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百分百:雷少〕〔第一豪婿〕〔苏小柠墨沉域〕〔苏桧〕〔林阳〕〔慕浅霍靳西婚期36〕〔从港综位面开始〕〔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奔腾年代——向南〕〔直播:我在山村的〕〔快穿之魂契〕〔老胡同〕〔大明第一太子〕〔在漫威世界里签到〕〔神仙重生九零后〕〔总裁你穿错马甲了〕〔吾乃仙宗一炮台〕〔女神的超级赘婿〕〔霍靳西慕浅〕〔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41章 你的麻烦来了
    他记得之前香江佳仕得拍卖行,曾经拍过春拍过一个有少数破损的汉白玉缠枝刻花碗,也是乾隆年间的,30万起拍,最终的成交价是115万。

    想到这儿,他连忙在脑海里默念道,

    “真实之眼!”

    话音落下,

    陈逸脑海里顿时出现了一副画面,

    一间装修的富丽堂皇的房间里,

    一个带着红帽子,官员摸样的中年人跪在地上,

    中年人跪拜的是一位相貌威严、身着龙袍的男子,

    “启禀皇上,皇太后的病需以微臣的中药,和玉器一起使用方可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跪在地上的中年人惶恐的说道。

    “朕知道了!”

    “来人,传我谕旨,命令工部工匠连夜赶制出玉碗、玉蝶、玉杯、玉瓶等玉器,违令者斩!”

    随后画面一转。这里应该是皇家玉器工坊,

    只见一位中年人手拿刻刀,刻刀在中年人的手里好像被注入灵魂,上下翻飞,

    没多久,风格古朴而不失典雅的浮雕跃然碗上,

    最后,碗底被加入了“乾隆年制”的款识。

    画面到此就结束了。

    按照刚才系统提供的影像,

    陈逸猜测,刚才影像里跪着的中年人是个太医,身着龙袍的就是乾隆皇帝了,而负责雕刻的就是朱永泰了。

    所以这个乾隆年制的汉白玉碗是一件真品!

    陈逸拿起碗朝着屋子里走去,准备找郭大虎跟他说明实情。

    院子里,黑色小狗看着陈逸竟然拿走了它的饭碗,立马不干了,

    冲着陈逸直接迅速的冲了过来,

    到了陈逸跟前,蹦着高儿想要抢回自己的饭碗,

    陈逸瞥了一眼小狗,说道,

    “一边去,爷有正事呢,没空陪你玩了。”

    小狗依旧不依不挠的跟在陈逸的后边,和他一起进到了厨房里。

    厨房里,

    郭大虎正在切菜,

    小狗看到郭大虎,瞬间便老实了,低眉顺眼的围着郭大虎摇着尾巴,好像是在讨好他。

    只是郭大虎并没有理它,而是转过头对着陈逸说道,

    “恩人你怎么进来了,有什么事吗?”

    陈逸举着手中的小碗,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在你家院子里发现了一件古董。”

    “古董?什么古董?”

    听到陈逸的话,郭大虎切菜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问道,

    “就是我手里的这个,你家小狗吃饭的饭碗,是一件古董,明白了吗?”

    陈逸看着郭大虎疑惑的样子,无奈的解释道。

    “小狗的饭碗是古董?你该不会是骗我吧?”郭大虎满脸的不相信,

    “这个碗真的是古董。”

    陈逸以手扶额的说道,正常人听到自己家有古董,不应该是先问问价钱吗,怎么到了郭大虎这儿就变样了呢,

    “真的?那它值钱吗?”郭大虎将信将疑的说道,

    陈逸听到郭大虎终于问价钱了,暗自松了口气,

    “当然值钱,香江拍卖会上,一个跟这差不多的碗拍卖了100多万!”

    这下子,郭大虎菜也不切了,扔下菜刀,急忙对着陈逸问道,

    “100多万?就这么一个碗值这么多钱吗?”

    “值!”

    陈逸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

    郭大虎看着陈逸肯定的眼神,竟然一个没忍住哭了出来,

    “哎,你别哭啊!”

    陈逸看着哭的像个孩子似的郭大虎无奈道。

    郭大虎抹了把鼻涕,咧嘴笑着说道,

    “我没哭,我就是高兴!我妈有钱治病了,我也不用借你的钱了。”

    “你先别急着高兴,我刚刚跟你说的是拍卖价格,至于真正能到手的远没有这么多钱。”

    陈逸突然对着郭大虎泼冷水道,

    “那它到底值多少钱啊。”郭大虎这下子也不哭了,抽噎着问道,

    陈逸沉吟了下,衡量了一下自己的利益得失,开口说道,

    “如果你要卖给我的话,我可以出50万!”

    看着郭大虎似懂非懂的眼神,陈逸解释道,

    “你是外行人,可能不知道卖古董的难处。一个古董,不是说它值多少钱,你就能卖那么多钱的。”

    “你的古董好,但没人喜欢,那它就很难卖出去;古董买卖是需要双方都看对了眼儿,才会交易成功的。”

    “你一个外行人,一头扎进古玩圈,谁也不认识,指不定就会被人当凯子宰了,古玩圈的水可是很深的!”

    郭大虎点了点头,似乎认同了陈逸的说法,

    他歪着头想了想,又问了一句

    “那你刚才说的拍卖呢?”

    陈逸继续解释道,

    “你要知道,拍卖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拍卖行也会收手续费,你有那么多时间等吗?”

    “你要是愿意我就收了!”

    郭大虎此时却摇了摇头,

    “这钱我一分都不能要!”

    这下子陈逸郁闷了,不知道这个郭大虎又搞什么幺蛾子,

    “为什么不能要?”

    郭大虎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个碗是你认出它是古董的,否则它就只能呆在院子里当狗的饭碗,跟我没什么关系,所以这钱我不能收!”

    “虽然我缺实很需要钱,但我只拿我该拿的,不该我拿的我一份都不会多拿。”

    不能收那你问那么多干嘛,还又哭又笑的,真是个铁憨憨!

    陈逸心里吐槽着,不过嘴上却说道,

    “不管怎么说,这个碗都是在你家发现的,所以这50万是你应得的!”

    郭大虎不再说话,就一直摇着头。

    陈逸正想着再次劝他的时候,

    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

    “小虎说的没错,这钱我们不能收!”

    陈逸回头一看,一个脸色苍白、身体瘦弱的中年妇女出现在他眼前,

    这应该是郭母吧?

    陈逸心想道

    郭大虎听到声音,三步并作两步,走去过扶着中年妇女,嘴上说道,

    “妈,你怎么出来了,医生不是说了,让你多休息嘛。”

    果然,这个中年妇女就是郭大虎的母亲!

    “咋了,我一个快入土的老太婆害怕这个?”郭母声音不大,说出来的话却很有气势,

    “呸呸呸,什么老太婆,死不死的,妈,你才50多岁,能活长命百岁呢!”郭大虎作势往地上吐了两口说道。

    郭母气势不减,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郭大虎听到这话顿时语塞。

    郭母这时话头一转,对着陈逸说道,

    “这碗现在是你的了,不用不好意思,你也是凭自己本事认出来的!”

    郭母在郭大虎的搀扶下,往前走了两步,说道,

    “我是身体病了,心没病!这个碗要不是你认出来,我们这辈子都不能知道它是个值钱的古董,这个碗和我们郭家有缘无分,你带走吧!”

    陈逸听到郭母的话,

    心中暗自赞叹,好一个光明磊落的郭母!

    陈逸觉得郭母这么有原则,反而坚定了要帮他们的念头,

    组织了一下言语,陈逸对着郭母说道,

    “伯母,要不这样如何,碗我收下了,这50万你们也收下,就权当做是我请大虎帮我做事的工钱!”

    “你想让虎子帮你做什么事,违法的是他可不干!”郭母问道,

    陈逸听了郭母的话,笑着说道,

    “放心吧,伯母,我不屑干违法的事,这50万就是他未来两年帮我做事的工资了,您看这样可以吗?”

    说完陈逸还朝着郭大虎使了个眼色,

    郭大虎也不是真的傻,他懂陈逸的意思,不管怎么说,他妈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他急忙在边上劝到,

    “妈,人家陈哥都这么说了,这钱你就收下吧。这钱不是卖碗的钱,这是我帮陈哥做两年事的工资。”

    “什么工资!就凭你个大老粗两年能挣50万?你妈我还没老糊涂,这是人家体谅我们家不容易,找的借口罢了。”

    郭母有些严厉的随着郭大虎说道,

    郭大虎听到郭母这么说,反而笑了起来,

    “那妈您这是同意了?”

    郭母没理他,而是对着陈逸说道,

    “陈逸是吧,以后我们家虎子就拜托你照顾了,他心眼直,以后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你多体谅。”

    陈逸笑盈盈的回道,

    “伯母,您把他交给我,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错不了!”

    郭大虎在边上傻呵呵的笑着,有了这五十万,他妈妈的病就有着落了。

    郭母点了点头,“刚才虎子在我床边上对我说的话,我都听到了,知道你人心善,所以虎子交给你,只要不是做什么违法的是我就放心了。”

    说完对着旁边的郭大虎说道,

    “我累了,扶我回屋吧。”

    郭大虎连忙扶着他妈妈,把她送到二楼的卧室里。

    很快的,

    郭大虎就从二楼下来了,

    陈逸刚想开口,

    郭大虎对着陈逸指了指外面,示意出去说,

    院子里,

    陈逸对着郭大虎说道,

    “卡号告诉我,我给你转账,你有华夏银行的卡吗?”

    郭大虎点了点头,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华夏银行的卡,

    郭大虎则又回到厨房,继续做他的午饭。

    郭大虎做好午饭,

    此时桌子上已经摆了三个简单的家常菜,

    陈逸和郭大虎一起落座,

    坐下后,

    二人一边吃,一边闲聊着,

    郭大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就随便烧了几个家常菜,你别嫌弃啊。”

    陈逸笑着说道,

    “没事,伯母呢,她怎么不下来吃饭?”

    “我每种菜都给她留了一些,给她送上去了。”郭大虎说道。

    “钱收到了吗?一共60万!”陈逸坐下后,准备要吃了。

    “嗯,收到了!”郭大虎摸着头说道。

    吃完饭之后,陈逸要了郭大虎的联系方式,随后便开着宾利离开,直接朝着机场而去。

    一会之后。

    一道熟悉的身影从机场出来。

    “师父!”

    不识别人,正是曲艺润,此时的曲艺润看向陈逸,笑道:“师父,你怎么跑到天京来了。”

    “带着长辈过来旅游啊。”陈逸看向曲艺润,“你呢?”

    “过来谈个事情,顺便去见几个老朋友。”

    曲艺润看向陈逸,随后看向他后面的宾利,当下搓了搓手,“师父,送我去个地方呗?”

    “怎么?”

    “明天谈事情,今天要去见见朋友,师父你帮我撑下场子。”

    “行,要不你把车开走吧。”陈逸大方道。

    “你送我吧。”曲艺润笑道,心中却是轻声一笑,师父啊师父,谁说,我要用这车撑场子的?

    不对啊!

    “等等,这车!”曲艺润一愣,陈逸并没有这样的车啊。

    “喔,我新买的,用来这几天代步的,你在这边呆的时间长不长,帮你也买一个?”

    曲艺润:“.......”

    师父,你牛,确实牛。

    “走吧。”

    曲艺润这一次要见的是她曾经的同学,曲艺润毕竟是灵诚集团的大小姐,从小便是含着金汤匙长大,一路也都是在贵族学校,身边全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一路上,曲艺润便发着信息。

    当这一辆宾利南靠近酒店的时候,就发现有一辆法拉利超跑已经停在这里的,并且还有一个年轻男子正半靠在车旁,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他们逐步的临近。

    这男子年纪不大,也就二十来岁,长相也算是相当的帅气,便是比之陈逸这种绝世美男,也仅仅只是略逊一筹而已。

    “你的麻烦来了……”

    看到这个男人,陈逸当下一笑,毕竟这人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人一看,脸上带着那笑容,对于拥有初级读心术的人,自然知道。

    “不,师父,是你的麻烦来了!”

    曲艺润却是笑了笑,朝着陈逸这边靠了靠,一边小声的纠正道。

    陈逸:“.......”

    我特么,你说的撑场面,不是车?而是人?

    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