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方战神江宁〕〔剑临诸天叶玄〕〔叶玄叶灵〕〔甜妻可口:大叔每〕〔海贼之疾风剑豪〕〔修罗丹神〕〔从1983开始〕〔好孕甜妻:狼性大〕〔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三爷,夫人她又惊〕〔军师威武〕〔极品萌宝:霸道爹〕〔我创造的万事屋〕〔红楼春〕〔从灵气复苏到末法〕〔小妻太娇嫩,枭爷〕〔超级豪婿林阳江婉〕〔我的1990〕〔我不好哄的〕〔贝乐顾柏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58章在教室里打起来了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过了操场,第一排房屋就是初中一年级学生的教室,此时每一个教室门口都贴着一大张粉纸,纸上黑字写着班级名称和该班级学生的名字。

    赵云飞和李兰芳、韩拓他们将自行车放进东面的车棚,就从东面的第一所教室逐个找去,他们在七十二班门口的纸上找到了赵云飞的名字,韩拓和李兰芳被分在同一个班级——七十四班,和赵云飞所在的班级隔着一所教室。

    李兰芳因为没有和赵云飞分在一个班级里面,还有些不开心的样子,韩拓也是觉得不习惯,毕竟小学的六年他们都是在同一个班级里面上课,然而就算不开心也没有办法,这是学校给分的,他们没有能力去改变。

    在七十四班门口分手前,赵云飞叮嘱韩拓:“镇上不比村里,尽量不惹事,要是有人找茬,就到七十二班来喊我。”

    韩拓嘴里答应着,心里也是有些发虚,以前在村里上小学,班上也有特别难揍的学生,不过,那些难揍的学生都是赵云飞的手下败将,早已被赵云飞给打服了,比如像万胆操的三儿子万金亮那样的,还有的即便没和赵云飞较量过,也是都知道赵云飞的手段,不敢轻易炸刺,因此上,一直被赵云飞罩着的韩拓,还保留着非常完整的自尊心。

    学校的复杂程度其实并不亚于社会,对于这些未成年却又发育出成年人的各种功能和脾气的中学生来说,关于“负责”的说教,强不过青春的冲动,而法律对他们约束的作用也不大,所以说,在这里:

    能很轻易的发生一场战斗,起因,可能就是因为半块橡皮。

    也能很随便的来一次说走就走的逃学,去打上一整天的台球,或是在网吧里玩得昏天黑地。

    爱情更是无处不在,这些充满活力的小家伙,几乎全都是凭着第一眼,就确定了自己爱上了某个男孩或女孩,并且发誓永不改变……

    ……

    和李兰芳、韩拓他们分手后,赵云飞迈步来到了自己所在的班级门前,进了教室,见每个课桌的左上角处都有一个写着学生名字的纸片,赵云飞知道那是在标示学生的座位,只需要对号入座即可。

    赵云飞顺着课桌间的通道往后走,找寻自己的名字,转到教室的西北角处,终于在倒数第二排的课桌上看见了写着他的名字的纸片。

    赵云飞打量了一眼桌子和椅子,伸手摇晃了一下座椅,不知道是因为地不平还是因为椅子的四条腿不齐,在赵云飞的摇晃下,椅子发出了“咯噔、咯噔”的声音,不过,椅子的结构倒不松散,“座位”的功能还算具备。

    学生们已经到得差不多了,班主任还没来,这时候,门口处摇摇晃晃地走进来一个人,赵云飞抬头一看,却是那个刚才在学校门口说怪话挑衅的红毛小子,赵云飞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和自己是同学。

    显然,红毛小子也认出了赵云飞,瞥了赵云飞一眼,还撇了撇嘴,一副自以为了不起的神情从赵云飞侧面走过,停在了赵云飞的身后,一股劣质洗发水的味道令得赵云飞皱了皱眉。

    赵云飞侧头望向窗外,正打算考虑一下怎么挣钱的事情,忽然,从身后传来“稀里哗啦、咕咚”一片响声,赵云飞回头一看,原来是红毛小子的座椅散架了,那把椅子本来就有毛病,他那样大马金刀的往下一坐,当即就摔了一个屁股墩儿。

    赵云飞嘴角边微微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然后不再看他,转回头,看向讲台方向。

    “妈了个叉的,这是什么特么破学校,一把椅子都弄不好,把老子摔了一跤……”红毛小子一边骂着一边把散了架的椅子踢到教室后面的角落,直接从旁边还没来学生的位置拎了一把椅子过来。

    上午没正式上课,点名、发书、站队、开学典礼,典礼完毕后就放学了。

    如今学校实行的是九年义务教育,初中的课本全都是免费的,不用学生花钱,这让赵云飞松了一口气,家里现在可是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中午,大部分学生都回家吃饭,除非离家特别远的需要带饭到学校来吃,但那样吃不好,学校不对学生热水,更谈不上加热饭菜了,学校里只有一个小食堂,主要是负责校长的一日三餐,老师们也可以在里面吃,不过就是需要花钱。

    中午饭赵云飞是从李兰芳家吃的,小吉上了幼儿园,中午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不值得做饭,李兰芳的妈妈昨天特意叮嘱了赵云飞,让他中午过来吃饭,所以,赵云飞骑自行车带着李兰芳直接去了她家,连自己家的大门都没进。

    下午就正式上课了,上课前十五分钟赵云飞走进教室,看见红毛小子已经坐在了他自己的座位上,赵云飞就当他不存在一般,面无表情的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把书包放入桌洞,想要坐下来整理一下上课用的书本。

    哪知道他刚一往下坐,立刻感觉到屁股下面是空的,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听“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地坐到了地上。

    学生们见一天两次有人坐到地上,都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这原来是红毛小子使的坏,在赵云飞坐下的一瞬间把他的椅子踢到了一旁,故意让赵云飞坐空,摔一跤出丑。

    红毛小子见自己的招术得逞,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学生们也都跟着大笑起哄。

    赵云飞虽然沉默寡不爱惹事,但绝不是怕事的人,好歹也算是一个顶家立业的男子汉,有着男子汉不容侵犯的尊严,红毛小子一再挑衅,这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还是那句话——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大多数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般都会先质问,然后再根据质问所反馈的情况,或和解,或激化,赵云飞不是这样,因为他知道,有些人本性上和畜生差不多,你和他讲道理根本就没用,他听不懂

    只见赵云飞扶着课桌慢慢悠悠地站起身来,脸上非常平静,看起来好像一点都没生气,也没有立刻发声质问。

    红毛小子撇着嘴笑,还向其他同学挤眉弄眼的出风头,见赵云飞自己站起身来一句话都不说,他还以为赵云飞是怕了,俗话说,强龙难压地头蛇嘛,红毛小子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地头蛇,他叫邹亮,家就在镇上住,学校门口的台球桌子就是他哥摆的。

    赵云飞漫不经心的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直起腰来,突然抡圆了右掌,照着邹亮的脸就给了他一个大嘴巴。

    邹亮还在笑嘻嘻地望着赵云飞,根本就没有想到赵云飞会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一巴掌端端正正地抽在了邹亮的脸上,在一股大力的冲击之下,邹亮的脑袋随之歪向了一边。

    全班同学全都望着赵云飞,就像一只只被惊呆了的小鸟,有的张大了嘴巴,有的瞪大了眼睛,有的还没来得及把笑容收起来,就这样僵硬在脸上,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鸦雀无声。

    邹亮从小就有他哥罩着,极少受欺负,就算受了欺负,他哥一般也会帮他找回场子,所以他的性格也是比较骄横跋扈的。

    上午他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赵云飞出现在嘴角边的那一丝嘲笑却是被他看在眼里,原本他也是打算在开学头一天欺负一下从下面村子里来的新生,这样可以在全班同学面前树立自己的光辉形象,而坐在他前面的赵云飞,又碰巧是早晨在学校门口骑车带美女的那个土包子,他就想拿赵云飞来开刀,顺便发泄一下自己的羡慕嫉妒恨,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这土包子竟然敢出手打他。

    邹亮和赵云飞年纪相仿,但体格却比赵云飞单薄许多,赵云飞的那一巴掌把他打得不轻,天旋地转,眼冒金星,半边脸通红,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赵云飞在打完那一巴掌后就双臂抱在胸前,目光炯炯地盯着邹亮,他倒要看看这个“没事找抽型”的小子能干出什么来。

    邹亮本打算在全班同学面前立威,没想到却丢了这么大的一个脸,而且出手打他的人还是一个从下面小村来的,土得不能再土的土包子,此时此刻,邹亮脸红脖子粗,连拼命的心都有了,气急败坏地打开铅笔盒,随着“稀里哗啦”的一阵乱响,从铅笔盒里拿出一支钢笔,他拔掉笔帽,右手紧握笔杆,抡起胳膊就朝着赵云飞的太阳穴猛扎过来。

    赵云飞心说这小子还挺狠,这是拼命的架势,不过,从小到大他什么阵势没有见过,他的身手都是在无数实战中锻炼出来的,既直接又有效,而邹亮那两下子在他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

    见邹亮持钢笔扎向自己的太阳穴,赵云飞早有防备,左臂上撩,格向邹亮的手腕处,邹亮感到自己的手腕一阵剧痛,整条胳膊都跟着酸麻起来,那支作为凶器的钢笔早已抓不住,嗖的一下飞了出去,正好落在一位女生的新衣服上,留下一滩黑色的墨汁,那女生见墨汁污染了新衣服,趴在桌子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赵云飞并未就此收手,他的一贯原则是:要不然就不动手,既然动了手就要彻底打服,免得纠缠不清。

    只见赵云飞随手抄起桌面,他课桌的桌面和桌体是分离的——他上午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课桌的这一特征,这个桌面现在成了赵云飞的武器,被他抡圆了,上下翻飞,劈头盖脸的一通狂砸,打得邹亮双手抱头嚎叫不已,毫无还手的机会,被赵云飞一直追打到教室门口。

    邹亮就这样落荒而逃,一下午都没敢来上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