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神鼎〕〔甜婚入骨:总裁私〕〔叶轻衣皇甫瑄〕〔上门狂婿〕〔魔神大明〕〔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元尊〕〔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暗恋成欢,女人休〕〔武道剑修林辰薛灵〕〔退圈后我靠美食爆〕〔秦雪月〕〔秦偃月〕〔上门女婿是圣主〕〔在团宠文里做反派〕〔绝世帝神〕〔重生南朝当土豪〕〔我是王富贵〕〔最强傻婿〕〔逆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43章倔强的少年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很快就熟悉了这种机械的脾气秉性,离合与油门的配合、刹车的使用、从一档的低速到四档的高速操纵自如,那种力量和速度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一出了村,路上无人,李兰芳就把整个身体扑在了赵云飞的后背,双手紧紧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时而伸出小舌头调皮的舔一下赵云飞的耳垂。

    隔着薄薄的衣服,那两团娇挺随着摩托车的颠簸,按摩着赵云飞的后背,不禁让他的心头微微一颤。

    爽风扑面,风飘起了李兰芳的长发,赵云飞和李兰芳的心情此时都非常的舒畅。

    上了柏油路,摩托车的速度更快了,道路两旁的树木快速向后倒去,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正符合少年人青春激扬的心性,就连一向内敛的赵云飞都不禁感到自己骑摩托的身姿分外的潇洒。

    很快就到了镇政府,赵云飞一加油门就冲进了镇政府的大门,把车停在镇政府大楼前。

    看门的老头见两个少年男女骑着摩托不管不顾的冲进来,赶忙从收发室里跑出来喊道:“嗨,干什么的你们俩?”

    赵云飞把车锁好,对追过来的老头说道:“大爷,是镇政府办公室通知我来办事。”

    老头上下打量了一番赵云飞,说道:“办公室在二楼,下次别直接往里跑,得跟我说一声!”

    赵云飞答应了一声就和李兰芳一起走进了大楼。

    镇政府大楼是一栋白色建筑,说是大楼,其实总共也就三层,主体是两层,每层有七间,第三层只有两个房间的大小,矗立于两层之上,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五星红旗在三层的楼顶上高高飘扬。

    赵云飞和李兰芳来到二楼,一上来就看见正对楼梯的房间门口挂着“办公室”的牌子,赵云飞上前敲了敲门。

    “请进。”一个男声说道。

    赵云飞推门进去,见屋里的办公桌前正做着一个二十多岁白净的男子。

    “你们找谁?”男子摘下近视镜揉了揉眼抬头问道。

    “我们是东龙泉村的。”赵云飞说道。

    “哦,你是东龙泉村的赵云飞吗?我是办公室的孙主任,镇上给你批了一个贫困救助的名额,这是表格,你填一下吧,哦对了,户kou本带来了吧?”孙晓东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抽屉拿出一张表格来。

    赵云飞扫了一眼桌上的表格,说:“孙主任,是这样,在我们村我不是村里最穷的户,我不要这个名额。”

    孙晓东听了这句话,把刚才摘下来放到桌上的眼镜又重新戴好,然后对着赵云飞仔细端详着,满脸都是不解的表情,说道:“昨天我听你们村的村支书说了,我还以为是他在捣鬼呢,你还真不要?到底是为什么?”

    赵云飞不紧不慢的说:“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因为我不是村里最穷的户,另外,有一个情况向政府报告一下,今天早上,我们村有一户人家发生火灾,男的给烧死了,女的有精神病,和她的孩子现在就在镇卫生院抢救,家里还有两位老人,也没什么劳动能力,能不能把这个救助名额给这一家?”

    孙晓东盯着赵云飞愣了足有半分钟才明白过来,这少年是认真的,看样子脑子也没进水——敢情还真有白给钱都不要的。

    孙晓东拿起笔来问道:“你说的遭受火灾的那一户叫什么名字?”

    赵云飞答道:“死了的那个男的名叫许祥林,到村里一打听,村里人全知道。”

    “嗯,”孙晓东拿笔记下,然后说:“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有些为难了,你等等,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再说吧!”

    孙晓东拿起桌上的电话听筒,摁了几个号码,趁着没接通的工夫左手往上推了推眼镜,调整了一下思路。

    “董书记,您好,对,是,他来了,只是”孙晓东扭头望了一眼赵云飞继续说道,“那个……他说不愿意要这个名额,是的,不要,他说村里还有更贫困的农民,问能不能把这个名额给别人嗯,好的,我马上就叫他们上去。”

    孙晓东撂下电话站起来对赵云飞说:“你上三楼吧,董书记要找你谈话。”

    “谢谢,再见。”赵云飞礼貌的说,和李兰芳转身出了办公室,顺着楼梯上了三楼。

    董涛的办公室窗子一直开着,摩托车进镇政府院子时她正在窗前站着,看见赵云飞骑着摩托车,车后座上还带着一个女孩,眼瞧着他俩进了楼,正在考虑是不是要见一见赵云飞,这时,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当她接到办公室主任孙晓东的电话说赵云飞不肯要这个名额时,她先是一愣,这样的事情她也是头一次遇见,有的村民为了抢这种名额,打架、上访的事情都发生过,而赵云飞这小伙子却白给都不要……

    昨天姐姐董琳给赵云飞家送电视机回来后,把赵云飞兄妹的情况全都告诉她了,尽管她了解一些农村因病致贫或因意外事故返贫的情况,但仍然被赵云飞的事情给震撼了,就如同董琳刚听说的时候一样。

    “八九岁的孩子父亡母出走,独自抚养年仅一岁的妹妹,那是怎样艰难的岁月啊,这俩孩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关键是赵云飞把他那个小妹妹带得还挺好,比同村有爸有妈的孩子还要干净些,根本就看不出来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这是董琳昨天对她说的。

    无法想象,也无从想象!董涛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尽管她从来没有带过孩子,但她也知道养一个孩子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更何况那个养孩子的人本身还是个孩子。

    想起第一次和赵云飞兄妹见面时还是在派出所,当时她只是觉得这个少年倔强、叛逆,现在想起来,她才意识到,那略显清秀和稚嫩的脸庞,却分明是透着坚毅。

    第二次见面是她和董琳在街上散步时遇到受惊的公牛,要不是赵云飞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制服了那头公牛,恐怕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然的坐在办公室里喝茶……那飞身跃上牛背的矫健的身影常常在她脑海中闪过,让她陷入沉思。

    当听董琳说赵云飞为了给妹妹治病差一点去卖血时,女强人董涛心灵中最为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正如董琳所说:“必须为这两个孩子做点什么了!”

    “不愿意接受贫困救助”董涛沉思着,正好刚才还在犹豫要不要和赵云飞见面,现在没什么好犹豫的了,必须和这个少年聊一聊,了解一下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楼梯间传来脚步声,董涛知道赵云飞和那个女孩子上来了,站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在门被打开的那一刻,赵云飞已经站在了门口。

    门里门外四目相对,董涛望着这张年轻的面庞,刚毅、有力、棱角分明,虽然还有些稚嫩,却也透着一种与其年龄不符的成熟,这些矛盾的混合,竟然散发出一股难以喻的魅力……

    董涛的心绪还没有调整过来,竟然一时无语。

    赵云飞奇怪董涛和董琳姐妹怎么长得如此相像,以至于一时间无法在心理上把这两姐妹对号入座。

    在李兰芳看来,脸上有着些许寒意的董涛远远没有温婉可人的董琳那么让人容易亲近,这也可能是董涛的身份造成的,李兰芳毕竟只是个普通农民的孩子,在她的心目中,能管着全镇的官那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大官了,不禁感到有些拘谨。

    “董书记,您好。”赵云飞微微点头,首先打破了沉默。

    董涛右手还拉着门,赶忙放开手,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脸上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微笑,说道:“请进吧。”

    董涛的办公室的陈设非常简单,办公桌贴着南窗坐西朝东,桌上摆着一盆碧绿的绿萝,窗台上有一盆茉莉,开满了洁白的花朵,芬芳馥郁,满室皆香,正对着办公桌是两个单人的黑色皮沙发,两个沙发之间有个红褐色的小茶桌,桌上同样摆着一盆绿萝,侧面则是一个大一些的双人沙发。

    赵云飞和李兰芳被董涛引到两个单人沙发前,坐下后,董涛亲自拿了两个茶杯给他们俩沏茶,然后并没有返回到办公桌后面的那个大班椅里,而是坐在双人沙发上。

    赵云飞和李兰芳这还是头一次走进镇上“大官”工作的地方,心里不免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好奇,不过,相对于李兰芳,赵云飞显得淡定得多。

    “我听孙主任说你不愿意要那个名额,是吗?”董涛开门见山,目光炯炯的盯着赵云飞的眼睛说。

    “是。”赵云飞简单的回答,并未回避董涛的目光。

    “能把你的理由说给我听吗?”董涛的语气有些长辈的意味,不过确实也是,面对这两名少年,无论是年龄和资历,她都完全可以以长辈自居。

    “也算不上是什么理由,我觉得我有手有脚,我能养活我妹妹和我自己。”赵云飞淡淡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