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出没,霸道前〕〔大医凌然〕〔大宋最狠暴君〕〔路过漫威的骑士〕〔名门第一闪婚〕〔写写就无敌了〕〔大佬在我直播间撒〕〔1311〕〔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开局签到世界冠军〕〔她甜不可攀〕〔今天又在修罗场艰〕〔我修仙有提示语〕〔花间色〕〔盖世医圣〕〔她说深情难再回〕〔海洋猎人〕〔唐朝贵公子〕〔超武女婿〕〔影帝偏要住我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48章 祖传的?哪个祖宗传的?
    刚一出门,就发现周边店铺的导购员一个个像是捡到宝似的看着自己。

    “帅哥,来我们店铺吧,我们店的衣服最适合您这样又帅又有气质的男人了。”

    “小哥哥,来我们这里吧,你看看,这些都非常适合您,而且我们有特别的礼物送给您哦。”

    “你个小贝戈人,抢人都抢到我头上了。”

    “大婶,你也好意思的,看看你脸上的皱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七老八十的呢,叫你大婶都叫年轻了。”

    “你个小蹄子……”

    顿时几个导购员撕扯起来。

    陈逸的嘴角抽了抽。

    这搞得就跟古代的怡红院似的。

    我只是想带着长辈买点东西而已……

    陈逸避开她们,转身进了电梯,到了三楼,简单的买了几双鞋。

    gucci,爱马仕。

    一共花了13万。

    陈逸看着爸妈爷爷奶奶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想着等有空再来逛逛……

    此时。

    “小伙子,别再扔纸了,我这刚打扫了。”

    一个环卫工老太太拿着垃圾铲和扫把站在一辆奔驰车前面,一脸的焦急无奈。

    “你个老太太,这是你家的么,我想扔就扔,赶紧走远点,别划了我车,就你这样的,卖了你的棺材板,你也赔不起。”

    一个穿着花开衫带着大金链子的男人伸出头嚷嚷着,还发坏的又扔了几个橘子皮。

    “小伙子,哎,别扔了。”

    老太太蹲下身去捡,却被花开衫男故意打开车门撞了一下,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这又不是大过年的,给我磕头啊,好啊,给你几个红包。”说完撒了几张百元大钞。

    周围的人看他这个样子,不像是好惹的都不敢作声。

    旁边。

    正带着长辈走着的陈逸看了过来。

    陈逸面色一冷,上前扶起抹着眼泪的老太太。

    二话不说,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直接扔进了车窗里。

    “……”花开衫男被填了一嘴垃圾,狰狞着脸破口大骂。

    陈逸冷笑了一声,“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然后看了看老太太,“奶奶,别和疯狗一般见识。”

    “吗的,你骂谁是狗?”花开衫男打开车门呸呸了几声。

    “哦,对哦,你连狗都不如。”陈逸悠哉的讽刺着。

    “你个什么玩意,让你逞一时之快,你看把我车窗划的,赔钱。”

    陈逸看着车窗划的痕迹,笑了笑,“赔你妈的钱。”

    说完,拿起扫把抡了过去,车盖上当啷一声,砸了个窝子。

    众人顿时一抽气。

    这可是奔驰啊,180万,这损坏的,可不得赔个十万八万的。

    陈逸冲着花开衫男挑了挑眉,“怎么样,让我赔钱,我也看看值不值得我赔。”

    花开衫男的脸都白了,这可是他省吃俭用了好久才攒钱买的车。

    今天就想出来炫耀炫耀,没想到……

    看着陈逸抡起扫把,花开衫男的脸色酱紫,“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大不了就赔这个鳖孙几个钱。

    什么东西……

    花开衫男颤抖着手指着陈逸,“你,你给我等着,我让我哥收拾你。”

    “好啊,来收拾啊!”陈逸微微勾唇。

    “小伙子,谢谢你啊,让你帮我这个老婆子给你惹了事,你快走吧,这赔钱我来赔。”老太太握着陈逸的胳膊。

    陈逸安抚的拍了拍老太太的手,“奶奶,没事儿,这种社会败类就该教训。”

    就在这时……几个光头气势汹汹的朝着这边走来。

    “哥,就是他,看把我车给砸的,哥,你们可得好好的教训他。”花开衫男顿时有了仗势,叫叫嚷嚷的。

    一脸得意的看向陈逸。

    光头男看了看陈逸的穿着,普普通通的,一下子放了心。

    他们可是有条规定:

    官人不打,富人不劫,不要命的不上。

    其实追根究底还是怕惹不起。

    “你小子还真是有胆量,惹了我兄弟街。”

    “大哥,你的车,我没找到,对不起了。”

    齐美突然冒了出来,手里拎着几个杰尼亚的包装袋,气喘吁吁的走向陈逸,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没等陈逸说话,光头一下子跑了过来,“小美,你在这里做啥呢?”

    “呀,大哥,你咋来了?”齐美看了一眼光头,指向陈逸,开心的道:“哥,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多亏了这位顾客大哥,我这个月的业绩是我们整个公司的销售第一呢,”

    说着挠了挠脑袋,“都怪我太笨了,还没找到顾客大哥的车。”

    “啥?”光头齐有些懵逼。

    他小妹在一个男装奢侈品牌当销售员,那里面的衣服一件能顶上他们一年的工资。

    看了看小妹手里的七八个手提袋,腿脚打了个软。

    顿时一脸敬畏的看向陈逸,“大哥,您才是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了。”

    齐美奇怪的看了一眼自己哥哥,又看了看周围那几个光头。

    “虎子哥,你们这是做啥啊?”

    “没啥,没啥。”

    “没干啥……”

    陈逸摆了摆手,看在齐美的面子上没为难光头齐。

    光头齐顿时很感激,拿过齐美手里的手提袋,一脸的讨好,“大哥,您的车在哪,我亲自给您送过去。”

    花开衫男有些着急,拉住光头的胳膊,“大哥,你怎么不教训他啊?”

    “你个蠢货,傻逼,谁他妈的是你大哥,你别他妈的乱认亲戚,差点就被你这个孙子给害了,妈的。”

    光头齐甩开花开衫男,一个巴掌拍在他的头上。

    “我看你吗的该教训教训你,让你这蠢货不长眼。”

    教训完了花开衫男,光头齐一脸小心,“大哥,您这边走。”

    陈逸勾起唇,看了一眼别揍得很惨的花开衫男,冷笑了一声,“多行不义必自毙,以后还是多积点德吧。”

    “孙子,大哥给你说话,你怎么不吱声。”光头齐踹了花开衫男一脚。

    “哎哟,不,不,我错了,大哥,我错了,我下次不敢了,真不敢了。”

    “大哥,您看?”光头齐询问的看向陈逸。

    陈逸点点头,教训的也差不多了。

    看着陈逸离开,围观的人瞪着大眼,一时没回神。

    这反转的,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送着陈逸上了车,光头齐一伙人才松了一口气。

    唉呀妈呀,差点就惹上大祸了。

    还好,贵人高抬手,放他们一马,要不然他们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至于车钱,花开衫男哪里敢要?

    要钱,还是要命?

    一会之后。

    陈逸带着长辈回到酒店。

    “我去接冰玉,爸妈,你们开车先过去吧。”

    随后,陈逸便叫了个车,朝着剧组而去。

    “哥,你来了。”

    “陈董,您来了。”

    “陈董好。”

    .......

    陈逸一亮相,整个剧组的人都过来打招呼。

    陈逸看向导演,“今天冰玉的戏份拍完了吗?”

    “拍完了,很不错,陈董,您妹妹真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陈逸笑笑,不知道对方是说真的还是因为他在这里才这样说。

    “走吧?”

    陈逸看向陈冰玉。

    “好。”

    陈逸昨天便把要去姨家的事情告诉了陈冰玉,后者自然有准备了。

    当下,两人便准备朝着给陈冰玉新买的法拉利而去。

    准备过马路去另一边的停车场开车。

    “哎哟,我的脚。”

    陈逸和陈冰玉正在马路边走着,前面斑马线上,一位老人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揉着右脚脚踝,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拐杖则是落在了旁边。

    斑马线上人来人往,但都只是看一眼老人,就走了过去,并没有人停下脚步,帮老人一把。

    甚至有几个人围在旁边对老人指指点点,眼中满是厌恶的神色,认为老人想要碰瓷。

    现在这个社会,风气确实不好,老人碰瓷的太多,人们都有了防范心理,不敢轻易帮助人。

    而的确有些老人恬不知耻,专门干那坑人的事情。

    有几个小孩子,想要上前扶起老人,都被家长阻止了下来,说道:“别去,如果你扶了他,说不定他就怪是你撞倒他的。”

    “可是,妈妈……”

    “赶紧走吧,你还得去学钢琴。”

    听到这些对话,陈逸摇了摇头,现在这些孩子的才艺发展得很好,可是很多却丢掉了善良和纯真。

    老人坐在地上,揉了一会脚踝,吃力地想要站起来,却没有成功,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却依旧没人伸出援手。

    当然,陈逸也不是烂好人,他瞅了眼跌坐在地的老人,发现老人的脚踝有些肿胀起来,并不是装的,他这才走了过去。

    “这些人怎么搞的,老人摔倒了,竟然也不扶一下。”

    陈冰玉气呼呼地说道,跟着陈逸一起,朝着摔倒的老人走过去。

    陈逸和陈冰玉走到老人旁边,老人皱着眉头,一脸痛苦的表情,道:“两位年轻人,请你们帮帮忙,把我扶到路边,别在这斑马线上挡住路就行。你们放心,我不是碰瓷的,绝不会讹诈你们。”

    “老人家,瞧你说这话,来,我先看看你的脚踝,给你揉揉。”

    陈逸笑了笑,蹲下身子,打算先帮老人把脚踝治好。

    见他蹲下,周围的人炸开了锅。

    “小伙子,你千万别碰他,只要一碰,你就甩不掉了。”

    “现在这个社会,防人之心不可无,年轻人你太单纯,我看你今天是摊上大事了。”

    “小伙子,别怪大家没劝你,被这老家伙讹上,你得大出血。”

    听到这些话,陈逸心里是一阵不爽。

    你们不帮就算了,还要阻止别人帮忙,这人品也差得太过分了点。

    他回头看了眼人群,冷声道:“我钱多,不怕碰瓷,你们管不着。”

    一听这话,众人都愣了下,随即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陈逸,脸上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等着看他被老人敲诈。

    陈逸没有理会围观人群,将老人的鞋子脱下来,袜子往下拉开,露出了红肿的脚踝。

    见此,众人这才知道,老人是真的摔倒了,并不是要碰瓷。

    想到刚才自己冷眼旁观,还幸灾乐祸,众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一个个显得十分尴尬。

    陈冰玉气不过,回头瞪了眼围观人群,没好气道:“哼,瞧瞧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的样子,连扶老人的勇气都没有,真是丢人。”

    众人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但还是有人反驳道:“你们这次没被敲诈,你能保证下次不会被敲诈?哼,你们年轻人不懂事,只有吃过亏,才会懂得什么叫世道险恶。”

    “世道再险恶,也没你的人心险恶。”

    陈冰玉却是伶牙俐齿,狠狠地反驳了一句,不再理会,蹲下身来,察看老人受伤的脚踝。

    她低头一看,发现陈逸揉了几下,老人红肿的脚踝已经消肿了。

    老人摸了下脚踝,惊讶道:“小伙子,你这手法真厉害,我感觉脚踝热乎乎的,一点也不疼了。”

    “祖传的。”

    陈冰玉:“???”

    祖传的?

    为什么我不会,难不成传男不传女?

    不行,我回去要问问老爸老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