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凡神医〕〔都市逆袭为龙叶锋〕〔亿万追妻:总裁,〕〔我在东京养成神祇〕〔顾云初夜凌羽〕〔龙王的傲娇日常〕〔1911再造中华〕〔唐菀江锦上〕〔唐菀江锦上〕〔无双战神在都市苏〕〔都市战神苏尘〕〔苏尘林言〕〔至尊战神归来苏尘〕〔李不凡盛诗缘〕〔都市战王奶爸苏尘〕〔三十万绝尘军苏尘〕〔我擅长弯道超车〕〔少帅苏尘〕〔北境少帅战神苏尘〕〔苏尘柳采琪苏红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99章五龙争锋6
    ,大王修炼在乡间最新章节!

    这一天也是合该有事,马瓦匠骑着自行车上完庙会,回来的时候顺便去自己家的地里看一看,路过二狗家地的时候,见二狗媳妇正在玉米地中独自干活,他四外张望,一个人都没有,真是机会难得,朝思暮想了这么久的色心再也控制不住,把自行车往玉米林中一顺,悄悄地向二狗媳妇接近。

    先开始马瓦匠心里也有点害怕,主要是怕二狗媳妇不从,但又一想,俗话说烈女怕缠狼,她先开始肯定会反抗,只要在她身上纠缠一会儿,说不定就能有了感觉到时候还不……嘿嘿……

    接下来,就发生了赵云飞所见到的那一幕。

    马瓦匠此时虽是色胆包天,但毕竟还是做贼心虚、劫色胆怯,赵云飞喊的那一嗓子把他吓得是屁滚尿流,提着裤子就跑。

    望着马瓦匠逃窜的背影,赵云飞往前追了几步,真想追上去一锄头结果了那个禽兽,但一看二狗媳妇躺在地上,正捂着脸嘤嘤的哭泣,就那样大敞着身体,连裤子都不穿起来,显然是已经悲痛欲绝,裸露着的身体都无心顾及了,这时候要是去追马瓦匠那个禽兽,他担心二狗媳妇受侮辱一时想不开的话,再做了傻事就麻烦了。

    那一片玉米秧被压得横七竖八倒了一地,倒像是一张绿色的大炕,衬托着二狗媳妇那丰满雪白的身子,让人看了,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发紧,血流加速。

    赵云飞尽量把目光保持在二狗媳妇的脸上,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二狗媳妇仍然是捂着脸哭泣,没有回答。

    “要不然,我去村里喊人吧?”赵云飞犹豫着说,慢慢站起身来。

    “别,别去……”二狗媳妇哽咽着说道。

    赵云飞听她这么说,明白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在华夏这个国度,女人如果被侮辱,得到更多的会是歧视,而不是同情,赵云飞虽然年纪不大,对此也是了解的。

    赵云飞此时有点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毕竟他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我带了一瓶水,我拿过来你喝两口?”赵云飞试探性地问道。

    二狗媳妇点了点头,抽泣声已是减轻了一些,赵云飞稍稍放下一点心来。

    拿水回来,二狗媳妇已经不哭了,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紧闭双眼,仰面朝天,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上衣已经掩上,但裤子仍然没穿起来,两条腿并拢着,使得那一片神秘的区域更加饱满

    赵云飞慌忙移开了目光,蹲下身,拧开水瓶盖子,递到她嘴边,说道:“给你水。”

    “我身上没力气,你……你扶我起来吧!”二狗媳妇轻声说,她仍然闭着眼睛,应该是由于刚才拼命的挣扎,使脱了力。

    赵云飞无奈之下,只好把蹲的姿势改为跪的姿势,右手揽着她的脖子,本来已经被马瓦匠撕开的上衣在她起身的时候又向两边敞开了,那一对因长期的体力劳动而健康饱满还略向上翘挺的双峰突的一下跳了出来。

    赵云飞见过李兰芳的,不过李兰芳还正在发育中,才仅仅初具模样,远没有二狗媳妇的这一对那么圆润、硕大,就像熟透了的大仙桃。

    赵云飞不由得脸上红了一下,将目光挪开。

    二狗媳妇喝了几口水,精神似乎恢复了不少,把眼睛睁开,看了赵云飞一眼,然后把目光移向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望着,也不说话,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你还喝不喝水?”赵云飞感到有些尴尬,问道。

    “嗯!”二狗媳妇应了一声。

    赵云飞又把水递到她嘴边,没想到她却没有张嘴喝。

    “我牙疼,刚才磕的!”二狗媳妇轻声说,听声音能知道她的心情已是平静了下来。

    “牙疼?这个时候说什么牙疼?”赵云飞心里疑惑,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意思。

    “一张嘴就疼,你……你……能不能把水喝在嘴里,然后……然后……喂给我喝?”二狗媳妇说到后面,声音已是低不可闻。

    不过,赵云飞还是听清楚了,不由得就是一愣。

    “他……他没有得手,我不脏……”二狗媳妇见赵云飞没动,低声幽然说道。

    二狗媳妇名叫张玉花,她的家在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在村里上完了小学,因为家里实在贫穷,而且离初中的学校又太远,就辍了学,辍学之后一直在家放羊,也不断有人上门提亲,但一直是高不成低不就。

    一年又一年,就这样耽误到二十七岁,这个年龄在她们村已经不好找婆家,除非找那些身体上有些残疾的,找那样的男人她又怎能甘心?死活不同意。

    爹妈先后去世后,她嫂子对她非常嫌弃,就如眼中钉肉中刺一般,恨不得一时把她踢出门去,这时候就算是有一头驴上门提亲,她嫂子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他哥哥好不容易才娶到老婆,怕老婆怕得厉害,况且,这么大的闺女没出嫁,在村里也是很没面子的事情,所以也顺着他老婆的意思。

    在这种情况下,她自己对未来也失去了信心,一再调低自己的择偶底线,后来竟然想,只要是个整人,别管好歹嫁了算了——就在这么个时候,在一个亲戚的撮合下,东龙泉村的二狗拿着一万块钱的彩礼钱上门了……

    她其实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人,远非那些粗俗的女人可比,她嫁给二狗,一是因为哥嫂做主,她没有选择的余地,另外她自己本身也已经厌倦了每天放羊的生活,厌倦了被嫂子嫌弃、寄人篱下的日子,渴望拥有自己的家,最起码在自己的家里能无拘无束的活动。

    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她也有自己的憧憬,尤其是在放羊的时候看见公羊母羊发情交配的场景,更让她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对自己的初次充满了美好的向往。

    那一刻终于要来临了,新婚之夜,她先上了炕,然后熄灭灯,默默的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平躺着身体,任由二狗采摘。

    可是,二狗在地上磨蹭了半天才上炕,脱掉外衣后,竟然穿着背心秋裤就钻进了被窝。

    整个晚上,二狗只是不停的用他那双粗糙的手抚摸她的身体,还趴在她身上乱亲乱舔,弄得她浑身焦躁难耐,就是不见二狗进行公羊那样的动作。

    第二天晚上仍是如此,第三天晚上她终于憋不住了,趁着二狗睡着的时候,扯开二狗的秋裤,查看他的下体,只见二狗那里小如蚕豆,她顿时就绝望了……

    后来在她的引导之下,二狗才知道如何行房,只是他那里并没有发育好,无法正常完成男女大事,到这个时候,张玉花也只好认命,以聊胜于无安慰自己。

    二狗一天学都没上过,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她此时已是明白,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人对她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望,所以她对感情方面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问题是,现在不但没有情感上的交流,甚至连肉体上的交流也变成了一场空,作为女人,她至今还没有真真正正的尝过那种波澜壮阔的滋味。

    那次和赵云飞一起在镇上干活的时候,二狗媳妇就对赵云飞产生了一种难以喻的好感,她不喜欢贫嘴的男人,俗话讲的好,男人要话短,女人要裙短,赵云飞的沉默寡引起了她对他的兴趣,并非是她不守妇道,实在是因为她在情感和肉体上太需要男人的抚慰,她的生活太需要一些味道来调剂。

    二狗对于她来说只是一个伴儿或者说是一个能给她带回食物仆人,而她需要的是自己崇拜的男人、自己喜欢的男人、甚至是一个能在肉体上蹂躏她的男人。

    精神上的极度空虚使她狠命地干活儿,想用身体的劳累磨灭心中的欲火,而赵云飞的出现,终于让她找到了生活中的乐趣,年纪轻轻的少年,稚嫩而坚毅的脸庞,清澈的眼神,冷冷的神情,矫健的体型,小小年纪就担当起养家的重任,还有那凌厉的性格,这一切都强烈地吸引着她,让她想要像大姐姐那样拥他入怀,像母亲那样用自己丰满的填充他那饥渴的嘴巴,像情人那样发泄他膨胀的欲望。

    有好几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悄悄的来到赵云飞家的门口,从大门的缝隙中看赵云飞在屋里忙碌的身影,有一次她忍不住甚至想敲赵云飞家的大门,但她最终没有那么做。

    没想到,马瓦匠那个坏蛋竟然能够给她创造出这样好的一个机会。

    作为一个已婚的女人来讲,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赤身裸体可以说已经和吃饭喝水一样平常,不会有什么心理上的障碍,更何况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她朝思暮想的那一位,而且,她的裸露也不是她主动要这样的,是被坏人扒成这样的,她现在是一个受伤的女人,换句话说,即便她现在诱惑了这个少年,她也不会因此有多么强烈的羞耻感,反而让她内心非常的兴奋和充满期待,这种美妙的体验将是她今后寂寞的生活中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赵云飞此刻也正在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生理上的冲动,他不是圣人,而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和李兰芳之间除了没有真正的发生关系,男女之间能做的事情他们两个几乎都做遍了,那次在窑洞里和李兰芳没有成功主要还是因为精神高度紧张和缺乏经验

    而此刻,他的面前正躺着这样一个已经完全熟透了的女人,又是在这样特殊的情形下提出如此充满诱惑的要求,有多少男人能忍心拒绝?有多少男人能够拒绝?要是真的拒绝,岂不伤透了这个急需抚慰的女人的心?况且她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她,只是想喝一口水而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