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她成了大佬〕〔九龙战神陈修〕〔叱咤风云林云版〕〔异能田园之农女谢〕〔满级大佬每天都在〕〔随身带个修仙系统〕〔宁染南辰〕〔宁染南辰〕〔爹地快来,巨星妈〕〔我家妈咪是巨星〕〔一胎双宝:爹地请接〕〔天才萌宝:妈咪是巨〕〔爹地,妈咪又上热搜〕〔你我孽缘恩情断〕〔649873〕〔绝世天医归来秦羽〕〔龙牙首领秦羽〕〔天医战神秦羽〕〔夏阳薛小婵重生之〕〔与沙共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65章大山里的秘密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坐在赵云飞身后的邹亮看到这一幕,一脸惊讶的表情,心想,原来赵云飞是张士刚和于学文的朋友,幸亏自己已经与赵云飞尽弃前仇,否则再惹上张士刚可没什么好果子吃……当然了,他也是十分的清楚,赵云飞本身也不好惹。

    傍晚时分,山村亮起了灯光,在树木掩映中透出星星点点的光芒,从远处看,整个山村散发出一圈淡淡的光晕,在这圈光晕的笼罩之下,使得小村显得宁静而安详。

    而山村背后的大山,看起来却像是一个黑暗的巨人,带着无比强大的威压之势矗立在那里,俯视着这个村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用它那庞大的身躯将它脚下的村庄踩得粉碎。

    “在大山的黑暗之中,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每当赵云飞在傍晚时分凝望西北的那座大山时,他都会忍不住这样想。尤其是那天他亲眼见到在西北山谷的某一处飞出来的那个火球,他更加肯定,在那个山谷里面,一定是有着某种东西——这件事情他一直没对别人说起过,主要是因为他本身的性格不喜欢说三道四,另一方面,他觉得即便是对别人说了,人家也不会相信,再退一步来说,就算相信了,又能有什么用处?最后也就是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一项谈资而已。

    “回头有时间一定要过去看看!”赵云飞心里暗暗打算,他可不想一直在心里憋着这样的一个解不开的疙瘩。

    ……

    韩拓家里来了亲戚,他晚上就没过来锻炼,赵云飞吃过了饭,一个人在屋里的圆桌上写作业,小吉趴在炕上翻她那本图画书,这时,忽听得大门口处有人喊了一嗓子:“云飞,看狗!”

    随着喊声,小黑“汪汪”的叫了起来,一窜一窜做出进攻的姿态,不让那人进院子。

    赵云飞听到狗叫,知道是来了生人了,开门出来,拉亮门灯叫道:“谁呀!”

    小黑见主人出来,狗仗人势般的叫得更欢了。

    “是我,你三哥!”来人答道。

    赵云飞听出是包工头赵红利的声音,连忙喝住了小黑,迎了出去,小黑立刻明白了主人的意图,摇着尾巴跑到一边去了。

    赵红利嘴里叼着烟卷进了院子,赵云飞迎上前去叫了一声:“三哥来啦!”客客气气的将赵红利让进屋里。

    进了屋,赵红利一屁股坐在炕沿上,小吉从炕上下了地,很乖的朝着赵红利叫了一声:“三哥。”

    “小吉越大越出息了!”赵红利用粗糙的大手揉了揉小吉的头发笑着说,忽然一眼看见赵云飞家的电视机,惊讶道:“呀,好大的电视机,啥时候买的?”

    赵红利也是在赵云飞的爸爸出事那年,赵云飞家修房子才来过他家几次,以后就再没有来过,主要是确实和他家没什么来往,而且也要避嫌,毕竟赵云飞没了爸爸,家里孤儿寡母的,容易招惹出闲话。

    “哦,前些天,”赵云飞听见问,就含糊的答道。拿了个玻璃杯,给赵红利沏了一杯茶水。

    “这么大的电视机咱们全村都没几台,还是平板儿的,云飞行啊?能买得起这么大的电视?”赵红利家在村东头住,离赵云飞家比较远,所以他不知道赵云飞家这台电视机的来历。

    而如今农村的风俗就是这样,只要家里摆了一台像样的大电器,就会被街坊邻居刮目相看,因此上,许多农村家庭买了电器都喜欢摆放在显眼处,电视机放在客厅里那还说得过去,而像电冰箱、洗衣机这样的电器,也常常会被作为装饰品和电视机摆在一处,这样的客厅就显得气派多了……甚至新买来的电饭煲也会在客厅门口处摆几天。

    “是一个亲戚送的……”赵云飞无奈的说道,他可不愿意让赵红利以为他有钱,要是真有钱的话,也就没必要累死累活的当小工了。

    “哦……”赵红利的目光盯着电视,脸上惊讶的表情也渐渐消失,说道:“你家的亲戚够阔的,送这么值钱的东西。”

    赵云飞讪讪的笑了一下,说:“可能是看我太穷了吧……”

    听到赵云飞的这句话,赵红利才将目光从那个锃光瓦亮的大电视机上移开,在屋里扫了一圈,发现除了那台电视之外,屋里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房子也没吊顶子,露着被烟熏黑了的房柁木檩,屋里也没有客厅卧室之分,一个大土炕倒占了房子的三分之一……

    赵红利立刻就明白了赵云飞话里的意思,吸了口烟,心里想:“送个电视,这多费电,为什么不送些钱……”以赵红利的阅历,这种幼稚的话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

    “三哥,是不是有活儿了?”赵云飞脸上满是希望的神情,他知道包工头是个大忙人,黑天半夜的,没事情的话绝不会到他家来闲逛。

    “是有活儿了,镇上有一户人家要起围墙,明天就开工,你能不能去?”赵红利把烟灰在炕沿上蹭了蹭,说道。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赵云飞嘴角边不由得就挂起了一丝笑容,毫不犹豫地说道:“能去!”

    对于现在这种情况的赵云飞来说,这件事没有丝毫考虑的余地——他现在实在是太缺钱了!

    如果单靠星期六和星期日到砖厂装车,哪怕是干满整整的一个月,恐怕连小吉的学费都挣不出来,更别说实现升级到“苦力”的目标了。

    而五龙争锋大赛的奖金,就算运气好,能拿到那五百块钱的奖金,不过那是无源之水啊,五百块钱花完了就没了,再想挣还得等到明年……

    说来说去,只有干小工才是一个长久之计,要是赵红利发发善心,给他一天四十块钱的工钱,干两天就是八十块钱,干三天就是一百二,这个数目还是非常可观的,就算为此而逃学都是值得的。

    “兄弟呀,不是我说你啊,”赵红利收回打量房间的目光,望着赵云飞,摆出一付领导的架势说道:“我看你家里这个情况,其实你那个学上不上都是两可的事,你们兄妹俩得吃饭不是?虽说乡亲们能帮会尽量帮一把,可谁家有谁家的难处,不可能天天帮,你说对不对?”

    说起来包工头这个工作可不是谁都能干得了的,在农村来说算是能人,带领着一班人马寻饭吃,大小也算是个领导,作为包工头来说,首先必须懂得人情世故,善于处理各种纠纷,因为在农村搞建筑,麻烦的事情比较多,各种风水、各种习俗,什么你家的房子不能比我家的高啦,什么你家的窗户不能对着我家的门啦……等等类似这些纠纷往往需要包工头居间调解,而且包工头的专业知识还必须全面,瓦工、木工、钢筋工、电工、水暖、质检等等,这些技术性的东西都得懂,这样才能压得住手底下的人。

    包工头这个职业其实和大城市的“白骨精”很有可比性,“白骨精”不是叫白领、骨干、精英吗?“包工头”这三个字也可以理解为承包、技术、领导,实际上就是综合素质和管理能力都比较强的农村白领,当然收入也高,瓦匠大工一天能挣八十块钱,包工头一天挣一百二十块钱,要是不按日工算,把整个工程大包下来,挣得就更多,这在偏远的农村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赵云飞尽管对包工头“学上不上两可”的观点不太认同,但也不能当面反驳他,因为包工头的权威很大,说的话对于大工和小工来说永远都是正确的,于是赵云飞应道:“您说的也有道理,我也在考虑。”

    赵红利听赵云飞这么说,就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别管怎么说,咱们都是同祖同宗,一条藤上结的瓜,说啥我也得为你们兄妹俩考虑考虑,你说是不是?所以呢,明天镇上那家事主开工起墙,我打算让你做个大工学徒,也不用专门拜师,到时候我让老瓦匠带带你,年轻人学东西快,用不了几天就能上手,你看这样成不成?”

    赵红利的这个打算,一方面确实是为赵云飞着想,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为他自己打算——他现在手底下缺人,准确的说,是缺大工!

    瓦匠这个工作可以用三个字来形容——脏、累、土。

    先说脏,瓦匠要和砖头水泥打交道,就算再干净利落的人,干一天下来身上也会蹭上一些水泥点子,而且一年四季在外面风吹、日晒、雨淋,弄得跟个非洲人似的。

    累,虽然大工比小工要轻松一些,但这一天弯腰取砖、挖砂浆要一千多次,要不是日工而是包活儿的话,包工头盯得紧,这一套操作就要做两千多次,比小工也轻松不到哪儿去。

    土,瓦匠是一个古老的职业,老辈子的时候是用黄土泥垒墙,现在虽说进步了,水泥砂浆取代了黄土泥巴,但对于瓦匠来说,本质上变化不大,仍是那个不被尊重的行当,仍是那些永远也干不到头的毫无意趣的体力劳动,和洋气、牛气、漂亮、时尚这些名词全不沾边。

    瓦匠,隐形的含义就是——土、没文化!

    基于以上几点原因,现在农村的许多年轻人都不愿意选择这个职业,而是选择去工厂打工,这样的话发展的机会会多一些,也更容易交上异性朋友。

    如此一来造成的后果就是——瓦匠越来越少了,还在瓦匠阵线奋战着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年龄偏大的老瓦匠,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严峻形势已经清清楚楚地摆在了所有包工头的面前。

    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农村干瓦匠工资太低,许多技术好、身体好的瓦匠都去了大城市,他们在大城市的收入堪比都市白领——这也是造成农村瓦匠越来越少的重要原因。

    做瓦匠学徒,对于赵云飞来说当然是一个求之不得的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