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神医女婿〕〔抢救大明朝〕〔我在大明当暴君〕〔我对系统求婚了〕〔三个姐姐砍我升级〕〔成了明日末世的NP〕〔大魔主〕〔无限轮回:我的天〕〔我真心不想当妖王〕〔农家长姐难为〕〔奥特曼:迪迦的无〕〔诸天苟仙〕〔顶级继承人〕〔魔戒骑士的奇妙之〕〔第一刺客女揟阵平〕〔安小敏顾均白〕〔我的绝美娇妻〕〔云烟畔见烟云色〕〔绝世战神〕〔入骨暖婚,霸道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85章赌一把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在那一千块钱高额奖金的诱惑下,本来男子组有几个中学生要参赛,可是在看到昨天赵云飞和万宝亮打的那场架之后,掂了掂自己的分量,然后就如韩拓一样打消了参赛的念头,与其上去丢人现眼,还不如在台下毫无心理负担的看看热闹。

    而女子组来的那三人是留在村里的长得最漂亮的姑娘,其实还有几个相貌平平、五音不全的姑娘想要参加,却都被家里人给拦下了,究其原因,还是那几个字——怕丢人现眼。

    原本勇武好斗的五龙山民,在几千年的文化演变中,已不知不觉丢失了最为宝贵的传统——“勇气”。

    赵云飞见村里报名的情况如此凄惨,想来其它四个村子也好不到哪去,对于取得金龙奖倒多了一分指望,他并不在乎那份荣誉,荣誉不能当饭吃,他要的是实实在在的人民币。

    五龙争锋大赛的三个项目——射箭、摸高、摔跤,其中,摔跤属于两人面对面的交手,这是赵云飞的强项,只要是一对一的交手,无论是摔跤还是自由搏击,赵云飞从来就没有憷过谁,他身体的力量并不是依靠自身体重,而是蕴藏在筋骨里面的爆发力,而且,他身体的敏捷度和随机应变的反应速度也都是非常出类拔萃的。

    赵云飞心里也曾思量过,在他所认识的人里面,如果说一对一交手的话,他隐隐觉得,只有镇上的张士刚才是他的对手。

    想起那一头黄发、一脸桃花笑容的张士刚,虽然他们认识不久,不知道是为什么,赵云飞心里竟然生出一丝亲切的感觉。

    五龙争锋大赛中的摸高项目,是五龙山地区独具特色的传统比赛项目,五龙山的孩子都喜欢这样的一个游戏,在墙上用白粉笔画上一道杠,大家轮流跳起来摸,有两个人摸到就再往上画,直到决出胜负为止。

    有民俗专家调查过,五龙山地区的山民在平均身高上比其他地区至少要高出三公分,而且身材比例偏于瘦长,经过研究,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与五龙山地区的传统比赛项目——摸高,有关。

    专家的分析也有一定道理,摸高游戏不但可以锻炼人的弹跳力,还可以极大的伸展身体,五龙山人,无论男女,从小玩这个游戏,几千年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必然会对身材和身高产生影响。

    民族传统对身高和身材的影响世界上已有例证,比如某国人有跪坐、盘腿坐的传统,而这种传统就导致了该民族身材的矮小和罗圈腿的产生。

    对于摸高项目,赵云飞心里也是有着不小的自信,他自小膂力强劲,在同龄人中,这个游戏从来就没有人能赢得过他,这一段时间他还进行了针对性的锻炼,腿部的力量又得到了很大提高,现在,赵云飞的大腿,他穿着裤子还看不出来什么,如果将手摸在他腿上就会感觉到,他大腿的肌肉硬得像一块铁。

    赵云飞最没有信心的项目是射箭,因为平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进行练习,只是最近才开始练,虽然取得了一些进步,但仍然不够理想,比赛规定的射程是五十米,而赵云飞家的院子从南到北最长才三十米,他以三十米射程进行练习,基本上平均每五次射中把心一次,这样的成绩肯定是不太理想。

    从村委会回到家,李兰芳和韩拓都把作业拿了过来,三人坐在院子里的小方桌前写作业,因为明天是星期一,开学之前必须把作业完成。

    写完了作业,赵云飞拿起弓箭,打算利用下午的时间多练习射箭。

    他用桑木制作的那张弓,这段时间频繁使用,弹力已经有所下降,他又找了一节榆木,用刀细细削成扁平状,再用丝线将榆木固定在桑木内侧,上好弓弦,这样桑木“单弓”就变成了一把简单的“复合弓”,弹力至少增加一倍,射程更远。

    五龙山地区的山民有着打猎的传统,再加上五龙争锋大赛有射箭比赛项目,因此上,在五龙山地区,无论大人还是孩子都能制作弓箭,还有山民以此为手艺,制作出漂亮的弓箭拿到集上售卖。

    李兰芳和韩拓两人屁股底下坐着小板凳,坐在小方桌旁,小方桌上摆着一把老式的白瓷茶壶,壶嘴处崩掉了一小块,丝丝热气伴随着一股清香的味道正顺着壶嘴冒出来,壶里的茶叶是赵云飞偶然在山上发现了一棵野茶树,采了嫩芽,自己烧大锅简单的炒制而成,用这茶沏成的茶水色泽碧绿,散发出来清香的味道非常的诱人,说起来,这长在山上没有任何污染的野茶,品质肯定比所谓的名茶好,只是像李兰芳和韩拓这样的农村孩子只知道喝茶水解渴,至于品鉴茶叶的优劣,完全不在他们的认识范围之内。

    韩拓端起粗瓷碗来大大的喝了一口茶水,见赵云飞左手持着弓,右手搭上箭,左腿跨前一步,摆出弓步,拉开弓弦,就开口对坐在一旁的李兰芳说道:“别看云飞这姿势挺好看,我敢说他这一箭肯定射不中靶心,不信的话,你……”

    赵云飞双臂用力,将弓拉圆了,瞄准靶心,真是“弓开如满月,箭去似流星”,韩拓的话还没说完,那一箭“哚”的一声,正射中靶心的红点。

    “呃、嗯……”韩拓见赵云飞射中了,只得将后半句话咽入肚中。

    李兰芳白了韩拓一眼,没搭理他。

    赵云飞收式,望了望靶子,略微愣了一下神,然后将第二支箭搭上弓弦。

    韩拓这大嘴巴对于第一次预失败完全没有羞臊的感觉,见赵云飞又搭上箭,就说道:“这一次肯定射不中靶心!”

    韩拓知道赵云飞射箭的水平,射四五次中一次靶心,从概率上讲,这一次是很难射中靶心的。

    然而,让韩拓万分没想到的是,赵云飞这一箭又是正中靶心。

    李兰芳又白了韩拓一眼,还是没搭理他。

    韩拓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对李兰芳解释道:“他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运气,完全是运气,他平时射四五次才中靶心一次,这个情况,应该是射中靶心的那两次提前了,也就是说,他再射七八次都不会中靶心了!”

    射完这一箭,赵云飞嘴角边露出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微笑,将第三支箭搭上弓弦,没有马上射出,却斜眼瞅着韩拓,等韩拓说话。

    韩拓这二货见赵云飞瞅他,似乎有着挑衅的味道,他撇了撇嘴,大手一挥,信心十足地说道:“这一箭百分之百的射不中,要是中了,小芳,你就拿这茶水泼我……”

    韩拓话音刚落,赵云飞拉弦的右手已是松开,那一箭飞出,仍是正中靶心,与另外两只箭簇在一起,由于力道强劲,箭尾还在微微颤动。

    李兰芳二话不说,端起碗来一扬手,一碗茶水全都泼在了韩拓的脸上。

    韩拓瞪大了眼睛,大张着嘴,一副无法相信的样子,脸上的茶水漓漓拉拉的流进他嘴里。

    赵云飞射中了这一箭,心情非常之好,见韩拓满脸的茶水,笑道:“你赶紧进屋拿毛巾擦擦。”

    李兰芳说道:“活该,让你贫嘴!”

    韩拓刚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对于这一幕,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赵云飞的箭法能提高得这么快,他仍认为是赵云飞运气好才三箭全中的,扭头对李兰芳说道:“他这运气也太好了吧,这不怨你……”

    李兰芳不屑的说道:“你怨我也不成啊,是你让我泼的!”

    韩拓用手抹了一把脸,对赵云飞说道:“我就不信了,第四箭你要是还能射中靶心,我、我……”

    “你怎么样?”赵云飞笑吟吟的问道,其神情似乎对射中靶心有着极大的信心。

    “说点有用的,别再让我拿茶水泼你!”李兰芳也歪头瞅着韩拓说道,大有激将之意。

    “我、我……这一箭你要是还能射中靶心,我,马上骑车去地里,掐一蛇皮袋红薯秧的嫰尖,给你俩摊煎饼吃!”

    其实韩拓本想说:“你要是还能射中,我就把那支箭给吃了!”转念间,担心赵云飞走了狗屎运,万一真射中了怎么办?总不能真把箭给吃了,所以才临时改口,说了一件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李兰芳笑道:“云飞,你争口气,正好我这几天想吃红薯秧煎饼!”

    赵云飞微微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表情,说道:“今天肯定让你吃上!”说完,从箭袋中抽出一支箭来,搭箭在弦,弓马步,开弓放箭,这一套动作毫无滞涩,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看起来非常的流畅、潇洒。

    在李兰芳眼中,看赵云飞射箭简直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其实不单单是射箭,无论赵云飞干什么,李兰芳看着都顺眼,这也许就是少男少女之间热恋的魔力吧。

    那箭飞出,李兰芳和韩拓目不转睛地盯着箭去的方向,心里面都不禁有些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我只会拍烂片啊〕〔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