上,赵云飞还在回思那篇《真龙诀》,满脑子都是练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夜里做梦都是这个内容,甚至于连最近的这些极不愉快的事情都被淡化了。

    五龙山镇书记董涛的宿舍就在镇政府办公楼后面的一排平房里,她的宿舍是一套里外套件,外面是客厅带一个小厨房,里面是卧室,卧室的面积比客厅大,足有二十多平米,摆放了两组衣柜、一个梳妆台、一张加大的双人床。

    此时,床头灯开着,董涛和董琳这姐妹俩正一人捧着一本书靠在床头随意的翻着,都有些心不在焉。

    董涛姐妹俩可以说从妈妈肚子里时起就形影不离,从小一起吃,一起玩,一起睡,一起上的幼儿园,又一起上的小学,直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学。

    大学董琳上的是师范,董涛上了一所公安大学,虽然不在一所学校,但都在省城,也不住校,天天回家住。

    大学毕业后,董琳进了省教育厅,董涛进了省公安厅,不久之后董涛作为优秀年轻党员干部,积极响应省委号召,成为全省第一批选派到基层乡镇任职锻炼的年轻干部来到五龙山镇,任五龙山镇党高官、副镇长,董琳随后也从省教育厅直接调到凤城县红旗小学,任四年级英语教师。

    董涛、董琳姐妹祖籍就在凤鸣城县,父母在省城工作,爷爷奶奶是军队高干,由于故土难离,离休后选择回凤鸣城县养老。

    董涛是一个很有事业心的女孩,她毕业之后选择了从政,而从政的话,有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对于以后的发展会很有帮助,这次董涛到五龙山镇工作就是她父亲安排的。

    相比起来,董琳对“事业”就不那么上心,只要有一份工作,平时能看看书,和妹妹一起逛逛街,轻轻松松的生活就好。

    董涛调到五龙山镇工作之后,董琳随后也调到凤鸣县城,董琳的调动主要是考虑到爷爷奶奶需要人照顾,虽然有保姆,但再好的保姆也不能代替亲人间情感上的慰藉,再有就是董琳离不开董涛,虽然董琳是姐姐,但在心理上却非常依赖董涛,而董涛作为妹妹,却也乐于照顾姐姐,姐妹俩无话不谈,仿佛就是对方的影子,分开时间长了就会觉得不习惯。

    “这张大床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董涛合上那本《新时期优秀党员干部先进事迹》的书,扭过身来对董琳说。

    “嗯,我知道。”董琳看的是红楼梦,这本书她已经看过许多遍,堪称红学家。

    “你觉得五龙山镇怎么样?”董涛忽闪着大眼睛望着姐姐的脸,姐妹俩长得非常相似,每当董涛这样盯着姐姐看时,都好像是在看自己。

    “人很奇怪。”董琳正在看黛玉葬花那一节。

    “我问的是五龙山镇,没问你人。”董涛把董琳手里的书拿过来合上后放到床头柜上。

    “空气清新,景色很美,人也很奇怪。”董琳见妹妹把自己的书拿走,只好认真回答。

    “人很奇怪是什么意思?”董涛追问。

    “你不觉得今天那个制服疯牛的少年很奇怪吗?”董琳说完后抿着嘴巴,嘴角上翘,眼神似有深意的望着妹妹。

    “我也正想和你商量这件事情,”董涛思考着说,“当时我没让你留住那个孩子,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董琳摇摇头笑说:“你们当领导的城府都很深,我这个小教师怎么可能猜到你这个大书记的心思!”

    董涛听董琳打趣她,笑道:“我这儿正正经经的和你商量事情,你倒取笑起我来了,看来不治你一下是不行的了!”说着,把手指放在嘴边呵了一下,然后伸到董琳腋下呵痒。

    董琳自小就最怕这一招,董涛的手指还没沾到她身上,自己就先笑了起来,手指一沾到身上,笑得都要喘不上气来,一边躲闪一边讨饶。

    董涛笑道:“还敢不敢再说了?”

    董琳笑道:“再不敢了!”

    董琳慢慢平静下来,理了理有些散乱的头发,歇了一会儿才问:“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留住那个少年?”

    董涛也恢复了平静的神情,沉吟了一下,说:“是因为那个孩子比较特殊——他是个问题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