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强龙凌天辰桑〕〔穿书后我成了暴君〕〔护国神帅〕〔西疆月〕〔老乡请淡定〕〔财阀小娇妻:谢少〕〔天降宠妃爱作妖〕〔盛世热恋:我家夫〕〔最佳废婿〕〔我的1990陈文泽〕〔攻略恶魔冷殿下〕〔上门狂婿〕〔王爷,王妃又去打〕〔不让江山〕〔商运红途〕〔大明之雄霸海外〕〔鲜妻撩人:寒少放〕〔星际大头条〕〔荒海有龙女〕〔重生之全能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70章天生多情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赵云飞回到院子里,想起刚才因为去送陈静,熬完猪食后还没来得及刷锅,就拿了水瓢往大锅里面舀了两瓢凉水,用炊帚“咵咵”的刷起锅来,李兰芳像一只跟屁虫一样在他身后追着问道:“今天干活儿怎么样?累不累?”

    “不累。”赵云飞简单的回答道,对与马瓦匠所发生的冲突只字未提。

    “赵红利说给你多少钱的工钱了吗?”

    “没说……”

    “没说?那你猜他会给你多少钱?”

    “谁知道呢”

    “这事可不能糊涂,我爸常说,先说断,后不乱,先讲好了,省得到时候起争执。”

    “起不了争执,给我多少钱我都认……”

    “也是啊,你这么能干,他也不好意思给少了,不过,你也别累着自己。”

    “嗯,我知道……”

    “还得干几天?”

    “两天差不多能完……”

    “明天晚上,明天晚上我给你做晚饭吧?”

    “嗯……”

    “有需要洗的衣服没有?”

    “没……”

    “一会儿我给你补习功课?”

    “嗯……”

    赵云飞屋里屋外忙得团团转,李兰芳就这样在他后面跟着他,叽叽喳喳的说着,憋了一整天的话,恨不得一下子全都说完。

    等赵云飞终于忙完了,拿了课本,在屋里的圆桌旁坐下来,李兰芳也紧紧的挨着他坐下,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开始给他讲今天学的新课。

    小吉自己在炕上玩着玩着就睡着了,李兰芳看见了,起身给小吉盖上一条床单,在坐回到凳子上的时候故意歪了一下身体,用肩膀靠了赵云飞一下。

    身体上的接触,感觉非常的美妙,李兰芳水汪汪的眼睛里已是荡漾起无限的春情。

    在给赵云飞讲解的过程中,李兰芳的脸和赵云飞的脸挨得很近,甚至只要稍微转头,彼此的嘴唇就能对接在一起。

    讲完了新课,李兰芳故意找一些难题考赵云飞,他要是回答不上来,李兰芳不是用兰花指戳他的额头,就是用“老虎”钳捏他的鼻子,没有一刻消停过。

    “这道题怎么解?”李兰芳指着书上的一道题问赵云飞。

    “这个……你还没讲到那儿呢,我怎么能会?”赵云飞无奈地回答。

    “没讲你就不会吗?难道你就不能无师自通?你不是本事大着呢吗?美女都主动送上门了……”李兰芳故意绷着脸装成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盯着赵云飞。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赵云飞当然知道李兰芳的心思,任由她无理取闹,也不回答她,也这么盯着她,就这样,他们俩近距离地互视足有半分钟之久,李兰芳忽然闭上眼睛,把头微侧,缓缓地向着赵云飞靠拢……

    看着李兰芳慢慢靠近的娇嫩红唇,赵云飞心神一荡,刚要凑上去,忽然想起小吉还在炕上睡觉,万一要是醒了看见他俩亲热咋办?

    其实,赵云飞在骨子里还是比较保守的,许多少年男女正当情浓的时候,就算天王老子在跟前也会不管不顾地接吻,遑论一个睡着的小孩子!

    赵云飞伸出一只手掌,挡住了李兰芳的嘴唇,李兰芳正闭着眼睛,准备享受那狂热的一吻,谁知当嘴唇贴上后,感觉却不对,睁开眼来,却发现正贴在赵云飞的手掌上。

    赵云飞另一只手指了指炕上的小吉,使了个眼色,李兰芳会意,用手指了指门外,赵云飞点点头,他俩轻手轻脚地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星斗满天,月光如银,微风阵阵,树影婆娑,四外静悄悄的。

    “咱们去西房山吧。”赵云飞指了指房子西面低声说。

    房子的西面和围墙之间留有一小块空地,当地风俗称呼这种空地叫房山,位于房子东面的就叫东房山,位于房子西面的就叫西房山。

    李兰芳对赵云飞的这个提议没有意见,两人手牵着手朝西房山走去。

    赵云飞家围墙西侧早先也是一户人家,后来这户人家因为贫穷娶不上老婆断了香火,俗称“绝户”,只剩下几间呈半倒塌状的房屋和一所长满杂草的空院子,在偏远的农村,这种空院子挺多的。

    村里人传说这几间房子里闹过鬼,甚至有人说赵云飞家出事就是那个房子里的鬼闹的,是鬼在收人,把赵云飞的爸爸收走了。

    对于此种传闻,赵云飞小时候也曾害怕过,不过最近两年这种害怕的感觉已经完全没有了,一是因为那边一直没有过动静,二是赵云飞大了,有了自己的分辨能力,觉得闹鬼这种传闻完全是无稽之谈,毫无根据,况且自己现在是一家之主,有点谣传或风吹草动若是自己先怕了,那么小吉怎么办?

    他俩轻手轻脚的来到西房山,小黑也跟了过来,被赵云飞用脚拨到一边,小黑夹起尾巴识趣的跑出几步远,坐下来歪头望着他俩。

    赵云飞放开牵着李兰芳的手,双手捧住李兰芳的双肩,借着月光细细的瞧着李兰芳的脸庞,李兰芳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轻笑道:“从小看到大,这么多年还没看够?”

    赵云飞不回答,目光下移到李兰芳的胸部,“嗯……”李兰芳轻轻的嗯了一声,说:“最近好像涨了一点……”

    赵云飞低下头,将脸庞贴在她胸部,来回的蹭着,李兰芳双手抚摸赵云飞的脖颈,轻声呢喃,当赵云飞从她胸部将头抬起,两人火热的双唇迫不及待地粘合在一起,那种战栗的感觉仿佛电流一般,从他们的体表一直传到内心,又从内心传回到体表……欢愉无限循环。

    静静庭院,春意盎然

    第二天干活儿,马瓦匠没来,这都在大家的预料之中,用赵红利的话说:“没来正好,就算瓦匠都死绝了也不再叫他,这人,不和谐!”

    马瓦匠罢工,这也完全可以理解,先是得罪了二狗夫妇,然后被赵云飞拍了一铲,又被事主的儿子从脚手架上掐着脚脖子拽下来,还被包工头骂了一顿,这脸丢得太大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和大伙儿一起干活儿?

    况且他被摔疼的腰部,他那蠢老婆给他揉了一夜都不管用,第二天赶紧去药房买了两贴膏药贴上,仍然是疼,看来需要将养一阵子才能好,又不敢跟他老婆说实话,只说自己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扭了腰,心里却咒骂赵云飞不已。

    仍是和昨天一样,包工队各成员早上到赵红利家集合,大家坐着赵红利的三马车,一路颠簸来到镇上。

    到了张士刚家,赵红利分配工作,让赵云飞正式顶大工,和王瓦匠一人把一头垒墙,二狗夫妇仍然是负责供砖、供砂浆。

    瓦匠垒墙,垒两头与垒中间相比完全不一样,两头涉及到墙角或者是门墩,难度比垒中间要大得多,万事开头难,好在赵云飞昨天已经干了一整天,算是有了一些基础,王瓦匠再指点指点,马马虎虎的也算把这些活儿应付了下来。

    不过,像赵云飞这样这么快就从小工升到大工,这种升职速度也是很少见的,当然了,这里面有着赵红利有意照顾他的因素,另外也是因为垒的是院墙,技术上要求不太高,如果是盖房子的话,赵红利恐怕就不敢让他垒了。

    因为昨天的事情,二狗媳妇——这个美丽的少妇,对赵云飞很有好感,觉得这个少年不多不多语,最难得的是知道尊重人,她特意给赵云飞打下手,虽然仍是话不多,但眼睛却是频频望向赵云飞。

    起初之时,赵云飞偶尔和她对视,她却慌忙将目光移开,脸色微红,几轮交锋之后,她与赵云飞对视的时间越来越长,脸也不红了,有时甚至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赵云飞,反而倒弄得赵云飞不好意思起来,隐隐感到这样不太好,目光开始刻意的躲避她。

    比起二狗那浑浊的双眼,赵云飞清亮的眼神对二狗媳妇似乎是有着某种吸引力,每一次对视都让她心里微微的一颤,那种感觉非常的奇妙。

    意识到赵云飞在刻意的回避她之后,她已是对那种对视所产生的奇妙感觉上了瘾,欲罢不能,在数次捕捉赵云飞的视线而不得之后,她抿了抿薄厚适中的嘴唇,终于开口说话了。

    “斗子里的灰糨不糨?”二狗媳妇眼睛望着赵云飞,问道。

    赵云飞闻,用大铲在灰斗子里挖了几下,并未抬头,说:“有点糨,加点水吧。”

    二狗媳妇回身舀了一瓢水,赵云飞挖着灰,却迟迟不见水浇下来,抬头望去,却见二狗媳妇大睁着双眼,红唇微抿,就这样注视着他。

    赵云飞被二狗媳妇看得有些发窘,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