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者成王唯清曦〕〔张峰穿越唐朝继承〕〔药香农女今天成神〕〔王的女人谁敢动〕〔我,最强弃少〕〔战皇〕〔这个刺客有毛病〕〔从灵气复苏到末法〕〔红楼春〕〔大魏影帝〕〔极品萌宝:霸道爹〕〔花都极品狂龙〕〔三国之窃国之贼〕〔我在梦里惹上未来〕〔一人得道〕〔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拯救世界从电视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47章砖厂搬砖高潮又要到了,精彩的武打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一年存够五千块钱,算下来,包括生活费在内,一个月至少要挣到五百块钱!”赵云飞心里想着,随手在本子上画了一个表格,月份、收入、支出、剩余、是否完成目标,完成了就画个对勾,没完成画叉子。

    弄这样一个表格,每个月的收支情况一目了然,这样就方便对自己的努力程度和效果进行监督。

    每个月挣够五百元,这对一个小学刚刚毕业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不过,赵云飞并不是普通的小学生,从四年级开始就能自己养家,这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的小学生?

    “现在是八月份,这个月的五百元要怎样去挣呢?嗯,这几天可以先去砖厂装车,挣一点是一点,马上就要上初中了,再想想其它挣钱的办法加油!”赵云飞狠狠的攥了一下拳头,已是下了最大的决心。

    ——明天,开始挣钱!

    一想到挣钱的目标,赵云飞就非常的兴奋和期待。

    收好笔和本,熄灯上炕,赵云飞准备继续修炼《真龙诀》。

    现在他对《真龙诀》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隐隐感觉,这个《真龙诀》似乎有着一些道理,而且意思浅显,并不是像那些武侠小说写的所谓的武功那样故弄玄虚,让人觉得深奥难懂,却始终不能自圆其说。

    有道理的东西难道还能是假的吗?

    况且,绿园叟曾经练过《真龙诀》,从他的诗文来看,也不像是做假,尽管绿园叟自己在文中说没练成功,可他也健健康康的活了一百多岁——这在平均寿命非常低的古代绝对是凤毛麟角的存在,这不能不让人怀疑,绿园叟的健康长寿与修炼《真龙诀》有关。

    赵云飞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然后仍像昨晚一样,面西背东,靠墙盘膝而坐,先将《真龙诀》默念了一遍。

    昨天只剩下“敏于穴而钝于境,识感藏引融激变,依次而为,体认自然,无欲无求,自修自悟,随波逐流。”这几句没练,从字面上看,似乎只有前两句是功法口诀,后面的则更像是练功要求。

    “敏于穴而钝于境”,赵云飞凝神思考着这一句口诀,“穴就是穴位了,境是什么呢?是不是我昨天练功时进入的那种状态?”

    “将意识放在需要修炼的穴位上,忽略环境的存在……”

    赵云飞苦苦的思索了好一会儿,确认就应该是这个意思,不太可能还有别的解释。

    “识感藏引融激变”这一句赵云飞一想就明白了,这七个之间没有任何关联的字明显是七种状态,或者说是七个层次,联系到上一句“敏于穴而钝于境”,毫无疑问,应该是“敏于穴”的七个层次。

    “《真龙诀》上讲了,人有三百六十个周天大穴,还配有图谱,‘敏于穴’的七个层次不可能是所有的穴位同时进行修炼,《真龙诀》上也没有明确说应该从哪个穴位开始练,嗯,我应该从哪个穴位开始呢?”

    赵云飞对于穴位的熟悉程度跟一张白纸相比也差不了多少,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见小吉正在熟睡,没敢开灯,就打着手电研究他拓印的那张纸上的人形图。

    人形图上的那些小点除了位置不同之外,全都一模一样,他心里不禁有些埋怨古人的做事方式,干嘛不写清楚一些呢?让人猜来猜去的,要是写的跟电视机的说明书一样清楚,那不就省事了。

    研究了几分钟,忽然想起来去年他曾和外村的一个小伙子打架,一拳就抡在那小伙子的太阳穴上,打得那小伙躺在地上发了半天懵才摇摇晃晃的爬起来。

    “要不,就从太阳穴开始练起?”

    “不行,太阳穴是要害位置,万一出了问题可就麻烦了……最好在胳膊上找一个穴位。”

    见人形图的左手腕内侧上有一个穴位,不知道是什么穴位,他也不纠结了,用手指头掐了掐那个地方,决定就从这个穴位上练起。

    为了谨慎起见,他将《真龙诀》从头至尾又认真的梳理了一遍,确认无误后,开始进入练功状态。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他很快就找到了感觉,将意识放在那个穴位上,身体其他的部位和内在、外在的环境逐渐变得虚无缥缈,而那个穴位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不知又过了多久,又像上次那样,他仿佛是睡着了……

    这一次练功的时间比昨天醒来的稍早一些,外面很黑,打开手电照了照墙上的电子表,三点四十五分。

    赵云飞穿衣下地,蹑手蹑脚的出来,把小黑从狗窝里面拎出来放到屋里,扣好门,脸都没洗就出了家门,直奔位于村西方向的砖厂。

    ……

    一轮红日破晓而出,照耀着这一片生机勃勃的大地。赵云飞直起腰来望了望日出的方向,拽下别在皮带上的白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然后将已经磨破了的帆布手套摘下来,反过来再带上,拿起夹砖用的砖夹子继续挥汗如雨的干了起来。

    从凌晨四点来到砖厂装车,到现在已经两个多个小时过去了,赵云飞装完了两车砖,现在正在装第三车。

    这段时间建筑工地用砖量非常大,拉砖的车往往整夜不停。

    装一车砖能挣二元钱,赵云飞装完这一车也就意味着六元钱到手了。

    他是凌晨四点钟来的,打算干到下午三点就回家,这样安排的话中午就不用专门回趟家吃饭,回家吃饭太麻烦,耽误工夫,他估计这十一个小时应该能装十车砖。

    装砖车这活儿非常耗费体力,但凡有些生计的人都不会选择这个工作,像赵云飞这样体力极好的棒小伙子,一个多小时能装满一车大概是四千多块砖,那可真是挥汗如雨啊,这要是干一整天,再棒的小伙子都能给累趴下,没有从事过重体力活的人是无法想象的。

    装砖的人个个脱着大光膀子,砖粉和汗水混合在一起粘在脸上身上,又被新流下的汗水冲出一条条、一道道,肌肉虬结的臂膀此起彼伏,在晨光中彰显着力量与劳动之美。

    砖厂办公室,一双阴冷的眼睛扫视着场地上装砖的工人,当他看见一个少年的身影时,点了点头,恶狠狠的笑了一下。

    这个人正是村支书万胆操的大儿子,万权亮。

    这万权亮靠他爹的关系承包了村里的砖厂,此人脑瓜灵活,会拉关系,把这砖厂经营的倒也有声有色,只是其人性格非常阴狠,和他爹万胆操比,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下午三点十分,赵云飞装完了第十一车砖,把砖夹子往地上一扔,人几乎是瘫坐在了砖垛上,此时尽管他非常劳累,心里却很是开心,十一车砖,二十二元钱,如果这样干一个月的话就是六百六十元,已经远远超出了每月挣五百元的目标。

    “目标明确,行动才会有力!”赵云飞回忆着董涛说这句话时的样子,心下暗自感叹:“董涛不愧是个当官的,确实有见识,她一句话就能指明方向……”

    “苦力……每月必须挣到五百块钱,否则的话连苦力都算不上!”

    正想着,一个瘦小的男子走了过来。

    走过来的这名男子姓魏,是一个建筑工地上拉砖车队的队长,因为他身材瘦小,怎么吃都吃不肥,工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喂不饱。

    喂不饱走到赵云飞面前说道:“你不装车了吧?那把你的工钱给你结一下,一共是十二块钱。”

    赵云飞听了这话,当时就一愣,说道:“十二块钱?算错了吧?我一共装了十一车砖,你那里不是有记录吗?”

    干活儿的最怕记错了工,多记了还没什么,要是少记了,辛辛苦苦流的汗水就都白流了。

    “没错,”喂不饱嗓音尖细,像个伪娘,“你是装了十一车砖,不过你在装砖的时候用力太猛,摔折了不少砖,现在扣你十块钱工钱还是少的呢,把你的工钱全都扣了都不够赔那些砖的。”

    砖再结实那也是泥土烧制而成,而拉砖的车斗子却是铁做的,装车这活儿又不是什么技术活,无非是拿砖夹子夹起四块砖往车斗子里一墩,然后回身取砖,再一墩,这种重体力机械式劳动谁也不可能轻拿轻放,所以坏损是避免不了的。

    赵云飞自认为自己装车损坏的砖并不比其他人多,而且,从来没有听说过因为这种原因扣工钱的。

    坐在砖垛上,赵云飞面无表情的盯着喂不饱,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道:“今天太累,我先缓一缓。”

    喂不饱看着面前这个疲惫不堪的少年,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赵云飞闭上双眼,用力甩了甩头,头发早已被汗水浸成一绺绺的,他一甩头,头发就飞舞起来。

    缓缓的睁开眼睛,赵云飞炯炯的目光犹如一道闪电瞪视着喂不饱,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工钱一分都不能少!”说着他从砖垛上站起身来。

    喂不饱仰头望着高高在上的赵云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叫道:“你,你想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要我的工钱!”赵云飞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肌肉都扭曲了,看起来甚是恐怖。

    喂不饱吃了一惊,心脏砰砰乱跳,心里不禁埋怨万权亮:“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找这个麻烦干嘛?”

    克扣赵云飞的工钱是万权亮授意的,他早上在办公室看见赵云飞在装车,就想办法要整治赵云飞,以报前些日子大闹万府之仇。

    要报仇出气,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扣他的工钱,让他白流汗,白受累。

    于是万权亮就让人把车队的喂不饱叫进了办公室,如此这般的安排了一下。

    “你不是敢大闹天宫吗?这回让你这个小猴崽子知道知道如来佛祖的厉害!”万权亮心里暗暗得意。

    喂不饱虽然心里不太情愿,但他不敢得罪万权亮,怕万权亮断他的砖,那等于断了他的财路。

    喂不饱望着一脸狰狞的赵云飞,扭头瞧见他手下的那几个司机已经围了过来,胆子壮了一些,把心一横,说道:“十块钱工钱,多一分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