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百分百:雷少〕〔第一豪婿〕〔苏小柠墨沉域〕〔苏桧〕〔林阳〕〔慕浅霍靳西婚期36〕〔从港综位面开始〕〔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奔腾年代——向南〕〔直播:我在山村的〕〔快穿之魂契〕〔老胡同〕〔大明第一太子〕〔在漫威世界里签到〕〔神仙重生九零后〕〔总裁你穿错马甲了〕〔吾乃仙宗一炮台〕〔女神的超级赘婿〕〔霍靳西慕浅〕〔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40章 你家狗碗不一般啊
    陈逸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民国时期的农家小院的场景,

    一个身穿灰色练功服,须发皆白的老汉儿,站在院子的正中央,

    在他身前则站着几个虎头虎脑的半大小子,

    老汉面色红润,声音洪亮,正在朗朗的讲述着什么,让人都心中有感触。

    “形意拳乃是内家拳,此拳看似朴实无华,实则内涵极深,如若不明拳理,不懂阴阳,不知脉络格式,不晓阴阳劲诀,不依法勤练,很难掌握其个中奥妙……”

    “现在讲这些你们可能听不懂,不过没关系,接下来我将传你们形意拳内功心法,你们给我牢牢的记在脑子里!”

    “内功之传,脉络甚真,不知脉络,勉强用之,无益有损。

    前任后督,气行滚滚,井池双穴;

    发劲循循,千变万化,不离乎本;

    得其奥妙,方为无垠。

    尻尾升气,丹田炼神,气下于海,

    光聚天心……”

    紧接着镜头一转,

    还是在那个农家小院,依旧是那些人,只是这一次几人站的比较分散,

    老汉在院子中央一边做示范一边说道,

    “练拳先练桩,我们形意拳的桩功是三体式。

    形意拳三体式,两脚要前虚后实,不俯不仰,不左斜,不右歪……”

    “要想站好三体式,关键在于‘龙蹲虎坐’!

    ‘龙蹲’是要命门后吸,也就是腰椎几节要拉直,就是要让向里弯曲变成向外弯曲,这样的话整个后背的脊椎就向拉开的弓弦一样有了弹性!

    ‘虎坐’是要裹胯,主要是将身体的重心向下沉下去,这样两条腿,由于地面的反作用力就会形成一种向上腾起的劲!

    ……”

    随后镜头再次转变,

    还是在那个农家小院,只是这一次几个半大小子已经长大了,变成小青年了,

    老汉身体依然硬朗,双手叠放后面,站在院子中央朗声说道,

    “站桩三年,你们形意拳已经入门,今天教你们五行拳!

    形意五行拳,分为劈拳、崩拳、钻拳、炮拳、横拳,分别对应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

    下面我先给你们说说五行拳的要领,

    劈拳:头若顶天,项须直竖,闭口藏舌。津液还丹!

    崩拳:意贯周身,运动在步,两手往来,势如连珠!

    ……”

    影像到此就结束了,

    陈逸心中却充满震撼,没想到这本《形意拳经》竟然是真的,

    脑海里的画面应该是郭云深郭老在教弟子时的场景,郭老教的正是拳谱上的形意拳。

    随后。

    陈逸拿起一本《咏春拳》,心中道,

    “真实之眼。”

    只是这一次出现的场景让陈逸愣住了,

    脑海里出现的画面是在一个书房,

    一位中年男人正在桌子上抄写着什么,

    最后抄完,陈逸才看清,

    中年抄写的正式他手里的《咏春拳》。

    脑海里的画面到此结束了,

    陈逸皱着眉头思考着,

    旁边,青年忍不住开口说道,

    “老板,这些书都是货真价实的宝贝,都是我的传家宝!”

    青年看上去很壮实,身材健硕,像是个运动员,坐在路边的石头上,

    只是眼神看上去有些空洞,似乎有什么心事。

    陈逸听到青年的话,开口问道,

    “既然这些书是你的传家宝,那你为什么要拿出来卖呢?”

    听到陈逸的话,

    青年脸色黯然的说道,

    “我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按理说,这些书是先祖所留,理应妥善保管。”

    “但是我妈突然生病,需要做手术,我爸爸也去世好几年了,我又没有那么多钱,想着家里的这些书还值点钱,我就出来摆摊卖书给我妈治病。”

    陈逸这才知道青年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但是古玩行里骗人的事情多了去了,陈逸对此不置可否,

    接着,他有些谨慎的问道,

    “那这些书你打算卖多少钱?”

    青年愣了愣,没想到陈逸真的要买这些书,

    说实话,青年只想着卖书筹钱给他妈治病,还真没想过要卖多少钱,

    青年有些支支吾吾的说道,

    “这个...这个价格我还真不知道,我只想卖了这些书凑钱给我妈治病。”

    这下子轮到陈逸愣住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出来做买卖不知道价格的。

    看着青年憨厚淳朴的样子,

    这要是个骗子,陈逸觉得奥斯卡小金人都配不上他的演技了。

    陈逸沉吟了一会儿,对着青年问道,

    “哦,那你妈看病需要多少钱?”

    “医生说最少五十万。”青年里说到这的时候,音调渐低,脸色也变得灰暗了起来,他也知道,五十万不是小数目。

    陈逸在心底衡量着这些书的价值,思考了一会儿,才摇着头说道,

    “你的这些书,想卖到50万是不可能的,我最多出到十万。”

    青年听到陈逸的话,脸色变得更差了,嘴里喃喃自语,

    “十万块?十万块不够给我妈治病啊,这可怎么办?”

    陈逸听到青年的自言自语暗暗点头,这种练武的一般心眼都不坏,都这种时候了也没趁机提价,不过后面还要再观察观察。

    看着眼前孔武有力的青年,陈逸突然有了一些别的想法,

    想了想,陈逸接着说道,

    “你先别急,这样吧,一会儿我和你一起到你家看看你妈,若是情况属实,这五十万我就帮你掏。”

    “这些书作价十万,剩下的四十万算我借给你的,你给我打个欠条,等以后有钱了再还给我。”

    陈逸可不是什么滥好人,

    陈逸一方面是可怜青年的遭遇,才会借钱给他,以后就让他给自己打工还钱;

    反正不管青年说的是真是假,只《形意拳经》这本书,陈逸就稳赚不赔,

    这种事,既然碰上了,在陈逸有条件的前提下,帮一下未尝不可,

    陈逸做事只求无愧于心!

    青年听到陈逸的话,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原本沉声静气的样子消失不见,呼吸急促,脸色涨红。

    站起身紧紧抓住陈逸的胳膊,急声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愿意借给我四十万?”

    青年随后松开了抓着陈逸胳膊的手,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太…太激动了!”

    陈逸道,

    “手劲这么大,你是练武的吧,学的什么功夫?”

    青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恩,我从小练武,学的是祖上传下来的形意五行拳。”

    祖传的功夫?

    陈逸听到青年的回答有些狐疑道,想到刚才影像里看到的画面,

    陈逸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于是问道,

    “先祖是?”

    “郭云深!”青年正色的回答道,

    这青年是郭云深的后人!

    “那这些书?”

    陈逸继续追问道,

    “这些书,都是当年先祖挑战江湖各个流派高手,赢了之后,由我曾祖父抄写的各派武学!”

    陈逸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这么多书,为何只有《形意拳经》是真品了,

    一般人听到青年这么说,肯定觉得青年是在忽悠人,

    只是让陈逸没想到的是,

    郭云深郭老一代宗师,后人竟落得如此境地,

    说起来也是时运不济,现在这个社会,会武术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的武术界是内忧外患,现在的人觉得华夏武术就是一些套路架子,没什么真功夫,

    而且国内还有棒子国的跆拳道,岛国的空手道等等供人们选择学习,种种原因使得华夏武术逐渐没落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了,能打又能怎么样呢?

    就连当保镖也都需要专业知识,不是说你能打就可以的。

    大势如此,这是非人力可以改变的。

    想到这儿,陈逸对着青年说道,

    “把摊子收起来吧,这些书你先收好,一会去你家,若是你刚才说的情况是真的,这些书我全都收了。”

    青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接下来,

    陈逸帮着青年把摊子收拾好,把书放到了板车上,和青年一起朝着他家的方向走去。去青年家的路上,

    陈逸和青年在闲聊着,

    “刚刚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郭大虎。”青年回道,

    “不知道恩人怎么称呼?”

    接着,郭大虎正色的问道,

    “陈逸。”陈逸笑着说道,

    “那大虎,你练武练了多长时间了?”

    “练了18年了。”郭大虎言简意赅的回道。

    ……

    很快的,两人就来到了郭大虎家,

    郭大虎家位于天京外围的城中村,是一座二层的小楼,

    这边属于那种城市中心的农村,感觉随时都有拆迁的可能。

    郭大虎拿出钥匙,打开门,二人走了进去。

    陈逸刚一进门,就看到了院子里摆放着的一些器械,

    像是什么石锁木头人等等,

    应该是郭大虎平时练武用的。

    往院子四周一打量,

    院子的角落里还有一只狗窝,不过狗窝里边现在没有小狗,应该是在外边,或者屋子里头哪个地方撒欢儿呢。

    “我先去屋里看看我妈的情况,你到客厅里坐一会吧。”

    郭大虎说完,放下板车,径直往屋里走去,

    陈逸听到郭大虎的话,很是理解,

    郭大虎应该是担心他妈妈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这才急着进屋看他妈妈。

    陈逸走近屋里,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郭大虎家里布置的非常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客厅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个椅子,连个沙发都没有,

    墙上还挂着的一幅画,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陈逸没看见郭大虎的人,

    猜测着他应该是到卧室里去看他母亲了,

    很快的,

    陈逸听到了下楼梯的声音,

    接着就看到郭大虎从二楼下来的身影,

    郭大虎看见客厅里的陈逸,走到他的身前,

    轻声对他说道,

    “我妈睡着了,咱们出去说。”

    陈逸点了点头,和郭大虎一起往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

    陈逸看着脸色发苦的郭大虎,问道,

    “伯母得的什么病?”

    “心脑血管疾病,医生说最好尽快做手术,拖得时间长了,会错过最佳治疗时间。”

    郭大虎有些沉闷的回答道,

    陈逸没再说话,拍了拍郭大虎的肩膀。

    这个时候,

    一只浑身黑色,略显消瘦的小狗从大门跑了进来,

    小狗见了陈逸这个生人立刻“汪、汪、汪...”的叫了起来,

    郭大虎见状瞪了那小狗一眼,

    小狗立刻耷拉起脑袋,屈服在在郭大虎的威风下,灰溜溜的跑到狗窝了,不再汪汪乱叫了。

    郭大虎看着小狗安静下来之后,

    对着陈逸说道,

    “快到中午了,我先去做饭,今天中午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说完转身朝着屋子里头走了。

    陈逸有些惊讶,没想到郭大虎章的五大三粗的,竟然还会做饭,

    应该是为了照顾他妈妈才学会的吧,陈逸在心里猜测到。

    这会儿郭大虎去做中午饭了,陈逸一个人在院子里有些无聊,

    不经意的,

    陈逸看到狗窝里的小狗竟瞪着眼睛直直望着他,

    想了想,陈逸到屋子厨房里找了块剩馒头,

    准备逗逗它,来打发掉这无聊的时间。

    厨房里做饭的郭大虎看着陈逸进来,又拿着块剩馒头出去,有些不明就里,抓了抓脑袋,就继续准备午饭了。

    陈逸拿着剩馒头,

    放到了小狗的鼻子前,

    小狗大概也饿了,闻到馒头味儿,就作势要咬陈逸的手里的馒头

    只不过,此时陈逸已经把馒头举到小狗够不着的地方了,

    陈逸手里馒头忽上忽下的逗着小狗,

    看着它想吃又够不到的样子嘿嘿直乐。

    小狗在郭大虎的威风下,不敢汪汪乱叫,急的围着陈逸上蹿下跳的,

    就在这时,

    陈逸听到“彭”的一声,

    原来是小狗突然把它吃饭的碗弄翻了,

    这个给狗喂饭的碗翻了两个跟头,

    滚到了陈逸的跟前,引起了他的注意。

    陈逸看到这个碗眼神一凝,

    把手里的剩馒头往院子里一抛,

    小狗就立刻本着剩馒头的方向狂奔而去,

    而陈逸则蹲下来,拿起了这只小狗吃饭的饭碗。陈逸之所以会注意到这只碗,

    是因为他看到碗的内表面竟然有雕刻的痕迹,

    这让他很是奇怪。

    碗很薄,

    陈逸把碗拿在手里,

    嗬,分量不轻啊!

    他细细的观察着这个碗的质地,手指轻轻敲了碗两下,传来一阵清脆的“当当”声,

    陈逸慢慢的打量着碗的周身,

    这碗看上去有些灰蒙蒙的,应该是平时经常使用,给它蒙上了一层泥灰,

    他用手轻轻擦了擦碗边,泥灰除去,露出了小碗的冰山一角,

    里面是白色的。

    陈逸看着乳白色的碗边陷入了沉思,

    这个颜色有点特殊,

    乳白色材质的东西很多,陶瓷,象牙以及各种玉石等等都有可能,

    不过能够被用来做碗的,一般就是陶瓷和玉石了,

    至于具体的是什么材质还有待观察。

    陈逸想到这儿,

    用手把碗表面的泥灰弄干净,

    很快,陈逸就看到了隐藏在泥灰下的碗的全貌,

    小碗的内外表层上刻满了浮雕,

    使得小碗看上去高贵、典雅,

    浮雕的技法非常精湛,

    纹饰纹理粗中有细,层次感分明,线条流畅,

    把缠枝花朵、叶脉雕刻的自然奔放、热情活泼。

    小碗看上去莹润有光泽,这是它长年累月下形成的包浆。

    陈逸把小碗放到太阳光下,准备通过透光性来鉴定它的材质,

    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小碗澄澈明净,晶莹剔透,白的让陈逸有些耀眼,

    他把小碗旋转着,竟然有一种满眼金星的视觉效果!

    看到这儿,陈逸心中有了一些猜测,

    这莫非是汉白玉?

    汉白玉其实就是大理石的一种,它还有一个别名叫透光玉石,说的就是它的透光性非常好。

    汉白玉是一种非常名贵的建筑材料,它洁白无瑕,质地坚实而细腻,非常容易雕刻,古往今来的名贵建筑多采用它作为原料。

    据传,

    我国从汉代起就用这种宛若美玉的材料修筑宫殿,修饰庙宇,雕刻佛像,点缀堂室。

    因为是从汉代开始用这种洁白无瑕的美玉来做建筑材料的,人们就顺口说成了汉白玉。

    像是我们熟知的故宫、天坛、**金水桥等经典建筑就是用的这种材料。

    不过他还不是很确定,需要继续验证他的猜想。

    汉白玉其实一开始并不叫这么名字,而是叫“汗”白玉,

    因为背着光看,你会看到它内部隐含着浅浅的纹路,就像是汗流过的痕迹一样,只是后来人们才把它说成了汉白玉。

    这也是汉白玉最鲜为人知的一个特征。

    陈逸把身子背向太阳,仔细的观察者小碗内部的纹理,果然在里面发现了汗渍一般的印记。

    这样的纹路必定是天然形成的,人工是合成不了的。

    这下子陈逸就可以确定这个小碗的材质了。

    不过,

    只确定了小碗的材质可不够,还要给它断代。

    因为一样的材质,不同朝代的工艺技术是不同的,也就造成了他们价值上的差别。

    而且,这个差别还不是一般的大!

    接着,

    陈逸把玉碗倒过来,

    看着那泥土,眉头皱了皱。

    用手把碗底的泥灰清理干净,

    这才看到了碗底的款识---乾隆年制!

    哟?

    陈逸倒是一愣,看着那四个字,顿时笑了笑,这东西,可真是不太常见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