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神医女婿〕〔抢救大明朝〕〔我在大明当暴君〕〔我对系统求婚了〕〔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成了明日末世的NP〕〔大魔主〕〔无限轮回:我的天〕〔我真心不想当妖王〕〔农家长姐难为〕〔奥特曼:迪迦的无〕〔诸天苟仙〕〔顶级继承人〕〔魔戒骑士的奇妙之〕〔第一刺客女揟阵平〕〔安小敏顾均白〕〔我的绝美娇妻〕〔云烟畔见烟云色〕〔绝世战神〕〔入骨暖婚,霸道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39章练功练功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苦苦思索了半天,赵云飞也没想明白什么是阴阳二气。

    好在他不是一个死钻牛角尖的人,实在想不明白的地方也就不去想了,那样太耽误时间,还不如在练功的过程中结合实践一边练习一边思考。

    正所谓实践出真知——他对这句话早就有着切实的体会,当年他开始学着种地时,觉得自己年纪小,这也不懂,那也不懂,到处都是难题,可是在真正动手干起来的时候,所有的难题却又都不存在了。

    由此可见,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贵在行动,空想的最终结果就是一事无成。

    “炼化为电……”

    “这里所说的‘电’是能让灯泡发光发热的电吗?”这一句话看似好理解,细想却发现毫无头绪。

    赵云飞知道古代的许多概念都与现代不同,现代沿用了古代的词语,却将其赋予了新的含义。

    他忽然想到留下一段文字和一首诗的绿园叟,自己与绿园叟比起来,可以说多掌握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知识,不知道这绿园叟当年对这个“电”字是如何理解的。

    赵云飞摇了摇头,心想:“绿园叟也许是清朝人,也许是明朝人,甚至可能远至宋唐,然而无论是古代哪个朝代的人,当时的国内社会还没有建立科学体系,甚至都不知道科学为何物,恐怕这个绿园叟不会明白‘电’到底是什么。”

    从电的繁体字形来看,上面是个雨字头,下面才是现在的简体的电字,可见,古人对电的理解仅限于阴天下雨时的闪电。

    放在现代,电就没有那么神秘了,赵云飞虽然只是一个刚刚小学毕业的学生,但在小学的课本里,已经对电的基本原理有所介绍了。

    况且,他因为过早的承担了家庭的责任,他的各方面的知识比一般的孩子要丰富得多,电是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能源,平时换个灯泡,拉根电线什么的,都是他自己动手弄,也曾经不小心被电到过。

    至于“龙”是如何利用阴阳二气炼化为电的,赵云飞没去细想,他知道自己就算想破了脑袋也不可能把这两句话想明白,也许“龙”与生俱来就具备这个功能,就好像蜘蛛能吐丝结网,蝙蝠能利用声波定位那样。

    “遂以吐火喷烟,上天入海,驾雨兴风,幻化无极”,赵云飞坐在那儿轻轻点了点头,心中暗想,“原来是这样,龙有这样的本领是因为它能在自己的身上产生电……”

    随即一转念:“那也不对啊,就算是身上带电也不可能飞起来,它身上又不可能有马达和螺旋桨……”

    至于“无鳃可深潜九渊”,这似乎倒不难做到,海洋里有许多动物没有鱼那样的鳃照样在大海中生活,比如鲸,就算是人,如果肺活量要是足够大的话也能在水中停留很久……

    赵云飞忽然由此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练习俯卧撑,在吸一口气的情况下已经能做七十次俯卧撑,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测过一次静态憋气时间,坐在椅子上吸一口气看着墙上的挂钟,测试自己能憋多久,测完的结果是——四分钟,他知道普通人连一分钟都憋不了。

    那么如果“龙”的憋气时间足够长的话,在水中停留肯定不是什么难事。

    “人禀天地灵气而生,具三百六十周天大穴,任督二脉联络其间……《真龙诀》前一部分都是在讲龙,后一部分就是在讲人了。”赵云飞想道。

    所谓的穴道和经脉,赵云飞对这些了解不多,倒是听韩拓讲过。

    韩拓现在特别迷恋武侠小说,尤其是金庸写的,“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他全都看遍了,还推荐给赵云飞看,盛情难却之下,赵云飞只得勉强看了两本,然后就将书丢在一旁。

    其实他也不是完全不感兴趣,农村少年有几个对武侠小说不感兴趣的?主要是他没那么多时间去看这些闲书,他比不了韩拓,自己家里那么多活儿,小吉还小,只有他一个人里里外外的忙活,而且,功课上的书是必须看的,而课外书,他本人更偏向于阅读古典名著和一些知识性的书籍,这些对学习还有些帮助,至于武侠小说,他觉得千篇一律,看多了也没什么用处,白白的浪费时间。

    韩拓热衷于武侠小说,总找赵云飞谈论,说里面什么什么武功最厉害,赵云飞看过两本,觉得故事情节还是挺不错的,至于书里描写的那些武功,逻辑上完全不能自圆其说,简直跟胡扯没多大区别,他压根儿就不相信这些。

    韩拓说:“点穴功夫太神奇了,只用一根手指头戳中穴位,那个人就不能动了。”

    赵云飞说:“那个人要真是不能动的话,肯定是那人突然得了中风半身不遂!”

    韩拓说:“人的手腕上有一个脉门,要是被武林高手扣住了,一下子就能要人的命。”

    赵云飞说:“村北住的你的本家三爷爷,去朝鲜打仗没了一条胳膊,现在还不是活得好好的。”

    当时李兰芳也在旁边,听了赵云飞说的话就忍不住嗤嗤的笑。

    韩拓仍然不服,说:“书里有一套掌法,叫降龙十八掌,一掌就能把人的骨头打折。”

    赵云飞笑道:“别管他是什么掌,我只知道骨头碰骨头,哪根骨头细哪根骨头折。”

    李兰芳也笑说:“不对,是哪根骨头缺钙哪根骨头折。”

    韩拓红了脸,着急说:“那你们说,是人的骨头硬还是砖头硬?”

    李兰芳说:“那还用问?当然是砖头硬。”

    韩拓这回有了理,说:“对呀,既然是砖头硬,为什么武林高手一掌就能把砖头打断?”

    李兰芳笑说:“这个就连我都知道,科学课上老师讲过,你当时肯定是走神儿溜号了,老师说,那些江湖艺人在表演的时候,都是捡一些硬度不大的砖头,用另外两块砖头把那块砖头支起来,两个支点尽可能的远,然后用力击打砖头的中间部位,就很容易把砖头打断,老师还说,你要是给他一块焦心的黏土砖头,就算他把手掌打碎了也不可能把砖头打断的。”

    韩拓继续强词夺理,说:“武林高手要是不会内功,为什么躺在铁钉子制成的钉板上面都没事?我亲眼见过的,那些钉子都特别尖。”

    赵云飞笑道:“他要是真有本事,别躺钉板,就立起一根钉子来,让他躺在上面试试。”

    韩拓歪头想了想,他自己也忍不住笑了。

    ……

    赵云飞暗暗纳闷,《真龙诀》中的穴脉与武侠小说中的穴脉不知道是不是一回事,应该不是一回事吧,自己虽然看的武侠小说不多,但拍成的电视剧在电视里也是经常放的,里面的武功虽然看起来神奇得令人眼花缭乱,其实全都是假的。

    而《真龙诀》,现在看起来还是有一些道理的,虽然有的地方看不懂……

    “嗯,不明白的地方先不管。”

    赵云飞接着思考下面的文字。

    “穴如湖海,脉若江河”,这一句倒不难理解,穴就像湖泊、大海,脉就像江河一样,湖泊、大海都是存水的地方,而江河是流水的地方,江河把湖海连接起来,这样江河湖海就成了一体,嗯,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宜于静夜,或坐或卧,双手叠加,舌顶上颚……这是具体的修炼方法吗?”赵云飞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扭头望了望窗外,夜色如水,星光洒满院落,一如既往的寂静安详。

    凝思片刻后,赵云飞工工整整的盘膝坐好,将双手叠放在腿上。

    随着双手叠加在腿上放好,他不由自主的就挺直了后背,全身顿时就有了一种放松的感觉。

    “嗯?”

    这种细微的感受,赵云飞敏锐的注意到了。

    “舌顶上颚”,赵云飞嘴里卷动舌头,顶到上颚上,心中有些疑惑,“舌顶上颚有什么作用呢?”

    虽然心里疑惑,但这个动作却不难做。

    舌顶上腭之后,赵云飞不由得想要闭上眼睛,当他的眼睛闭上的那一刻,他感觉到呼吸变得既轻又缓,整个人仿佛进入一种类似于混沌的状态,这一状态维持了几分钟,下一句修炼口诀跃入他的脑海。

    “返观内视!”

    前面几句都非常浅显,都很好理解,而下面这句“返观内视”却真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怎样才叫“返观内视”?观、视什么呢?”

    赵云飞闭着眼睛想了半天,然而毫无头绪。

    无奈之下,他只好先将这一句跳过去,继续往下修炼。

    “吞津咽液!”

    “嗯,这一句容易明白!”

    赵云飞发现自己把舌头顶在上颚,口里的口水就产生得又快又多,“所谓的津液就应该是口水吧!”他按诀而行,将口水吞咽进肚里。

    “腹鼓而吸,腹收而呼”,赵云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照做了几下,不禁怀疑《真龙诀》是不是搞错了,腹鼓而吸,就是吸气的时候要鼓肚子,腹收而呼,呼气的时候要瘪肚子,每一吸一呼都要鼓一下、瘪一下,这样的呼吸方式岂不是相当的麻烦?

    赵云飞摇了摇头,心中暗想:“麻烦就麻烦吧,这功夫也许就应该这样练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