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唯我独尊〕〔叶辰盛冰莹〕〔从港岛电影开始〕〔十方乾坤〕〔穿到男频爽文里艰〕〔我的姐姐是超模〕〔我在三国当暴君〕〔诸天最苟龙套〕〔了不起的男神〕〔暴君的鲛人崽崽三〕〔超神机械师之萌芽〕〔关于我转生成为黑〕〔妈咪爹地说他会听〕〔我是神级御兽师〕〔我真的是个直男〕〔美漫之BOSS入侵〕〔我叫欧楚良〕〔我红云让位又何妨〕〔明月照橦花〕〔半生离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159章 交流一下?
    众人心中都冒出这样一个词,随后,柳如烟看向陈逸。

    顿时一愣。

    这!

    此时看向陈董,怎么感觉!

    他比起之前更帅了?!

    这是她的错觉吗?

    “柳老板,我脸上有花吗?”陈逸看着柳如烟盯着他,笑道。

    “没有......”

    “有呀。”腿上的小丫头顿时道,把众人都逗乐了。

    随后,曲艺润和方总谈了业务,陈逸在这里镇场子,方总更是让出了几分利,一片和气。

    “柳老板,小道茶还有吗?”

    陈冰玉问道,随后,曲艺润也是一双眼睛带着期待看向柳如烟,这小道茶真是不错,不过陈逸上次就买了一点,早就喝完了。

    “这我可真没了,不如,你们明天随我去小道山去看看?”

    “嗯?小道山?”

    “也在山城境内,是我爷爷待得地方,这个老爷子,守着小道山,出产一些,他那里肯定有存货,就是不知道几位大忙人有没有时间。”

    方总第一个摆手。

    曲艺润也想要摆手,被陈逸按了下来,“出去散散心我看也挺好,别只会工作,还要生活,去吧。”

    “那,去吗?”

    “对啊,去看看。”陈逸随后看向柳如烟,“柳老板,想来,老爷子的茶窖,不知道比你的来是不是更加丰富?”

    柳如烟:“.......”

    你祸祸完我?还要去祸祸我爷爷?

    哼哼!

    随后,柳如烟心中轻哼一声,陈逸说的不错,老爷子那里可是有不少好茶,只不过.......

    人越老性格越古怪,想要靠钱砸?把你身家都压上去人家都不卖。

    人老了,就剩几年十几年光景,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晚上。

    陈逸做东,一顿饭下来,让柳如云直接打开了新世界。

    晚上,柳如云嚷嚷着要跟着陈逸走的时候,柳如烟怎么也不让。

    笑话,她怎么也不能让妹妹被带走。

    这要是和陈逸走了。

    那以后回来。

    恐怕只会一句话: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问题。

    并且,第一个解决的,就是她。

    晚上,陈逸和陈冰玉直接在曲艺润的别墅住下。

    这里是陈逸给曲艺润安排的别墅,也是天龙地产的房子。

    第二天,陈逸开着布加迪限量版,曲艺润开着法拉利,至于柳如烟,则是开着玛莎拉蒂总裁。

    带着柳如云一起。

    几人开上高速,柳如烟的总裁打头,布加迪限量版和法拉利紧跟在后。

    路上

    所有人看向这样的一个小车队,都是赶紧闪开。

    不用一个小时,三人便到了小道山。

    此时,却是人气盎然。

    “嗯?”几人在山脚停好车,随后看向面前的展会,一双双眼睛之中带着疑惑。

    “这不是你家老爷子住的地方?”陈逸朝着柳如烟发问,而柳如云,则是直接来到了陈逸腿边,拉着他的裤子,一副小鸟依人的感觉。

    “是啊,这个山都被我爷爷包下来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这边高层举办的汉文化展会,借用的这地方。”

    这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老爷子对别的不感兴趣,就是对汉文化感兴趣,什么琴棋书画,什么品茶。

    倒是也不稀奇。

    “走吧,咱们进去看看,没准就遇到老爷子了。”柳如烟带着几人进去。

    进入展会,走了一会,众人走走停停,倒是开了眼。

    感受到了华夏传统文化的魅力。

    一共参观了华夏历史、近代名人书画展、碑刻拓片展。

    随后还聆听了昆曲和京剧等国粹,听书法老师介绍汉字的历史演变等。

    随后,便到了书法展区。

    狼毫走,笔锋瘦,书法是华夏的传统文化,是华夏乃至世界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支奇葩。

    面前正在举办一个临摹字帖的书法比赛。

    不少不到二十岁的少年正在那里练习书法。

    他们身边,一个老者正在一个一个耐心指导着。

    “爷爷!”柳如烟叫了一声,众人看去,这就是柳如烟的爷爷。

    老爷子看向柳如烟,本来严肃的脸上顿时铺满笑容。

    “你怎么回来了,还把这个小丫头给我带回来了。”

    陈逸看着老爷子,国字脸,长须花白,足有七八十岁,不过,一把年纪却还是精神矍铄,倒是有些老当益壮的感觉。

    “您又教他们呢?”

    柳如烟看着几个少年,这些都是爷爷收的弟子,教他们书法。

    “如烟姐好。”

    “如烟姐好。”

    ......

    “这几位是?”老爷子看向陈逸他们。

    “这是我的朋友们,这是陈逸.......”

    介绍完之后。

    柳老爷子看向陈逸,“这个小伙子还挺俊朗,看起来一身正气,不错不错。”

    陈逸笑了笑。

    “来,你们也来体验一下书法。”柳老爷子说道。

    “老爷子,这是给你的礼物,米芾的真迹。”柳如烟拿出一张字画,递给老爷子。

    老爷子打开看了看,倒是一乐,“不错,不错,还是你有孝心,知道我喜欢这个。”

    “那我就收下啦。”

    “等等!”柳如烟顿时叫停老爷子,随后脸上浮现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老爷子,您教给我的,礼尚往来。”

    “有来无往不成规矩不是?”

    柳老爷子顿时吹胡子瞪眼,这个规矩是我教的没错,但是,我也没叫你来对付我啊!

    但是看着手中的字,也不舍得。

    “说说,你要什么。”

    “我最近茶窖的茶少了不少。”

    “这不好说?这么点事也来找我,你去我的茶窖拿不就行了,缺什么?”柳老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极品信阳毛尖。”

    “极品太平猴魁。”

    “极品西湖龙井。”

    柳老爷子:“......”

    “对了,还有极品大红袍。”

    这一句话,顿时让老爷子暴走,“不可能,我茶窖的钥匙丢了!打不开了。”

    “诶!那字!”

    “这个啊,这个是我孙女孝敬给我这个老头子的,与你有甚干系!”柳老爷子顿时一拂袖。

    柳如烟:“.......”???

    不带这么玩的啊!

    这边正闹腾着,陈逸他们倒是在展会上逛了起来。

    活动现场。

    看着自己握着毛笔却不停颤抖的手,柳如云感觉都快要哭了,明明就只是一只毛笔而已,抓着就行了,怎么还会发抖呢。

    而且她写出来的字还跟狗爬一样,难看死了,简直惨不忍睹。

    她从小琴棋都学会了,就是书画,一点天赋都没有,姐姐和爷爷都是头疼。

    随后,她扭头看了一下身旁的曲艺润和陈冰玉,发现她们正在聚精会神的临摹字帖,握笔沉稳,字体端庄娟秀,似乎一点都没有自己遇到的困扰,顿时更受打击。

    毕竟陈冰玉和曲艺润都学习过。

    “哥哥,能教教我怎么拿毛笔写字吗?”柳如云向一旁的陈逸撒娇求救道。

    看她窘迫的样子,陈逸连连摇头失笑。

    “哥哥你不许笑,再笑我就不理你了!”柳如云跺着脚,羞恼的娇嗔道。

    “好好,我不笑,我教你写字。”陈逸走到她身后,一手抱着她,另一手握住她白皙嫩滑的小手。

    这小丫头一副高兴的样子,与柳老爷子或者柳如烟教她的时候安静了不少。

    也感兴趣了不少。

    “华夏汉字,基本笔画有八种,即‘点(丶)、横(一)、竖(丨)、撇(丿)、捺(乀)、折(乛)、弯、钩(亅)’,又称‘永字八法’。你要练书法,写汉字,就要先学会这永字八法。”

    陈逸一边指导柳如云写字,一边解说道。

    “哥哥,那你的毛笔字也写的很好看吗?”柳如云抬头看着他问道。

    “尚能入眼吧。”陈逸微微一笑。

    “那哥哥你可以写一个给我看看吗?我想收藏起来。”柳如云撒娇道。

    陈逸想了想,正要动笔。

    随后叫来陈冰玉,“冰玉,你去车上帮我把印章拿出来。”

    “正好那些都在车上。”陈逸倒是一乐,这是上次放在上面的,没想到现在还用上了。

    下一刻。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道相当傲慢的声音:“老柳头,我看你的徒弟的书法也一般般嘛,我还以为有多厉害呢,太让我失望了。”

    “老姜,注意你的言辞。”柳老爷子脸色顿时一沉,心道这个老家伙怎么来了。

    柳如烟在旁边看着,也是一阵苦笑。

    这姜老爷子和自己爷爷平日便是不对付,更是彼此不服,可能老了有脾气吧,照她来看,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一名正在表演书法的柳老的弟子脸色一下涨的通红,有些羞愤的看着正站在自己桌前的老者还有他旁边的少年。

    书法就是他的骄傲。

    现在却被别人嘲笑瞧不起,这不仅让他感觉自身受到了侮辱,更让他感觉自己丢了老师的脸面。

    “抱歉,我只是实话实说。”姜老无所谓的咧嘴一笑,走到其余柳老的弟子的面前溜了一圈,一边不停摇头,“一般,一般,全都一般。”

    他这目空一切的狂妄点评,瞬间引得一众柳老的弟子义愤填膺,愤怒的看着他,认为他这是在故意羞辱他们,羞辱柳老。

    “老大爷,这么说,你应该也会书法了?”一名学生放下笔,面容冷峻,沉声道。

    他叫周立,是柳老爷子的大弟子。

    虽然书法不能跟那些名家相比,但绝对不算太差,曾获得第九届全国大学生书法大赛二等奖。

    如今,旁人居然说他的书法写的一般,他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我是老师的弟子,我的字比你们好,不就代表了我老师水平比你们甚至比柳老爷子的高了?”站在姜老身边的少年神色傲然道。

    周立看向说话的那少年,自然认得对方,这个人就是当初的一等奖。

    张智文!

    只不过,那是之前,现在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那就请你挥毫笔墨一番,让我们一睹风采,如何?”周立强压着心底怒气,沉声道。

    “我正有此意!”张智文昂首冷笑,心中也是有些无奈,但是毕竟是他老师的意思,他也只能执行。

    谁知道这俩老爷子,斗了个什么意思。

    随后他走到一张书桌前,拿起一把狼毫,开始在宣纸上恣意书写。

    其余人立刻停下手中动作,围观过来。

    柳如云也拉着陈逸他们走了过来。

    “咝!”

    当看到张智文书写的《兰亭集序》一一浮于纸上,围观众人尽皆大吃一惊,惊异无比的看着他。

    卧槽!

    这是一个少年写的书法?

    瞬间,全场学生们懵逼了!

    写的也太好了吧!

    就是柳老爷子和柳如烟也是一愣。

    没想到他一个如此年纪少年竟也能将华夏的行书写的这么好,水平这么高,看他那字,龙飞凤舞,笔走龙蛇,力道苍劲,一气呵成,绝对算的上是一个书法高手。

    “怎么样,我这写的应该还行吧?是不是比你们写得要好看一点?”张智文写完最后一个字,大笔一挥,放下狼毫,扫了众人一眼,面色得意道。

    原本对张智文极为不服的一众柳老弟子,顿时脸色涨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素来自信的周立也默立在一旁,脸色青红不定变幻,心中羞愤欲死。

    可是,他已经是柳老手下书法最厉害的弟子,连他都比不过张智文,眼下还能怎么办?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张智文和姜老爷子把他们狠踩一顿后扬长而去,然后回到大肆宣扬,使自己的老师沦为一大笑柄?

    他不甘心啊!

    可是他什么办法都没有!

    “柳老爷子,不知道你这里还有没有书法更厉害的同学,跟我比试一番,也好让我领略一下贵校的风采。”张智文朝柳老爷子微微一笑,道。

    柳老爷子脸皮微微抽搐,有些难堪。

    张智文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挑衅、踢馆,从而彰显他的优秀。

    这个,肯定是姜老头的意思。

    实在是太可恨了!

    偏偏他无可奈何,因为张智文把比试的范围限定在了学生这个范围,他一个老师没法下场。

    “你的书法这么好,我很高兴。因为这说明你对它有相当不错的研究。”

    “不过,书法之人,重在稳重,与人一争高下,不符合文人之心。”

    “若你心切,想要讨论,想来是你师父水平不高,所以指导不了你,不如来我这里如何?”

    柳老爷子波澜不惊,微笑着说道。

    周立等人连呼大妙。

    姜老爷子就差破口大骂了!

    老柳头,你特么!

    认怂就认怂,骂谁水平不行呢!

    旁边的柳如烟也是轻笑,老爷子这番话,可谓是一力破千钧,轻轻松松的把张智文的挑衅,转变为了对姜老爷子的嘲讽。

    不仅化解了大家目前面临的难堪,还顺势彰显了一把他的牛笔之处,妙到了极点。

    张智文有些气恼,没想到自己的挑衅就这么轻易被化解了。

    姜老爷子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呵呵一笑,道:“名师出高徒,既然你这么厉害,那为什么手下的学生没有一个能比得过我的弟子的?”

    他这话一出,大家的表情瞬间又难看起来。

    就连柳老爷子也找不出好的说辞去辩解。

    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凝滞。

    看着他们无言以对的模样,张智文开始得意的笑起来,因为他终于又占回了上风。

    柳老爷子看向柳如烟,给了她一个眼神。

    柳如烟:“.......”

    书法,我是会啊。

    但是!

    我更精通的是茶道啊!书法也就是周立的水平,打不过人家啊。

    当下,她脖子一缩,默不出声。

    她就是应战了,也是被人打败的份啊。

    让柳老爷子顿时冷哼一声。

    没出息!

    不打就认输了!

    能被人打死,也不能被人吓死啊!

    “哥哥,你不是会书法吗?能和这位哥哥交流一下吗?”柳如云看着自己姐姐的眼神,朝着陈逸发问道。

    一句话出,柳如烟顿时舒了一口气。

    “我?”陈逸笑道,“也行。”

    “你?”

    “你是谁?”

    姜老看着陈逸,看着他年轻的样子,顿时警惕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