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康林语嫣〕〔神州战神〕〔一笑之威,乃至于〕〔这个剑客很强但过〕〔荒古帝业〕〔孤星录〕〔重生之亏成亿万富〕〔火影:我把技能点〕〔神魂武尊〕〔武神纪元〕〔万神祖师〕〔巅峰王者〕〔至尊归元〕〔荣耀巅峰〕〔荣耀传奇林言〕〔唐朝贵公子〕〔高龄巨星〕〔双面总裁宠妻如宝〕〔90后风水师李十一〕〔唐芯秦南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23章 怎么就不能卖我?
    一会之后,旁边的柳如烟、陈逸、上官亦竹都被请去喝茶。

    柳如烟:“.......”

    上官亦竹:“.......”

    柳如云:“叔叔,你们的茶不好喝。”

    喝完茶之后,柳如云看向一人,“叔叔,可以把我们的大灰机给我们吗?”

    一句话,把面前的两人顿时一憋。

    还?

    emmm.......

    现在那飞机,恐怕,已经被运走了吧,毕竟这性能,太恐怖了,要被进一步研究了。

    陈逸看着两人的表情,当下一愣,心道这特么,他这也算是变相给国家做贡献了。

    “后续应该会还给你们的,但是现在还不行。”一人道。

    “喔。”柳如云顿时有些失落,刚才只有艺润姐姐在玩,她都没有玩!

    “我送你们回去哈。”

    一会之后,众人回到了天行集团德州分部,曲艺润看向陈逸,一脸的无奈,“师父,你这算不算是坑徒弟?”

    “我怎么了?”

    “刚才我被抓住的时候,你和她们是不是预谋着把我撇下跑了?”

    “我没有。”

    “我不是。”

    “谁说的。”

    否认三连,颇具灵性。

    三人顿时摇头,连带着柳如云也不明就里的摇着头。

    曲艺润长叹一声。

    随后,众人便来到紫云茶苑喝茶。

    期间。

    陈逸手机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孙鸿飞打来的。

    孙鸿飞是陈逸大学时的班长,跟陈逸的关系还算过得去。

    陈逸接了电话。

    “鸿飞,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陈逸笑着问。

    “呦,你还埋怨起我来了,你怎么不给我打?”

    “怕你忙。”

    “忙个屁,我在单位闲得难受。”

    孙鸿飞在市交通局,是他父母托关系给找的,弄了一个闲职,平时也确实没什么事。

    孙鸿飞又说:“陈逸,你知不知道姜子阳在干嘛?我有事找他,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一句话,让陈逸一愣。

    好家伙。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儿子回家,看着爸问我妈去哪了的感觉一样。

    在大学时,姜子阳是陈逸的室友,同时也是最好的朋友。

    但奇怪的是大学毕业后,姜子阳就很少联系这些大学同学了,也包括陈逸。

    “我联系一下。”

    挂了电话,陈逸给姜子阳打电话,后者也是没人接听,陈逸一愣,这货不会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喝完茶吃完饭之后,陈逸便朝着青州赶去,准备去看看。

    毕竟大学时候整个宿舍就这货的家在青州,所以他们周末没少去他家玩。

    想着大学的生活,陈逸不禁感慨。

    大家都是大学生的时候,都处在同一起跑线上,个人情况都一样,最多就是家庭条件的区别。

    大学毕业以后就不一样了,混的好的当然会有,有的进了外企,拿上了高工资,有的进了国企或者事业单位,过上了悠闲的生活,还有的在自家公司上班,成了纨绔子弟。

    更多的是混的一般的,普通的上班族,说是朝九晚六,其实要经常加班,拿的薪水也可怜巴巴,属于名符其实的“瞎忙活”一族。

    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走向,陈逸就属于第三类族群。

    当然,比之前的陈逸混得还惨的不是没有,姜向涛就是一个。

    自从毕了业,姜向涛就完全消失了,跟谁都没有联系过。

    陈逸打了姜向涛的另一个电话,果然是空号,这在陈逸的意料之中,姜向涛已经换了手机号码了。

    第二天,陈逸便拉着孙鸿飞一起去姜向涛的家里找他。

    姜向涛家住在青州市郊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好像叫方安庄。

    手机导航虽然开着,但是去陌生的地方还真是麻烦。

    孙鸿飞看向陈逸,“陈逸,你现在住在御龙天景?”

    “对啊。”

    “看不出来啊,有钱人!”

    他说着话,自然是有些羡慕,毕竟御龙天景是什么地方,整个青州最好的小区。

    不过在孙鸿飞看来,陈逸也就是买了个小高层而已。

    孙鸿飞开着保时捷卡宴,陈逸则坐在副驾驶位,两人一边叙旧一边问路一边走。

    足足花了一个半小时,才找到了方安庄。

    到了庄里,路边到处都是闲聊的村民,一看到这辆天蓝色的豪车,都一副指指点点的模样。

    估计是在说,这是哪家村民的土豪亲戚来了。

    陈逸让孙鸿飞停下车,然后下来找了最近的一位大爷继续问路。

    “大爷,知道姜向涛家在哪吗?”

    “知道知道,直走第二个路口左拐,到头就到了。”大爷眯着眼睛说,“你这车挺好,得十几万吧?”

    “对,反正挺贵的,谢谢大爷啊。”

    陈逸说着,便上了车。

    好在卡宴的底盘不低,要不然走在这个庄里坑洼的土路上,还真是有点造不住了。

    到了大爷所指的地方,陈逸发现里面乱哄哄的,似乎有吵架声。

    陈逸跟孙鸿飞对视了一眼,停好车,就进去了。

    这里确实是姜向涛家,因为陈逸已经看到他了。

    此时,有几个人正堵在姜向涛家的屋子门口大吵大闹。

    领头的穿得西装革履、头发整整齐齐的,不像是村里人。

    “老姜,我告诉你,我已经够心软的了,可是你呢,一拖再拖,这都拖了半个多月了!”

    “今天你要是拿不出钱来,我可就搬东西了!”

    在屋里守着的姜向涛面红耳赤:“你试试,你要是收动我们家东西,我跟你们拼了!”

    “呀喝?你还牛起来了!”西装男一挥手,“给我搬,我看谁敢拦!?”

    后面的人应该是他请来的打手,一听命令就要往屋里冲。

    屋里除了姜向涛,还有他的家人,都是一脸的气愤。

    陈逸一看这情况,分分钟要打架斗殴的节奏,连忙走上前去。

    “出什么事了?”

    陈逸问的正是那个西装男。

    走近一看,西装男年纪倒也不大,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你谁啊?”西装男蛮横地问。

    孙鸿飞一听西装男和陈逸这么说话,顿时火了:“你说话客气点!”

    “我就不客气了!你能怎么样!?”西装男说着,就要撸袖子。

    这时,姜向涛已经看到了陈逸,愣了几秒,便说:“陈逸,鸿飞,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看看你。”陈逸批着西装男说,“这怎么回事?”

    姜向涛欲言又止。

    西装男哼了一声:“你们认识?我就跟你说吧,老姜家欠了我家三万块钱,拖了半个月,现在一分没见着呢!”

    陈逸看了看姜向涛:“涛子,有这么回事?”

    姜向涛一脸为难:“是,可是我的顾客一直是说的下半年把钱结清的,这突然就变卦了,现在哪有钱还他!”

    “唉哟,你欠钱还有理了?你欠我的钱你是不是赖不掉?那我说什么时候还,你就得什么时候还!”

    西装男说得不过瘾,又嚷嚷:“我告诉你,就你家屋里那点破玩意儿,我都不想要,根本就不值几个钱!”

    陈逸也算是听明白了,无非就是姜向涛家欠了这西装男三万块钱,现在还不上。

    西装男不干了,就要搬姜向涛家东西。

    “三万块钱,你看着也不像是急用钱的人,要不这样,再给两天时间。”陈逸指着姜向涛说,“姜向涛是我哥们,他要是还不上,我替他还,行不行?”

    陈逸和孙鸿飞都知道姜向涛的为人,当初他虽然穷,但是钱的事情一码归一码,绝对不乱,宁可他多给朋友点,也不多吃朋友的。

    这样的人,最招人喜欢。

    当然,也是个犟驴,陈逸他们要是现在帮着给钱,那姜向涛绝对不会要的。

    宁可对方将东西搬走。

    “你?”西装男打量着陈逸。

    孙鸿飞说:“怎么着?还不信啊?你看我们开的什么车!”

    这里往外看去,可以看到天蓝色的保时捷。

    西装男这才说:“行,再给我们两天,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我可丑话说在前边,两天后,再见不着钱,我就把你们屋里的破烂儿搬走,多少抵点钱!”

    说完,西装男一挥手,带着人就离开了。

    姜向涛把陈逸让到了屋里,然后介绍自己的家人。

    姜父,姜母,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弟弟,叫姜向强。

    姜向涛找出杯子,给陈逸和孙鸿飞倒了杯水,表情有些难堪:“不好意思啊,让你遇上这种事。”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谁都有落难的时候,比你这惨一百倍的都有。”

    “你放心,我家确实是欠钱了,这不能赖账,我们会想办法还的。”

    这时,姜父说:“不行就把这院子卖了吧,三万块钱肯定有人买。”

    “爸,这怎么行?这是祖产,不能卖啊!”

    “不卖?不卖怎么还得上!”

    姜向涛一听,不言语了,现在确实是借无可借,说是“山穷水尽”也不夸张。

    陈逸环顾四周,说来奇怪,姜家虽然没钱,但屋里的摆设却不差。

    不过,大多是一些老家具。

    比如桌子上摆的一台老式座钟,一看就是民国时期的物件。

    但是,这物件虽不错,但确实也卖不了几个钱,最多也就是一两千人民币的价值。

    忽然,陈逸看到桌子旁边放着的一个小柜子。

    这柜子表面没有刷漆,是原木的色泽,呈现一种红褐色。

    再仔细一看,柜子的纹路也很清晰,层次感十足,整体看上去非常漂亮,就如同一幅山水画似的。

    陈逸心中一动,觉得这柜子绝对不是凡品,便暗自使用真实之眼看去。

    【物品名称】:紫檀木小柜

    【物品材料】:紫檀木(80%);鸡翅木(20%)

    【售出价格】:八十万人民币

    陈逸笑了。

    原来,这件不起眼的小柜子,当真是件宝贝,竟然可以卖到八十万的价格。

    这个年代,紫檀木的家具可真不多见,而且居然还达到了八成。

    陈逸当然可以捡漏,就算是给五万块买这小柜子,他也不亏。

    但是,他可不能这么对待老同学,太不厚道了。

    更何况,八十万人民币虽然可以说价值不菲,但已经有了上千亿身家的陈逸还看不上眼。

    陈逸准备建议姜家将这紫檀木的小柜子卖掉,不仅可能还清欠款,还以能有很多富余。

    但这时,却听姜向涛说:“爸,要不咱们把爷爷留下的那几箱子根雕卖一卖,没准能值几个钱呢。”

    姜父叹了口气:“别折腾了,根本不会有人买的。”

    陈逸比较好奇:“什么根雕?”

    “是爷爷留下的,他有根雕的手艺,生前做了不少。”

    姜向涛解释说,“也有一些是祖辈们留下来的。”

    陈逸来了兴趣:“能不能让我看下。”

    “可以,你跟我来吧。”

    姜向涛带着陈逸来到了另一间屋,应该是他爷爷生前住的屋子。

    只见屋子一侧摆着两个很大的木箱子,光这箱子一看,就是老物件。

    姜向涛把其中的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果然堆着数不清的木雕工艺品。

    陈逸拿起一个,感觉入手很沉,木质非常好。

    而这块木雕上雕的是“龙腾虎跃”,雕工也极为精湛,一虎一龙栩栩如生,形神兼备。

    “这是爷爷用核桃木雕的,爷爷说了,普通的木头不行,效果不好,只能选一些好木头才行。”

    “爷爷为了收购这些木头,费了不少力气,有的还是从别人手里买回来的。”

    听了姜向涛的介绍,陈逸点点头,开始用真实之眼,对手中的木雕进行鉴定。

    结果让陈逸一愣。

    【物品名称】:龙腾虎跃木雕

    【物品材料】:核桃木(100%)

    【售出价格】:五千元人民币.

    这样一尊现代木雕,居然可以达到五千块人民币!

    虽然鉴定结果显示的价值一般,但所能卖出的价格对于一件现代工艺品来说已经很高了。

    陈逸看了看这一个大木箱,里面密密麻麻放着数不清的木雕。

    大小不一,所雕刻的形制图案各不相同。

    有佛佗、有各类动物、有神话人物,只要是能想到的,就应有尽有。

    陈逸目测了一下,光这个大木箱子里就有百八十件,无一例外雕工极好。

    这些木雕的价值几乎都在千元以上,那可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

    “这里还有。”

    姜向涛说着,打开了另外一个大木箱子,“里面有一部分是祖辈传下来的。”

    陈逸从里面拿起另外一个木雕,上面确实有一些包浆,应该年头不短了。

    陈逸使用真实之眼检测了一下,价值达到了三万块人民币!

    “陈逸,你懂这些?”姜向涛发现陈逸看得挺仔细,忍不住问。

    陈逸没有回答,好一会儿才说:“涛子,这三万块钱,我借给你。”

    姜向涛面露喜色,但马上低着头说:“谢谢,但说实话,我可能一时半会儿还不了你。”

    陈逸摇了摇头:“你不仅可以很快还我,而且还会发一笔财。”

    “啊?”

    “我可以告诉你,你家这些木雕,应该可以值很多钱。”

    姜向涛听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脸上的表情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又忧虑了起来。

    “但是,就算知道它们值钱,这么短的时间,也不知道卖给谁啊,我总不能去街上摆地摊卖吧……”

    “你可千万别摆地摊,糟蹋东西。”

    “那怎么办。”

    “我买了?”

    一句话出,姜向涛直接收回,“陈逸,我知道你想要帮我.......”

    “得得得!”陈逸立马摆手,把东西又拿了回来。

    特么的,这东西确实值钱啊。

    怎么就不能卖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