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联盟之脚本adc〕〔秦墨〕〔隐婿如龙〕〔我的绝美娇妻〕〔佞妾〕〔天骄邪少〕〔林阳〕〔妖魔哪里走〕〔贵婿临门〕〔赵旭〕〔天医归来秦羽夏晓〕〔云倾云千柔〕〔仙印之主〕〔静女如珠〕〔无限噩梦游戏〕〔我的老板跑路了〕〔柚见许知寒〕〔唯我正邪之路〕〔洪荒之雷霆帝君〕〔修罗丹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38章修炼《真龙诀》这是作者菌原创的功法哦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万胆操骑摩托出了赵云飞家的院子,心说:“这傻小子脑袋进水了,不要正好,看能不能把名额留在村里”

    万胆操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就近去了南边菜园,到了菜园见附近没人,掏出手机,从通话记录里面找出刚才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孙晓东的电话,考虑了一下,然后拨出去。

    “孙领导啊,我是东龙泉的老万,啊是这样,你听我说,我们村赵云飞家不算特别困难,他家有亲戚帮助,听说他妈也往家里寄钱,家里还刚添了一台大彩电呢,你看能不能把这个救助名额给我们村别的村民?”万胆操不愧是老奸巨猾,说话语焉不详,说是“听说”云云,万一将来对证起来,他能把话圆回来。

    “这个不行!”孙晓东在电话那头直接就把万胆操的提议给否决了,“这是董书记亲自指定要给你们村赵云飞家的。”

    万胆操听了孙晓东的话,脑子里片刻间转了好几个圈,董书记是赵云飞家的亲戚?没听说过呀,董书记是从省城来的,怎么可能有赵家这个穷亲戚?要不然,赵云飞给董书记送了礼?这也不太可能,穷得叮当响,他拿什么送礼?再说,送礼也要有途径啊,没有途径的话,这礼也不好送……

    万胆操挠了挠自己的脸,对着手机说道:“噢,原来是董书记指定的啊,没听说董书记在我们村有亲戚呀?”

    手机里传来孙晓东较为严厉的话:“老万啊,你这种思想可是不对的啊,我们作为领导干部,就应该公正无私,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贫困救助名额给需要救助的困难家庭,这和谁的亲戚没关系!”

    万胆操打着哈哈,说道:“是是是,领导批评得对,可是我刚刚去了赵云飞家,那孩子脾气犟得像头牛,死活不肯要这个名额。”

    “不肯要?白给钱还有不肯要的?”孙晓东根本就不相信万胆操的话,他心里认为万胆操在耍心眼,就连疯子傻子都知道人民币是好东西,白给不要,鬼才信呢。

    “他真的不肯要,那孩子倔强得很。”万胆操无奈的解释道,心说自己好不容易才讲一回实话,别人却不相信。

    “我说老万你咋那么磨叽呢?”孙晓东在电话那头急了,说道:“董书记交代给你这么点事情都办不了?而且还是这么好的事情,那孩子明天要是不来,你让我怎么向董书记汇报?”

    虽然太阳已经偏西,但天气还是挺热的,万胆操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说道:“行行,孙主任您别着急,我马上再去他家一趟,明天早上死活把他弄到镇上去,这还不行吗?”

    “嗯,就这样!”孙晓东皱了皱眉,生气的挂了电话。

    万胆操无奈,骑着摩托又返回赵云飞家,心里还暗自夸奖自己明智——被赵云飞拒绝后没有回他自己家,而是去了菜园子打电话,这要是回到家然后再出来跑二趟,还不被家里的那几个喝酒的村干部笑话死。

    赵云飞在院子里的灶台边正把大锅里的棒糁粥往盆里舀,见万胆操一转眼又回来了,他把铁勺搁在锅沿上,直起腰来看着万胆操。

    万胆操直接把摩托车开到赵云飞身边熄了火,下车说道:“我说大侄子,刚才镇上的孙主任又来电话,说明天早上一定要让你过去一趟,你看这样吧,这个名额你不要也没关系,明天你直接和镇政府的人说,你跟我说,我对那边也没法交代。”

    “行,明天我去一趟镇上。”赵云飞说道。

    赵云飞脸上没有表露出来,心里却冷笑了一声,万胆操之前还说是他给争取的救助名额,这么快就露馅了,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明明是镇上给的名额。

    万胆操没想到赵云飞答应得这么痛快,本来都准备好了下一句台词:“上回给你要救灾款我就跑了好几趟,你就别折腾我了”意思是说他为赵云飞家的事情没少操心。

    可惜,这么好的台词没用上。

    “行,就这么着,你想着明天去一趟。”说着,万胆操骑上摩托出了赵云飞家。

    ……

    今天这一天过得实在是太快乐了,韩拓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连说带闹,手舞足蹈,屋子里都装不下他,一直玩到晚上九点多还赖着不肯走,说要和小吉一起瞧一宿大彩电。

    新的大彩电,对小孩确实有着很大吸引力,小吉说好了要和韩拓哥哥一起瞧一宿电视,可她毕竟是小孩子,刚到十点就已经困得东倒西歪,眼睛都睁不开,还在那强撑着看电视。

    李兰芳和韩拓看着小吉那个可爱的样子,笑得了不得,赵云飞也是脸上满是笑意。

    小吉咧着小嘴想笑却又困得笑不出来,随后一头躺在炕上,不管不顾的睡着了。

    赵云飞给小吉枕好枕头,盖了一条床单,李兰芳起身要回家,本来今晚上她想和赵云飞缠绵一番,可是韩拓这小子死皮赖脸的不肯走,自己也困了,只好悻悻而回。

    韩拓想住在赵云飞家,被赵云飞好说歹说的劝回了家,赵云飞说让他回家好好睡觉,明天一早好一起去镇上。

    赵云飞打算今晚再好好研究一下在皮带里面发现的那些字迹。

    他对那个什么《真龙诀》有点兴趣,也说不上来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只是觉得好奇,如果可能的话,想尝试练一练,之所以把韩拓赶走,主要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对于赵云飞来说,有关屠龙刀和《真龙诀》都是非常隐秘的事情,绝不能让别人知道,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风险,即便是韩拓也不行,而且,他早就告诉韩拓,挖田鼠挖出来的那把锈剑被他卖了废铁了,韩拓从不怀疑赵云飞说的话,信以为真。

    赵云飞并不是要有意要欺瞒好友,只因他内心深处真切的感到这两样东西太过诡异,万一风声要是透露出去,不知道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事情,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恐怕还无法应对那些未知的风险。

    他在一本书上曾经看过大科学家牛顿讲过的一句话: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的轨迹,却无法计算人性的贪婪!

    赵云飞对这句话的理解极为深刻,如果被万胆操那一伙人知道宝刀和皮带《真龙诀》的事情,肯定会闹出事情来,到那时,自己还能不能保管这两样东西,殊无把握,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就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把李兰芳和韩拓送出门口,插好铁门,赵云飞并没有急于回到屋里,而是在院子里随意的走动了一阵。

    山村的夜晚静谧而安详,仰望夜空,星光璀璨,银河浩瀚。

    “那里藏着多少秘密啊!”每当赵云飞这样仰头望向夜空的时候,都会忍不住这样想。

    深深呼吸了几口新鲜而又略有些凉爽的空气,赵云飞顿时就觉得精神恢复了不少,毕竟他也忙活了一整天了,身体再好也会有些疲倦。

    回到屋里,见小吉躺在炕上,两只手臂平伸着,睡得既香且沉。

    赵云飞熄灭了灯,脱鞋上炕,脱去衣服,身上只穿了一条平角裤,盘膝坐于炕里侧。

    “真龙诀……”赵云飞心里暗暗说道,“无论真假,总要试一试才能知道。”

    赵云飞现在虽然对这篇所谓的《真龙诀》还有些将信将疑,但他这个人有一个非常大的优点,就是无论是做什么事情,只要他决定做了,就一定会以极为认真的态度去对待,从来都是有头有尾,有始有终。

    闭上眼睛,那篇《真龙诀》清晰地出现在脑海里,“龙之为神,肋无翼可翱翔太虚,颊无鳃可深潜九渊。龙非神物……”。

    细细揣摩,感觉《真龙诀》的前半段似乎是在解释,解释龙没有翅膀为什么却能在天上飞,没有像鱼在水中呼吸的鱼鳃,却能在大海里潜游。

    赵云飞忽然注意到这篇文字中有前后矛盾的地方,第一句说“龙之为神”,到了第四句,怎么又说“龙非神物”?

    赵云飞低头凝思,片刻后就明白了,第一句“龙之为神”,是因为它“肋无翼可翱翔太虚,颊无鳃可深潜九渊”,被人们称之为神,第四句说“龙非神物”,后面的那些文字就是对“龙非神物”的注解。

    赵云飞一想也是,别说是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就算是现在,要是天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没有翅膀就能飞的动物,哪怕飞起来的是一只猪,肯定也会被不少人当成神来看待的——人们总是神化那些自己没有能力解释的现象。

    “看来这个《真龙诀》可能有些道理!”赵云飞暗暗想道,对待《真龙诀》的态度不由得比之前郑重了许多。

    “第四句说‘龙非神物’,这是在明明白白告诉练功者,龙,不是神。”

    “盖其擅阴阳二气,炼化为电,藏于周身穴脉之中……”

    “这个可是不太好理解,‘阴阳二气’是个什么东西?是空气吗?空气怎么分阴阳呢?”赵云飞皱眉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