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炮台法师〕〔快穿之气运剥夺系〕〔开局干掉主角〕〔不死的我只好假扮〕〔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第一战神方寻慕挽〕〔第一龙婿冷枫段佳〕〔妻来孕转〕〔我在大宋整挺好〕〔震惊,我被女帝抢〕〔巅峰王者〕〔我的1990〕〔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我和白富美的荒野〕〔曹魏冷晴〕〔巅峰王者〕〔荣耀巅峰〕〔荣耀传奇林言〕〔都市风水神医〕〔超级学霸:从大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系统带我走囧途 16 飞山血莲
    我很快就睡醒了,其实我很想马上升级技能,不过系统提议我不要现在马上升级,不然会露馅,而且按照系统所说,如果遇到珍贵的植物,可以分解,然后利用剩余能量去创建一棵植物,这样可以加快空间的种植计划。

    而且我发现,自从功法塔出来之后,系统对我越来越好。

    难道是学到了一些奇怪的法则?这都不是我想深究的,现在我只想实现空间的种植计划,加快我的升级计划,不然遇到一个阿猫阿狗就能欺负我,那还得了。

    而且玩意被苍长老把我这宅男赶出去自生自灭,那我就糟糕了,必需先变强呀。

    /*****************************************************************************************/

    这里是苍长老的宅邸,而苍长老也坐在院子里面的懒人椅上不断摇晃,闭目养神。

    [徒儿参见师父。]我上前拱了拱手。

    [嗯。功法参悟了?学会了?]苍长老看像不为所动,但嘴巴却动了起来。

    [是的,徒儿已经学会了一些基本功。]我回答。

    [嗯,听说你学的技法可是有“憾山锤”?那边有一块石头,给我来几下。]苍长老指着在院子角落的石头。

    [是,我这就去。]然后我慢步走向石头。

    我扎好马步,然后左手伸直掌心向着石头,右手拧紧拳头,手臂弯曲,慢慢往后收缩,知道右手手拳碰到肚子的位置,然后右手开始聚集魔气(斗气)。

    [喝!]我聚集好了能量,然后右拳打向了石头,石头略微移动了一下,并且表面留有一个浅浅的拳印。

    [哈哈!不错,不错!我的徒儿果然是有天分,你刚才可是运用了魔气和斗气?]不知什么时候,苍长老已经站在我身后拍掌。

    [是的,师父,徒儿同时运用了2种气,不过攻击力还是很弱。]我转过身去,抱拳说道。

    [嗯,不错。你真的不错呢!你才入门不久,而且没有我的指导。更重要的是,能用双气的人不多,也没多少人敢这么做。]苍长老点头说着。

    [说吧,我知道你来这里不单单是为了见我吧。]苍长老好像看清了我的行为。

    也是,苍长老本来就是所谓的“老顽童”,怎么可能不知道陈凡的动机。而且结合上门上的牌子,不可能猜不到。

    [真让师父见笑了,其实徒儿真有一事相求。]我厚着脸皮顺着苍长老的话说了下去。

    [说说看。]苍长老说完就重新躺在懒人椅上。

    [是这样的,徒儿想种植一些珍贵药材在梨园上,并且想知道有没有加快植物生长的方法,或者土地河流等外物。]我继续说道。

    [嗯?我不明白。说说看里头的理由。]苍长老眯了眯眼。

    [是这样的,徒儿觉得我的梨园太单调了,想中些植物,但是植物又不能太普通,普通了种植起来价值不大,也不能作为日后飞山派的贡献,所以想找来一些珍贵的植物种植,至于能加快植物神斩的土地或河流,这方面,我想去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产生一些加快植物生长的方法。]我尝试运用我在地球的忽悠**来忽悠苍长老。

    [我们飞山派的珍贵植物要数飞上血莲,至于土地河流也有,不过那是老祖宗茅舍才有。其他宅邸或者田园都没。]苍长老若有所思。

    [走,跟我去见掌门师兄。我去求求他,或许可以拿到一些。]苍长老站了起来,示意我跟着他走。

    [师父,飞上血莲是何种植物?]在路上,我疑惑地问着苍长老。

    [飞上血莲可是我们飞山派的一个财源之一,一片血莲肉就做到瞬间凝固外伤并且补充血液,达到快速治疗的效果,如果在外受伤失血严重,这可是一个救命的不二选择。可以说是修士的另外一条命。]

    是吗?这是玩游戏中的hp药水的效果呢。

    /*****************************************************************************************/

    在主殿中。

    [拜见掌门师兄!]苍长老拱了拱手。

    [拜见掌门。]我也跟着苍长老拱了拱手。

    [嗯。苍师弟所为何事?]掌门询问起苍长老。

    苍长老如实相告。

    [这样吗?容我考虑,要知道,那地方可是非常重要,而且飞山血莲种植也不容乐观,不可轻易移植或者伤其根骨。]掌门表情非常严肃。

    [这样吧,你且稍等几天,我去和几位高奉谈谈。]

    [多谢掌门师兄。]苍长老抱了抱拳。

    [先别高兴,能不能行,还要看几位高奉。]掌门站了起来,随后往身后的房间走去。

    [好了,我们留在这也没用。跟师父走吧。]然后苍长老走到我更强,低声和我说。

    [是的,师父。不过师父,高奉是什么?]我疑惑的问。

    [我们边走边说。]苍长老领着我离开了大殿。

    [高奉就是权利比掌门还要大的存在,他们是属于掌门师父的一代,当换掌门的时候,掌门师父那一代的所有长老或者掌门本人必需成为高奉。虽然说高奉的权利很大,但是不能搀和内政,只能守护门派,还有守护老祖茅屋。遇到重大事故,可以投票罢免掌门。内政也由新任掌门行使。]

    [这样吖。]我点了点头。

    突然,一把白色的飞剑窜过我身旁,停在了苍长老面前。

    [哦?是掌门的飞剑。]然后一手抓住飞剑,飞剑就消失在手里。

    [哈哈哈!天助我也!徒儿,你的飞山血莲和泥土河水有希望了。]苍长老拍着我的后备。

    [唔?师父,刚才那是?]我皱了皱眉。

    [那个?是飞剑,用来传信。。。。。。]然后苍长老给我解释飞剑。

    [走,回大殿,高奉说了,如果你已经会使用2气,给你也无妨。]

    于是,苍长老和我又回到了大殿上。

    [参见掌门师兄。]

    [参见掌门。]

    [嗯。你已经知道了吧,现在陈凡可以运行一遍可以使用二气的功法来看看,高奉已经在四周看着呢。]掌门对了我说道。

    高人果然厉害,我感觉不到任何异常的气息,不过却从地图上看到了大约8个红点,这些红点都靠近墙壁的位置。

    我也直接在大殿上打起了我的“憾山拳”,虽然只有1级,但是它还是可以使用二气的。

    很快我就打出了二气,行为和早上打石头是一样的。毕竟憾山拳只有一击,至于扎马步那些则是系统要我做,其实我可以直接打出技能。

    苍长老满意点了点头,不过掌门就眯了眯眼。

    [嗯好,你且稍等,我去那飞山血莲和土壤河水给你。]掌门说完就走先了背后的房间。

    很快掌门就出来了,分别把两个盒子和一个水囊递给了我。

    [红色盒子的是飞山血莲的种子,黑色的是泥土,水囊装的是河水。]掌门为我解释。

    我拿好了东西,准备收进衣服的时候,掌门拿出了一个竹简。

    [这是我们飞山派的种植经验,你且拿好。]

    我十分感动,想不到有这么好的一个掌门。

    [你可不要感激什么,要感激就感激你自己十分争气,其次是你的师父为师门做了很多贡献,还有,高奉相信你会创造奇迹,所以我也希望你找到可以加快植物生长的法子不要藏起来,共享给门派,为门派作福。]

    说完,我也接好了竹简。

    [多谢掌门栽培,我找到法子一定如实相告。]我抱了拳。

    [嗯,你先退下。我有话与你师父交谈。]掌门说完就走向苍长老那边。

    [师父,徒儿先行告退。]我转向苍长老抱了抱拳。

    [嗯。你且退下吧。]

    我就这样往自己的茅屋方向走,种子、土壤、水和竹简当然也放进物品栏,可以分解的先行分解,可以学习的,用能量来学习。现在可不能浪费一分一秒。

    /*****************************************************************************************/

    [苍师弟,你可发现你徒弟有何异常?]掌门在陈凡走后疑惑问着苍长老。

    [不知掌门师兄所说的异常是指哪方面?]苍长老疑惑问。

    [很多方面。首先,我看不透他的修为,明明以前他躺在床上的时候修为都很弱,如今却能有如此超乎想象的修为,就算是通过了考验,被泉水洗涤,能解释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但是不能解释他可以修改功法,你可发现,他刚才打的根本不是“憾山锤”,他像是改进了“憾山锤”,你要知道,“憾山锤”虽然是二气同时使用,但是,是双层的!根本不像他所展示那样,可二气融合。这是令高奉很吃惊。]掌门解释了一下。

    同时,这也让苍长老十分吃惊。

    虽然苍长老在苍长老展示了2次,但是苍长老就只看到他用了“憾山锤”的技法,根本没主意到陈凡的二气融合细节,现在想来,如果真是陈凡自己改动了功法,那陈凡的天赋也太可怕了。

    不过想来师兄和他单独会面,肯定有别的事。

    [那不知掌门师兄的意思?]

    [你可知道陈凡此人底细?]掌门眯了眯眼,望向苍长老。

    [此人是拉多姆介绍过来,据说在遇到陈凡的时候,陈凡在荒领的边界的河流岸边。新来什么都不记得,表现就好像一个小孩,应该是好像个原始人,就上来的时候穿的是海草。]苍长老严肃说着陈凡的来历,并且把陈凡遇到的事都告诉掌门。

    [参考的数据不足呀。]掌门想了想。

    [既然掌门师兄有如此心思,为何还要给飞山血莲等物品呢?]苍长老非常疑惑问着掌门。

    [这就是我的后手,这是一场赌博!因为有些高奉相信他可以弄出促进植物生长的方法。而我在考虑之后下了一场赌博,如果他共享法子,证明他心在我们飞山派,否则就是二心。试图取走我们的飞山血莲。]掌门还想继续说下去,但却被苍长老打断。

    [但是,掌门师兄,如何定义他不想共享法子?]

    [一年,如果一年之间他不见了,或者一年之后飞山血莲不见了,连尸体都不见了,那他就是叛徒,你知道该怎么办吧。]掌门死盯着苍长老。

    也对,一年之后,飞山血莲种植好的话,可以发芽,生根。如果栽培不当,起码也有个尸体。

    [是的,师兄,我知道怎么做,而且我在这期间我会经常看着。]苍长老严肃说道。

    [师兄,我还发现了一些有关山海盟的活动迹象。]接着苍长老就把在陈凡练功期间他所调查得到的蛛丝马迹汇报给掌门。

    掌门敏锐发现其中要害。

    [看来内外动静都不小呀。]掌门说完闭上眼睛。

    [苍师弟,看来我们需要在收徒大典上搞点小动静呀。不然我不安心呀。]

    [一切谨遵掌门吩咐。]

    尔后,不少长老汇聚大殿,商量要事。

    /*****************************************************************************************/

    而其中一件事的当事人陈凡则开启了冬眠技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