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凡神医〕〔都市逆袭为龙叶锋〕〔亿万追妻:总裁,〕〔我在东京养成神祇〕〔顾云初夜凌羽〕〔龙王的傲娇日常〕〔1911再造中华〕〔唐菀江锦上〕〔唐菀江锦上〕〔无双战神在都市苏〕〔都市战神苏尘〕〔苏尘林言〕〔至尊战神归来苏尘〕〔李不凡盛诗缘〕〔都市战王奶爸苏尘〕〔三十万绝尘军苏尘〕〔我擅长弯道超车〕〔少帅苏尘〕〔北境少帅战神苏尘〕〔苏尘柳采琪苏红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94章打得真好看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张士刚站在台上,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台下,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似乎也给人一种在微笑的感觉,脸上浮现两朵桃花。

    被打的那小子被众人扶着,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上那口气来。

    那小子姓郑名鑫,确实如他所说,来自于城里,非但如此,他家还是整个凤鸣县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从他爷爷那一辈儿就开厂子,他爸爸接班家族资产,很有经营头脑,凭借家里的财力,开连锁超市,搞房地产,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短短几年,就一跃成为凤鸣县的首富。

    郑鑫在家排行最小,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从小被家人溺爱,要星星不给月亮,十六七岁就开始出入歌厅、洗浴等娱乐场所喝花酒耍大钱,到了二十来岁,更是花天酒地,无法无天,多次因争风吃醋把人打成重伤。

    在这凤鸣县城,郑家经营多年,政府各个口上年节都有来往,购物卡一把一把的送,公检法通吃,郑鑫上有爷爷溺爱,下有一帮小混混奉承,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确实也是,以郑家在凤鸣县的势力,除非郑鑫公开谋反,就算杀下一两个人都能轻松摆平。

    骄奢跋扈的郑鑫何曾受到过这等委屈,刚缓过劲儿来,就大叫着让他那几个朋友给他报仇,“给我把那小子往死里打,打死了人我兜着!”

    郑鑫的那五个朋友,其中有三个还是比较厉害的,正规武校毕业,在郑氏家族企业的保卫部上班,这三个人不但在武校学武,还在校外拜一名江湖艺人为师,学了一身的好手段,平时和郑鑫臭味相投,跟着郑鑫混吃混喝混小姐,而郑鑫又时常在外面闯祸,也需要几个能打的跟班,所以一出来就带着他们。

    这五个混混在郑鑫的喝骂声中想要窜上台,张士刚岂容他们安安稳稳地上来?抬腿踹翻两个,不过另外三个人还是趁机上了戏台。

    其中一个叫钱大鹏是大师兄,他上下打量了几眼张士刚,说到:“你这小子没三块半豆腐高,穿着高跟鞋都能走到桌子底下去,下手还挺狠,咱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另一个人叫蒋进军,翻着三角眼说道:“跟这个乡下的野小子废什么话?今天好好修理修理他!”说着一记直拳直奔张士刚脸上打来。

    张士刚并未躲闪,几乎是与此同时,也是一拳打向蒋进军。

    这种打法把蒋进军吓了一跳,那一拳打到一半慌忙收回,跳到一旁。

    “真是邪门儿!”蒋进军打架的场面也是经历过不少,可从未遇到过这种两败俱伤的打法,嘴里不由得念叨。

    张士刚一拳打出之后,见蒋进军身法也很快,已是闪到一旁,张士刚顺势一侧身,突然曲肘撞向钱大鹏小腹。

    钱大鹏也对张士刚的打法感到奇怪,一愣之间,张士刚的右肘已到跟前,此时想要躲避已是来不及,他情急之下,身体往后急仰,咚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打架和下棋一样,决不能分心发愣,一分心发愣就会给自己造成麻烦,不过,钱大鹏到底是练过功夫的人,有摔法,自己摔倒不会受伤,随后一个就地十八滚,避开可能跟随而至的攻击。

    饶是钱大鹏功夫不错,这一摔一滚,也是显得非常的狼狈,满脸都是惊惧之色。

    练家子都知道人体的肘部是最具攻击力的部位,这一下要是打实,肯定会疼得直不起腰,甚至还可能会被击折肋骨、伤到内脏,这要不是钱大鹏习武有素,恐怕难逃一劫。

    “没看出来,还真有两下子!”刚才被张士刚一脚踹下去的姚东强此时已上了戏台,眼中满是狠辣之色。

    现在,钱大鹏师兄弟三人,再加上那两个小混混,一起把张士刚围在中间——五对一。

    赵云飞一看戏台上形势严峻,张士刚再能打,但双拳难敌四手,饿虎还怕群狼呢,势单力孤,马上就要吃亏,况且,对方五个人全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其中的三个人,从站立的姿势上就能看出来,这三人全都练过武术,双方的梁子已经结下,万一张士刚敌不过吃了亏,对方人多,他恐怕会吃大亏。

    赵云飞想到张士刚数次帮过自己,滴水之恩当报以涌泉,此时张士刚有事,自己肯定不能袖手旁观,当下嘱咐韩拓照顾好小吉、李兰芳和董琳,自己从人群中往擂台边上挤。

    董琳怕赵云飞惹事,叫道:“你、你,要上去吗……”

    赵云飞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没事,放心!”

    韩拓一脸的兴奋,对董琳说道:“琳姐,你就放心吧,台上被围起来的那个矮个子叫张士刚,是我们学校的,别看他个子矮,身手厉害着呢,云飞要是上去,他们俩绝对能把这几个人打得满地找牙。”

    董琳皱眉道:“万一把人打坏了,会不会被派出所抓起来?”

    韩拓说道:“大老爷们有几个不打架的,皮糙肉厚,没那么容易打坏。”

    李兰芳鄙夷的瞪了韩拓一眼,说道:“你也是大老爷们,你怎不上去打一架?”

    “嗯,我,我这不得照顾你们几个女的吗……”韩拓红着脸解释道。

    董琳是个文雅的人,本来是见不得打打杀杀的事情,不过,自从认识赵云飞她才知道,男人只有在挺身而出的时候才最能彰显男子汉的魅力。

    对于刚才那几个人的嚣张气焰,董琳也是非常的来气,心想:“这几个人素质太低,是该教训教训了。”一方面她有些不放心,另一方面,她又盼望着赵云飞能上去大展神威,把那几个混混痛打一顿。

    此时看热闹的人已是乌压压的一大片,还有不少人从远处不断的赶过来。

    “快打呀,别站着耽误工夫,快打……”看热闹的哪管什么是非曲直,越热闹就越高兴,出了人命才好呢。

    就在赵云飞挤向戏台的这么一会儿工夫,戏台上的形势已经发生变化,张士刚见对方人多,动起手来容易被锁住手脚,那样的话,自己肯定会吃大亏,闪念间,心里已有对策,作势前扑,却又突然倒退,一进一退动如脱兔,一招倒踢紫金冠,向后踢去,脚后跟正踢到一个小混混的裤裆处。

    这一招张士刚苦练过无数次,敌人站立的方位早已记在心里,后退之时根本不用回头看,攻其不备,一踢必中。

    这一脚正踢在那个小混混的命根子上,把他踢得嗷嗷怪叫,瘫倒在台上。

    张士刚反手又是一掌,切在旁边已被吓得面无人色的小混混的软肋上,那一掌,声如敲鼓,把那个小混混疼得眼泪都流下来了,捂着左肋慢慢软倒,蜷缩成一个大虾米。

    台下一片喝彩之声,农村集市常有打架的,大家平时没少围观,但打得这么好看的却是不常见。

    钱大鹏双眉紧锁,心说这次遇到硬茬子了,这小个子真不简单,竟然在他们师兄弟三人的眼皮子底下瞬间放倒两个人,不知道这小子的师傅是谁?

    趁着张士刚料理那两个小混混之际,师兄弟三人迅速跨步移身,站好方位,呈三角形把张士刚围在中间。

    师兄弟三人把张士刚刚才出手的套路看得清清楚楚,明显对张士刚很是忌惮,那刚猛无比的雷霆一击可不是那么容易接下来的,但己方有三个人,年纪和块头都比对方有优势,而且是武校毕业,要是连这样一个乡下的小个子少年都拿不下来,这脸可实在丢不起,少东家就在台下看着呢。

    身为大师兄的钱大鹏使了个眼色,三人突然同时暴起出击,挥拳打向张士刚,张士刚身体下蹲躲避,左拳护面,右拳进攻,在圈子里闪展腾挪,身形甚是迅捷。

    就连台下看热闹的都说:“电视里的散打争霸赛都没这个打得好看!”

    但毕竟是以一敌三,时间一长,张士刚已是险象环生。

    这师兄弟三人专门练过配合,两人正面主攻,一人伺机偷袭,配合得天衣无缝。

    张士刚刚躲过钱大鹏击向他太阳穴的一拳,蒋进军照他裆部的那一脚也已袭到,再躲避已经来不及,于是将身一扭,用大腿外侧受了那一脚,顺势一个侧滚翻,已是到了擂台边缘。

    姚东强一看有机可乘,猱身直上,一拳直取张士刚右眼,打算这一拳就把张士刚的右眼废掉,蒋进军和钱大鹏也是同样心思,废了这小子,要不然今后没法在郑氏企业保卫部立足了,反正郑家有的是钱,出多大的事都不怕。

    张士刚避无可避,一眼看见赵云飞挤到了擂台跟前,急中生智,纵身跳下台,落脚点正是赵云飞站立的位置。

    赵云飞反应很快,知道张士刚要是落了地就算是认栽了,只见赵云飞双手十指相扣,托住张士刚的脚用力一兜,张士刚借力倒翻了一个跟头又落回到擂台之上,右手一探握住赵云飞的手,往上一带一抡,赵云飞就势跃起,在空中一脚踢翻了攻上来的姚东强,落在台上,和张士刚并肩而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