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弑神殿〕〔林文羽江林颜〕〔我是神级御兽师〕〔将武生之武家庶女〕〔旷世仙帝〕〔重生当渣男〕〔人到中年:青云直〕〔未来朋友圈〕〔原来公爵不是人〕〔成天道后终于不用〕〔龙王令〕〔龙王令方明〕〔一念成王〕〔我有一个渔场方明〕〔薄先生请指教〕〔试图慎重的DND冒险〕〔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安锦云秦朔〕〔都市:开局选择就〕〔皇帝的攻心手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大王修炼在乡间 第102章 五龙争锋9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现在看来,那把刀和真龙诀之间肯定是存在着某种关联,这从刀身上所刻的字上也能看出来,刀身上刻着:

    胸怀天下,

    抱诚守真。

    舍身取义,

    龙之传人。

    这四句话正是皮带中长诗的末尾四句,而皮带中的长诗是和真龙诀一起被刻在皮带里面的。

    在赵云飞刚得到那把刀的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刀和真龙诀之间的关联,其原因一是当时他没心思考虑这些没用的事情,庄稼遭了冰雹,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哪有心思去仔细考虑这事?再有,当时他并不知道真龙诀有这么神奇,更不知道确实能够修炼出效果,甚至一度认为是某种“迷信”,纯粹是出于好奇才开始修炼的。

    中午在庙会上听了张士刚的那一番话后,赵云飞才真正开始重视这件事情,他现在对“力量”充满着焦虑般的渴望,有了力量,才能保护自己和幼小的妹妹不受别人欺负,才能支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

    问题是,伴随着真龙诀,还有些诡异的事情,仿佛是被一层迷雾遮掩着,让人看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让他有些担忧。

    种种念头在赵云飞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地出现,想了半天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倒弄得他有些心绪不宁。

    “练真龙诀都没什么好下场……”发了会儿呆,张士刚的这句话又在他的心中闪过,赵云飞是不相信迷信的,虽然这句话有着一些迷信的色彩,但还是让赵云飞对修炼真龙诀产生了犹豫。

    “练还是不练?”

    “真龙诀修炼的是生物电,这不是迷信啊!”

    “龙形云、冰雹、火球,到底是怎么回事?”

    ……

    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赵云飞最后还是决定继续修炼,他也想明白了,他现在已经走上了修炼之路,而且达到了第一层——龙蚁的层次,如果因为修炼真龙诀真的会带来灾难的话,恐怕他此时已经是无法撇清和真龙诀之间的关系,既然灾难迟早都会到来,而抵御灾难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让自己变得更强、更有能力。

    他不由得就想起来万胆操家的那条藏獒,自己从小干农活、锻炼,身体已是非常的结实,然而在藏獒的利齿之下,却显得那样的不堪一击,胳膊都被咬穿了,假如当时他能有张士刚那样的功力,想必万胆操家的藏獒应该就伤不了他了,也不用担心会泄密。

    “既然已经开始,那就不要停下!”赵云飞终于是下了最坚决的决心。

    “张士刚修炼到第七层用了两年的时间,他现在是龙犬,而我现在才仅仅刚入门——龙蚁,一只随便就能被人碾死的小蚂蚁,差距不小啊……”赵云飞是个非常好强的人,和张士刚之间的差距,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

    修炼真龙诀现在对于赵云飞来说就和吃饭睡觉一样简单自然,盘膝坐好,双手叠加,深深呼吸几次,意念一动,自然而然的就进入了修炼状态。

    随着对第二个穴位的感知越来越强烈,他知道,最近这几天他就能进入到龙蚁第二段的层次。

    正所谓万事开头难,修炼第一个穴位他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而第二个穴位才仅仅修炼了几天就已经产生了感应,将其修炼成功指日可待,时间已是大大的缩短。

    赵云飞现在也是知道,真龙诀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修炼成功的,只有五龙山人的血脉才最适合修炼真龙诀,这修炼基因是一代一代五龙山人进化和传承的结果,也是五龙山最为宝贵的财富,赵云飞甚至想,自己也许可以通过修炼真龙诀得到某种机缘,从而改变在社会的最底层苦苦挣扎的命运。

    五龙争锋第二天的比赛项目是“摸高”,“摸高”这个词其实是五龙山的山民们通俗的叫法,其文雅一点的名称叫做“登龙壁”,只不过现在已经是很少有人这么叫了,毕竟“摸高”这个词通俗简单,更加容易深入人心,村里的小孩子玩“摸高”的游戏都是这个叫法。

    比赛开始的时间仍是上午十点钟,因为没有了开幕式等一些程序,参赛队员们也不用早早的去那等着了。

    赵云飞、李兰芳、韩拓三人毕竟是少年心性,都喜欢逛庙会,虽然比赛是十点钟才开始,不过他们并没有晚出来,尤其是韩拓,跟个急屁差不多,赵云飞早上刚打开大门,他骑着他那辆山地车就进了赵云飞家的院子。

    韩拓把车子支好,小吉坐在小方桌前正准备吃早饭,见到韩拓,叫道:“哥哥!”

    “哎!”韩拓答应了一声,倒挺有眼力劲,见猪还没喂,就主动拎起猪食桶去猪圈喂猪。

    赵云飞问道:“你吃饭了没有?”

    “我吃过了,你赶紧吃,咱们早点去,能多玩儿会儿。”韩拓催促道。

    赵云飞和小吉吃完了饭,韩拓一再催促,赵云飞只好把碗泡在盆里,等下午回来再洗。

    三人从家里出来,叫上李兰芳,仍然是像昨天那样,赵云飞骑车带着李兰芳,韩拓带着小吉,赶奔庙会。

    到了庙会上,韩拓嚷嚷着要打台球,李兰芳有些鄙夷道:“你会打吗?”

    韩拓说道:“不会那就学呗,好多男生都玩儿过,就我和云飞不会玩儿,这也太落伍了吧!”

    赵云飞对打台球不是不感兴趣,只是他平时里哪有空闲时间玩儿那个,更何况还要花钱,在玩的事情上花钱,对于赵云飞来说实在是太奢侈,他可没那个闲钱。

    韩拓知道赵云飞要反对,所以没等赵云飞说话,就说道:“打台球,我请客,昨天云飞请吃羊肉串,今天就由我来做东。”

    李兰芳泼冷水道:“你爸也要上庙,小心让你爸看见。”

    这话对韩拓还真作用,吓得韩拓慌忙四外望了望,然后自我安慰着说:“我出来时我爸还在分割猪肉,估计九点多能到,趁着这个工夫咱们先玩儿会儿,三块钱就能打半小时,反正也不贵。”

    韩拓家也是反对韩拓打台球的,主要是怕韩拓瞎花钱,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毕竟他家里也不富裕。

    赵云飞见韩拓一心想玩儿,不忍扫他的兴,就说道:“最多就打半个小时!”

    韩拓见赵云飞答应了,顿时就乐得眉花眼笑。

    台球摊主本来是不欢迎像韩拓他们这样的连台球杆都没摸过的菜鸟,这些菜鸟打球经常会戳到桌布,把桌布都给戳坏了,不过现在时间尚早,还有空闲的球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不耐烦的指着一张最破旧的台球桌说道:“你就玩这个。”

    韩拓扭头看了看,指着旁边一张好些的球桌问道:“这个好点,我们玩儿这个吧?”

    摊主说道:“那个已经有人占下了!”

    赵云飞见韩拓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他不愿意找事,就说道:“咱们就玩这个吧,反正也不会,先拿破桌子练练手。”

    韩拓点了点头,撅着嘴巴,极不情愿的拿起两根球杆,递给赵云飞一根,李兰芳和小吉她俩就在旁边看着,做起了观众。

    赵云飞和韩拓虽然是没玩儿过这种球,不过,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吗?看过别人玩,大概的路数也都清楚,韩拓双手笨拙的将那十五个球码成一个三角形,三角形还是歪的,摊主在旁边看见了,撇了撇嘴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土包子!”

    韩拓和李兰芳都没听见那个摊主小声嘀咕的话,赵云飞自从修炼真龙诀入门以来,耳聪目明,却是听见了,他皱了皱眉,只抬头望了那个摊主一眼,然后移开目光,就当没听见一样。

    赵云飞虽说是从小到大打架无数,不过,他每次打架都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动的手,像这种没有指名道姓说出来的侮辱语言,他一般都不予理睬,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韩拓码好了球,赵云飞右手拿球杆,左手学别人的样子放在桌面上形成支点,那姿势怎么看怎么别扭,就好像一个不会吸烟的人,拿烟的姿势明显不如老烟枪的姿势流畅自然。

    摆好了姿势,赵云飞也没太当一回事,一杆戳出,没想到却滑杆了,那只白色的母球旋转着掠向一旁,连个球边都没挨着。

    “哈哈哈哈,真他妈给东龙泉村丢人!”这时候,旁边忽然有人大笑道。

    台球摊主也跟着笑了起来,问那人道:“这俩货是你们村的呀?”

    那人笑道:“我可不认识他们,丢人!”

    赵云飞持着球杆,直起腰来,看着那大笑的人,脸上立刻就罩上了一层寒霜,沉声对那人说道:“万宝亮,别他妈给脸不要脸!”

    万宝亮今天出来得也比较早,他在家没吃早饭,特意到庙会上吃油条、炸糕、老豆腐,吃饱了,也是想打台球,没想到冤家路窄,正好碰见赵云飞和韩拓在打球,同时也看见了俏生生跟一朵清晨带露的月季花一样的李兰芳。

    每当万宝亮看见李兰芳和赵云飞在一块儿,他心里就相当的不自在,及至看到赵云飞一杆戳空时,顿时就忍不住出言嘲讽,其实他的目的是想在李兰芳面前贬低赵云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就是不按套路出〕〔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