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语嫣冷爵枭〕〔极品捡漏王〕〔书穿八十年代小女〕〔大唐验尸官〕〔天道宠儿开黑店〕〔从野怪开始进化升〕〔斗罗之九尾天狐〕〔大师请闭嘴〕〔天琴涅槃〕〔快穿宿主她又美又〕〔厉少夫人又作妖了〕〔我的女友是富二代〕〔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奶油味的她〕〔来自北海道的雪〕〔当上帝皇侠的我在〕〔超级传人〕〔叶飞袁静〕〔全能女婿〕〔医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71章有信仰的人家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两人对视了足有五六秒钟,赵云飞毕竟还是个少年,在这种眼神的碰撞中,他怎么可能是少妇的对手,正要移开视线,忽听二狗媳妇说道:“我不知道添多少水合适,你自己添吧。”

    “不知道添多少水?”赵云飞心里暗自思量,他知道二狗媳妇的这句话只是一个借口,她干小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可能不知道添多少水?

    赵云飞不是笨人,已在二狗媳妇那越来越火热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心里不免有些忐忑,望了一眼二狗,二狗此时正在和赵红利说笑,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发生的情况。

    赵云飞伸手接过水瓢来,往灰上撒了一些水,将水瓢还给二狗媳妇时,两人的目光不免又有接触。

    通过这种暧昧的交流,二狗媳妇和赵云飞之间的那种陌生感,就仿佛艳阳下的晨雾,正逐渐逐渐的褪去。

    这种无的对视虽然说明不了什么,但却让二狗媳妇身心都非常的愉悦,她,喜欢看这个少年有些冷酷而又充满青春朝气的脸庞、深沉而又明亮的眼睛、潇洒而又挺拔的身姿,越看越是爱看,一个上午的时间飞快的过去,她甚至都没感觉到累。

    而赵云飞对此也不反感,毕竟他正处在血气方刚的年龄,成熟、漂亮的女人所散发出来的雌性的气息对他也是有着一定吸引力的,二狗媳妇沉默、内向的性格又恰恰是他所喜欢的那种性格,和二狗媳妇之间这种无法喻的关系,无形中给劳累、枯燥的瓦匠工作增添了许多乐趣——怪不得瓦匠们常常把“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句话挂在嘴边,确实有着一定的道理。

    中午休息,赵红利等人招呼赵云飞出去吃饭,赵云飞扬了扬手中的一个铝饭盒,说道:“你们去吧,我带饭了。”

    二狗笑问道:“云飞兄弟带了点啥好吃的?”

    赵云飞淡淡的笑了一下,敷衍道:“带了点烙饼。”

    “你打开,我看看。”二狗笑嘻嘻的伸着脖子凑过来。

    赵云飞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尴尬,说道:“家常便饭,没什么好看的。”

    二狗没心没肺的还要说,却被他媳妇在后面拽了他一把,说:“别磨蹭了,我饿了。”

    对于媳妇说的话,二狗一向当作圣旨来遵行,不再纠缠赵云飞,跟在他媳妇屁股后面出了大门。

    赵云飞暗暗松了一口气,二狗要是非要看的话,他也不好太过坚持不让看,他也是知道二狗只是好奇、凑热闹,并没有恶意,而他又实在是不愿意让大家知道他饭盒里面的内容……二狗媳妇无疑是为他解了围。

    赵云飞的饭盒里面装的是一张烙饼和两大片咸菜——赵云飞怕大家看到后会投来怜悯的目光,像二狗那样没心没肺的,说不定就会咋咋呼呼的强拉他出去吃。

    昨天赵云飞第一次出来干活,以为事主家会管一顿中午饭,没想到不管饭,而自己身上又没钱,弄了个措手不及,只好饿着肚子干了一整天的活儿,饿得前胸贴了后背。

    饿着肚子干活儿的滋味儿实在是不好受,今天他可不想再重蹈覆辙,就早早起来烙了两张饼,把一张饼和咸菜装入饭盒,准备中午吃,昨晚上没剩下什么菜,只剩下一些菜汤和菜渣,这对于赵云飞兄妹来说也是不错的美味,把热乎乎的烙饼掰成小块泡在菜汤里面,早饭兄妹俩吃的就是这个,这比咸菜要好吃得多,毕竟菜汤里面有油。

    虽然已是初秋,正午的太阳晒在身上还是挺热的,赵云飞在南墙脚手架的荫凉下面摆了两块砖头当桌子,将饭盒放在砖头上,然后到花圃旁边的水龙头处洗了洗手,顺便捎回来一壶热水,席地而坐,将那两片咸菜均匀的排放在烙饼上,把烙饼卷成一个圆筒,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俗话说得好:饿了吃糠甜如蜜,饱了吃蜜蜜不甜。干了半天的活儿,赵云飞早就饿了,这烙饼裹咸菜吃得非常的香甜。

    赵云飞坐在墙根之下正津津有味的吃着,张士刚的爸爸——张杰拉开房门,站在门口朝着赵云飞喊道:“小伙子,你到屋里来吃吧?”

    赵云飞一手拿着烙饼,一手摆了摆,说:“不了,这边凉快……”

    这时张士刚骑着山地车进了院子,潇洒的一个甩尾,将车停住。

    张杰见自己喊不动赵云飞,就对张士刚说道:“刚子,叫你同学到屋里来吃。”昨天晚上张士刚已是将赵云飞的学生身份告诉他爸爸了。

    张士刚闻,把山地车往墙上一靠,瞥眼间已是看清楚赵云飞手里饭菜的主要内容,却装作没注意到的样子,笑吟吟的问道:“出师了?”

    赵云飞将口中的食物咽了,嘴角边也是挂起一丝笑容,回答道:“还在学,出师还早呢。”

    “昨天的事情多亏了你帮忙!”赵云飞趁机表达了谢意,昨天要不是张士刚及时出手的话,自己此时恐怕不能这样安然的坐在墙根底下大吃烙饼裹咸菜。

    张士刚却没有接这个话茬,摆了一下头,说道:“走,到屋里去吃。”

    赵云飞的脸上露出一丝为难的神情,说:“不用了,我吃饭简单……”

    “信不信我把你强拉到屋里去?”张士刚仍然是那一副浅笑吟吟的样子,那副笑容总是给人一种猜不透的感觉,似乎他心里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赵云飞见张士刚是认真的,要是再次拒绝的话,恐怕他真的会出手把自己强拉进屋,与其那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自己走进去,于是就微笑说道:“不用拉,我跟你进屋。”说着,将手中已是咬了一口的烙饼卷放入饭盒,端着饭盒站起身来。

    “这还差不多……”张士刚笑着说了一句,当先朝着门口走去。

    张杰在门口拉着门,父子俩把赵云飞让到屋中。

    刚一进屋,一股淡淡的檀香味扑鼻而来,非常的好闻。

    赵云飞的目光无意间望向正对门口的北墙,不由得微微一愣,只见正对门口的北墙下摆着一张黑沉沉的长条形供桌,那供桌大概有两米多长,古香古色的造型奇特,中间凹,两端翘,四条腿着地,倒像是一条双头龙的形状,供桌中间摆有一个两尺来高的神龛……

    赵云飞刚才之所以会愣一下,是因为他猛的见到这供桌和神龛,忽然想起来小时候自己家也有这样的一张供桌和神龛,也是摆在屋子的北墙下,每当自己淘气爬到桌子上玩耍时,爸爸都会毫不客气的把他给拎下来,那时候,爸爸每天一早一晚都会往神龛前的大碗里面添上几滴清水,神态非常的虔诚,神龛里面的神像赵云飞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正是骑着赤兔马,左手持书观看、右手倒提青龙偃月刀的武圣人关羽。

    这供桌和神龛在赵云飞心里有着深刻的印象,遗憾的是,那年他家出事,神龛和供桌被坍塌的屋顶压坏,清理出来后,有邻居说是不祥之物,妈妈没什么主见,反正也是被压坏了,就卖给了一个倒卖旧家具的商贩,也没卖几个钱。

    赵云飞没来得及细看神龛里的神像,就被张杰父子让到位于门口的一个圆桌旁边坐下。

    圆桌上已是摆了两个菜,一盘清炒莴笋,一盘肉炒芹菜,张杰没拿赵云飞当孩子看待,等赵云飞落座后说道:“你先坐,我再炒一个菜。”

    赵云飞见他家里只有他父子二人,知道如果自己不进来的话,肯定就不需要再炒菜了,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忙站起身来说道:“叔,菜够了,您别麻烦了。”

    张杰笑道:“不麻烦,你坐。”说完转身去了后面。

    张杰待人有着农民般的朴素热情,让人很舒服,然而神色间却又与普通农民有些不同,尽管赵云飞说不上来具体有什么不同,不过,当他看见张士刚家供有神像的时候,他就意识到,这种不同之处应该是与信仰有关。

    张士刚去院子里拿暖壶沏茶,赵云飞重新落座后,抬头稍微打量了一下房间。

    张士刚家的房子是三间混凝土现浇板房,房间比较宽,里面打了隔断,从外面看是三间房,里面其实是六间,客厅西墙下面摆着一个一米多长的矮柜,矮柜上有一台国产的海尔牌四十英寸平板电视机,东墙下是一套深红色春秋椅,春秋椅前面摆着一张玻璃茶几。

    看客厅的这些摆设,和普通的农民家庭差不多,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正对门口的北墙下摆着的那张双头龙形状、暗沉沉的供桌和供桌上所供养着的神像。如今的华夏,人们的信仰缺失已久,已经很难看见有普通家庭供养神像了。

    赵云飞的目光一扫之间已是看清楚神龛里的神像,正与自己家当年卖掉的那座神像一模一样,也是酱紫的颜色,关公骑马,一手拿书,一手拿刀……

    有那么一瞬间,赵云飞怀疑那张供桌和神龛神像就是自己家卖掉的那一套东西,随即他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的想法毫无道理,世界上一样的东西多了,而且自己家的那一套东西已是被压烂了,就算能复原,恐怕也复原不了这么好,见张士刚提着暖壶进了屋,赶忙将目光从神像上收回来,心里暗暗有些惭愧,人家好心好意的请自己进屋吃饭,自己反而倒惦记上了人家的东西,真是不应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