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神鼎〕〔甜婚入骨:总裁私〕〔叶轻衣皇甫瑄〕〔上门狂婿〕〔魔神大明〕〔穿书后我成了反派〕〔元尊〕〔偏执王爷的圣手医〕〔暗恋成欢,女人休〕〔武道剑修林辰薛灵〕〔退圈后我靠美食爆〕〔秦雪月〕〔秦偃月〕〔上门女婿是圣主〕〔在团宠文里做反派〕〔绝世帝神〕〔重生南朝当土豪〕〔我是王富贵〕〔最强傻婿〕〔逆袭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63章安身立命的手艺小高潮马上到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骑车进了赵红利家的院子,正好赵红利也是刚回来,正在院子里收拾三马车,见赵云飞来了,就把他让到屋里。

    赵红利十岁的儿子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赵红利的老婆在一旁辅导。

    赵云飞和赵红利两口子寒暄了几句之后就直接道明来意:“三哥,我想跟着您干小工,有工程的时候您能不能把我也叫上?”

    包工队里现在正好缺人,有人想干小工,而且还是个棒小伙子,赵红利求之不得,当下就满口答应,随后他又想到赵云飞还在上学,疑问道:“我看见你和老韩家那孩子一块儿骑车回来,你是不是在镇上上中学呢?”

    赵云飞点头承认。

    “那你能有工夫干活儿?”赵红利问道。

    赵云飞怕赵红利以他上学为借口不答应他干小工,赶忙解释道:“现在功课不紧,课听不听都没事。”

    “那就行,我就怕干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这样的话不好调配人手,影响工程进度!”赵红利说。

    “不会的,您放心,既然跟着三哥干活,肯定要以干活为主,不会让三哥为难。”赵云飞说着,掏出烟来,烟盒上的封皮他在进赵红利家之前就撕开了,这样方便取烟,给赵红利敬了一支烟,双手捧着打火机,给点着了火,然后随手把那盒烟搁在赵红利家的炕沿上,又聊了几句家常才告辞离开。

    赵红利是老江湖,见赵云飞年纪不大,倒挺会来事儿,说话行事透着稳重,而且他们两家在血缘关系上又是不远的本家,可怜赵云飞兄妹孤苦,倒有心帮他一把。

    骑车从赵红利家里出来,赵云飞心里稍稍的松快了一些,赵红利是包工头还是村里红白喜事的常任总理,在村里有些威望,既然当面答应了自己,有活的话肯定会叫上他。

    赵云飞之前也打听过小工的行情,干一整天的话,男的是五十块钱,女的是四十块钱,他也知道自己年纪小,可能给不了男人的工钱,不过,就算按照女人的行情给,一天的工钱也有四十块钱之多,这比在砖厂累死累活的装车不知强了多少倍,他心里也打算好了,就算赵红利给他女人的工钱,他也一定要干出男人的活儿,不能被别人看扁了,他心里还有一个道理——努力干的话,再有活儿的时候赵红利肯定还会叫他。

    现在,就只等赵红利的消息了!

    赵云飞先去李兰芳家把自行车还了,李兰芳送出来,忍不住问道:“你去赵红利家干嘛?刚才我看你挺着急,也没来得及问……”

    “嗯”赵云飞略一沉吟,有心想不告诉李兰芳,随即一想,这事最后也是瞒不住,就如实说道:“我去问了问赵红利,包工队要不要小工。”

    闻,李兰芳心下一阵黯然,看来自己的猜测是没错的,赵云飞手里肯定是极度缺钱。

    “你要不要……嗯,先从我家拿些钱?”李兰芳低声征求赵云飞的意见,她心里也是有底,只要赵云飞开口的话,即便是一千两千的大数目,爸爸妈妈也会毫不犹豫的借给他的。

    “暂时还不用,真到山穷水尽的时候我会找叔和婶儿的。”赵云飞不忍直接拒绝李兰芳的好意,也是用一种比较缓和的语气说道。

    “赵红利答应了吗?”李兰芳问道。

    赵云飞点头说:“答应了。”

    听到赵云飞说“答应了”,李兰芳不禁松了一口气,她心里也是非常的清楚,赵云飞就算是去卖血,也不会开口借钱的,要是能有活干、有钱挣,对于赵云飞来说当然是最好的选择,至于“要是去干活,上学怎么办?”,这句话只是在她心中一闪而过,并没有问出口,因为她知道,有饭吃才有可能安心上学,否则的话都是扯淡。

    赵云飞到了家,先把猪给喂了,然后和小吉一起喝了粥,收拾完碗筷,韩拓和李兰芳也先后到了,三人一起写作业。

    韩拓对数学的理解能力非常差,好在赵云飞极有耐心,一道题一道题的细细给他讲,听得李兰芳都不耐烦了,骂韩拓是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

    做完了最后一项作业,韩拓如释重负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把笔往桌子上一扔,立刻就跳了起来,那生龙活虎的劲头,和刚才写作业时霜打了茄子一般蔫头蔫脑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

    赵云飞和韩拓在院子里锻炼,李兰芳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房檐底下翘起二郎腿看着,一边看嘴里还一边哼着歌。

    韩拓知道李兰芳哼的歌应该就是她自己写的,假意去窗台边喝水,想要听清楚她唱的是什么,李兰芳却机灵的识破了韩拓的意图,见韩拓靠近,将小嘴一闭,漂亮的眼睛瞪着韩拓。

    韩拓憋不住,终于是笑了出来,央求道:“你痛痛快快的给我俩唱一回,就当是练习嘛,你要是都不敢当着我俩唱,等到了舞台上,看见下面人山人海的,你就更不敢张嘴了……”

    “哼……”李兰芳将小脸一扬,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说道:“想偷听没听着,就用激将法呀?本姑娘不吃这一套!”

    韩拓挠着脑袋无计可施,在李兰芳面前,韩拓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受气包,赵云飞瞅着他俩也只是笑笑,然后继续锻炼。

    由于明天还要早起上学,韩拓和李兰芳没有玩到很晚,刚到九点就都回家了。

    夜晚微凉,赵云飞关好大门后,洗了一把脸,在院子里转了一圈,想整理一下思路,可是,想了想,却发现没什么好整理的,目前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活干,挣钱——对此他已是采取了行动,也得到了赵红利的承诺,现在只能耐心的等待赵红利的消息。

    与在砖厂装车相比,干小工绝对能算得上是一种幸福的生活,活儿轻松,挣钱还多。一想到能当小工,赵云飞浑身上下就会产生一种舒畅的感觉,他觉得这一次终于有了盼头。

    对于普通人来说,同样的日子,有盼头的感觉和没盼头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有盼头,才会感受到生活中的阳光和幸福,要是没盼头,生活就会变得死气沉沉,就算是阳光明媚,也会被看成是乌云满天。

    仰望满天的繁星,此时的赵云飞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自己很快就能脱离赤贫的状态,苦力这个词虽然不是特别的好听,但却是他现在努力的方向。

    ……

    初中一年级教室的前面就是大操场,在操场的东南一侧有单杠、双杠等体育器材设施,那里是男生的阵地,好动的男生下了课都喜欢到那边活动活动。

    赵云飞在下课之后有时也会去那边玩一玩单杠,检验一下自己的臂力。

    此时,单杠下面有几名男生正玩儿得起劲儿,他们都是初一的新生,这些新生基本上都没有玩过正规的单杠,因为偏远农村的小学都非常简陋,有的学校甚至连一套像样的桌椅都没有,升的国旗破得就像战旗一般,遑论体育器材了!

    对于从未练过单杠的人来说,初上杠还是比较困难的,往往看别人做起来非常轻松省力,等轮到自己做的时候,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典型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几名新生就是这样,双手抓住单杠,使劲把脚往上翘,说什么都翻不上去,那姿势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还把脸憋得通红。

    赵云飞趁他们下来喘气的时候也试了一把,虽然双手抓杠的时候,没感觉身体有多重,但就是在往上卷身体的时候卷不上去,按说他的力气应该是足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股劲儿用得不对,一连试了几把都没有成功。

    赵云飞还想再尝试一回,忽然感到单杠一震,他知道是有人上杠,连忙松手下来,他怕那根不算粗的铁管禁不住两个人的体重。

    这个上杠的人动作非常的利落,双手握住单杠,直接“双立臂”上杠,身体一悠,以腰部为轴心围着杠子转了十多圈,然后潇洒的荡出,飘身落在地上,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一般。

    所有围观的新生都被这一套漂亮的动作给震住了,这么漂亮的单杠动作大多数新生只在电视里的体育节目上见过,现场观看还真是头一次,当然了,现场的感觉比看电视要震撼得多。

    赵云飞已经认出来,这个玩单杠的学生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学校门口教训邹军的“打架王”——张士刚!

    仍然是那一头顺溜的黄发,仍然是那一副人畜无害般的浅浅的笑容,从单杠上下来之后,张士刚站在一旁,笑吟吟的看着别人玩儿。

    和张士刚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名学生,看样子是张士刚的同班同学,那人右边脸上有一大块疤痕,看起来像是小时候烫伤所致。

    那人块头比较大,体重最起码也得有一百六十斤,见同伴张士刚玩得这么潇洒,把这些新生都给惊呆了,他也想上去秀一把出出风头。

    只见他跳起来双手握住单杠,单杠立刻就被他的体重坠出了一个明显的弧度,他开始前后悠荡,随着悠荡的幅度越来越大,旁观的人都以为他要这样荡一圈儿——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才叫真正的高难度动作,其难度无疑比刚才张士刚玩的动作要难多了!

    由于张士刚刚才的表演实在是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而正准备要荡圈儿的这位仁兄是和张士刚一起来的,所谓物以类聚,大家自然而然的都认为这位仁兄应该也很厉害,甚至可能比张士刚还要厉害,就连赵云飞都有着这种想法。

    单杠被那人的体重拉得犹如弯弓一般,固定单杠立柱的铁丝一下绷紧,又一下放松,发出哗哗的响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玩单杠的人,准备大开眼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