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神医女婿〕〔抢救大明朝〕〔我在大明当暴君〕〔我对系统求婚了〕〔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成了明日末世的NP〕〔大魔主〕〔无限轮回:我的天〕〔我真心不想当妖王〕〔农家长姐难为〕〔奥特曼:迪迦的无〕〔诸天苟仙〕〔顶级继承人〕〔魔戒骑士的奇妙之〕〔第一刺客女揟阵平〕〔安小敏顾均白〕〔我的绝美娇妻〕〔云烟畔见烟云色〕〔绝世战神〕〔入骨暖婚,霸道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79章买车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对于赵云飞来说,买自行车是件大事,必须慎之又慎,况且他一直非常有主见,所以,车行老板的话并不能让他改变看法。

    他认为后车架和挡泥板都非常重要,后车架可以用来带人或带东西,这个对于他来说是必须的,去面粉厂换米换面、去地里打猪草等等许多事情都必须用后车架,家里只有一辆车,如果什么都带不了,车的作用也就打了很大的折扣,总不能买了新车却还借车带东西。

    挡泥板也是,他骑过没有挡泥板的车,过个水洼子甩一身一脸的泥点子,尤其是下雨的时候更加没法骑,骑一趟回来就跟刚从泥塘里捞出来的一样。

    “要不然你就要这辆,”车行老板见赵云飞神情坚定,就拍着另外一辆车说:“这辆车和那辆车是一个厂子生产的,颜色配置都一样,就是多了后货架和挡泥板,价格高了五十块钱,你看怎么样?”

    赵云飞上上下下打量着车子,确实是一模一样,就多了后货架和挡泥板,只是价格达到四百三十五元,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的底线。

    正在纠结着,忽然身后有人说道:“这辆车三百八让他骑走吧。”

    大家回头一看,说话的人原来是张士刚。

    车行老板招呼着:“刚子来了。”

    “啊,”张士刚答应着,指着赵云飞说:“这是我朋友。”

    看样子车行老板和张士刚很熟,车行老板很给面子,点头说:“原来是刚子的朋友,那好办,这车我不挣钱,三百八你骑走。”

    张士刚的一句话就省下来五十五块钱,赵云飞喜出望外,从书包里掏出钱来,点出四张百元大钞,车行老板找给他二十。

    付完了钱,赵云飞满心喜悦,笑着对张士刚说了声谢谢。

    张士刚笑道:“你别谢我,你以为这个价格卖给你他真不挣钱啊?”

    车行老板笑说:“别呀,刚子,这价格真不怎么挣钱。”

    张士刚指着他笑道:“看看,自己都说漏了吧,不怎么挣钱,还是挣,我这朋友人实在,不会砍价,你也不能当肥猪宰呀。”

    其实赵云飞也不是不会砍价,只是因为第一次买这种大件商品,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再加上对行情也不了解,就没砍价。

    车行老板听张士刚拿话挤兑他,就笑说:“得得,这么着吧,再送一个气管子,一把车锁,外加一件雨披,这回满意了吧?”

    “这还差不多!”张士刚笑吟吟的点头说道。

    张士刚转头又对赵云飞说:“你到外面骑着遛遛,有问题好让老板给你调换。”

    赵云飞闻,先弯腰捏了捏前后轮胎,见气很足,将山地车推了出来,在马路上骑了一圈儿,试了试刹车,各个档速也都试了试,没有任何问题,他非常满意。

    回到车行里面,见小吉眼睛盯着五颜六色的童车,想到小吉的那辆童车还是他小时候玩的呢,早已经破烂得快要散架了,抬手指了指那些车对小吉说:“喜欢哪一辆?哥给你买。”

    小吉看了看这辆,又看了看那辆,犹豫了半天,终于伸出小手,指了一辆粉色小公主儿童自行车,后面带两个小轮子的那种,标价是二百六,车行老板没等张士刚发话,主动降下来三十块钱,赵云飞毫不犹豫的付了钱。

    李兰芳见赵云飞付钱时从包里掏出一沓钱来,她笑嘻嘻的说道:“你发财啦?好多钱钱呀!”

    韩拓看着赵云飞的新车很是眼馋,和自己骑的那辆永久牌大加重车相比,自己的那辆车简直就没法看,用手抚摸着车架和车座说:“干脆我也和你学瓦匠得了,只要能挣个车钱就得。”

    赵云飞见韩拓喜欢这车,就说道:“这个车子你先骑着,我骑你那辆。”

    “真的?”韩拓听了赵云飞的话,一脸的兴奋。

    “当然是真的,我骑这个车不太合适,经常带重东西,早晚把车子给压坏了。”赵云飞说。

    “也是,李兰芳现在的份量确实不轻”韩拓话没说完,李兰芳的小拳头早捶到他身上了。

    尽管赵云飞说的是实情,但他绝不是不喜欢骑这个车,否则买它干嘛?花一百多块钱直接买一辆加重车不得了?又省钱还能带东西……

    其实他是见韩拓这么喜欢,有意让韩拓安心骑这辆车,他和韩拓自小亲如兄弟,从来不分你我,赵云飞有做大哥哥的风度,有好东西总是先让给韩拓和李兰芳,自己宁愿受些委屈。

    韩拓家里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养猪,今年猪肉的行情不好,猪饲料的价格却居高不下,再加上猪瘟横行,死了不少猪,这些小养猪户抗御风险的能力都较差,韩拓家也赔了不少,就连猪饲料的钱都是赊欠的,尽管韩拓在家里是独子,但因为欠了外债,家里连买一辆山地车的钱都挤不出来。

    张士刚坐在车行里面的一个房间里玩电脑,赵云飞和他打了声招呼,带着李兰芳他们出了车行。

    韩拓傻小子不想那么多,赵云飞说换骑就换骑,李兰芳却有点不乐意,撅着嘴说道:“换骑也成,我可是要坐新车的,坐车坐惯了,我可不自己骑车上学。”

    走出车行,赵云飞并没有急着走,而是站在车行门口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李兰芳来,看得李兰芳很是不好意思,赶忙四外瞅了瞅,见韩拓正专心致志的研究那辆新买的山地车,没有注意到他们,才小声说:“你看什么呢?”

    赵云飞和李兰芳的恋情还处在隐秘状态下,李兰芳的父母,包括韩拓在内,都不知道他俩在身体上已经有过非常亲密的接触,在感情上也已经明明白白的表白过,像他们这个年纪的恋爱被称之为早恋,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都是非常反对的,所以,赵云飞和李兰芳也不敢声张,他俩自小一起长大,亲密一些也是很正常的,也没人对他俩产生过怀疑。

    对于赵云飞上下打量的眼神,李兰芳明显是做贼心虚,以为赵云飞忽然春情泛滥,想要当众和她亲热,其实赵云飞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赵云飞忽然说道:“天气马上就要转凉了,我想给你买一条围巾!”

    李兰芳听了赵云飞的话,心里面那叫百感交集啊,感动得眼睛里都水汪汪的,这要不是韩拓在旁边,早就扑到赵云飞怀里去了,愣愣的站在那儿,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是,你们这又买车,又买围巾的,怎么好像没我什么事儿啊?”韩拓在一旁不干了。

    李兰芳现在心情极好,不愿意和韩拓计较,说道:“新车不是让你骑吗?我不坐新车了还不成?”

    韩拓心里仍然是有些不平衡,说道:“那还差不多!”

    几个人来到镇上唯一的大商场,李兰芳选了一条棕色带红黑线的纯棉围巾,宽宽大大,厚厚实实的,又软又暖和,六十五块钱一条,赵云飞付了钱,李兰芳立刻把围巾拥在怀里,贴在脸上亲了又亲,在她心里,她亲的不是围巾,而是买围巾给她的那个人。

    买完了围巾,几个人又来到卖糕点的柜台前,赵云飞让售货员称了三斤奶油夹心蛋糕,分为三包包好,一包给李兰芳,一包给韩拓,让他们带回家,孝敬给父母老人。

    多年以来,赵云飞兄妹没少受李兰芳家和韩拓家的照顾,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救援之手的并不是他的亲戚本家,而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李兰芳家和韩拓家,现在,赵云飞有能力挣钱了,终于可以稍微表示一点点心意,他心里的快乐溢于表,对于一直苦苦挣扎在贫困线的少年赵云飞来说,这种轻松和快乐的表情是非常少见的。

    李兰芳和韩拓拿着蛋糕回家,他们的父母家长也都是非常的高兴,一个劲儿的夸讲赵云飞懂事。

    韩拓骑赵云飞的新山地车骑了三天,借口骑腻了,把车子又换了回来。

    赵云飞当然知道好友的心思,韩拓喜欢山地车喜欢得跟自己的命似的,怎么可能不想骑,无非是因为他自己骑着新车,却让赵云飞骑旧车,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说来说去还是钱的原因,韩拓家的经济情况要不是那么紧张,早就给他买车了。

    “回头我和包工头说说,有活儿的时候你来干小工,咱俩合到一起挣两天钱就能给你换辆车。”赵云飞和韩拓商量。

    其实,赵云飞完全有能力也给韩拓买一辆车,他也想这样做,只不过他知道,这样做的话韩拓肯定不会接受。

    韩拓一听赵云飞的建议当然高兴了,别说是干活儿了,只要是能买车,就算是卖血他都在所不惜,学校里就有一个初三的学生为了买一部手机去卖血,结果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晕倒了,新买的手机也给摔坏了。

    包工队有了活儿,韩拓还真跟着一起干了两天,逃学他不敢,只能利用星期六和星期日的时间。

    像韩拓这种短期工赵红利原本是不愿意用的,不但是记工麻烦,而且还不好调配人手,今天来明天不来的,因为赵云飞一直表现不错,从未驳回过他,也从未顶撞过他,更没有跟他提过什么要求,所以就给了赵云飞面子,答应让韩拓来干两天小工。

    这样赵云飞拿出两天的工钱160元,韩拓也挣了100元,一共是260,还差一百多块钱,赵云飞又从家里拿了200块钱,韩拓执意不肯,说道:“你出的钱太多了,要是这样还不如不买呢!”

    赵云飞听了这话很不高兴,说道:“咱俩一块儿长大,干嘛分那么清楚?说好了一起干活挣钱买车的,我现在手里有钱,干嘛不买?还有这买车的事你也别跟家里说,大人有大人的愁,咱们别给添乱。”

    韩拓见赵云飞要生气,只好挠了挠脑袋同意了。

    就这样韩拓终于也买了一辆自己喜欢的山地车,红色,没有后货架,没有挡泥板。

    对于许多贫苦的农村孩子来说,若想拥有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必须自己去干活儿挣钱买,赵云飞虽然花了一些钱,但一想到能够帮助好友达成心愿他还是非常开心的,在他的心目中,韩拓更像是他的弟弟,那个黑瘦的身影从小就与他形影不离,自己家里的活儿一点不干,却在赵云飞家的田地里挥汗如雨,永远无需召唤,总能在赵云飞最苦最累的时候出现……要是没有韩拓,赵云飞根本无法想象当年幼小的自己怎么可能耕作得了三亩多的土地。

    都说血浓于水,赵云飞和韩拓之间的感情其实比血更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