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昊天殿〕〔极品佞臣〕〔都市之妖孽战王〕〔末日拼图游戏〕〔大唐无敌姑爷赵飞〕〔半步人间〕〔顾少心尖宠:萌妻〕〔翟浩卢思影一别两〕〔秘密的森林〕〔锦乡里〕〔基因大时代〕〔爆萌三宝:帝尊大〕〔生而为王〕〔最强高手在花都〕〔无敌神婿〕〔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老婆是花瓶,得宠〕〔独家婚宠:顾少,〕〔我靠充钱当武帝〕〔侠女来袭:本王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 第251章 你笑什么?你都没有停过!
    . ,最快更新开局无限一元秒杀新技能最新章节!

    见此,刘静就知道他没办法,指了指此刻把检票口拦了起来的工作人员,道:“文栋,你从他们身上想想办法,我记得你不是认识他们队长张强吗?”

    “对呀,让张强给工作人员打声招呼,我不就被放进去了。”

    柳文栋心头大喜,正打算打电话,却见一名身着工作服的中年男子,朝着检票口走过来,可不就是张强。

    张强安排着工作人员先来维持秩序,然后他也连忙赶了过来。

    到了现场,见游客并没有哄乱,张强松了口气。

    另一边,柳文栋见张强出现,他挑衅地看了眼陈逸,然后对其他人说道:“进故宫的事情,交给我吧。”

    说完,他朝着张强迎了上去。

    见他一脸得意,陈冰玉瘪了瘪嘴,对陈逸道:“哥,你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真是恶心。”

    陈逸笑道:“你管他的,反正我们今天就跟着他玩就行了。”

    “可我就是看不惯他呀,他这是摆明了装逼,而且我看他样子,似乎是有些针对你。”陈冰玉嘟哝道:“哥,不如你给人联系一下,咱们不是什么都解决了。”

    “没必要。”

    陈逸摇了摇头道。

    见此,陈冰玉也不再多说,看向柳文栋是越看越不爽。

    “强哥。”

    柳文栋喊了一声,张强看过来,见是柳文栋,他虽然此刻有些不耐烦,但还是露出了一抹笑意。

    其实柳文栋也算得上是大老板,所以张强和他有些结交。

    加上柳文栋带过一个电影公司的小演员给张强,两人交情就更深了。

    “柳老板,也来游玩故宫吗?”张强问了句,然后接着道:“我劝你今天还是先走吧。”

    柳文栋笑道:“强哥,我正想和你说这事。”

    说着,他指了指刘静、陈冰玉等人,道:“那边是我女朋友还有她的家人,本来今天带她们来参观故宫里面的禁地,谁知道封锁了。我就是想,你能不能把我们带进去。”

    张强忙摇头道:“这可不行,这是违反规定的,出了事谁来负责?”

    柳文栋早料到张强不是那么容易搞定,压低了声音道:“强哥,我的电影公司最近有几个刚刚拍了电视剧的小演员,长得那叫一个水灵,而且身材也特别好,其中一个还是你喜欢的。哪天你有空,我们一起出来玩玩。”

    张强听懂了柳文栋的暗示,心里有些痒痒的。

    他看了眼故宫人潮涌动的检票口,还是摇了摇头:“不行,这是大事,到时候让人知道我带了你们这些人进去,我的位子就保不住了。”

    老家伙,小演员还满足不了你是吧?

    柳文栋把牙一咬,道:“强哥,下个月霍雨晴要出海,我没空陪她,到时候你去呗。”

    一听霍雨晴,张强眼睛顿时就亮了。

    霍雨晴和那些小演员可不同,这是真正的明星,或许她的脸蛋和身材不及别人小演员,但玩起来的征服感和爽感,绝对远远胜过小演员。

    张强有些心动,但他依旧在犹豫,大事当前,他不得不谨慎呀。

    柳文栋见此,把心一横,再次加码:“强哥,到时候就你一个男人,除了霍雨晴之外,我还会安排其他五个小演员,在船上给你服务。你放心,都是你喜欢的类型。”

    总共六个人,其中还有霍雨晴。

    这下,张强是真的把持不住了,他瞥了眼陈逸等人,对柳文栋道:“你们去换上工作人员的衣服,我还要等文物专家,待会文物专家到了,你们就跟我一起进去。”

    “好,谢谢强哥,等你有空,随时联系。”

    柳文栋笑了笑,转身走了回去。

    “怎么样,文栋?”刘静问道。

    柳文栋叹息一声,一脸为难道:“唉,这事其实挺难办的。”

    刘静皱眉道:“这么说,我们进不去?”

    “本来是进不去的,不过嘛……”

    柳文栋停顿了下,卖了个关子,然后一脸得意道:“不过强哥看在我的面子上,打算带我们进去。”

    “文栋,你真厉害,这么多人被拦在外面,就我们能进去。”

    姨瞥了眼陈父陈母,一脸得意道。

    柳文栋看了眼陈冰玉等人,道:“现在我们先去换工作人员的衣服,待会跟着强哥进去。”

    说着,柳文栋朝着后面的工作人员执勤车走过去,那边有人在接应他。

    看着柳文栋的背影,陈冰玉对陈逸道:“哥,你杀杀他的锐气呀,他这么装逼,看着就不爽。”

    “装逼,始终是装,你何必理他。”

    陈逸笑了笑,道:“待会进了故宫,看到那些文物,你随便问他两个问题,他就原形毕露了。”

    “好主意。”陈冰玉一拍大腿,打算待会就这么干。陈逸一行人换好了工作人员服装后,虽然他们年龄不一,但混在一大群工作人员中,倒是没人注意到他们。

    不一会,文物专家到了,张强带着陈逸一行人一起,进入了故宫。

    进去之后,张强就要忙着办正事,他对柳文栋道:“柳总,你们在禁地那边参观就行,千万不要到外面来。我们的人已经排查过,禁地的房间都是锁了的,也没有开锁的迹象,那边是没问题的。”

    柳文栋点头道:“好,谢谢强哥。”

    “不客气,我先忙正事,你过几天记得联系我。”

    张强向柳文栋告辞,末了还不忘提醒了下柳文栋承诺的事情。

    等张强走了,陈逸一行人朝着故宫禁地走去,刘静对柳文栋道:“文栋,刚才强哥让你联系他,你们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约了一起喝茶。”

    柳文栋随口敷衍道。

    刘静冷声道:“我刚才可是看见强哥向你挤眼睛,真的只是喝茶?”

    “不信拉倒。”柳文栋道。

    刘静还真就不信,不过此刻有陈冰玉等人在,她也不便多说,也就不再追问。

    不一会,陈逸一行到了故宫禁地。

    期间,柳文栋已经联系了故宫的人,把钥匙拿到了手。

    不得不说,柳文栋的确是有些能耐,普通人根本不能进入故宫禁地,他能进来不说,还自己拿到了钥匙。

    “这故宫禁地可不一般,里面的东西不对外展览,都是真正的文物。待会你们注意着点,里面三百六十度都是摄像头,碰坏了东西,都要照价赔偿,随便一样都得几百上千万,有的还可能上亿。”

    柳文栋一边开着第一个房间的锁,一边说道。

    他打开锁,嘎吱推开门。

    一行人走进去,只见里面窗户紧闭,灯光昏暗,但还算能看得清楚。

    而这个房间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器具,桌椅板凳、花瓶、宝剑等等,十分繁杂,而且这些东西几乎都有破损,没有一样是完整的,看起来这里就像是仓库一样。

    事实上,这里其实就是仓库,只是普通人并不知道而已。

    当然,除了仓库的作用之外,这里也是匠人修复这些文物的场所。

    有残缺的文物留下,修复好的则是拿出去展出,所以这里的文物给人的感觉更原滋原味。

    不过柳文栋并不知道这些,他到这里来,仅仅因为这里是禁地,不对外开放。

    而他带着众人来到这里,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装逼。

    “这里的东西怎么破破烂烂的,没什么好看的呀。”

    陈冰玉在房间里看了一眼,立刻就失去了兴趣。

    不过陈父显然对文物略有研究,在每一个文物前都驻足观赏,偶尔伸手摸一下,显得十分兴奋。

    要知道这些东西在外面都是放在防盗橱窗里面,只能看,不能摸。

    而此刻能近距离触碰这些东西,感受上面历史留下的痕迹,感觉完全不同。

    柳文栋早就做了功课,开始侃侃而谈。

    “这是乾隆时期的鼻烟壶,这个花式是当时皇宫特别打造,总共只有十个,目前存世的有三个,这就是其中之一。”

    “这张黄花梨的桌子,是康熙早年在太学院的时候用过,据说他当时喜欢趴在桌上写字,日积月累,桌子表面被他磨得变了颜色。”

    “还有这支毛笔,是用雪狼狼毫制成,笔杆是印度象牙,据记载,是明朝时期,朝鲜进贡给明成祖的。”

    柳文栋一副知识渊博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懂。

    但事实上,他只是挑了几件他知道来历的讲述,这里没有展览的铭牌,此刻在大家一头雾水的情况下,他就显得十分博学。

    陈冰玉一脸不爽地看着柳文栋,对陈逸道:“哥,他好像什么都懂,看来我的计策不能用了呀。”

    本来陈冰玉打算向柳文栋询问文物的来历,借机糗柳文栋,但他此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万一柳文栋知道,岂不是给他做了嫁衣。

    陈逸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玩心大起,对陈冰玉道:“嘿嘿,看我的。”

    说完,他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走到了角落处,这里有张缺了只腿的石桌,石桌上放着一个古铜色的铭牌。

    整个房间里的文物,这是唯一放了铭牌的。

    铭牌上写着“花岗岩书桌,清雍正”。

    陈逸把铭牌拿到手里,目光落在了门旁的一张灰色桌子上,他悄悄走过去,把铭牌挂在了桌子下面的钉子上,如果不蹲下来,就看不到这个铭牌。

    做好这一切,陈逸嘴角扬笑,故意大声道:“这张桌子是什么年代的,看起来好像很有价值呀。”

    众人闻声,都纷纷看了过来。

    这张桌子就像学校的课桌般大小,四四方方,桌腿是深黑色,桌面却是灰黑色,像是蒙了厚厚的一层灰似的。

    桌子的雕刻工艺很普通,并不像其他的文物那样,拥有极其精细的雕工,使这张桌子看起来非常平凡。

    陈父摇头道:“我是看不出半点来历。”

    众人都对文物没有研究,就连略知一二的陈父都摇头,其他人就更是不知道了。

    陈逸看向柳文栋,笑道:“刚才表现得那么博学,我想,你也许知道这张桌子的来历吧?”

    见陈逸问起桌子的来历,柳文栋知道陈逸是在为难他,心里是大骂不已。

    他刚才的确表现得很博学,可那都是提前记住的,现在让他来判断这张桌子的来历,他一窍不通,又哪里知道什么来历。

    不过,看到刘静和陈冰玉的目光看过来,他却不愿认怂。

    认怂的话,就太没面子了。

    这个逼,就算在流血,也得装。

    “既然如此,那我就看看吧。”

    柳文栋装模作样地走到桌子前,仔细看了看,然后用手摸了摸,那模样,简直是要多专业有多专业。

    然后,他蹲下身来,朝着桌子底下看去。

    如果是古代著名匠人制造的话,或许在桌底会看到印记,这个基本常识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怀了一丝希望,期待能看到桌底有印记。

    可惜桌底一片空白,没有印记。

    不过,他却看到了另外的东西,竟然有一个铭牌挂在钉子上,写着“花岗岩书桌,清雍正。”

    见此,柳文栋心头大喜,有了这个线索,至少自己装逼就能有理有据,不至于那么容易被人识破了。

    “奇怪,为什么铭牌会在桌子底下?”

    柳文栋心头有点疑惑,但他并没有多想,反正铭牌在桌子底下挂着,别人看不见,正好帮了他的忙。

    他从桌底钻出来,捏着下巴看向桌子,脸上露出沉思的表情。

    过了几十秒,他这才开口道:“我知道了,这张桌子是清朝雍正年间的花岗岩书桌。”

    见柳文栋一本正经的说话,陈冰玉忍不住,噗嗤就笑出了声。

    柳文栋愣了下,皱眉道:“你笑什么?”

    “没,没什么。”

    陈冰玉连忙收起笑意,摆手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