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号狂婿夏天〕〔贞观大神棍〕〔农家仙田有点钱〕〔傅爷你夫人马甲A爆〕〔我带神笔重回80年〕〔猎魔法师〕〔逆天神医妃〕〔最强妖孽天王〕〔独宠太子妃月千澜〕〔全能少女被大佬宠〕〔舒盼顾绍霆〕〔不败战神杨辰〕〔封少的掌上娇妻〕〔帝少的好孕甜妻〕〔太太凶猛〕〔龙神归来〕〔一品医宋〕〔方志强王亚欣〕〔太子妃她重生了〕〔认真工作就能成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61章不打不相识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随着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哒哒声进了院子,李中下班回来了。

    进了屋,见满桌的饭菜,宝贝女儿却是趴在炕上,双肩耸动的正哭得痛不欲生,李中慌忙上前问道:“这是咋的了?谁惹着我家小芳了?”

    李兰芳听见摩托车进了院子已知道是爸爸回来了,此时听见爸爸问她,也不回答,哭得更加的委屈了。

    李中坐在炕沿上,用手推了推女儿的肩膀,李兰芳也不理,就是一个劲儿的哭,李中虽然诧异,但他也清楚,问题肯定出在西屋,于是他就起身去了西屋厨房。

    过了几分钟,李兰芳听到门开的声音,可是并没有人说话,正在嘤嘤哭泣的李兰芳心里正觉得奇怪,忽然她感到有几张纸在她鼻子底下晃来晃去,她睁眼细瞧,却是四张崭新的百元钞票。

    李兰芳用手揉了揉眼睛,假装不愿意接,李中说道:“不要的话,我可买烟抽去了”闻,李兰芳这才慌忙一把将钱抢在手里,随即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李兰芳将钱装进口袋里面,擦去脸上的泪痕,端了两碗菜来到后院。

    赵云飞和韩拓、小吉也是刚坐下来要吃饭,韩拓见李兰芳端着碗进来,屁股底下像安了弹簧一样跳起来,迎上去笑道:“呀,今天这菜太丰盛啦,啊,有炒豆腐,真是太贴心了,知道我最爱吃这个……”接过那碗炒豆腐来,屁颠屁颠的回到座位上,将那碗炒豆腐放到自己面前。

    赵云飞起身接过另一碗菜,发现李兰芳的脸上似乎有泪痕,微微皱了一下眉,轻声问道:“怎么了?”

    李兰芳揉了揉眼睛,掩饰着说道:“刚才被那只大公鸡扑起的尘土迷眼了,没事。”

    对于李兰芳的回答,赵云飞虽然不太相信,但也不便于深究,指了指小板凳,说道:“坐下一起吃吧?”

    李兰芳见韩拓在,不方便把钱给赵云飞,就说道:“我爸刚回来,我还是回家吃吧。”

    韩拓笑道:“那样我们能多吃点。”

    李兰芳白了韩拓一眼,说道:“小心吃成胖猪。”

    ……

    赵云飞和韩拓吃完了饭,将碗筷收拾干净,天已经擦黑了,赵云飞拉亮了门灯,两人将小方桌挪到灯下,开始写作业,因为是刚刚开学,许多课程还没有正式开课,所以作业并不多,十多分钟就都写完了。

    韩拓撂下笔,站起来先伸了个懒腰,然后走到窗台跟前拿起弓,将一支箭搭到弓上,拉圆了朝着靶子射去,“啪”的一声,箭脱靶了,却钉在了墙缝里,韩拓抱怨道:“天黑不得眼。”

    赵云飞接过弓来,瞄都不瞄,随手搭箭而射,那箭如流星般飞去,“哆”的一声响,正中靶心,看得韩拓有点泄气,说道:“你这眼神儿也忒好点了……”

    赵云飞将弓还给韩拓,说道:“射箭主要是凭感觉,只要是在射程内能看见靶心,就应该能射中。”

    “凭感觉?”韩拓挠了挠脑袋嘟囔说:“找不到感觉怎么办?”

    “多练!”这是赵云飞给出的回答。

    两人练了一个多小时的射箭,又将俯卧撑、单腿支撑等力量项目做了一遍,摔跤项目没练,因为明天还要上学,免得弄得灰头土脸的还得洗澡。

    韩拓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赵云飞目送韩拓出了胡同口,正要回身进院关大门,却见一个婀娜的身影从南面走过来,对于这个身影,赵云飞无比的熟悉,不是李兰芳还能是谁?

    到了门口,李兰芳轻声问道:“小吉睡了吗?”

    赵云飞回头望了一眼屋里闪烁的电视屏幕,回答道:“还没。”

    “那咱俩到门后,我跟你说个话……”李兰芳说着拽了拽赵云飞的衣角。

    两人走到大门后面的阴影里,李兰芳将手里攥着的二百块钱塞入赵云飞胸前的上衣口袋,声音轻柔的说:“这钱是校服费。”一边说着,手掌却还按压在赵云飞的胸口,生怕赵云飞不收这个钱。

    赵云飞愣了几秒钟,说道:“二百块钱不是小数目,咱们这样的人家不能这样花钱。”

    李兰芳嘟起嘴巴说道:“不,我妈说,别人能穿校服,咱们也要穿。”这话本来是李兰芳的妈说李兰芳的,此时却被她照搬过来说赵云飞。

    赵云飞微微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是怕别人都穿校服,就我没有,大家会看不起我么?”

    李兰芳嘟着小嘴,先是摇头,然后又不得不点了点头。

    赵云飞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突然低头用自己的双唇噙住了李兰芳那柔嫩的唇瓣,与此同时,有力的臂膀将少女的娇躯紧紧地搂入怀中。

    这突如其来的一吻,使得毫无准备的李兰芳在一声嘤咛之后,就软软的倒入在那温暖的怀抱中,瞬间就融化了。

    青春之吻,甜美而又销魂,过了许久,赵云飞才放开李兰芳的双唇,双手捧住她的肩膀,将额头顶在她的额头上,目光炯炯地望着李兰芳的双眼,声音沉稳而又透着一股明亮的味道,说道:“现在,你还觉得我会在乎那些异样的目光吗?”

    李兰芳痴痴的望着赵云飞,神情有些羞怯的摇了摇头,此时的她,激情的高潮还没有完全退去,脑子还不是特别的清醒。

    赵云飞将那二百块钱从上衣兜里掏出来,塞入李兰芳的手中,又将李兰芳的小手连同钱一同握住,另一只手揽住李兰芳的纤腰,两个少年又忘情的吻在了一起……

    大门口外,赵云飞目送李兰芳缓缓行去。

    李兰芳转过身来摆了摆手,夜幕之下,望着少年那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她忽然觉得跟妈妈要那二百块钱,自己确实是多此一举,不穿校服的赵云飞,会显得更加与众不同。

    李兰芳忽然又一转念,如果不是因为那二百块钱,又怎会有如此美妙的一个夏末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李兰芳和韩拓仍然是到赵云飞家集合,然后一同去上学。

    上午第一节课是代数,赵云飞进了教室,一看离上课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他拿出课本来开始心无旁骛的预习功课。

    邹亮是在打上课铃的时候才进的教室,几乎跟老师前后脚,那一头红发已是变成了黄色。

    赵云飞上课非常专注,从不走神,老师所讲的知识基本上全都能在课堂上消化掉,这,是他学习好的主要原因。

    离下课的时间还有几分钟,就在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忽然从后面扔过来一个小纸团,落在赵云飞的桌子上。

    赵云飞知道这个纸团是坐在他后面的邹亮扔过来的,心想:“这小子又要干嘛?”把纸团捡在手中,趁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展开,只见纸条上写着几句似通顺又好像不通顺的话:

    不打不相识,

    相识好兄弟,

    艰苦岁月中,

    互助有情义!

    ——弟邹亮

    赵云飞看了哑然失笑,这上学怎么成了“艰苦岁月”了?

    这几句话虽然有些江湖意味,但很明显是邹亮向赵云飞伸出了橄榄枝,是在和赵云飞讲和。

    通过上周的那一次交手,邹亮已是不敢再轻视衣着破旧、少寡语、从下边村里来的赵云飞,而且,那天他哥邹军被张士刚打了,赵云飞还帮忙搀扶,这让邹亮很是感激,认为赵云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赵云飞拳头硬,尊重强者、向强者致敬,是社会的普遍法则,也是社会向上发展的源动力,若反过来,每个人都向弱者致敬,那么毫无疑问,人类社会将会倒退发展。

    邹亮心里隐隐感觉,就算有他哥帮忙,似乎也没有把握修理得了赵云飞,况且,他哥上次被张士刚修理得够呛,恐怕以后再也不敢翘尾巴了。

    对于邹亮的示好,赵云飞并没有特别在意,他知道自己和邹亮完全不属于同一类人,他们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至少赵云飞不会把邹亮当成朋友,所以示好不示好都无所谓,不过,示好总比示威强,一见面就跟乌眼鸡似的,那样的话也会很别扭。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赵云飞正想着是不是要给邹亮也写点什么,突然发现,数学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课桌前面,将大手一伸,严厉地说道:“拿来!”

    赵云飞红了脸,他从来都是一个好学生,从不会在课上有什么小动作,极少被老师点名批评,这是头一回被抓现行。

    赵云飞老老实实的把纸条交给老师,低着头,等待老师的处罚。

    老师展开纸条,清了清嗓子,高声念道:“不打不相识,相识好兄弟,艰苦岁月中,互助有情义——弟邹亮……你们俩是梁山好汉吗?敢问邹大侠和赵老剑客坐第几把交椅?”

    同学们一阵哄笑。

    “还‘艰苦岁月中,互助有情义’,闹了半天,你俩上我的课是在活受罪啊?”

    同学们又是一阵哄笑,老师也跟着笑了,赵云飞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老师并没有深究,笑完后就把纸条装进口袋里转身回到讲台继续上课。

    下课铃声响起,老师说声“下课”,前脚刚走出教室,邹亮就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伸手在课桌洞里抽出一根椅子腿,指着几个男生说道:“你、你、你,还有你,都他妈给我过来,靠墙站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