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婚百分百:雷少〕〔第一豪婿〕〔苏小柠墨沉域〕〔苏桧〕〔林阳〕〔慕浅霍靳西婚期36〕〔从港综位面开始〕〔我真的只想苟下去〕〔奔腾年代——向南〕〔直播:我在山村的〕〔快穿之魂契〕〔老胡同〕〔大明第一太子〕〔在漫威世界里签到〕〔神仙重生九零后〕〔总裁你穿错马甲了〕〔吾乃仙宗一炮台〕〔女神的超级赘婿〕〔霍靳西慕浅〕〔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49章 别让我在天京再看到你!
    . ,最快更新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最新章节!

    陈逸笑了笑,把老人扶起来,然后把拐杖交到了老人的手里。

    老人动了两步,发现脚踝就跟没受伤一样,没有任何大碍。

    他心里对陈逸和陈冰玉十分感激,笑眯眯道:“真是谢谢你们俩了,如果不是你们,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坐多久。”

    陈逸道:“小事而已,老人家你慢点,以后走路小心些。”

    “谢谢,谢谢。”

    老人又道了两声谢,这才杵着拐杖,慢慢悠悠地沿着斑马线,往马路对面走过去。

    见老人被扶了起来,围观的人也就散了。

    陈逸和陈冰玉不过马路,两人退到路边,沿着马路,朝前走。

    “没想到啊哥,你还这么善良。”

    陈冰玉看了眼陈逸,虽然她戴着口罩,但从她墨镜下的眼睛,陈逸能看出来,她笑得很开心。

    陈逸道:“我当然善良,你哥我小的时候,可是得过很多次优秀少先队员,扶老奶奶过马路的作文至少写了十篇。”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一个小丫头,还整天出去给家里面惹事。”

    “我哪里有!”陈冰玉大呼冤枉。

    她也就是欺负欺负同龄小男孩,拿他们棒棒糖吃就是了。

    两人正聊着天,突然,身后传来嘎吱的急刹车声音。

    他们回头一看,只见刚刚扶起的老人,还没走过马路,就又摔在了地上,他的身前停着一辆颜色火红的法拉利跑车。

    显然,老人过马路的速度太慢,法拉利的速度太快,于是,老人被撞了。

    不过幸运的是,老人并没有大碍,只是跌坐在地上,一时站不起来。

    “这人怎么开车的。”

    陈冰玉嘟哝了一句,转身和陈逸一起,又朝着老人走过去。

    就在这时,红色法拉利的车窗降下来,驾驶席里探出个脑袋,朝着车前的老人骂道:“死老头,你找死别找我呀,赶紧给我站起来,少他妈想碰瓷,你信不信我真撞死你个老不死的!”见法拉利司机撞了老人,竟然还探出头来骂人,陈逸不禁皱了下眉头。

    老人并没有受什么伤,如果好好处理,其实这不算个事。

    可司机的态度,却让陈逸很不爽。

    “这混蛋,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陈冰玉气哼哼地嘟哝一句,脚步加快,直接冲着法拉利去了。

    陈逸跟了上去,那边因为这起小小的交通事故,已经造成了交通拥堵,法拉利司机破口大骂,后面的汽车则是不停地按着喇叭。

    “卧槽尼玛,死老头,还不赶快滚起来,想敲诈老子,你做梦呢?”

    法拉利司机见老人躺在地上,他从车上下来,砰的关上车门,气势汹汹地朝着老人走过来。

    此人长得还挺帅,戴着一副墨镜,跟个男模特似的。

    可是这人品,却让人不敢恭维。

    男子取下墨镜,低头盯着老人,阴阳怪气道:“你个老家伙,杵着拐杖就以为我会同情你?赶紧站起来,老子车上有行车记录仪,你别想碰瓷。”

    “哎哟,年轻人,我确实没被你撞到,但吓了一跳,把腰给闪了,是真的站不起来呀。”

    老人哭丧着脸道。

    男子皱了下眉头,没好气道:“腰闪了?你腰闪了难道也赖我不成,赶紧起来,别想讹我。”

    “我真不是碰瓷,请你把我扶到旁边,别挡着路,你瞧后面的车都堵住了。”

    老人说着,朝男子伸出了手,希望男子能拉他一把。

    不过男子却避之不及,忙往后退了一步,指着老人道:“老家伙,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鬼把戏,我只要被你碰到,你还不得死皮赖脸的跟着我,肯定要敲诈我一大笔钱。妈的,老家伙真是不要脸。”

    “年轻人,我真的不是碰瓷。”

    老人收回手,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感到十分无助。

    堵在法拉利后面的司机,也有些急不可耐,纷纷走出来,七嘴八舌地说着。

    “老头子,你别想讹人,赶紧自己站起来走开,我们还急着赶路,你别耽误我们的时间。”

    “老家伙,你也不看看别人开的什么车,法拉利呀。你招惹了这人,你以为他会放过你?”

    “赶紧的,别拦路,大伙都赶时间呢。”

    “我说帅哥,你随便给这老家伙两三百元,把事情结了,别把路一直堵着。”

    听到这句话,开法拉利的男子皱了下眉头。

    虽然他不缺那两三百元,但让他把钱就这么交给老头,他有些不乐意呀。

    他看了眼手表,时间也不早了,他还有重要的约会,也耽误不起。

    “真是晦气,今天怎么遇到了这么件事情。”

    男子骂了一句,从皮夹子里取出了三百元,狠狠地扔在老人的身上,骂道:“死老头,钱给你了,还不赶快滚开。老不死的,为了两三百元,躺在大街上,真贱。”

    三张百元钞票散落在老人身上,让他感到极度的羞辱,面色发白,身体颤抖道:“年轻人,我真不是为了钱,你们哪位行行好,把我扶到旁边就行了。”

    “卧槽,我看你是嫌钱少吧?”

    男子瞪了眼老人,冷哼了声,嘴里骂骂咧咧,又掏出了两百元,朝老人扔去。

    “死老头,总共五百元,够你站起来了,别再给我耍赖,不然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可揍你了。”

    在这种羞辱之下,老人感到很委屈,却又不知该如何反驳。

    他只能摇头道:“不,我不是碰瓷。”

    男子没有丝毫同情,冷声喝骂道:“少他妈废话,你以为眼睛里挤出几滴尿来,老子就会同情你?赶紧滚蛋,别耽误老子的时间。”

    “年轻人,我……”

    老人眼中流出了泪水,他还想解释,可突然说不出话来,大口地喘息,胸口猛烈地起伏,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

    “唔……唔……快,药,我衣兜里,心脏病……”

    老人断断续续地说道,整张脸都白了,把周围的人吓了一大跳。

    可是没人去帮忙,相反大家都往后退了一步,生怕老人把自己给沾染上了。

    “卧槽,现在的碰瓷人员演技这么好,竟然还玩心脏病?”

    男子冷笑一声,戏谑地看着颤抖的老人,道:“演,你继续演,别以我不知道你的鬼把戏,我只要帮你拿药,你肯定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我推倒了你。不好意思,本少爷不上当。”

    老人浑浊的目光望向四周,却发现一片冷漠,他的喘息越来越剧烈,然后又慢慢变得平静下来,目光一片涣散。

    “演技这么好,奥斯卡影帝都要颁给你呀。”

    男子靠在法拉利车门旁边,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能演多久。”

    老人的呼吸已经非常艰难,他躺在地上,向距离最近的法拉利男子投向求助的目光,拼着最后的力气,向男子伸出了手。

    “别人都说什么行业都有组织,我看现在碰瓷的也是团伙作案,老头这演技,明显是学过的呀。”

    男子依旧一脸嘲讽,点了根烟,一副旁观看戏的样子。

    可是突然,老人的右手啪地落在了地上,没有了力气,而他的呼吸也变得极度的缓慢,双眼也只是微微睁开着,像是处于濒死的状态。

    到了此时,众人这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妙。

    人群中有人说道:“这老头,好像是真的心脏病发了,演戏也不至于把脸色都演成青的了吧。不行,赶快叫救护车。”

    听到这话,法拉利男子愣了下,看向老人,皱眉道:“这老家伙,不会真死了吧?”

    虽然老人呼吸越来越微弱,但男子却没有上去帮忙,而是拍了拍胸脯,笑道:“还好我聪明,刚才没碰到他,不然的话,这老家伙死了,肯定这事会赖在我身上。”

    到了这种时刻,男子依旧冷眼旁观,冷漠得令人发指。

    眼看老人就要不支,一道身影猛地冲进了人群中,将老人扶起来,从他兜里取出心脏病的药喂下去,然后给老人按摩着心脏。

    法拉利男子眉毛一挑,意外道:“卧槽,还真有好心人,你可真勇敢,就不怕这老家伙死了,赖在你身上吗?”

    听到法拉利男子的嘲讽,陈逸回头看了眼,冷声道:“关你屁事。”

    说完,陈逸没有理会周围异样的目光,手掌按在老人的心脏上,按压着。

    “这小子有病吧,如果老头子死了,他十张嘴都说不清楚。”

    “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他的,现在这个社会,这么善良的人已经很少了。”

    “他不仅善良,而且还长得很帅。”

    周围有年轻女子看到,都是眼冒金星地看着陈逸。

    老人服了心脏病药,很快就恢复过来,渐渐睁开眼睛。

    陈冰玉钻进人群,见老人没有大碍,她这才松了口气。

    她看着围观的人群,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这么多大老爷们,却见死不救,没一个像男人的。”

    一听这话,法拉利男子不乐意了。

    他指着陈冰玉道:“你说谁不像男人?我看你戴着口罩墨镜,胸又这么小,难道你是因为长得像男人,所以才把脸遮起来?”

    “你……你无耻。”陈冰玉骂道。

    特么的,对a不大吗!

    陈冰玉说的是打扑克!

    男子冷哼一声,道:“懒得和你说,赶紧让开,我还有事情,别把我车挡住,如果刮了我的法拉利,你们赔得起吗?”

    说完,男子打开了车门。

    陈逸瞥了眼男子,冷声道:“等等,你的钱,还给你。”

    男子不屑道:“五百元而已,送给老不死的买跌打药吧。”

    “这怎么行,人家又没讹你,怎么能要你的钱。”

    陈逸把地上的五张百元钞票捡起来,走到男子旁边,一掌将车门重重地关上,举起手中的钞票,道:“钱,还给你。”

    “不要算了,我还不想给呢。”

    男子冷哼一声,就要拿陈逸手中的钱。

    就在这时,陈逸猛地挥手,五张钞票飞出去,啪的砸在了男子的脸上,声音堪比抽了个耳光。

    钞票飘落下来,男子的脸颊一片火红,肿了起来。

    他只觉脸上火辣辣的,摸了一下,疼得犹如撕裂了一般,想不到钞票扔过来,居然有这么强的杀伤力。

    “小子,你竟然敢打我?!”

    男子对陈逸怒目而视,作势就要动手。

    陈逸不屑道:“你用钱侮辱老人,现在,我就用钱打你的脸,一报还一报而已,你生什么气?”

    说着,他话锋一转,笑了笑道:“不过,那是你和老人的帐,现在算清了。如果你要对我动手,我不介意。不过接下来就是我们俩的事情,我这人不喜欢一报还一报,我喜欢一报还十报。你可以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把你打成猪头。”

    “你……”

    男子指着陈逸,本来想喝骂,但看到陈逸冰冷的眼神,他感到心底发寒,不由地一哆嗦,把想说的话噎了下去。

    而且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陈逸扔出来的钞票都那么猛,如果真打起来,男子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陈逸没有理会男子,和陈冰玉一起把老人扶起来,送过了马路。

    男子上了法拉利,从车窗看了眼陈逸和陈冰玉,眼中满是怨恨之色,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狠声道:“妈的,如果不是老子有事,一定陪你慢慢玩。”

    他发动法拉利,一脚油门下去,轰的一声,法拉利冲了出去。

    他从车窗探出脑袋,朝陈逸骂道:“王八蛋,你别让我在天京再看到你,不然我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众人看着消失的法拉利,都是一脸的鄙夷,说得厉害,有本事你现在和别人打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