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爱如约而至〕〔入骨情债共缠绵唐〕〔隐婿成龙程然白槿〕〔诸天地球大融合〕〔萌妻带娃找上门〕〔剑域神王〕〔重生狂妃:太子殿〕〔我为国家修文物〕〔星光马厩〕〔夏珠一胎八宝〕〔猛卒〕〔修仙满级后我重生〕〔半步人间〕〔我的白富美老婆〕〔厉爷,团宠夫人是〕〔赘婿归来〕〔大唐第一军火商〕〔我的相公很腹黑〕〔快穿宿主她又又又〕〔赘婿归来叶峰韩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25章 这是什么派头?
    “爸,你认识陈先生?”

    “对啊!咱们家的那些珍宝都是陈小友买走的,他可是天行集团,天龙地产的董事长。”

    “并且,这么说,他的鉴宝之术,在我之上。”

    什.......么!

    天行集团,天龙地产的董事长?

    这这这!

    这也太惊人了吧!

    这样的大人物!

    呼,多亏我刚才没有傲慢。

    还好还好。

    并且。

    老爷子竟然说,陈逸的鉴宝之术在他之上?

    这......

    陈逸看林东鹏现在心情不错,便趁机说:“林老爷子,其实我这次过来,是想让你看几个物件。”

    林东鹏一愣:“什么物件?”

    “木雕。”

    林东鹏马上就来了兴趣:“那好啊,快拿给我看看。”

    陈逸点点头,马上出去招呼孙鸿飞,将装着四尊木雕的箱子搬进了林东鹏的书房。

    陈逸先将两尊姜向涛的爷爷的作品取了出来,放在了书桌上,

    一件是古松在崖,另一件是龙腾虎跃。

    林东鹏看到后,眼前一亮。

    要知道,这两尊木雕的雕工比他书房里摆着的木雕,可要高超很多。

    大致看上去就高下立判,那形神就不一样。

    林东鹏拿起那尊龙腾虎跃仔细看了看,显然非常喜欢。

    “陈逸,这真是好东西啊,瞧这雕工很棒,肯定不是机器做出来的,是纯手工雕的。”

    “林老爷子好眼力,这就是手工木雕,而且用的是上等的核桃木。”

    林东鹏点点头,又拿起那尊古松,一边看着一边说:“陈逸,你转不转?我想收。”

    “林老爷子先别急,您再看看这两件。”

    陈逸说着,将另外两尊姜家祖传的木雕放在了书桌上。

    一尊是麒麟兽,另外一尊则是小儿骑牛。

    林东鹏一看,面色凝重了起来,连忙拿起那尊小儿骑牛仔细看了看,又拿手摸了又摸。

    陈逸知道,林东鹏那是在检查包浆的真假。

    看完了小儿骑牛,又拿起麒麟兽,使用同样的方式进行检查。

    “这两件可不是新东西,至少也是清朝时做出来的……”林东鹏得出了结论。

    “陈逸,你说吧,开个价,这四个物件,我全收了!”林老爷子说完,他看向陈逸,“不对啊,有这样的好东西,你会卖给我?”

    “我也不能老是搜刮你们。”

    陈逸微微一笑,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在姜向涛家,陈逸选择木雕“样品”的时候,特意挑了几件雕工和形制都非常耀眼的木雕。

    只要是喜欢收藏木雕的行家,必然会被它们的精致雕工和独特神韵所打动。

    手工木雕这种技艺,自从出现了机雕后,就逐渐衰落了。

    现在要再想找纯手工的木雕作品并不容易,要找像姜家这样水平的木雕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所以,陈逸不怕林东鹏不心动。

    “林老爷子,这几件东西是我帮大学同学代卖的,价格你看着出就行。”

    “我那大学同学,世代就是木雕匠人,不瞒您说,像这样的木雕成品,现在他家里还留存着过百件。”

    林东鹏听了,眼睛一亮,显然是对那些“姜家存货”有极大的兴趣。

    “林老爷子,不知道你有没有其他朋友喜欢木雕摆件的,可以去姜家挑一挑。”

    林东鹏哈哈笑着说:“那当然没问题,我有不少朋友都喜欢这玩意儿,不过,你要保证其它的那些木雕品质了不能差。”

    “放心吧,我可以保证,你是行家,好不好一看就知道了。”陈逸说,“不瞒抹说,姜家最近出了点事,急需要用钱,所以才卖家里的那些木雕成品。”

    林东鹏点点头:“这样吧,我约一下朋友,方便的话,明天就去看一看,你是不知道,我的那些朋友对这玩意儿比我还着迷!”

    “好,明天肯定没问题,到时候我带您去。”

    “对了,但我有一个条件。”林东鹏笑着说,“最好的,一定要留给我!”

    听到这句话,陈逸笑了,觉得这件事已经基本没问题了。

    至于拿过来的这四尊木雕,林东鹏直接开出了二十万的价格。

    事实上,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真实之眼的最高预估售价。

    陈逸自然也没有客气,收下了递过来的现金支票。

    林东鹏想要留陈逸和孙鸿飞吃饭,但陈逸拒绝了。

    老爷子将陈逸和孙鸿飞送出了门。

    陈逸点点头,跟林老爷子道了别,便孙鸿飞一起乘上保时捷卡宴离开了林东鹏的豪宅院落。

    既然明天要带着林东鹏等人再去姜家,那陈逸今天就先不过去了。

    陈逸和孙鸿飞先去了银行,把支票兑换成现金,装成一个布袋子里,沉甸甸的。

    “陈逸哥,这钱……”

    “这钱都是老姜的,咱们一分都不能动。”陈逸笑道,“并且,你还缺那些钱?”

    “说的是,那绝对不能动!”

    这段时间,孙鸿飞已经彻底对陈逸服气了,那是一个言听计从,绝无二话。

    四尊木雕卖了二十万,大大超出了预期,估计姜家看到这些钱,肯定得乐坏了。

    不仅六万的欠款能够还清,而且余下的还是他们几年的收入。

    自此,陈逸也有些感慨国内手艺人、工匠的无奈,现在很多老手艺都失传了,就是因为一直干这行,生计无以为继。

    其实喜欢这些物件的人还是大有人在的,只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信息不对等,那些老手艺人也不懂得推销自己,自然就没有人买了。

    这时,陈逸倒渐渐有了一个想法,开一家类似于中介的机构,如果有人觉得自己的物件好,却找不到买家,那自己这边可以提供中介服务,收取佣金即可。

    但回过头一想,这种机构想要开办起来,需要积累很大的名气,否则谁会对你相信你的估价?凭什么相信你能找到合适的买家?

    麻烦。

    这是陈逸脑海之中浮现的词。

    陈逸先将这个想法搁置在一边,想着是不是给姜向涛打个电话报个喜。

    后来又觉得没必要,到时候把二十万往他们一家面前一扔,效果更好。

    但陈逸的这个决定,差点搞出了事情。

    第二天,方安庄,姜家老宅。

    姜向涛正在帮着父亲喂着养在院子里的几口猪。

    却听到外在响起了砸门的声音。

    在院子里玩的姜向强跑去开门,门刚开,便冲进来几个人,把这孩子撞了个大屁蹲。

    姜向强被吓了一跳,嚎啕大哭。

    “别特么哭!再哭打你了啊!”

    又是昨天的西装男气势汹汹地带着人来了。

    姜向涛一听这声音就觉得不妙,连忙抄起屋子里的一把锄头跑了出来。

    “吕胜,你干什么!?”

    西装男名叫吕胜,号称“方安庄小霸王”。

    为什么他这么牛?

    有钱!

    “干什么?干什么你不明白吗?赶紧拿钱!”

    “昨天不是说再等两天吗?这才刚过了一晚上!”

    “妈的,别特么叽叽歪歪!老子的钱,想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要!别废话!拿钱!”

    “吕胜,你别欺人太甚!”姜向涛气坏了,握着锄头的手直打哆嗦。

    “呦,怎么着?你还想动手!?”

    吕胜冷笑着走到姜向涛跟前,指着自己的头说:“来,有种朝着这儿打,来啊,打!”

    姜向涛脸上青筋暴出,确实忍无可忍了。

    俗话说,泥菩萨还有三分土性。

    就算姜向涛再怎么老实,也是有底线的,他是真想一锄头弄死吕胜。

    就在这时,姜向涛的父亲出来了。

    “小吕啊,咱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吕胜吐了口痰:“呸!还有什么话说?姜叔,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你们姜家说话不算话,我也是忍无可忍了!”

    姜父把姜向涛拉到身后:“要不这样,我们家有些祖传的物件,你挑一挑,好歹能抵点钱。”

    吕胜一听,倒是有了些兴趣:“祖传的物件?拿出来瞧瞧。”

    “涛子,把你爷爷的木雕搬出来。”姜父对姜向涛说。

    姜向涛一听,急了:“爸,陈逸说了,不要动那些木雕!”

    姜父眉头一皱:“让你去,你就去!”

    姜向涛也没有其它办法,只好招呼弟弟,将两箱子的木雕全搬了出来。

    姜父掀起一个大木箱的盖子说:

    “小吕,这些都是我们祖辈们留下来的,向涛的同学都说了,可以值不少钱。”

    吕胜凑了过去,拿起一个木雕看了几眼就扔了回去。

    “这特么什么垃圾,都是些破木头!姜叔,你蒙谁呢?就这些破玩意儿,小商品市场里要多少有多少!”

    “那可真不一样……”

    “放屁!有什么不一样的!?你这些东西值个屁钱!”

    姜向涛急了:“吕胜,你嘴放干净点!”

    “你特么找打是不!?”

    吕胜说着,就要挥手让打手们干姜向涛一顿。

    忽然,汽车引擎的声音传了过来。

    吕胜回头一看,一辆天蓝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了院门外。

    陈逸和孙鸿飞从车上下来,走进了院子。

    孙鸿飞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布袋子,沉甸甸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呦!又是你啊!怎么着,要不要替你朋友把钱还上?”吕胜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陈逸对孙鸿飞说:“六万拿来。”

    孙鸿飞马上拿了六叠钞票递到了陈逸手上。

    陈逸走近吕胜,一边走一边把手里的钞票,朝吕胜的脸上狠狠扔过去。

    “一万!”

    “两万!”

    “三万!”

    “四万!”

    “五万!”

    “最后,六万!”

    这只是一眨眼发生的事,吕胜哪里反应得过来。

    吕胜的嘴角本来还挂着冷笑,脸上却突然被钱一次一次地砸了一顿,一时间居然直接被砸懵了。

    陈逸拍拍手:“行了,六万块钱还你了,赶紧给我滚蛋!”

    “我操!”

    吕胜终于是反应了过来,自己是被人用钱砸成了猪头,脸上火辣辣的疼。

    吕胜在庄里霸道惯了,哪里受过这般鸟气,嘴里咒骂着,挥着拳头就冲了上来。

    陈逸心如电转,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数不清的反击动作,最终选择了最为恰当的一个。

    看准吕胜的来势,陈逸一拨一抓一转身,一个标准的过肩摔便用了出来。

    吕胜的身躯在空中划了一个极为优美的弧线,重重地以他的后背落地,发出“啪嚓”一声。

    吕胜被摔得两眼冒金星,发出“唉哟,唉哟”的声音,起都起不来了。

    从陈逸进门、砸钱打脸,再到他把吕胜扔出去,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

    其他人都看得是目瞪口呆。

    姜向涛握着拳头叫了声好,他特么早就想这么干了。

    此时,吕胜好歹缓过了点劲,呲牙咧嘴地坐了起来,冲着他那些打手喊:“我靠!还特么愣着干什么!给我干他们!”

    吕胜带来的四、五个打手围住了陈逸和孙鸿飞。

    姜父却是个老实得过了头的人,连忙上前劝道:“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爸,你别掺和!”姜向涛把父亲拉到了后面,上前就要帮忙干架。

    其实,孙鸿飞早就跃跃欲试了。

    孙鸿飞当过兵,还是侦察兵,身体素质好,军体拳非常过硬,对付这几个人绝对不在话下。

    陈逸也不想出风头了,而且,从时间上看,自己这边的大部队也快到了。

    果然,这架还没等干起来,外面接连响起了汽车引擎停止的声音。

    不一会儿,林东鹏便被簇拥着进了院子。

    “呦,怎么了这是?”

    林东鹏一看,陈逸和孙鸿飞被人围住了,皱了皱眉头,后面不少人看着陈逸,知道他身份的人顿时吓了一跳。

    赶紧对旁边的人说:“谁干动陈董,就给我往死里打。”

    这些人身份都不浅,有的是有保镖的。

    虽说只有两个保镖,那也都是一等一的好手,打几个痞子只要一个就够了。

    吕胜总算是爬了起来,一只手还揉着腰,另一只手指着林东鹏:“你们是什么人?我跟你们说,你别多管闲事,听到没?你知道我……”

    吕胜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大手用力推到了,差点跌个狗啃泥。

    紧接着,姜家院子里又进来了更多的人,全都是派头十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

    这些都是林东鹏请来的朋友,算是奇石摆件收藏圈中的人,不是有钱,就是有钱,还有既有钱还有权的人物。

    吕胜在村里再牛气冲天,也就是个村霸而已,眼里界儿还是有的,连忙招呼打手们退到一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