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昊天殿〕〔极品佞臣〕〔都市之妖孽战王〕〔末日拼图游戏〕〔大唐无敌姑爷赵飞〕〔半步人间〕〔顾少心尖宠:萌妻〕〔翟浩卢思影一别两〕〔秘密的森林〕〔锦乡里〕〔基因大时代〕〔爆萌三宝:帝尊大〕〔生而为王〕〔最强高手在花都〕〔无敌神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老婆是花瓶,得宠〕〔独家婚宠:顾少,〕〔我靠充钱当武帝〕〔侠女来袭:本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10章 那我就献丑了
    丽娜没有理会八哥,爬起来跑到张浩面前。

    拉着他的手臂:“张浩,你听我说,张浩!”

    “我是被迫的,我是被逼无奈,我爱的人是你!”

    “是他,是八哥强迫我的。”

    “张浩,你要相信我。”

    “刚才,你说什么?”

    张浩没有理会丽娜,转而看向八哥:“有种你再说一遍?”

    咕噜!

    八哥看着愤怒的张浩,重重地咽了一下口水。

    惹不起。

    开太阳神阿波罗的人他惹不起。

    扑通!

    八哥瘫倒在地上,苦着一张脸:“兄弟,我混蛋,我不是人,我是王八蛋。”

    “可是,这不关我的事呀,是她勾引我的。”

    “你说什么?”

    丽娜就像是被踩了尾巴一样,大吼道:“谁特么勾引你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就你这样子,老娘会勾引你?”

    “我呸!”

    转而看向张浩,扮作可怜样:“张浩,你别听他胡言乱语,是他强迫我的。”

    “我现在就把孩子打掉,张浩,我是爱你的。”

    “滚!”

    张浩一把推开丽娜:“以后,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恶心!”

    “是是是,一定不会。”八哥松了一口气,举手保证。

    张浩转身上了车,任凭丽娜如何呼喊,都没有理睬。

    一脚油门离开。

    留下丽娜呆呆地站在原地,流下后悔的泪水。

    呼!

    将车停在路旁,张浩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过了好一会儿才看向陈逸,感激道:“逸哥,谢谢你,若是没有你,今天兄弟绝对丢人。”

    “因为逸哥,今天兄弟不仅没丢人,还长了脸。”

    “行了,都是兄弟,说这些就见外了。”陈逸拍了拍张浩的肩膀。

    宽慰道:“耗子,那样的女人不值得你伤心,不行,这车借你多开两天。”

    “不行不行不行,出了事赔不起。”

    张浩连连摇头:“逸哥,你还是把车还回去吧,蹭了刮了就完蛋了。”

    “还完车,兄弟请你喝酒。”

    “快中午了,走,喝酒。”

    陈逸中午和张浩吃了个饭,喝酒就没有了。

    “怎么,还不开心?和小鸡说说,让他给你介绍两个呗。”

    “他还是光棍呢,成天就知道瞎搞。”张浩轻笑。

    随后他看向陈逸,“逸哥,你还是单身吗?”

    “我,算吧,但是也不算。”陈逸笑道。

    张浩:“.......”

    你这......

    就是有人了呗。

    羡慕啊!

    “那你一定要把握住。”张浩和陈逸道。

    陈逸倒是摆了摆手,毕竟这个事情倒是不用担心。

    吃完饭,陈逸便回去换了布加迪限量版直接去了山城大学。

    相比于太阳神阿波罗,陈逸更喜欢布加迪限量版。

    他站在了南山校区的校门前。

    刚准备联系沐婉儿,看看她在干什么。

    毕竟生日之后,沐婉儿就回去忙了,最近又发了一张专辑。

    名声再次大燥,被誉为新生代第一人。

    沐婉儿谦虚说是自己给了她灵感,陈逸也不知道,难不成,这就是钞能力的效果?

    在校门的边上,陈逸倒是看见了毕德毅,以及几个看上去年纪有些大的老者。

    “陈逸!”

    陈逸出现后,毕德毅脸上露出笑容,远远的便喊道。

    他身后,几个老教授打量向年轻的陈逸,脸上露出狐疑。

    要知道,毕德毅在他们面前,可是狠狠的吹了一波陈逸。

    自从上次陈逸在他的课堂上,在邹广浩的刁难下作画之后,便震惊了毕德毅,被毕德毅牢牢记在了心中。

    可当几个老者见到真人后,他们心中怀疑了起来...

    这位,未免...也太年轻了些吧?

    在艺术圈,特别是油画圈,哪怕是四五十岁,也才刚刚被认为是青年画家!

    这行的技艺,光有天赋还不行,还得需要时间。

    “我给你们隆重的介绍一下,这位年轻的画家叫陈逸,就是我和你们说的,在我的课堂上大放异彩的油画大家!”

    陈逸走到了油画系系主任毕德毅的面前,毕德毅便面色红润,大声的向他身旁的两位教授介绍了起来。

    “你们别看他还挺年轻,比咱们的学生也差不了几岁!”

    “但是,我敢说,陈逸在色彩和素描上的手段,是绝对远超咱们学校的教授的,在一些方面,和处理手段上,更是我前所未见的强!”

    毕德毅继续说道。

    他身旁,陈逸只带着浅笑看向几位教授,听见系主任的夸赞,他却一点谦虚的意思也没有,反而是十分的坦然。

    毕竟,准确的说。

    这位毕德毅主任也只是见识过他随手的技艺水平罢了。

    听见毕德毅主任的介绍。

    他身旁的两个老教授心中虽然都不太相信,但是表现却并不太一样。

    一个瘦一点的老者,是带着和善的笑容向陈逸微微颔首,而另一位,略有些发胖,留着浓密络腮胡的老头则直接就是将这股质疑摆在了脸上。

    这俩人在国内油画圈子属于上层的大佬,一幅画放到市场上去卖,也都是大几十万的主。

    “陈逸,这位是老翁,翁诞宪,我们学校的著名画家,教授,主要方向是历史与主体性绘画。”

    毕德毅主任开始给陈逸介绍两位教授,他拍着瘦一点的那位,有仙风道骨之感的老者,说道。

    “这位是孙教授,孙景刚,他在国内画坛,可是有名的大牛!”

    毕德毅介绍道那位留着络腮胡的胖老头。

    不管心里是怎么想,几人的会面,在油画主任毕德毅的联通下,倒是显得还颇为愉快。

    四人又说了几句后,就往学校内走去。

    由毕德毅主导,两位教授作陪,开始带着陈逸在学校里大致的转了转,并做个介绍。

    陈逸看着手机,沐婉儿说她还在上课。

    陈逸也就不着急起来。

    “行健、居敬、会通、履远,这是我们学校的四个校训。”

    主任在介绍道。

    陈逸的目光则是不时的在校园四周扫过。

    在这校园里,能够有随处可见的雕塑和爬山虎,建筑和自然各占了一半。

    常常有人这样描述此座校园:

    ‘西湖涌金,清波粼粼

    象山叠翠,白鹭点点...’

    ......

    一行人渐渐往造型艺术学院方向走去。

    进入教学楼后,在走廊两侧,或者中央的展厅,开始常常的能够看见优秀的学生作业,又或者大师们作品的复印件。

    四人的脚步停在了一间画室的门口,向内望去。

    画室内是油画系低年级俩个班的学生正在上写生、素描的课-‘画人体’,不大的画室挤上了大约三十人。

    便看见,一位年轻的姑娘穿着浴袍一样的衣服从隔衣间走了出来。

    她走到了铺上了蓝色绒布的长欧式沙发边,她坦然的向一旁,带着黑框眼镜的老师问道:

    “是平躺着,还是侧卧,又或者坐着?”

    “平躺着吧,我再给你说说其它的动作。”

    那老师应道。

    他比划了几下后,那位年轻的姑娘听了就直接伸手解开身上的睡袍,走两步把睡袍放到不远的椅子上,然后就这么走回到了沙发旁边平躺了上去。

    陈逸目光平静,审视着这位年轻模特的身体。

    脸蛋长的不算是漂亮,不过这身体长的很好,皮肤在灯光之下带着一丝丝的温润的洁白,身上也见不到什么大过碍眼的痣点疤痕之类的,也并不是那种排骨身体,带着一点儿少女的丰腴。

    陈逸收回了视线,目光看向学生们。

    这些年轻的学生们,应该还是第一次,或者第二次上这种人体课。

    女生们一大半脸都有点儿红了,相反男生的脸上就好多了,大部分都盯着看呢。

    他们脸上有的挂着笑,有的故作镇静,还有的和同学交换眼神...

    ......

    适时。

    教室内的老师,注意到了门口的几位大佬,顿时,便站了起来。

    他的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还没来得及问,陈先生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有老师吗,说不定我们还认识?”

    瘦瘦的老教授翁诞宪看着迎上来的年轻老师,半眯了眯眼睛,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在油画圈子内。

    哪个美院毕业的,走的哪个流派,师承是谁,有没有名气,有没有实力...

    又或者是,有没有去欧洲留过学,在哪个古典美院进修过油画等等等等,都很重要!

    只要把你的这些信息一摆上来,对于这些老画家们来说,可能对你的画工就能揣摩出个**不离十。

    毕竟,没有人能只凭着自己,就习得一手好的技术。

    “读了个本科,我不是美术专业的。”

    陈逸就好像是没看出老教授话语里的意思,平静的应道。

    他顿了顿后,又说道:

    “毕业以后就自己瞎捉摸,喜欢在网上找一些大师的画来学习。”

    “我比较喜欢‘拉斐尔.桑西’,‘大卫’、‘提香’。”

    陈逸淡然到。

    听见他的话语。

    翁诞宪和孙景刚教授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对陈逸的重视顿时又轻了许多。

    ......

    “欢迎毕主任、翁教授、孙教授莅临指导!”

    画室里的年轻老师走了出来,略带恭敬的喊道。

    他最后,将目光望向了陈逸。

    “这位是陈逸,是个大师。”

    “陈逸,这位是刘小东刘老师,非常出色的青年画家。”

    毕德毅主任介绍道。

    “陈先生,您好。”

    “你好。”

    陈逸和刘小东互相握了握手。

    “刘老师在上人体课?”

    毕主任扫了一眼教室,说道。

    “嗯。”

    “还没开始,我准备给学生们讲讲要点。”

    刘小东点了点头,应道。

    “不知道陈先生素描如何,不如让陈先生给学生们示范一下吧?”

    站在一旁的胖教授孙景刚忽而插嘴道。

    听见他的话语,几个人顿时就将目光转看向了陈逸。

    陈逸抬眼,在四人的脸上扫过,随即,微微点了点头,他说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献丑了。”

    他话音落下,几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更加灿烂的笑容。

    ......

    两个教授,一个系主任,还有陈逸走进画室内,刘小东把门重新关上,最后走进。

    几个人先是向年轻的模特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在国内,有些观念还没转变过来。

    这些模特往往不受尊重,模特甚至大多不会将自己的职业告知给家里的父母听。

    刘小东老师走到同学们的面前,讲了几句话,大致的意思就是,请优秀的画家陈逸,来给大家做示范。

    他同时,让出来自己的原本的位置。

    陈逸坐在了刘小东的画架前,他的目光在一众的画具前扫了一眼,又抬起头打量了那年轻的模特。

    好像是察觉到年轻姑娘的局促。

    陈逸忽而站起了身。

    他从边上拿起了一个花环,和一些首饰,并走到了姑娘的面前,给她戴上。

    “很漂亮。”

    陈逸赞美道。

    能够看见,年轻的姑娘脸颊顿时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露出了些甜美的笑意,整个人也随之放松了些下来。

    和模特沟通,交流,建立起一个良好的气氛,也是专业的画家所必须要做的。

    如果,你一个画家画模特都有些局促、紧张,做不到坦然,你还指望人家模特能有好的展现?

    孙教授、翁教授,还有毕主任见状,纷纷点了点头。

    ......

    陈逸重新坐回到了位置上。

    他指尖在碳条、铅笔上划过,最后握起了一只削好的铅笔。

    几个教授,主任,一个老师站在陈逸的身后,看着他的画板。

    还有一些学生,也纷纷离开了自己的画架,好奇的走到了陈逸的后面。

    陈逸瞥了他们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他提起笔,随之在画板上落下,拉出了一根根线条。

    陈逸的起手很随意,完全没有按照所谓的素描步骤...

    他直接用手中的铅笔在纸上勾出了柔软的轮廓线。

    然后这才开始确定人脸的内轮廓,接下来是五官,骨骼,肌肉,皮肤...

    直接就是从画面上由上到下一层一层的推进。每推进一次画面上就重上一点。

    秀美、柔和的线条不断的交叉复盖,互相纠缠...

    陈逸完全专注的投入到了画中。

    他完全察觉不到,此刻,自己身后这些人震撼的心情!

    这些人中,如果说学生是半专业的人士,那么教授和老师可都真正的专业大牛!

    他们只一看到陈逸的这种‘秀美、细腻’到极致的线条,那线条就在他们的瞳孔中不断被放大!

    他们险些惊呼出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