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又双叒叕睡着〕〔万年小妖爱上我〕〔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无敌邪神柳无邪〕〔柳无邪徐凌雪〕〔太荒吞天诀柳无邪〕〔我老婆是妖狐兽〕〔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她靠吃播征服星际〕〔全能大佬来了〕〔战神豪婿〕〔战狼在世〕〔杨程周慕雪〕〔第一刺客女婿〕〔杨凡周慕雪〕〔修罗战神江策〕〔第一刺客女婿〕〔永夜之王杨凡〕〔华国战神杨凡〕〔傲世王婿杨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55章可怜的孩子求收藏,求推荐票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望了望小吉,小吉低着头不说话,好像是犯了错误一样。

    赵云飞也知道小吉还想玩儿,像滑梯、秋千这样的玩具对于小吉这么大的孩子来说,有着极其强大的吸引力,更何况她以前只是看着别的小孩玩,今天是头一次进到幼儿园里面接触到这些东西,刚刚玩了很短的一段时间,肯定还没有玩够……

    可是,马上就要到吃午饭的时间了,幼儿园的小孩要吃饭,赵云飞不愿意让妹妹看着别的小孩儿吃东西,于是,他对陈静说道:“陈老师,谢谢您了,我们该回家吃饭了。”

    陈静也是看出来赵云飞脸上犹豫的神情,微笑说道:“小吉刚刚只玩了一小会儿,玩得正开心,要不,让小吉在这儿玩一天?中午就让小吉跟我一起吃饭?”

    似乎是怕赵云飞不同意,陈静又赶忙补充道:“她这么个小不点儿也吃不了多少,一顿饭我还管得起,而且,我很喜欢你这个小妹妹!”

    陈静确实很喜欢小吉,不仅仅因为小吉长得可爱,还因为小吉腼腆的性格,这种性格让小吉更显得楚楚可怜,也更加招人疼爱。

    赵云飞的目光望了望陈静,又望了望低着头的小吉,正在犹豫,这时候韩拓骑着自行车恰好从幼儿园门口路过,见赵云飞和幼儿园的老师说话,就停了下来,在旁边已是听了片刻,此时见赵云飞有些犹豫,就开口说道:“云飞,既然老师都说了,就让小吉在幼儿园里玩儿吧,好不容易才进来玩儿这么一回,以后再想进来玩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

    赵云飞见陈静一脸的真诚和期待,韩拓也在一旁劝,就不好再勉强,嘱咐小吉要听陈老师的话,又谢了陈静,然后和韩拓一起离开了幼儿园。

    陈静把小吉领进教室,给她安排了一个座位,小吉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是一个浅绿色的小方桌,许多小朋友都整齐地坐在小桌前,桌上摆着米饭和炒菜,有炒芹菜,还有小吉爱吃的炒土豆片。

    初到陌生的环境,小吉先开始还不敢吃,陈静见状,就走过来拍了拍小吉的脑瓜顶,用她那很有感染力的微笑说道:“吃吧!”小吉这才认真的吃了起来。

    这时小吉旁边的一个小男孩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煮鸡蛋,只见他拿着鸡蛋在桌子上用力磕了一下,剥开鸡蛋壳,露出里面白白嫩嫩的鸡蛋清,小男孩双手拿着剥好的鸡蛋吃得津津有味。

    陈静看见,走过来,用手拍了一下那个小男孩的脑袋瓜,说:“淘淘,你怎么又把吃的东西带到幼儿园来啦?”

    小男孩扬起小脸儿说:“奶奶让我带的,奶奶说我在长身体,每顿饭都要吃一个鸡蛋。”

    陈静微笑说道:“淘淘回家告诉奶奶,每天早上吃一个鸡蛋就足够了,吃多了会营养过剩的。”

    “小吉还吃不吃米饭呀?”陈静转过身来问小吉。

    小吉摇摇头说:“我吃饱了。”

    “怎么吃这么少呀?幼儿园的饭菜不好吃吗?”陈静耐心地问道。

    小吉回答说:“好吃,比哥哥做的好吃!”

    陈静微微一笑,转身刚要离开,“老师,”小吉轻声叫道。

    “怎么啦?小吉?”陈静又转回身来,蹲在小吉面前,问道。

    小吉望了望那个小男孩桌子上的鸡蛋壳,忽然说:“老师,鸡蛋壳能吃吗?”

    听到小吉提出来的这个非常幼稚的问题,陈静的目光停驻在小吉那天真无邪的小脸上,一时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通过小吉问出的这句话,陈静已经隐约感觉到,这兄妹俩的生活应该是过得比较艰难,农民家庭基本上家家都养鸡,鸡蛋绝对算不上是什么稀罕东西,小吉既然能这样问,那就说明她平时吃不上鸡蛋,或者是很少吃。

    陈静此时已经完全能够想象得出,没有爹妈的孩子生活会有多么的凄惨,那种孤苦无依、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就好像找不到老母鸡的鸡雏,只剩下慌乱的哀鸣。

    尤其是在农村,虽然大部分村民都比较淳朴,但村里也不乏地痞流氓、鸡摸狗盗的人,失去了父母的庇护,孤儿受欺负那是难免的。

    而且,农村不比城市,要是吃不上饭的话,城市还能捡一些残羹剩饭,而农村呢,有剩饭不会往外扔,全都喂鸡喂狗了,捡都没地方去捡。

    “你家里没有鸡蛋呀?鸡蛋壳怎么吃呢?”小男孩听见小吉的问题,回答道。

    小吉前面的一个胖胖的小女孩儿回过头来说道:“她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她家里什么都没有,她是孤儿!”

    小吉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那个小女孩儿,就是这样望着她,没有说话,眼神显得极为空洞。

    陈静用手揉了揉眼睛,赶忙说:“好啦,大家不要说话啦,小吉有哥哥,小吉不是孤儿!”

    小男孩眼睛尖,盯着陈静问道:“老师,你怎么哭啦?”

    “老师的眼睛里进了东西,老师没哭!”陈静揉着眼睛连忙解释说。

    这一天,小吉是在幼儿园度过的,和这么多小伙伴在一起做游戏、玩滑梯,她非常的开心,从来没有这么欢快的玩过。

    快乐的时光总是显得那么短暂,小吉在幼儿园很快就到了放学的时间。

    放学前,陈静走过来把两个煮鸡蛋放进小吉的衣服口袋里,对小吉说:“小吉,这两个煮鸡蛋拿回家吃啊,记住,鸡蛋壳是不能吃的!”

    小吉用力的点了点头,回头望着幼儿园中的那些游戏设施,眼神里透着一丝留恋不舍之色,她知道,明天,她就不能来这里玩儿了。

    对于偏远而又穷苦的农村孩子来说,游戏设施真的是太重要了,那些滑梯、那些秋千、那些跷跷板……是孩子们童年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甚至是他们的全部梦想,然而,人们总能看到在大城市的某个街边,这些对农村孩子非常重要的游戏设施,却作为城市的装饰品在风吹雨打中生锈、坏掉。

    不得不说,大多数人都喜欢锦上添花——把那些游戏设施捐赠给并不需要这些东西的城市,而偏远的农村,仿佛成了被遗忘的角落。

    傍晚时分,小吉从幼儿园回来后就在院子里骑那辆已是锈迹斑斑的三轮童车,一边骑着嘴里一边还哼着歌。

    赵云飞和韩拓已是完成了一天的锻炼,韩拓回了自己家,赵云飞正在灶台边熬粥,听见小吉嘴里哼着歌,他先开始以为是他自己听错了,停止了搅粥的动作,侧耳细听,这回听清楚了,真的是小吉在唱歌……

    确定是小吉的歌声,赵云飞感到万分的惊讶,因为小吉从来没有唱过歌,她也不会唱,当然,主要是赵云飞从来就没有教过她,也没有想到过要教她唱一些儿歌。

    不过这也情有可原,自从父亲去世后,赵云飞的家里就再也没有过歌声。

    “小吉,你唱的是什么歌?”赵云飞回过神来,一边将棒糝粥从锅里舀到盆子里,一边问道。

    小吉听见哥哥问她,就骑着三轮车过来,回答说:“这首歌叫《我有一个梦》,是幼儿园的陈老师教我的。”

    “我有一个梦……”赵云飞嘴里嘀咕了一声,随后说道:“这歌挺好听,再给哥唱一遍吧!”赵云飞似乎是漫不经心的说。

    小吉见哥哥喜欢听,受到很大鼓舞,骑动车子,一边在院子里转圈儿一边大声唱着:

    我有一个梦,

    梦里有彩虹,

    虹儿分五色,

    赤橙蓝绿青,

    我在虹上坐,

    唱歌传友情,

    让爱满人间,

    世界有和平。

    -----------

    我有一个梦,

    轻轻告诉风,

    风儿携我梦,

    飞跃山万重,

    apapapapapapapapap……

    歌词第二段的后面部分明显是被小吉给忘掉了,被她忘掉的那部分她就用一些似是而非的字眼代替,虽然不知道她后面唱的是什么,不过听起来却很是有趣。

    尽管小吉没能把这首歌唱完整,但赵云飞却已经完全陶醉在小吉那稚嫩而又甜美的歌声中了。

    也可能是因为血缘关系的缘故,赵云飞觉得小吉的歌声真的是特别特别的好听,比电视里的那些明星唱的强过百倍。

    听着小吉的歌声,赵云飞猛然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小吉的童年没有歌声……

    没有爸爸、没有妈妈、没有伙伴……

    有的,只是他这个不爱讲话的哥哥,和一条不会讲话的小黑狗……

    赵云飞手里拿着勺子,想到这些,顿时就僵在那里。

    生活的过往就像放电影一般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他自己的童年幸福而快乐,那时,有着爸爸妈妈无微不至的疼爱和关怀,每天唯一需要他做的事情就是无忧无虑的玩耍,那些美好的回忆深深的藏在他心里……

    自己的童年可以算得上是完美无缺……

    后来,小吉出生,一年后爸爸去世、妈妈外出打工杳无音讯,接下来就是无边无际的悲苦和挣扎……

    而小吉的童年,完全就是在这种悲苦和挣扎中度过……

    可怜的小吉,甚至已经不记得爸爸妈妈长什么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只会拍烂片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